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就说明你没有买够v章哦⊙3⊙!再去多买一点吧

    对博伊德来说阿什利是不嫌自己麻烦的好友, 对阿什利来说博伊德是难得懂自己的同龄人。三年前博伊德若不是身体虚弱无法适应跨洋旅行,这根小豆芽还打算追着阿什利一起去欧洲。

    因此塔尔顿太太一点不奇怪当阿什利完成拜访的礼节后, 就跟她的大儿子一起享受“二人世界”去了。

    两个小伙伴来到他们的秘密基地, 那是塔尔顿庄园后一棵巨大的松树隔出的隐蔽空间。哪怕他们已经不是可以躲在这里游戏的孩子,相聚时总要过来看看却成为传统保留下来。

    阿什利注视这位一别三年的好友,他并没有和自己一样长成高个儿的男子汉, 和记忆中一样他矮小、削瘦, 充满等人保护的气息,好在那双蓝色眼睛明亮而坚毅令人不会将他错认为弱者。

    “博伊德你和以前一样。”阿什利拥抱他的好友, 漂亮的灰眼睛真实反映主人的心情, 那是愉悦的光芒。

    “你却变了很多。”在阿什利观察博伊德的时候, 博伊德也在观察对方。豆芽菜心酸地发现曾经不比自己高多少的小伙伴已经需要他仰视了, 好在对方的态度还是一样真诚,看自己的眼神也是温和期待的, 这真是令人愉快。

    “是的我长高了, 父亲以为我只能长到五英尺十英寸, 现在我已经超过六英尺了!”阿什利有些得意, 他快活地拍着只到自己脖子的好友的肩膀, 笑得像个孩子, “博伊, 等我们去了大学若是有谁欺负你,我一定狠狠教训他!”

    “你为什么总是觉得会有人欺负我?”博伊德有些无语, 他又不是穷白人家的崽子体弱会被欺负。他是塔尔顿家的继承人, 只要有一副好头脑就够了。好友过度的保护欲真是甜蜜的烦恼。

    阿什利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他总不能说因为看见过小博伊德被他的双胞胎弟弟压着打吧?

    “你的哮喘好了吗?佐治亚大学虽然在本州,但也要坐一整天火车了。”对于脆皮到不得不放弃欧洲旅行的豆芽菜,长途火车可算不上轻松。

    “好多了,从今年年初到现在一直没有再犯。我本想也参加赛马,但是妈妈说什么也不同意。还嚷嚷着如果哪个黑奴敢给我马匹,她就要把他抽一顿,再卖给穷白人。”

    “塔尔顿太太总是像个铁娘子。”

    “那是,谁也比不上妈。”哪怕不能去赛马,博伊德依旧对母亲满怀感情。塔尔顿太太的教育很好,她的八个儿女没有一个不爱她。

    “我给你带了份礼物,你一定会喜欢。”阿什利左右看看,小心翼翼地从随身的小箱子里取出一个木盒。

    博伊德早就注意到阿什利的箱子了,双胞胎弟弟在吃午饭时就吵着要看都被阿什利轻飘飘地糊弄过去,现在他总算拿出来啦!

    即使猜到是给自己的礼物,这个时候博伊德还是忍不住心脏砰砰直跳,而当阿什利揭开盒盖,激动的尖叫被压在喉咙口。博伊德不得不用尽全身力气来抑制不体面的叫声,颤抖的双手却暴露了他。

    少年脸颊的肌肉颤抖着,带着声音也抖起来,“天啊!天啊!是高斯先生的《算术研究》!”

    “手稿。”阿什利补充道。

    “你是怎么拿到它的!快,快和我说说。”博伊德捧着盒子,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连小时候抱他刚出生三个月的妹妹都比不上。阿什利怀疑对方会直接跪下来亲书。

    “我在格丁根拜访他时他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你知道的我的母亲和斐迪南公爵有点亲缘关系,所以当我多次提出拜访时哪怕他的身体条件不允许,还是接待了我。”阿什利回忆起和这位可敬的长辈相处的两个小时,脸上露出笑容,“我们聊得很愉快,然后当我表达我有一位身体虚弱却立志数学的好友时,高斯先生将这个送给了我。”

    “这是《算术研究》的笔记本,真正的终稿他也没有保存。”

    “不不,这已经很棒了。不对,这简直太棒了!”少年的眼睛闪闪发光,他抱着书想要给好友一个拥抱,姿势做到一半却意识到这个动作可能会伤害珍贵的笔记,一时间傻在那里进退两难。

    阿什利受不了这个天赋卓绝却热衷犯傻的友人,他把盖子再放回去,隔着讨厌的木盒给豆芽菜一个亲密的抱抱。

    然后……

    说自己哮喘康复今年就没再犯病的小豆芽咳成傻逼。

    “喂喂,你怎么了?”阿什利着急地轻拍对方的背,协助他坐到地上,并用一直胳膊拦在他腰间,保持腰向前倾的姿态,“放轻松,博伊德!放轻松!”

