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综]艺术宅总是在战场,好绝望 > 86.复仇者联盟41
    看到我就说明你没有买够v章哦⊙3⊙!再去多买一点吧  这个聪明的小伙子是阿什利最好的朋友。二人的友谊可以追溯到童年时光屁股捉弄隔壁方丹家的爱哭鬼,当然自从那个爱哭鬼长得比他们都高之后这项活动就被迫中止了。不过这并不能影响两人的友谊, 成长过程□□同的爱好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博伊德被身体虚弱限制的成长期烦恼更是因为阿什利的始终如一而消散。

    对博伊德来说阿什利是不嫌自己麻烦的好友, 对阿什利来说博伊德是难得懂自己的同龄人。三年前博伊德若不是身体虚弱无法适应跨洋旅行,这根小豆芽还打算追着阿什利一起去欧洲。

    因此塔尔顿太太一点不奇怪当阿什利完成拜访的礼节后, 就跟她的大儿子一起享受“二人世界”去了。

    两个小伙伴来到他们的秘密基地,那是塔尔顿庄园后一棵巨大的松树隔出的隐蔽空间。哪怕他们已经不是可以躲在这里游戏的孩子,相聚时总要过来看看却成为传统保留下来。

    阿什利注视这位一别三年的好友, 他并没有和自己一样长成高个儿的男子汉,和记忆中一样他矮小、削瘦,充满等人保护的气息,好在那双蓝色眼睛明亮而坚毅令人不会将他错认为弱者。

    “博伊德你和以前一样。”阿什利拥抱他的好友, 漂亮的灰眼睛真实反映主人的心情, 那是愉悦的光芒。

    “你却变了很多。”在阿什利观察博伊德的时候, 博伊德也在观察对方。豆芽菜心酸地发现曾经不比自己高多少的小伙伴已经需要他仰视了,好在对方的态度还是一样真诚, 看自己的眼神也是温和期待的, 这真是令人愉快。

    “是的我长高了, 父亲以为我只能长到五英尺十英寸, 现在我已经超过六英尺了!”阿什利有些得意, 他快活地拍着只到自己脖子的好友的肩膀, 笑得像个孩子, “博伊, 等我们去了大学若是有谁欺负你, 我一定狠狠教训他!”

    “你为什么总是觉得会有人欺负我?”博伊德有些无语,他又不是穷白人家的崽子体弱会被欺负。他是塔尔顿家的继承人,只要有一副好头脑就够了。好友过度的保护欲真是甜蜜的烦恼。

    阿什利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他总不能说因为看见过小博伊德被他的双胞胎弟弟压着打吧?

    “你的哮喘好了吗?佐治亚大学虽然在本州,但也要坐一整天火车了。”对于脆皮到不得不放弃欧洲旅行的豆芽菜,长途火车可算不上轻松。

    “好多了,从今年年初到现在一直没有再犯。我本想也参加赛马,但是妈妈说什么也不同意。还嚷嚷着如果哪个黑奴敢给我马匹,她就要把他抽一顿,再卖给穷白人。”

    “塔尔顿太太总是像个铁娘子。”

    “那是,谁也比不上妈。”哪怕不能去赛马,博伊德依旧对母亲满怀感情。塔尔顿太太的教育很好,她的八个儿女没有一个不爱她。

    “我给你带了份礼物,你一定会喜欢。”阿什利左右看看,小心翼翼地从随身的小箱子里取出一个木盒。

    博伊德早就注意到阿什利的箱子了,双胞胎弟弟在吃午饭时就吵着要看都被阿什利轻飘飘地糊弄过去,现在他总算拿出来啦!

    即使猜到是给自己的礼物,这个时候博伊德还是忍不住心脏砰砰直跳,而当阿什利揭开盒盖,激动的尖叫被压在喉咙口。博伊德不得不用尽全身力气来抑制不体面的叫声,颤抖的双手却暴露了他。

    少年脸颊的肌肉颤抖着,带着声音也抖起来,“天啊!天啊!是高斯先生的《算术研究》!”

    “手稿。”阿什利补充道。

    “你是怎么拿到它的!快,快和我说说。”博伊德捧着盒子,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连小时候抱他刚出生三个月的妹妹都比不上。阿什利怀疑对方会直接跪下来亲书。

    “我在格丁根拜访他时他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你知道的我的母亲和斐迪南公爵有点亲缘关系,所以当我多次提出拜访时哪怕他的身体条件不允许,还是接待了我。”阿什利回忆起和这位可敬的长辈相处的两个小时,脸上露出笑容,“我们聊得很愉快,然后当我表达我有一位身体虚弱却立志数学的好友时,高斯先生将这个送给了我。”

    “这是《算术研究》的笔记本,真正的终稿他也没有保存。”

    “不不,这已经很棒了。不对,这简直太棒了!”少年的眼睛闪闪发光,他抱着书想要给好友一个拥抱,姿势做到一半却意识到这个动作可能会伤害珍贵的笔记,一时间傻在那里进退两难。

    阿什利受不了这个天赋卓绝却热衷犯傻的友人,他把盖子再放回去,隔着讨厌的木盒给豆芽菜一个亲密的抱抱。

    然后……

    说自己哮喘康复今年就没再犯病的小豆芽咳成傻逼。

    “喂喂,你怎么了?”阿什利着急地轻拍对方的背,协助他坐到地上,并用一直胳膊拦在他腰间,保持腰向前倾的姿态,“放轻松,博伊德!放轻松!”

