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综]艺术宅总是在战场,好绝望 > 76.复仇者联盟31
    看到我就说明你没有买够v章哦⊙3⊙!再去多买一点吧

    约翰·威尔克斯指控自家黑奴勾结外来黑鬼袭击贝克尔小姐!

    简直耸人听闻!便是流传在伦敦街头的杀人者传说也不会比这更可怕了——卑贱的黑奴胆敢勾结外人谋害上等人家的小姐!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吗?

    克莱顿城的上等人家谁没有成百黑奴?谁不需要黑奴种棉花、料理家务、清扫马厩?

    一时间小城轰动了, 常年无人问津的法庭被人群用满, 高贵的太太小姐们早早占了位置,因观看人数众多绅士们只能发扬风格选择站席。

    陪审团身着黑衣入席, 三位法官依次就座,在手持圣经宣誓后,庭审开始了。

    “女士们, 先生们,我们今天齐聚此地, 是为了一桩骇人听闻的恶事!黑奴亨利伙同流浪黑人科朗谋害贝克尔小姐!我的当事人约翰·威尔率先发言, 雄浑有力的男高音在法庭中回荡,给人莫名的信服力。众人还没听证人证词就先信了几分。“黑奴亨利背弃慷慨赐予他和平生活的主人,割断贝克尔小姐的马车车轴,再让埋伏在贝克尔小姐马车前进道路中的科朗趁机行凶……”

    随着律师的陈述,女士先生们仿佛都被带到了那天危险的情境里,惊呼和低语此起彼伏。

    “太可怕了!”

    “一个家里黑人居然和流浪黑人同流合污, 这是跟我们权威的巨大挑衅。”

    “亨利好歹也服侍威尔克斯家多年了,怎么这么想不开。”

    “幸好阿什利及时赶到,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黑鬼都是贪婪又愚蠢!”

    “把他们都绞死!”

    旁听席上议论纷纷,所有人都相信律师的指控,没有一句质疑的声音。老牌上等人家威尔克斯指控黑鬼作恶, 有什么可质疑的呢?该相信谁一目了然。

    丹尼斯法官是一位受人尊重的老先生, 他是克莱顿城首代移民, 和阿什利的爷爷是一辈人, 不用戴假发套就已经满头白发。老绅士眼睛已经看不大清楚, 年轻时灵活的头脑也受限于身体情况,往日里没了可心的书记员几乎无法工作。

    为了这起30年来都少有的大案,他穿着挺拔,脸上还画了妆,但颤巍巍的双手和不时需要擦拭嘴角涎液的举动已经暴露他老态龙钟的事实。

    法槌敲击,响亮的声音回荡,接着丹尼斯特有的低哑嗓音响起,这口磁性的男低音四十年前曾迷倒无数少女贵妇。

    “被告科朗你可认罪?”

    科朗是个长期在北佐治亚游荡的流浪黑鬼,长相凶恶,膘肥体胖,一个抵博伊德三个。他进场时五个看守举枪戒备,正常尺寸的被告席在他面前就像是小矮人的玩具,庞大的体积将空间撑得满满当当。

    看着就像个罪犯。

    场内的太太小姐们纷纷发出惊呼,有畏惧他可怖的相貌的,也有惊叹他雄壮躯体的。众人不由赞叹能战胜这样凶残黑鬼的威尔克斯先生真是勇猛!

    壮汉回复法官的问题,连声音也和他长相般粗壮。

    “白人老爷,我没有强/暴贵族小姐。”

    “美利坚没有贵族。”丹尼斯法官皱起眉头,他是美国的初代移民,信奉自由平等,哪怕这份自由平等仅限于白人内部。“你是个黑鬼,愚蠢不懂事,我暂且不以藐视法庭的罪责抽打你。但你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量刑依据。”

    大个子的脑袋明显没有他的身体强壮,甚至是有些胆小,被高高在上的法官大人在众多高高在上的白人老爷面前训斥,大块头吓懵了。他的手半举着,不知道往哪里放,生怕压碎脆弱的木质栅栏,如此蠢笨的反应更证实了黑人愚蠢的“真理”。

    人群里发出几声轻笑,接着这笑声仿佛传染蔓延开来,被高大黑鬼震慑的畏惧烟消云散。看看这蠢笨的黑鬼!哪怕再强壮依旧是不开化的野蛮人!聪明的白人绅士可以轻易打败!

