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里就说明你不够爱我哦,哭唧唧。再去多买一点吧  “乔, 我提出决斗只是为了维护尊严, 不是为了杀掉史密斯, 我可不是个暴力犯。”所以不需要火力更强大的。

    阿什利含着笑意专注地望进少年幽蓝的眸子,他的手却漫不经心地拨弄着雷明顿, 枪·支上膛的咯哒声回荡在昏暗的收藏室里。

    灯下看美人, 乔纳德觉得自己的心似乎也被那只骨肉匀称的手给抓住,随着玉指波动发出有节奏的跳动声。

    “你真是善良。”你真是美丽。

    “善良谈不上,只是无意多生事端。这柄枪够精准、发动够快,这就足够了。”阿什利抽出弹夹, 对不知道因何发愣的洛克菲勒先生说, “有练习场吗?我想熟悉一下她。”

    “当然有!”乔纳德仿佛被惊醒一般说, 引得阿什利微微皱眉, “乔, 是有哪里不方便吗?如果我给你添了麻烦……”

    “不,完全没有。”乔纳德脸上恢复那种家族小少爷特有的矜贵神情, 下巴小幅度地上挑,眼神却是柔和的。“我有一个单独开辟的练习场, 你可以随意使用。”

    季节已经入秋,东海岸的阳光依旧炙热。铺满细软白沙的海滩聚集着一大圈人,人群的中央便是进行决斗的两位主角。

    阿什利·威尔克斯向爱德华·史密斯提出决斗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当晚就飞便整个北方名校圈,而作为这场决斗的导火索——博伊德·塔尔顿却出乎意料地少有问津, 人们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威尔克斯的朋友”或者“被史密斯欺负的小可怜”。

    此刻博伊德站在洛克菲勒少爷身边, 在“贵宾席”上围观这场因他而起的决斗, 满脸担忧。

    “他会没事的对吗?”过分的忧虑让博伊德不由自主询问出口,他也不知是问谁,也许只是自言自语。

    “他当然会平安无事,那个史密斯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和忧心忡忡的小个子相反,乔纳德对于新交的朋友非常有信心,从昨天对方干脆利落的提出决斗这种欣赏就开始冒芽,在见识过男人百发百中的枪技后信心更是得到升温,他一定会赢。

    “是的,阿什利是有名的神枪手。”博伊德被安慰到了,他相信好友,但信任并不能阻挡担忧,可怜的小个子他看上去快要昏倒了。

    决斗双方开始按照礼仪致辞,乔纳德分了一丝精力在博伊德身上,此刻不由皱眉道,“你可以吗?总不会像女士们那样昏过去吧?我可没有准备嗅盐。”

    “我当然可以!”博伊德连忙申明,生怕说晚了就被身边的小少爷带下去了。

    乔纳德不甚优雅地撇了下嘴,将全部精力投注到眼前的决斗上来。

    阿什利和爱德华两人背靠背迈步相前行走,冷峻肃杀的气氛随着精准地步伐一阵阵扩散开去,明明是阳光明媚的午间,周遭人还是感受到彻骨凉意,连之前怀抱看热闹心态的围观者也被气氛所摄。

    海滩算不上好的决斗地点,柔软的细沙会影响枪手动作,海风更是会让子弹产生偏移,但无论是当事人还是围观党都不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

    海沙覆盖过脚面,每一步都会产生阻碍,两位年轻的绅士相悖而行,当他们之间的距离达到五十码时,裁判喊出开始的口号。

    阿什利的心情很平静,无论是人群还是好友焦急的脸都无法撼动他的内心,某种程度来说他对战斗有种超越身体局限的本能。他有种超脱物外的冷静,这是他最出色的天赋,比卓越的艺术嗅觉更稀有更宝贵的天赋。这份天资可以带他登峰造极,也能让他滑落深渊,但此时此刻,在这个炙热的海滩上,冷静的头脑令他从风的流向,对手的动作,细微的表情里迅速判断出最有利的方案。

    世界在他眼中拉长,时间被放慢,爱德华的动作被分解成无数碎片。阿什利轻轻扣动扳机,随着枪声和硝烟味道,子弹精准擦过敌方持枪的手指,留下焦黑的痕迹。

    爱德华只感到在转身瞬间,还来不及完全扣下扳机时,一股可怕的巨力从枪身处传来。人类的握力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少年本能地松开枪柄,武器掉落至白沙上形成浅浅的凹陷,接着便是手指上火烧般的灼痛。