    咳嗽没有持续太久,起码比阿什利记忆中要短,博伊德说自己身体好了也许并不是吹牛,只是这个“好”并没有他以为的那样彻底。

    “抱歉吓到你了。”待呼吸顺畅后博伊德擦擦咳嗽时溢出的口水,因收到偶像手迹兴奋快活的心情也因再次发病消散,少年有些消沉,“我恐怕治不好了。”

    “说什么呢?!”阿什利想狠狠敲他脑袋,又怕伤害病号只好退而求其次拍他肩膀,“你不是说自己已经好很多了吗?这次时间比原来短多了。”

    “我本来以为自己好了,这回一兴奋再加上刚才撞到胸口……”

    阿什利有点心虚,他一手握拳放到嘴边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咳咳,哮喘又不是大病,方丹医生不是说了嘛?注意修养就没事。”

    “别告诉我妈妈,不然她就不会同意我去读大学了。”

    “当然!我一定保守秘密,只要你按时吃药。怎么?你这个表情是怕我嫌弃你?放心吧……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你生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我们要一起去上大学,你会成为比高斯先生跟更了不起的数学家。等很多年后你继承了塔尔顿庄园,我们就在这里和十二橡树之间建一座木屋,就在溪水边的林地里。”

    “然后呢?老了以后一起打猎吗?”博伊德自嘲一笑,“我恐怕活不到那个时候。”

    “得了,哮喘而已,振作点。”阿什利看不惯对方丧气样,故意把他揉成鸡窝头,“我以后可不要和你打猎,你笨手笨脚会把所有的兔子都吓跑。”

    因为性格残忍再加上头脑灵活,伦迪在匪盗团中混了个小领导,在首领面前也说得上话。所以对于近日频繁很多的劫掠活动,他知道一点小内·幕。

    一个神秘的家伙向整个阿尔伯塔的所有匪盗开出筹码,用一吨黄金寻找一位金发美人,性别男。所有匪盗都觉得这个人疯了,可是黄金做不得假,按照约定谁能将那位金发美人带到洛基山脚下,谁就能带走洛基山湖泊旁堆积成山的黄金。至于怎么分辨出要求中的美人?神秘人说‘你们见到他就知道了’。

    至于条件是不是太少了?

    不难找,一吨黄金那么好赚吗?

    神秘人留下讯息就消失无踪,据传有不怕死的匪盗妄图直接拿走黄金,却在触碰到黄金的那一刻迅速衰老而死。围观者亲眼见正直壮年的汉子只剩下腐朽尸身,无人再敢以身犯险,纷纷行动起来去找金发美人。

    一时间金发的人都遭了殃,很多匪盗不论男女老幼,统统往山里带。而带了错误的人的盗匪,无法拿起一块金币。若是强行再试,便和那个衰老而死的壮汉一个下场。

    伦迪正巧也是最初围观神秘人的盗匪之一,他们亲眼见证神异的魔法,目睹堆成小山的金子,对神秘人的话深信不疑。但比起其他人,伦迪有一个小秘密,那就是他亲耳听见神秘人的轻声自语——这个时候不知道有没有狗。

    匪盗团从洛基山脉开始一路烧·杀·抢·掠、坑蒙拐骗,他们弄到不少金发美人,男的女的小孩子老东西统统都往山上带,可惜没有一个是目标人物。老大也不灰心,想想也是,要是那么容易找到神秘人还用得着悬赏?

    伦迪和他所有的同伙都不一样,他将注意力放在狗身上,先找狗再找人,不过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依旧一无所获。

    在到达麦克默里堡时,伦迪从不觉得这次抢劫会和以前有什么不同,杀人、抢·劫、把男人圈起来检查他们的发色,也许之后还能去睡几个女人,直到一个骑狼的金发美人出现在他面前。

    匪盗团照例将男人们捆起来集中到村里最大的院子里,红胡子老大坐在上首,手下们一个个拨弄俘虏们的头发,查看他们发根的颜色避免染发者蒙混过关。

    忽然东风送来一阵浓烟,火舌像魔鬼顺着木质的房屋结构攀爬,所过之处只剩下艳丽而不祥的红,仿佛瞬间置身地狱。

    匪盗们慌了神。老大砰砰砰打了三枪,震慑住所有手下后招呼撤离,至于被绑着的百姓,没有人会在意,包括几个一看就是上等人的美国佬,勒索赎金不过是个幌子。

    伦迪握着步·枪紧紧追随老大,时刻准备给可能的偷袭者一发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