    “铎铎!”法槌敲响,丹尼斯法官重申纪律,“肃静!肃静!”

    “被告你继续称述。”

    “我没有谋害白人小姐!我怎么敢伤害白人!”科朗似乎明白情况对自己很不利,驽钝的脑子无法承担自我脱罪的重大使命,只能尽可能强调无辜。

    “法官先生,我请求提问被告。”律师的要求得到允许。

    “黑人科朗,你是否于六月二日见过贝克尔小姐?”

    “我见过白人小姐。”

    “当时贝克尔小姐是否坐在损坏的马车上?”

    “是的。”

    “你是否提前等待在马车损坏的地点?说出当时的情况!”

    “我……我现在那里,马车过来,然后坏了。我过去……”

    “你过去!”律师高声强调,“你过去无礼地冒犯了贝克尔小姐!”

    “不!我只是拉她裙子……”我想拉她起来

    但是律师不会给他说完的机会,“你去拉贝克尔小姐的裙子!女士们先生们!这个黑鬼用他肮脏的手捧了一位上等人家小姐的裙子!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吗?”

    “我没有……”大块头急了,他黝黑的脸憋地通红,偏偏越急越说不出话来,粗壮的舌头在口腔里翻卷却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否认。

    “你说你拉了贝克尔小姐的裙子。”律师对黑人不屑一顾,他接着说,“你怎么知道贝克尔小姐的马车会损坏?你这样愚蠢的大个子无法设计出狡猾的计划,说!是谁告诉你的?”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科朗有些委屈,他明明什么都没干!只是听人说在那里等着就有钱拿!

    “法官先生我请求带被告亨利。”

    亨利的出场就没有他的同族那样震撼了,这个中等身材的黑奴常年跟随阿什利身边,对克莱顿城的白人们来说没有丝毫新鲜感,黑奴而已。讽刺的是当这个形象淡薄的黑奴干出背主之事后,他在众人心中的形象一下子鲜明起来。

    “看啊!那个可耻的黑奴!”

    “谁能想到看似忠心耿耿的奴隶居然包藏祸心。”

    “我早就说这个黑鬼不能信!这样后脑勺凸出一块的黑奴天生就有背叛的血统!”

    亨利好歹是受过教育的家里黑奴,不至于像流浪黑奴科朗一样不堪,哪怕两股战战还是能正常对答。

    不过律师先生并不打算让他多说话。

    “黑人科朗,你看这个被告是指挥你行动的人吗?”

    科朗艰难地扭头看向亨利,片刻后他点点头,“是他告诉我等在路边。”

    “天!”

    “上帝啊!”

    旁听席上议论声更大,胆小的太太捂着胸口昏倒,边上的友人立马摘下她腰间的嗅盐放到她鼻子下,待悠悠转醒便丈夫搀扶着去到休息室。

    一切太过混乱,以至于丹尼斯法官不得不又一次敲响法槌。

    “法官先生,我请求证人上台。”

    塔尔顿太太步履从容,处处充满了贵太太的雍容大度,“尊敬的法官,我作证。威尔克斯先生的爱马饲料中被加入了违法草药。马匹食用这种草药后会发疯口渴,疯狂寻找一种富含水分的植物,矮脚蕨。”

    “贝克尔小姐出事的道路上就生长着矮脚蕨!”律师立马高声说道:

    “现在事实已经很清楚了。亨利破坏贝克尔小姐的马车,令埋伏的科朗有可乘之机。在威尔克斯先生的爱马饲料中下药,令威尔克斯先生被疯马带往案发地点,意图嫁祸。”

    “不料威尔克斯先生骑术精湛提前抵达,身手矫健从暴徒手中救下贝克尔小姐。”

    “按照联邦法律,这两个黑人应该判处绞刑。”

    法官正要开口,亨利忽然发出一声尖叫,“白人老爷!我是被魔鬼逼迫的!”