    咳嗽没有持续太久,起码比阿什利记忆中要短,博伊德说自己身体好了也许并不是吹牛,只是这个“好”并没有他以为的那样彻底。

    “抱歉吓到你了。”待呼吸顺畅后博伊德擦擦咳嗽时溢出的口水,因收到偶像手迹兴奋快活的心情也因再次发病消散,少年有些消沉,“我恐怕治不好了。”

    “说什么呢?!”阿什利想狠狠敲他脑袋,又怕伤害病号只好退而求其次拍他肩膀,“你不是说自己已经好很多了吗?这次时间比原来短多了。”

    “我本来以为自己好了,这回一兴奋再加上刚才撞到胸口……”

    阿什利有点心虚,他一手握拳放到嘴边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咳咳,哮喘又不是大病,方丹医生不是说了嘛?注意修养就没事。”

    “别告诉我妈妈,不然她就不会同意我去读大学了。”

    “当然!我一定保守秘密,只要你按时吃药。怎么?你这个表情是怕我嫌弃你?放心吧……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你生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我们要一起去上大学,你会成为比高斯先生跟更了不起的数学家。等很多年后你继承了塔尔顿庄园,我们就在这里和十二橡树之间建一座木屋,就在溪水边的林地里。”

    “然后呢?老了以后一起打猎吗?”博伊德自嘲一笑,“我恐怕活不到那个时候。”

    “得了,哮喘而已,振作点。”阿什利看不惯对方丧气样,故意把他揉成鸡窝头,“我以后可不要和你打猎,你笨手笨脚会把所有的兔子都吓跑。”

    “乔?”阿什利唯一认识的洛克菲尔只有乔纳德。

    “出面的是乔纳德先生的父亲,不过我想你感谢的人选并没有错。”

    “是的,我一定会好好谢谢他。”阿什利连忙表态,“老师我还不知道洛克菲勒先生的喜好……”

    “你的朋友你应当比我更了解。”科尔并不觉得在这上面要费什么心思,“不过一次登门拜访总是少不了的。”

    “我明白,这是应当的。”阿什利真不知道要怎样感谢乔,他对他的生活习惯兴趣爱好几乎一无所知,那有限的一晚他们谈了很多,但距离了解还是相差甚远。想起言谈中他曾对自己的手工艺表现过兴趣,不然就亲手制作一份感谢礼?

    看见学生若有所思的样子,科尔就知道对方已经有思路了,于是他换了个话题。

    “对于学院的考验你有什么想法?”

    听到考验阿什利很快拉回思绪,他沉吟片刻说出自己的想法,“克莱顿城很少有狼,我除了在艺术作品中,也几乎没有在现实生活中近距离接触过这种动物。所以我想首先要找个地方观察。”

    “我还没有想好要绘制独狼还是群狼,但我渴望展现出一种原始的、野性的美,最好还能有与之呼应的情景,我需要观察野生狼群。”

    科尔满意地听着学生娓娓道来,点了点头说,“你的确很有天赋,思路相当明晰。要知道对于一个画家来说知道自己想画什么,能表达什么是成功的第一步。艺术是一座宏伟的殿堂,而你已经站在门槛上了。”

    “我即将去阿尔伯塔进行一项教学研究,那里生活着著名的森林狼。”

    “阿尔伯塔?”博伊德惊讶极了,晚餐进行到现在他除了开始说点欢迎词就一直一言不发,现在终于忍不住了。

    “我还从未去过北方殖民地,这听起来很不错。”阿什利连忙打断好友失礼的惊呼,以免引得老师不快。“我非常乐意同您一起去,想来森林美景和神奇的狼群能给我不同的灵感。”

    “哈哈,阿什利,你的小伙伴很担心你。放心吧小个子,我们去的可不是一毛不拔的荒野。虽然独立的火苗已经燃起,但还没有那么快,阿尔伯塔依旧是维多利亚女王皇冠上的宝石。”科尔完全了解豆芽菜的担忧,或者说他自以为了解,“我们会和医学院的团队一块去,他们做援助,我们干我们自己的。放心吧,路途上会有军队护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