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王府宠妾 > 32.第32章
    防盗进行中, 本文订阅比50%, 否则需延迟三日, 补足可立看

    王家也是世代的吏役, 王老爹早年当捕快受了伤, 所以待儿子大牛成年, 就将位置让给了儿子。王家有个当捕快的儿子,王婶子又有一手帮人接生的好手艺, 所以日子过得十分殷实。

    一进半的宅子, 青砖黑瓦的大瓦房,门前收拾的干干净净, 一看就知道这家人的女主人是个勤快的。

    刚踏进王家大门,就看见院子里停着一辆马车。

    马车对平民百姓来说, 可是稀罕物事。寻常人就算家里买车,也都是驴车骡子车,马这东西精贵,一匹就得大几十两,还得用好料精养着, 一般人家买得起也养不起。

    只看这辆马车, 就能知道这王婶子的亲妹妹在王府定是个体面的。

    可瑶娘却知道刘妈妈其实不过是晋王府里一个并不起眼的婆子。

    上辈子因为沉浸在自哀自怨中, 瑶娘根本记不清当初来王家, 是怎么被刘妈妈看上的。这次来因为心态不同,她倒有心情去观察四周的情况。

    是她姐夫姚成先进屋的, 而她则是站在院子里等着。

    莫名就有一种感觉, 有人在看她。

    *

    刘妈妈其实并没有将姐姐王婶子说的话放在心上。

    在她来想, 这穷乡僻壤的林云县能有什么出众的人才。要知道她想找的奶娘,可不是一般的奶娘。只是这话不好当着姐姐说,又见姐姐那么上心为对方说话,她就想只是看看,是时随便找个借口敷衍过去。

    所以当姚成进来和王婶子说话,她连个正眼都没给对方。

    直到她看到立在院子里头的那个姑娘——

    说是姑娘吧,感觉有些不像,却又做着姑娘的打扮。

    刘妈妈是个过来人,自然知道黄花大闺女和妇人之间的区别。再漂亮的姑娘,也是含蓄,是内敛的。肩是收着的,眉是未开的,腰细但却僵硬,胯往内紧收,两条腿怯怯地并在一处,严实合缝。

    就算是那对女乃子,也宛如那刚出头的玉笋子,是花骨朵,是没有开放的鲜花儿,俏生生,却半含着。

    可眼前这个姑娘,却宛如一颗汁水丰沛的桃子。明明莹白的小脸上还带着些许稚嫩与娇憨之态,却偏偏又散发出一种不经意的媚态。

    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好像只是轻轻一戳,就能流出许多甘甜的汁水来。

    尤物!

    刘妈妈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个形容词。

    她顾不得再去听姐姐和人絮叨下去,思及方才耳根子听到的话,忙问道:“想去王府当差的,可就是那院子里站着的那小妇人?让人进来我瞅瞅。”

    姚成一愣之后,忙不迭就出去了。

    见那姑娘缓缓朝自己走来,刘妈妈更是宛如得了什么至宝,眼梢上都带着一股明显的喜意。

    王婶子有些疑惑地看了妹妹一眼,有些想不通她怎么高兴成这样了。

    难道说是看中瑶娘了?

    思及此,她心里也是挺高兴的,这孩子是个命苦的,她也希望能给她找条活路,不然何至于去多这个嘴。

    瑶娘越发觉得如锋芒在背,怎么这刘妈妈看着她就好像是看到了金子一样。

    她记得上辈子没这种感觉的,不过转瞬间她就没功夫去想这个了,因为刘妈妈已经拉着她的手问上了。

    “刚生了孩子?怎么想到要去做奶娘?舍得离开自己男人?”

    这些问题瑶娘早在家中就和姐姐姐夫对过说辞,所以倒不难回答。

    “刚怀上男人就走了,实在生活无以为继,才会想着法子给自己给孩子找条活路。”她半垂着头,细声细气地道。

    一听男人死了,刘妈妈眼睛更是一亮,不过倒是没人注意到这茬。

    “倒是个命苦的孩子。在王府当差不同其他地处,府里规矩却是严的,不同在家里。”

    “这个瑶娘懂,会恪守府里规矩,不乱生事端。”

    刘妈妈拉着她的手,看着她莹白的小脸儿,宛如剥了壳的鸡蛋也似,俏生生,嫩滑滑的。若论比此女长得漂亮的,刘妈妈也不是没见过,可打从第一眼见到这个小妇人,她就知道李妈妈要找的人就是这样的。