    在伦迪声泪俱下(?)的哭诉之后,阿什利表示深刻的同情并主动提出放他一码……

    呵呵,才怪。

    事实上被狼崽吓傻的伦迪已经忘记演技,完全本色出演,深刻展现了一个受到惊吓的匪徒痛改前非的全过程。

    狠心的阿什利完全没有被感动到。他从哭泣的匪盗口中掏出全部真相,就对狼先生淡淡地说,“杀了他。”

    伦迪:……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阿什利:谁跟你说好了?

    狼先生:……

    狼先生什么也没有说。他连爪子都没有伸,直接用手掐住匪盗的脖子,轻轻一扭,咯嘣断了。

    “若他说的是假话,就没什么好深究的;即便他说的是真话,我也全部套出来了。”阿什利一边抚摸巨狼的脖子,一边对狼先生说,“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值得一个……嗯……拥有神奇力量的人大费周章寻找,若说我有什么特别的,那恐怕就是遇见了你。比起我来,你的安全才更需要注意。”

    阿什利边说边观察着男人的表情,遗憾的是狼先生从头到尾表情都没有变化,仿佛根本没把他的担忧放在心上。

    “反正匪盗都死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好了。”阿什利只能这样说服自己。

    “我先走了。”狼先生看了看完成杀戮后明显兴奋起来的狼群如此说道。

    巨狼菲利普伸出舌头从上倒下舔了阿什利一身口水,庞大的尾巴抽打在狼崽子身上,灰白皮毛的小家伙受到惊吓扑哧掉在地上,摔了个屁股墩。

    阿什利也注意到狼群不对劲的情绪,他知道狼先生是对的,但不知为何就是莫名舍不得。

    “我会留下来帮忙重建村庄,可能会去森林里伐木……我是说重建村庄需要木材,我会留下来帮忙,你可以来找我。不,我去找你也可以,还在老地方?”

    狼先生沉默半晌,他伸手一指巨狼,“菲利普给你,它能带你找到我。”

    “哎?!”阿什利惊喜地瞪大眼睛,青年原本形状狭长的凤眼因为这个动作显得格外大而明亮,但很快他想起菲利普的大型号,为难地说“菲利普和我在一起我很开心,但是它太大了,村民会被吓到的。”

    狼先生皱起眉峰,似乎嫌弃胆小的村民,又知道青年说的在理,菲利普的样子的确吓人。

    “不然滚滚留下来陪我吧,它也能带我找到你吗?”阿什利把趴在脚背上的圆滚滚抱在怀里,他双手穿过狼崽腋下像是拎起一只小狗。

    狼先生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甚至一把拎起狼崽的后颈肉,利落甩开。胖乎乎的小家伙噗通趴倒在地,因为肚子上的肉太鼓还往上弹了两下。不知道为什么阿什利觉得狼先生刚才的动作和菲利普有点像。

    “不要抱别的狼。”狼先生深沉的声音拉回阿什利的思绪,巨狼菲利普也顺势蹭到阿什利怀里,用手感极佳的皮毛占领青年的双手。

    但阿什利完全不明白狼崽什么时候成了“别的狼”。他不是一直这么抱它的吗?

    “好。”内心疑惑完全不能阻止阿什利识时务为俊杰,他干脆地答应了狼先生的话。“菲利普威武又厉害,还能保护我,我非常喜欢。”

    至于村民会不会害怕?让巨狼离远一点好了。

    狼先生满意地点点头,算你识相。

    留守狼已经安排好,狼先生招呼群狼离开,在男人即将启程的瞬间,阿什利灵光一现,大声喊道,“狼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像是脱口而出的问题给了他无限勇气,青年的脸颊泛上薄红,灰色的眼睛也迸发出好看的光泽,他用坚定的、热忱的嗓音问,“狼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狼先生有些吃惊,他没料到青年会在这时问他名字,半晌后他用微哑的声音说,“你叫我‘狼’。”

    阿什利瞬间涨红脸,绯色从饱满的双颊一直蔓延到耳根,他似乎很不好意思,“那是代称,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就这样叫了。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人都有名字。”

    不知是哪句话触动了男人,他皱起的眉峰舒展开来,双眸里也带起了更多的温度,几乎称得上温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