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综]艺术宅总是在战场,好绝望 > 58.复仇者联盟13
    看到我就说明你没有买够v章哦⊙3⊙!再去多买一点吧

    重建工作进行地很顺利, 不过阿什利却没帮上什么忙, 因为艺术之神将一缕灵感注入他的大脑。

    青年将自己关在画室里,除了解决生理问题绝不出门。他连续三天没有睡觉了, 漂亮的灰眼睛熬得通红。他饱满的双颊瘦下去,黛色的眼圈、冒出的胡茬、形削骨瘦, 看起来像个瘾·君子。

    村民们不需要解救他们的英雄出劳力干活, 但对青年憔悴的状态没法视而不见,只能尽可能做点可口的食物送进去。

    科尔是搞艺术的大师,自然对艺术家们一头扎进工作中的状态非常熟悉,他本身就是一个会为了一线灵感熬天熬地的人物, 所以对于学生的行为并不以为意, 还命令女仆不许去打扰。

    唯一有心阻止并也有能力阻止青年燃烧生命的就只有巨狼菲利普了。这只狡猾的狼装作乖巧地蹲在画室角落,一声不吭地围观青年作画, 但当村民送来饮食后, 它就会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这声音由小变大,如果阿什利不予理睬, 狼就会采取第二招。

    它智慧极高,可以自己开门叼盘子,画室里没有用餐的桌椅, 它就把食物放到青年的旁边。然后用又长又大的尾巴拍打地面, 把被青年画废的布拍地邦邦响。一般这样做阿什利就会从神秘的境界中回归人间,然后草草填上肚子再继续工作。

    但这招也不是每次都管用, 当青年完全沉浸在更瑰丽的世界中时, 仅仅用声音是无法唤醒的。这时狼就会等待, 沉默地忠诚地像只犬类蹲守在青年近处。一旦发现青年空洞的双眼恢复现世的神采,它就会用长长的尖吻触碰青年的臀,再抬高脑袋做出顶的动作。生娇体弱(并不)的两脚兽往往就只能屈服于这一终极大招下了。

    但哪怕是菲利普也只能提醒青年吃饭,却无法让精神极度亢奋的青年按时入睡。在阿什利将自己关进画室的第一晚,巨狼就尝试拖走青年的画布让他睡觉。阿什利的策略是暂且放下绘制草稿的图,将菲利普抱在怀里,用骨肉纤浓合度的手细细抚摸,挠到大家伙所有的敏感·处。

    巨狼招架不住如此攻势,只能控制不住地发出咕噜声,接着……

    总之当它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好在菲利普的懊恼并没有持续太久,阿什利终于在第三日晚霞漫天时完成他的画作。那是极富冲击力的作品,野人般的男人、咖色的巨狼,在漫天火光中形成锐不可当的气势,仿佛有一种侵略性扑面而来。而男人蓝褐色的双眸深邃悠远,成为他全然兽类的外表中唯一闪现人性光辉的宝物,与威猛的巨狼相得益彰。最妙的是画作底部,巨狼的肚腹下,蜷缩着一团灰白卷毛狼崽,这弱小的生灵奇异地赋予画一种关怀和灵性。

    阿什利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这才是他想表达的。青年忘了疲惫,忘了饥饿,也忘了还等着他“证明天赋”的校董会,这一刻他只是迫不及待地想和人分享。

    “菲利普,带我去吉米身边。”

    阿什利收起画,跨坐到巨狼身上,却差点腿软摔倒在地。他太累了,与极度亢奋的神经相反的是他三天未眠的疲倦肉·体。但思想总是能支配行动,在菲利普的帮助下他还是稳稳趴了上去。

    巨狼不敢跑地太快,生怕青年抓不住它的背毛而摔下去。这就导致他们几乎在全体村民的围观下离开。科尔有些担心,但阿什利明亮的双眸安抚了他。长者知道他的学生是去见那位狼先生,在长辈似的关心后最终给予谅解。

    ————————

    阿什利几乎认不出来他的狼先生。

    上帝,这个英俊的男人是谁?