    但比疼痛更令他痛苦的,是失败的事实。

    少年半跪下·身想捡起枪,却被又一发打在手边的子弹制止动作。溅起的沙砾打在脸上,犹如被羞辱般,火辣辣的疼。

    不用裁判宣布,明眼人都看出胜利者是谁。决斗简直如同一场闹剧,双方实力相差如此悬殊,爱德华败地太快。

    “我输了。”爱德华不甘,又不得承认。少年人的骄傲令他不愿意低头,可被所有人见证失败的羞愤逼红他的双眼,只能低下头去收拾一弹未发的枪支,不想让别人看见他的眼泪。

    作为绅士阿什利总是会给失败者留下颜面,不仅是一种风度也是出于社交上的考量,更何况他和爱德华·史密斯本质上来说并没有仇怨。

    “你是一位很勇敢的绅士,我很荣幸认识你,即使我们直接谈不上愉快。”

    阿什利的话很快被少年打断,他的声音高亢,有种虚张声势的伪装,但充分表达出主人不想接受敌人的示好。

    “你在嘲笑我吗?!我知道我技不如人!用不着你来说!”

    “我并无意嘲笑,事实上今天你的表现令我对你改观很多。从你刚才打枪的动作能看出来你并不擅长,枪械,但你接受我的挑战并亲自站在这里,而不是选择代理人。”阿什利走上前去对少年伸出手,“在一场完全公平的决斗中落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你展示了你的勇气,也赢得了我的尊重。以及我的友谊,如果你愿意接受的话。”

    “我才不会躲在代理人后面。”爱德华定定看着面前的手,他知道自己应该握住这只手,像个真正的绅士那样矛盾过后握手言和,皆大欢喜。但他就是不想,少年人总是有权任性的。

    任性的爱德华狠狠拍开阿什利的手,少年不着痕迹地擦干隐秘的泪水,昂首挺胸站地笔直,“我也不会接受你的友谊。今天是我输了,但是艺术生你别得意太久,总有一天我会讨回来的!”

    “我等待着那一天。”阿什利宽容地说。

    “神枪手先生,这下你可成为风云人物了。”没有人敢阻挡洛克菲勒小少爷和他的新朋友说话,决斗一结束他就迫不及待地对阿什利说道,“但是你想好要怎么和校董会解释了吗?”

    “哦,天呐!希望我不要被退学。”

    不知怎地阿什利拒绝迎娶贝克尔小姐的消息流传出去。也许是不小心走漏风声,也许是好事者捕风捉影,更可能是两家迟迟没有喜讯传出引来的猜测。

    在这谣言喧嚣日上的时节,威尔克斯父子的破局却陷入僵局。

    “亨利已经招认,贝克尔夫人的侍女向他提供一种草药,并同他许诺只要将草药加入帕加索斯的饲料再引你过去,待百合花成为十二橡树的女主人,就把凯蒂许配给他。”老威尔克斯先生眼神沉郁,脸上的每一根线条都表现出主人内心蓬勃却强自压抑的愤怒。

    “那种草药塔尔顿太太看过之后证实可以引起马匹的神经紊乱,造成短时间内持续兴奋,并很容易被矮脚蕨吸引。发生事故的地方就生长着大量矮脚蕨。”

    阿什利知道父亲的愤怒,他已经不再叫玛利亚的名字,但阿什利更清楚当怒气散去,父亲更多的一定是伤心。疼爱多年的妹妹欺骗自己,算计自己的儿子,还有什么比这更能令一个哥哥心碎的?

    但他除了稍作安慰,更多的却是暗松口气——这样一来父亲说什么都不会同意贝克尔家的婚约请求。

    取得最关键的支持后,阿什利开口,“陪审团不会相信黑鬼,光是塔尔顿太太的证词是不够的,亨利留下来的草药可以当做物证但想要有一击即中还差得远。我们需要更有力的、无可指摘的强大证据,起码要再有一位白人的证词。”

    “我派人调查了贝克尔家近两个月的交际圈,他们曾和一位查尔斯顿的兽医接触,我怀疑他是草药来源。但我的人去寻找时,那位兽医已经举家搬迁,邻居们说是去波士顿,很大可能是托词。”

    “只能先派人去查查兽医的亲属或朋友,他既然搬走留下的地址一定是掩人耳目。”

    线索到这里又断了,情况一时间似乎陷入僵局。书房里短暂的沉默后,一阵敲门声打断父子二人的思绪。

    “进来。”约翰·威尔克斯说到。

    “老爷,是布朗先生的来信。”黑人管家捧着银托盘走进来,呈上一封蜜蜡封口的信件,再悄无声息地退出,就像他从未来过一般。

    约翰看着纸张精美的花纹,内心涌出不祥的预感。他利落地拆开信件阅读,两分钟后……

    砰!

    “岂有此理!”老约翰脸色铁青,嘴角抽搐两下,灰色的眼睛迸发出犀利的光,似乎要戳穿薄薄的纸张,又像是透过信纸瞪视那个寄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