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在伦迪声泪俱下(?)的哭诉之后,阿什利表示深刻的同情并主动提出放他一码……

    呵呵,才怪。

    事实上被狼崽吓傻的伦迪已经忘记演技,完全本色出演,深刻展现了一个受到惊吓的匪徒痛改前非的全过程。

    狠心的阿什利完全没有被感动到。他从哭泣的匪盗口中掏出全部真相,就对狼先生淡淡地说,“杀了他。”

    伦迪:……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阿什利:谁跟你说好了?

    狼先生:……

    狼先生什么也没有说。他连爪子都没有伸,直接用手掐住匪盗的脖子,轻轻一扭,咯嘣断了。

    “若他说的是假话,就没什么好深究的;即便他说的是真话,我也全部套出来了。”阿什利一边抚摸巨狼的脖子,一边对狼先生说,“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值得一个……嗯……拥有神奇力量的人大费周章寻找,若说我有什么特别的,那恐怕就是遇见了你。比起我来,你的安全才更需要注意。”

    阿什利边说边观察着男人的表情,遗憾的是狼先生从头到尾表情都没有变化,仿佛根本没把他的担忧放在心上。

    “反正匪盗都死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好了。”阿什利只能这样说服自己。

    “我先走了。”狼先生看了看完成杀戮后明显兴奋起来的狼群如此说道。

    巨狼菲利普伸出舌头从上倒下舔了阿什利一身口水,庞大的尾巴抽打在狼崽子身上,灰白皮毛的小家伙受到惊吓扑哧掉在地上,摔了个屁股墩。

    阿什利也注意到狼群不对劲的情绪,他知道狼先生是对的,但不知为何就是莫名舍不得。

    “我会留下来帮忙重建村庄,可能会去森林里伐木……我是说重建村庄需要木材,我会留下来帮忙,你可以来找我。不,我去找你也可以,还在老地方?”

    狼先生沉默半晌,他伸手一指巨狼,“菲利普给你,它能带你找到我。”

    “哎?!”阿什利惊喜地瞪大眼睛,青年原本形状狭长的凤眼因为这个动作显得格外大而明亮,但很快他想起菲利普的大型号,为难地说“菲利普和我在一起我很开心,但是它太大了,村民会被吓到的。”

    狼先生皱起眉峰,似乎嫌弃胆小的村民,又知道青年说的在理,菲利普的样子的确吓人。

    “不然滚滚留下来陪我吧,它也能带我找到你吗?”阿什利把趴在脚背上的圆滚滚抱在怀里,他双手穿过狼崽腋下像是拎起一只小狗。

    狼先生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甚至一把拎起狼崽的后颈肉,利落甩开。胖乎乎的小家伙噗通趴倒在地,因为肚子上的肉太鼓还往上弹了两下。不知道为什么阿什利觉得狼先生刚才的动作和菲利普有点像。

    “不要抱别的狼。”狼先生深沉的声音拉回阿什利的思绪,巨狼菲利普也顺势蹭到阿什利怀里,用手感极佳的皮毛占领青年的双手。

    但阿什利完全不明白狼崽什么时候成了“别的狼”。他不是一直这么抱它的吗?

    “好。”内心疑惑完全不能阻止阿什利识时务为俊杰,他干脆地答应了狼先生的话。“菲利普威武又厉害,还能保护我,我非常喜欢。”

    至于村民会不会害怕?让巨狼离远一点好了。

    狼先生满意地点点头,算你识相。

    留守狼已经安排好,狼先生招呼群狼离开,在男人即将启程的瞬间,阿什利灵光一现,大声喊道,“狼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像是脱口而出的问题给了他无限勇气,青年的脸颊泛上薄红,灰色的眼睛也迸发出好看的光泽,他用坚定的、热忱的嗓音问,“狼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狼先生有些吃惊,他没料到青年会在这时问他名字,半晌后他用微哑的声音说,“你叫我‘狼’。”

    阿什利瞬间涨红脸,绯色从饱满的双颊一直蔓延到耳根,他似乎很不好意思,“那是代称,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就这样叫了。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人都有名字。”

    不知是哪句话触动了男人,他皱起的眉峰舒展开来,双眸里也带起了更多的温度,几乎称得上温柔了。

    “你想知道?”

    “是的,我想知道!”阿什利的心砰砰跳,他不知道为什么简单的交换名字就能引起如此大的震动,仿佛一个简单的行为此刻拥有不一样的意味。更隐秘的,更私人的,甚至是带一点甜蜜的……

    “詹姆斯,我叫詹姆斯·豪利特。”

    “詹姆斯,我可以教你吉米吗?”阿什利得寸进尺。

    詹姆斯却没有给予更多宽容,男人沉默着转身离开,不过数秒他高大得如同兽类的身躯消失在青年视野里,繁荣庞大的狼群跟随在他身后。

    阿什利并没有难过,男人没有答应可他也没有拒绝啊?谁说沉默不是一种默许呢?

    狼先生的内心却完全不像他表现的那么平静。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用到那个名字,更不会再说出那个姓氏。在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之后,世俗加诸在人类身上的一切法则似乎都随着那个男人的死而割断,他离开曾经是家的庄园,躲避一直在寻找他的兄长,一头扎进狼群里。

    他以为往后的人生也不过如此了,成为一只野兽食生肉饮湖水,他是最强壮最勇猛的雄兽,占有最广阔的领地和最肥美的猎物。在巨狼菲利普出现后,他甚至想也许再过上几十年雄狼就可以毫无障碍地和一只雌性·交·媾。

    但是青年将一切改变了。金发美人出现的第一天他就注意到他了,但他没有在意,以为不过又是一位匆匆过客。蒙昧的野兽不知上帝的恩泽,但当情感的光辉驱散无知的阴霾,野兽由此变成了人。

    高大的男人跪在湖边,满月将湖水照耀成明亮的镜子,倒影清晰可见。他清洗着杀戮染上的血液,暗色的水流带走污秽,水面上的男人依旧毛发浓密衣不蔽体。詹姆斯随意找了块石头,将尖的一端磨地更加锋利,六年来第一次修剪毛发。

    他无疑是英俊的,刚毅的下巴和高耸的鼻梁使他显得尤为强硬,长期野外生活赋予他自由的气质,修长矫健的身躯每一寸肌肉都是钢铁凝成的力量,他的举止却又是得体而优雅的。

    他站起来,月光下仿佛一位森林骑士。

    男人焕然一新,唯有那双眼睛是属于过去的。苦难凝聚在蓝褐色的双眸里,迷惘的灵魂挣扎而出,爱给行尸走肉般的躯壳注入人性,这一刻他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