    这个整洁、明亮,双眸温和的先生真的是与狼群生活的野人吗?他看起来棒极了,若是换上得体的服饰,阿什利觉得他甚至能超过学校里的大部分绅士。

    “你看呆了?”男人的声音却是和过去一样醇厚好听,谢天谢地真的是他。

    “你看起来好极了,很精神。”阿什利谨慎地选择措辞,却又无法阻止喜悦的心来发出真挚的赞美,“你看起来很有教养,有魅力,非常迷人。我是说……和你原来很不一样。”

    “我并不是天生的狼孩,我出生于阿尔伯塔的庄园主家庭,接受过文明社会的教育。”詹姆斯说道这里便不再言语,阿什利也没有追问,他好奇男人为何沦落在此却也尊重绅士的**。

    即便语焉不详,得知男人出身高贵对阿什利来说无疑是重要的。爱情模糊阶级,冲动消磨理智,但稳定关系的维护无疑需要更多。就像同样是贫穷的美人,更多人会喜欢家道中落的贵族小姐,而不是生来卑·贱的奴隶后代。这是人性,哪怕二百年以后更平等的世界尚不可避免,何况在这个血统论大行其道的年代。

    共同的阶级孕育共通的灵魂,阿什利会对拥有致命魅力的头狼动心,却只会和高尚之人携手。很难说詹姆斯是不是看透了心上人心中的藩篱,但他的做法无疑是正确又有效的。

    横亘在两颗心间最后的隔阂消融了,阿什利所有的迟疑矜持这一刻都化为欢喜和惭愧,豪利斯先生果敢威严他怎么能忧心他出身卑·贱?青年的心中盈满脉脉温情,他急切地向他走去,到达男人身边双臂展开再在男人宽阔的后背合拢。

    阿什利不敢去看,他的心跳地太快,以至于掩盖一切自然界的声音。他听不见游鱼高跃入水声,听不见风吹林地飒飒声,听不见鸟雀时而响起的清悦鸣叫,他的世界里只剩下强劲有力的心跳。这心跳与自己的混合在一起,最后达到相同的频率。

    詹姆斯开始无疑是惊讶的,他没有料到看似温和的青年有着如此充沛的情感,热情地令他吃惊。

    但很快他调整过来,左臂圈住青年的细腰,右手则顺着线条优美的背部一路往上,在贴合后颈的地方腕部使力。

    青年顺从地仰起头部,水润的红唇被另一人丰厚的双唇贴上,厮磨纠缠半晌后阿什利先打开齿关,男人接受到信号立马顺势而入。两人都是新手,可追逐侵略是男性本能,征服更是雄性天性,温情甜蜜的唇舌试探后便是一场“权力”争夺。

    试探与冲刺,进攻与反进攻,侵略与躲避,唇齿化作战场,温情灼烧理智,旷野中两个灵魂剥离人间的华服,卸下俗世的枷锁,紧紧相贴。

    他们是自由的。自由地选择爱,自由地相拥,文明社会的文雅和冷漠都在褪去,剩下的只有炙热、激烈和颤栗。

    阿什利躺在秋日里寒凉的草地里,压在他身上的躯体炙热滚烫,强烈的温差下青年忍不住打个寒噤。

    男人感觉到了,他微微皱眉,然后像是苦恼着什么,用犹豫的口吻说,“你喜欢狼皮垫子吗?”

    巨狼菲利普: 汪?!

    第二十章

    新泽西学院的校董会议室称不上豪华,但简约大气极富的设计布局可以胜过一切,内里的家具装饰也极富有艺术感,处处彰显这所大学的人文气质。

    此刻学院的主要校董们齐聚一堂,讨论前天震惊学院的决斗事件。本来按照校规参与决斗者退学处理,但威尔克斯家和塔尔顿家都是南方有名的上流家庭,这次决斗又是出于维护名誉的高尚目的,武断处理有失公允。

    当然仅仅两个南方上流姓氏是不足以令学院屈服的,真正为这位阿什利先生加上砝码的是洛克菲勒的态度。这个洛克菲勒小少爷对新朋友下了血本,居然利用自身宠爱让他的父亲,家族第一继承人,亲自出面。理所当然地,学院的大多数董事还是愿意卖这位先生一个面子的。

    与校董会议室一墙之隔的办公室里,这场争论的主角正面色平静地端坐在沙发旁,除了紧紧蜷住的手指泄露他波澜起伏的内心。

    阿什利并不害怕被开除,在将白手套丢到爱德华脸上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做好准备了。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泰然处之。从被佐治亚大学退学,到来到新泽西学院,他的求学路似乎总是不太顺利,哪怕他自认问心无愧,内心还是难免波动。

    阿什利毕竟只有二十岁,离处变不惊的年纪还差得远。他真心热爱这所大学,敬爱他的导师,想要在这里度过难忘的大学时光。在刚才的自我陈述中他已经诚恳地阐明了,现在只能等待命运宣判。要是再被退学,他就只能向外公求助,看看能不能去宾夕法尼亚大学了。

    脑子里思绪漫无目的地晃悠,直到一位助手模样的年轻人出来。

    “威尔克斯先生,你可以进去了。”

    “好的,谢谢。”阿什利短暂地整理了下仪表,活动下脸部肌肉,露出文雅谦逊的笑容。很好,形象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