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哦!天啊!”贝克尔夫人发出短促的尖叫,一手捂住胸口向后倒去,贝克尔先生配合地扶住妻子,并对威尔克斯说到,“大哥,你怎么能允许这样品德败坏的恶棍进入上等人家的客厅?玛利亚心灵脆弱,都被吓坏了。”

    “巴特勒先生来自查尔斯顿的巴特勒家族,是血统纯正的上等白人,也是我重要的生意伙伴和朋友。”约翰严肃地纠正妹夫的指责。他说的也是事实,哪怕整个上流社会都知道雷特是个混蛋,可这个混蛋无论从血统还是身家都是无可置疑地和他们属于同一阶级,是靠裙带关系上位的贝克尔无法相比的。

    “我是为了一笔重要的海外投资受邀而来。”和你们这种不请自来家伙可不一样。

    贝克尔夫妇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气得涨红脸。然而雷特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他说话的语气犹如一首咏叹调,意思平平又仿佛饱含深意。

    “我的船队已经准备就绪,在里昂合作的工厂也安排妥当,现在就等着十二橡树的棉花。威尔克斯先生,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哥哥,有什么生意比得上阿什利的终生幸福?”玛利亚夫人从受惊的状态中恢复,好像刚才昏倒的不是她一样,“我以为任何事情都应该排在阿什利之后。”

    “阿什利的幸福当然重要,但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慎重考虑,不急于一时。”雷特赖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做足无赖样,黑色的眼睛里满是傲慢,“我从查尔斯顿赶来可不是为了等待,我的工厂耽误的每一分钟都是金币。”

    “玛利亚,我和巴特勒先生有重要的生意要谈。”约翰摆出无奈的姿态,实际上心里非常高兴可以送客。贝克尔夫妻自然不想就这样离开,但雷特没有给他们啰嗦的机会,“我来的路上经过克莱顿湖边,贝克尔小姐正与一位先生相携漫步,当然作为一名绅士我并未上前打扰。”

    贝克尔夫人心中一惊,但仍然记得保持镇定,“我可怜的百合花自从赛马节后心情一直低落,只能去湖边散步排解忧郁,想来是遇见哪位好心的先生愿意陪伴她。”

    边说还边用手绢擦拭眼泪。

    但心中存了事情就会焦急,玛利亚生怕女儿趁她和丈夫不在干出傻事,只再磨了几句便和贝克尔先生离开了。

    碍眼的人走了,雷特恢复风度翩翩又绝对能气死人的样子,“现在威尔克斯先生,我们可以谈一谈这笔大生意了。”

    阿什利回来时正好撞见匆匆离开的贝克夫妇,他看着贝克尔家马车的背影,心里有些滋味莫名,曾经玛利亚姑妈也有真诚关爱他过,如今美好时光皆去而不返。

    “少爷。”没有伤感多久,黑奴通报的话语便夺去他全部的注意力。

    “老爷和巴特勒先生在书房谈话,请您回来后就立即过去。”

    阿什利推开房门便是父亲与好友严肃交谈的样子。

    “怎么了,雷特?看起来你为十二橡树带来了好消息。”阿什利坐到雷特身边的空位上,亲密地拍了下对方的肩膀。

    “是啊公主殿下,我来救你于水火。”雷特拍掉对方的手,看似拒绝食指却偷偷勾了下。阿什利感觉到了,他疑惑地看了看雷特,对方却依旧标准混蛋脸,不由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巴特勒先生带来袭击百合花的黑鬼和贩卖草药的白人兽医,我们正商量将他们物尽其用。”约翰没发现二人间的暗潮,只是用愉快的口吻说,“巴特勒先生提议向法庭提起诉讼,指控黑鬼妄图侵·犯贝克尔小姐。”

    “不如将亨利一起送上被告席,以出卖主人勾结外来黑鬼,谋害百合花小姐的罪名。”

    阿什利没想到雷特如此可靠,施展的空间一下子大了。不过他还是隐瞒下吉米,作为对塔尔顿太太的感谢。

    “塔尔顿太太同意出庭指认,这将会是一出绝妙的好戏。”

    “你确实是个好演员。”雷特的嘲讽不仅用来对敌人,对朋友和自己也同样适用,“不知道我在剧本里有没有一席之地。”

    “你已经扮演了重要角色——送来关键钥匙的圣殿骑士,现在只需欣赏就好。”

    雷特浓黑的眉头上挑,“我以为你会让我带来那位贝克尔小姐的情人。”

    “我把他交给了博伊德。”明显阿什利也不是什么都不干的公主殿下,“那种野心勃勃又胆小如鼠的人最适合博伊德来诱导,你对于他来说太强壮了,会吓跑老鼠的。”

    “我勉强把这当做恭维。”

    几人在书房里聊到华灯初上,巴特勒自然受邀和主人们用餐。

    饭后两位先生在十二橡树优美的花园里散步,六月的暑气被飒飒凉风吹散,星星也显得格外璀璨。

    穿着薄荷绿裙子的少女灵巧地越过栅栏,像是只奔跑在林间的鹿。她藏身于十二橡树巨大的玫瑰花墙后,悄悄探出头来,翡翠色的眼睛闪闪发光。

    “阿什利!阿什利!”少女太紧张,以至于没有发现心上人旁边的男伴。她左顾右盼生怕被人看见,剧烈跳动的心脏却限制了她的感官,耳畔只剩自己砰砰的心跳,忽视夜风送来的低沉的交谈声。

    “哦,天啊!斯卡利特!”阿什利受惊程度不亚于看见一只打败饿狼的白兔,一位上等人家的小姐居然跨越三英里潜入民宅!上帝啊,她看起来还是一个人!“你是一个人过来的?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我骑着丽娜拿来的,别这副表情阿什利,我不在乎!我就是想看看你!”绿眼睛的少女撅起玫瑰色的唇,她野性、明艳、诱惑人心,却又透着上等人家小姐特有的高贵气质,“他们说你要娶百合花,我不相信!她就是个蠢女人,一点不好看。阿什利,你会娶那个蠢女人吗?”

    “我无意娶百合花小姐,但是斯卡利特……”

    “我就知道你不会娶她!”少女打断阿什利的话,她看起来紧张急了,也匆忙极了,“听你这样说今晚我便可以安然入睡。我要回去了阿什利,我是趁着嬷嬷不注意偷跑出来的,再不回去就要被发现了。”

    “我备马送你。”

    “不用了,我骑丽娜就行。”斯卡利特笑容如同苹果花娇嫩,不等心上人说完便转身离开,鸟雀般无影无踪。

    “罪恶的阿什利。”一声轻嗤,雷特从阴影处现身,“ 连美丽的绿宝石也无法拨动你的心弦,不过这位斯卡利特小姐确实是位妙人。”

    “斯卡利特今年芳龄十四,恐怕奥哈拉先生不会答应你的求婚。”阿什利也玩笑了句,没想到男人却露出戏谑的笑容,深邃的黑眼睛直直注视他,里面的恶意几乎要溢出来,“亲爱的阿什利你搞错了一件事——我是个不结婚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