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里就说明你不够爱我哦,哭唧唧。再去多买一点吧  狼群拖拽着死去的鹿尸, 将他们一个个摆平放到湖边岸堤上, 鹿血蜿蜒没入蓝色湖泊,带起诡异的红晕。出乎阿什利意料的, 那丝红晕月还剩一角余晖的夕阳纠缠在一起,很快随着太阳地消失也消散在湖水中。

    湖水依旧蓝汪汪的,仿佛沿岸囧囧流出的鹿血只是人类的错觉。

    惊呼压抑在嗓子眼,如果开始森林狼的头领是个人类这一点还算是能理解的奇闻异事,眼前这奇异的一幕则是彻底超出阿什利的理解范畴。

    他似乎是闯入了什么宗·教仪式。

    最重要的是这些狼究竟想要干什么?

    阿什利乖乖坐着, 灰眼睛里满是好奇的神色, 他有种预感这将会是他一生中见过最神奇的景观。

    狼先生现在变成了狼王先生, 他指挥着狼群“抛尸荒野”连最小的狼崽子也帮着拖拽幼鹿。阿什利一时间成为正好湖边最闲的生物。

    随着血流汇聚, 湖泊更蓝了。不知道是不是阿什利的错觉, 当明月显露身影,湖水已经变得晶莹剔透, 仿佛一枚深邃的可以清晰看清每缕瑕疵的蓝宝石。阿什利可以看见数十英尺深的水下游鱼灰白色的肚腹。

    身量高壮的男人脱下身上最后的衣物,值得一说的是季节已入秋,他还是赤·裸上半身只穿了一条在阿什利看来已经过时的裤子。

    现在那天裤子也没了。

    阿什利坐在男人斜后方的位置, 从他的角度望去可以看见狼先生肌理分明的大腿,以及……雄厚的男性资本。

    出于某种本能阿什利拿自己的对比了一下,然后悲伤地发现……

    他是个文明人, 不和这种粗鲁野蛮人计较。不过狼先生的屁股很翘啊……

    狼先生不知道某人的胡思乱想, 他缓步走入冰冷的湖水里。因为这水太清, 阿什利的视线几乎没有受到阻碍, 就看见大群游鱼奔涌而来!

    它们疯了吗?那架势简直像嗅到血腥的鲨鱼!

    男人根本没有管那些游鱼不痛不痒的骚扰,他向湖中央游去,然后一个瞬间没入湖面!

    刷!

    阿什利猛然起身扑到岸边,一只浑圆的狼崽子吓了一跳。它很喜欢青年身上的味道,闻起来像是月下的森林,所以一发现青年试图跳水的作死举动,小家伙立马发动撞击!

    阿什利目瞪口呆地看着男人被湖水吞噬,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当男人身体的所有部位都在水下后他就不见了!阿什利可以清晰看见鱼,石头,水藻等等一切水里该有或不该有的东西,除了狼先生。

    好奇心旺盛的青年第一反应就是也跳下去看看。但在他将想法付诸实践之前,一只胖乎乎的狼崽打断他的行动。

    疼!

    这狼崽子看起来小,没想到力气这么大!阿什利整个被撞了个踉跄,单手撑地想要起来。小狼崽不知道误会了什么,可能是以为人类贼心不死又要作,干脆一个猛扑撞进青年怀中。

    阿什利直觉地被炮弹击中,一个不稳顿时仰躺在地,胸口压上一大只肥嘟嘟。

    “你怎么这样胖!”青年控诉。

    胖狼崽子不服气地哼唧,再挪动两下圆滚滚的屁股墩,扭扭……

    咖色雄狼,阿什利以为的狼王,优雅地叼起狼崽子的后颈肉,再更优雅地一扔~

    啪叽!圆滚滚的狼崽子四爪趴地也是圆滚滚。

    没了萌物,阿什利直面威武地雄狼不由一阵紧张。

    咖色巨狼刚才并没有参与狩猎,身上并不像其他狼那样沾染血迹,蓬松光亮的长毛在初升的月色下反射幽幽银光,华贵极了。

    此时这只华贵到极致的狼在丢出滚圆狼崽后优雅迈步,用自己的右前肢代替狼崽刚才的位置。

    阿什利有点慌。狼崽子虽然重但说实话他并不怕满口乳牙的小家伙,眼前这只巨狼看起来就凶悍无比,虽然它没把所有的重量压在他身上,但那堪堪正好让人无法起身的力道完美暴露它是个经验老道的顶级狩猎者。

