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特看着来自十二橡树的信,唇角微微上挑,黑眼睛里透出点带着愉快的光,说话的口气却是严肃而可靠的,“回去告诉你的主人,我一定会完成嘱托。”

    待信使离开,雷特靠坐在书桌上,再次阅读起来自十二橡树的求助信,深邃的黑眼睛闪动戏谑的光,周身散发愉快的气息。

    “主人,您看起来很高兴。”老福特是一名曾侍过法兰西贵族家庭的黑人,在跟随旧主人赶往美利坚的途中遭遇海盗,船上白人被海盗杀死,黑奴作为财产留存下来。后来他辗转被巴特勒船长所救,便一心追随。

    “阿什利那家伙比他父亲更高傲自负,现在也求到我门前,这世间的事情真是奇妙。”

    雷特眼中的戏谑更浓,“我还以为他会乖乖娶了他表妹。”

    “您捉住那个下·贱黑鬼和穷白人,不就是在等阿什利先生的求援吗?”老福特在巴特勒的府邸中有很高的地位,便是稍微和主人开个玩笑也无伤大雅。

    但明显的,他的主人有些恼羞成怒:“我只不过见朋友陷入困境,伸出援手罢了。若是威尔克斯先生真的同贝克尔小姐订婚,我自然绝不去插手这件事。”

    说着脸上又露出混合骄傲和一点得意的表情,“现在是他有求于我。”

    老福特没有戳穿主人难得的窘迫,只是做出等待主人命令的样子。雷特沉吟片刻后说,“我们三天后出发,让汤姆他们好好教教(俘虏)怎么说话。”

    “是,主人。”

    阿什利不知道巴特勒船长在听闻他不幸遭遇的第一时间就已采取行动,更不知道对方已经手握筹码只等揭晓底牌,他正在专心安抚他的小豆芽菜。

    “不行!我不同意。”阿什利急言厉色,向来温和的他很少如此专横,更何况是面对自己的朋友。

    但博伊德这回是铁了心不退缩,“我就是不想去佐治亚大学,我要和你一起去北方。”

    “你的身体根本经不起车马劳顿,你是想要死在路上吗?”阿什利的假设不可谓不严重。“佐治亚大学是离克莱顿城最近的大学。去了北方你就很难回来,而在佐治亚大学你可以经常回家。”

    “但如果没有你,我去大学还有什么意义呢?”博伊德完全没把好友的关心听进去,他自己和阿什利分开三年,他接受不了更久!

    “怎么能说是没有意义呢?你可以在大学里学习数学,这是你喜欢的事情。”阿什利反驳道,“北方大学的招生时间已经过了,我还要请求科尔先生的通融,若是你退学……”

    “那就退学好了,我也不想留在这个看不起你的学校里。”博伊德毫不在乎,“我要和你一起去北方,要是没有大学肯收我,我就租个房子和你住在一起。”

    阿什利又气愤又感动,他简直想撬开好友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鱼泡!

    “你不是说很期待佐治亚大学的学习吗?”

    “我是期待和你一起!我的身体已经好了,你放心吧,不会有事儿的。”这个说自己身体健康的小豆芽因为情绪波动胸口上下起伏,充满一种不小心就会昏过去的脆弱感。

    “那是谁在我回来那天又犯病的?”阿什利完全不信,“何必那么固执呢?我去新泽西学院也有假期,我们可以在假期里相聚。”

    “不,我要和你一起去北方。”博伊德比阿什利想象中更坚决,“如果你不同意我和你一起去北方,我就悄悄退学跟着你,我走在你后面,你没法阻止我的。”

    “我告诉塔尔顿太太……”

    “你要是敢告诉我妈妈,我就再也不吃药!”博伊德威胁起来一把好手。

    如此命中死穴的一击令阿什利无话可说,如果真放任博伊德不管,让他在旅行中发病,还不如打针放到眼皮底下看着。

    “我记得塔尔顿太太有一位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好友。”阿什利说道,“我的家里也可以动用一点关系。”

    “我想去新泽西学院。”博伊德不想去宾夕法尼亚大学,他的目标是阿什利。

    “……”沉默过后,阿什利选择妥协。“好吧,新泽西学院。但是你得自己寻找愿意接收你的导师,我不会帮忙的。如果你找不到就给我乖乖待在佐治亚大学。”

    “成交。”我会有办法的,没有大学可以拒绝天才。

    “阿什利……你和贝克尔小姐究竟是怎么回事?”心头大事解决博伊德非常高兴,也不忘了询问好友的麻烦事,“你不会和她结婚吧?!”

    “在事情尘埃落定前我不会贸然评价一位淑女,我只能说我确实无意娶她为妻。”阿什利这次来主要是找塔尔顿太太请她出庭作证,要一位上等人家的太太参与指认可不是件容易事,好在塔尔顿太太为人泼辣又通情达理。

    博伊德知道阿什利一定胸有成算,阿什利也经不住好友再三询问,于是透露了点消息。“我在寻找解决方法,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如果我需要你帮助一定会和你说。”

    豆芽菜知道这已经是委婉的拒绝。

    也许阿什利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分给他的精力越来越少了。原来他只需要和音乐书本争夺阿什利,现在他却要与越来越纷杂的人事争夺。如果再不和阿什利一起去北方,他一定会被别人抢走!

    这次是贝克尔小姐,下次就可能是别人,好友太耀眼了,他却只是个瘦弱的小可怜。若是再不能跟他一起上大学……

    不行!他绝不会允许他离开!

    阿什利是我的!

    十二橡树里来了不受欢迎的客人,事实上这家人也不是第一次上门了。频频拜访当然只有一个目的——催婚。

    约翰·威尔克斯却已经没有心情周旋,每当看见妹妹含泪的眼脑海中都浮现儿子满身狼狈的惨样。所幸雷特传来了点好消息,他不用忍耐太久了。

    “哥哥,阿什利呢?”一番寒暄后玛利亚夫人问道,刚进来没有看见阿什利她就已经好奇了。

    “他在博伊德那里,年轻人总是有自己的空间。”

    “阿什利那孩子也对自己太不上心了,这种关键时候还想着照顾博伊德。”玛利亚夫人自说自话,“佐治亚大学的事情我们也听说了,布朗校长真是太没有道义!哥哥为了阿什利的前途,为今之计你也应该快点给两个孩子订婚。”

    “阿什利英雄救美,表兄妹结缘这怎么说也是一桩浪漫爱情故事。”

    “爱情是上帝的礼物,但总有人类妄图插手上帝的权柄。”醇厚的男中音由远及近,还没见人就知道这一定是个浪:荡桀骜的家伙。

    雷特·巴特勒拒绝男仆引路,抢在所有仆人通报前进入会客厅,毫不客气地一通抢白,再大马金刀地坐到沙发正中央。在贝克尔夫妇发怒前露出一口白牙,

    “我叫雷特·巴特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