    莫名的就是有这种感觉。

    她越发觉得满意,不免话就多了起来:“不过咱府里的月钱倒是丰厚,若是能选上,不提其他,一个月光月钱就有十两。当然,若是主子们高兴了,随手赏下来的银子就足够你干上一年半载了。”

    顿了下,她又道:“你恐怕不知道吧,这次咱们王府里选奶娘,是给小郡主的。若是你奶得好,又得小郡主喜欢,留下来当个奶嬷嬷也不是不可能。那时候你就体面了,说是半个主子也不为过,等到了小郡主长大成人出嫁的那一天,跟着陪嫁过去,风风光光的,可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好福气。”

    这刘妈妈格外殷勤,似乎很想让瑶娘答应下这事的样子。而这些话上辈子刘妈妈并未曾对瑶娘说过,瑶娘有些奇怪她的意图。

    难道说王府很缺奶娘?所以向来势力的刘妈妈才会如此?

    可同时她也思及了上辈子的一些经历,下意识就道:“当个奶嬷嬷也是下人,这又叫个什么福气。”

    等话出了口,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心里一紧,生怕惹恼了刘妈妈。

    哪知刘妈妈却是一点都不恼,反而像看不懂事的孩子一样看着她,并道:“真是傻丫头!不过也是,你们这种小门小户出身的,自然不懂高门大户的规矩。我跟你说,这下人和下人之间也是不同。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是王府小郡主的奶嬷嬷。这和普通的奶娘可是不同,算得上半个养娘了。”

    见大家都望着自己,刘妈妈生出一股高人一等的自豪,也因此说得格外仔细:“小郡主是你奶大的,还不是事事都听你的,不光在下人里头十分有脸面,在主子们跟前也有一份体面。是时,背靠着晋王府这座大山,整个晋州尽可走的。就拿我这老婆子来说,若是在这林云县碰到什么事,去了县衙报上晋王府的名号,连你们县太爷也得给老婆子两分脸面。”

    瑶娘听得心里苦笑连连。

    她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可更清楚王府下人不是那么好当的。

    就好像她上辈子,明明是进府做奶娘,却因为被人设计,差点没被人撵出来。王妃念她不易,留她下来做下人,谁曾想竟被那胡侧妃接二连三的刁难,她才被逼无奈爬了床。

    而她上辈子的厄运就是从她爬床开始的,瑶娘虽不知道自己上辈子为什么会死了,到底是谁害了她,但她心中模模糊糊也有对象。若说整个晋王府里谁最恨她,大抵就是胡侧妃无疑了。

    想着胡侧妃的手段,瑶娘就感到不寒而栗,同时也有些意兴阑珊。

    可事已至此,她也知道自己没有别的路可走。

    当然,她可以厚着脸皮,忍下李氏时不时的辱骂,继续留在姚家。可恰恰瑶娘清楚留在姚家不是长久之事,姐夫说的没错,姚家能养她和小宝一年两年,难道能养他们一辈子?小宝总有长大的一日,难道她要让自己的儿子生活在这种屈辱的环境之中?

    还有姐姐,她不能只顾自己,坏了姐姐的好日子,所以她只有这么一条路可走。

    刘妈妈又说了一些话,瑶娘因为心绪纷乱,根本没有听进耳里。

    总而言之,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

    因为刘妈妈赶着回去,后天就要走,也就是说瑶娘只有一天的时间,就必须离开小宝前往晋城了。

    晋城离林云县并不远,也就是一日多的路程,可进了王府就不是那么容易能出来的,也就是说她将有很长一段时间再也看不到小宝。

    回去后,瑶娘面上一丝喜意也无,和姐姐打了声招呼,就进里头的小隔间看小宝了。

    蕙娘愣了一下,还以为那事没成,正想进去劝妹妹不要多想,被丈夫一把拉住。

    “事成了,后天就要走,瑶娘估计是舍不得小宝,你让她跟孩子单独待一会儿。”

    蕙娘眼神悲哀起来,沉沉地叹了口气。

    小宝刚醒,正躺在床上,小脑袋左顾右盼地看。

    一看到娘出现在他眼前,他的眼神格外的不一样,似乎也认识这就是娘。

    瑶娘悲上心头,忍不住就抱着小宝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儿,她擦了擦眼泪,掀开衣裳喂小宝吃奶。

    小宝有一会儿没吃了,吃得特别贪,可劲儿地吸着。瑶娘满怀爱意地看着他,一下一下地轻抚着他刚长了一层绒毛的小脑袋。

    接下来的一日里,瑶娘就抱着小宝哪儿也不去,以前还知道帮着家里干会儿活,如今也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