    “你好。”犹豫半晌,阿什利还是决定先问个好。

    巨狼歪了下脑袋,然后狭长的狼吻凑近,在阿什利瞪大眼珠以为要被咬断喉咙时,红艳的有劲的沾满口水的大舌头就招呼了一脸。

    呼……

    原来不是要咬我。

    脱离性命之忧的青年长舒口气。他双手抚摸巨狼毛茸茸的脖子,手指将对方高高耸立的耳朵抚趴下,再在铺天盖地的舔舐中努力拉开一段距离用以呼吸。

    离得近了阿什利才发现巨狼也有一双蓝褐色的眼睛,那眼的形状狭长凶凶的却不像一般野兽那样残暴。很难想象刚才就是这双眼睛的主人下令撕碎自己的脖子。

    “我想下去看看。这方湖泊实在太神奇了,狼先生也在下面。”阿什利试图和巨狼沟通。

    巨狼甩甩脖子,踱着步子,雄赳赳气昂昂地堵在阿什利通向湖泊的路上,一屁股坐稳。

    阿什利有点懵,直到那双蓝褐色的眼珠里闪过狡黠,他才真正确定眼前的巨狼能够听懂他的话。意识到这点,他悚然一惊。他说话只是下意识地举动,根本不曾想过一个畜生居然懂得人言!

    巨狼看出青年的诧异,眼里流露出得意倏尔又变成恼怒,它挥动大大的尾巴,啪嗒抽打青年的大腿。别看大尾巴毛茸茸的,巨狼是用上真力的,阿什利只觉得暗光一闪大腿就疼痛万分!

    “你这是携私报复!”阿什利怒吼。

    巨狼懒洋洋地又瞥他一眼,然后将贼心不死妄图再凑上来的圆滚狼崽一爪挥开。小家伙骨碌碌,又滚出老大一截。

    周围的狼们仿佛都没发现首领欺负幼崽的举动,目光专注地注视湖面。

    阿什利自知下水无望,也安静下来和周围的狼一样看湖。巨狼确定青年已经安分下来后,一爪子将狼崽摁倒在地,然后将头趴在自己的前肢上一副等待的姿态。小狼崽有样学样,也乖乖趴下,就是在选择地点时悄悄贴到阿什利手边,将青年骨肉匀称的左手压在肚皮底下。

    阿什利装作不知道小家伙夹带私货,他面前幽蓝的宝石湖开始冒泡泡了!无数泡泡成股从湖底涌出,开始小如金币随着上升愈来愈大,接近水面时已经状如脸盆!泡泡非常多,一个个连成一条笔直的竖线,直到最顶上那个啪嗒破裂。

    狼群开始躁动,咖色巨狼犀利的眼神扫过一个个不安定分子,才使它们冷静下来。

    阿什利觉得这里的水非常奇怪,从冒出气泡开始给了他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充满一种神秘的能量。只是他太驽钝只能感知到一点皮毛。

    刷!

    巨大的鱼类跃水而出,它的头上顶着的正是狼先生。鲜血从鱼的头顶奔涌,阿什利能看见狼先生的双手手背贴在鱼的头顶,血液正是从那里涌出的。大鱼激烈地扭动身体,浪花高高溅起,男人像是最精湛的骑手驾驭骏马,将鱼驱赶向岸边。

    阿什利躲在巨狼身后,还是猝不及防被洒了一身水。

    巨狼早已摆出攻击的架势,在鱼身刚刚挨到岸沿的那一刻,狼身高高跃起!

    阿什利从来不知道狼这么会抓鱼。

    等一切尘埃落定,他和他怀里的狼崽子依旧瑟瑟发抖。

    浑身浴血的男人看向岸边的青年,暗暗觉得对方瞪圆的眼角和怀里的幼狼一模一样,连发抖的频率都分毫不差。他拖着一看就很沉的鱼上岸,手背在鱼类灰白的肚腹上划过,内脏哗啦啦流了一地。小山似堆起来的内脏里有一颗蓝色的心脏,阿什利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见到心脏的那一刻他的心也跟着砰砰跳动,直到蓝色心脏被狼先生两三口吃掉,他的心跳才渐渐恢复正常。

    吃完心脏狼先生双手挥舞,一块块肉掉落下来。阿什利没看清男人是怎么弄的,只觉得对方手背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但男人在切生鱼片这点他还是看得明白的。

    围观的狼们在“头狼”分走最肥美的部位后,按照不同的地位陆续上前进食。狼崽子明显也想吃,又舍不得青年舒服的怀抱,它抖抖有些脏的毛扭动着示意阿什利抱它过去。

    阿什利可不敢打扰进食的狼群,他把肥嘟嘟的崽子放到地上,脚背请求踢了踢它的屁股,催促它快走。

    巨狼就没有阿什利这种好态度了。它叼着一大块肉,一前肢踢开碍事的狼崽,发现对方还想赖着时干脆换成后肢一踹,小家伙骨碌碌又被迫滚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