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里就说明你不够爱我哦, 哭唧唧。再去多买一点吧

    不用阿什利说,博伊德都不会游远,他就像一条灵活的鱼追随在好友身后。因为游泳是少数几个他的身体可以负担的运动项目之一, 塔尔顿太太就在种植园里开辟了室内游泳池,当他想要游泳时就有十几个黑奴不间断地提供热水。

    但是在海里却是第一次, 这是和再人工雕琢的泳池中完全不同的体验。海风轻轻拂过面颊, 流动的水带来一股奇妙的阻力,空气湿润, 带来特有的腥气。一切都是活的,灵动的,变化的, 和他一潭死水的生命完全不同。

    他喜欢大海, 更喜欢在海中畅游的好友。

    小鱼苗游地很开心, 渐渐不满足浅滩,想要去水深一点的地方。

    “阿什利,我们再往前游一段吧。”

    阿什利有些犹豫, 他不忍心拒绝博伊德,但是再往前游水就冷了,而且海洋里永远不缺乏危险的。

    “我们就在这里吧, 游一会儿就上去。”阿什利摆动身躯,躯体流畅的线条令人十分迷醉。

    博伊德很想往远处看看,游泳是他擅长的, 比管理种植园和数学推演更适合展现他的男子气概, 他想让阿什利看看他的能力。所以哪怕已经被拒绝, 还是有些蠢蠢欲动。

    这时十来个二十岁不到的少男少女嬉笑着从旁边游来,他们看起来只是不经意路过,阿什利没太在意,公共海滩不比家里。

    博伊德也当这伙人不存在,只是出于礼貌稍微往边上游了游,但是当他感觉到身体上的撞击时情况不一样了。

    碰撞的力道并不大,哪怕是豆芽菜也不会受伤,但挑衅的意味传达地十足。如果再加上时不时的嗤笑,就是对尊严的蔑视!

    “噗嗤!”腿上一阵轻蹬。

    “矮子。”肩膀挨上撞击。

    “小心别淹死了。”被手肘击中腹部。

    悉悉索索的嘲笑在年轻人们之间传递,共同欺负一个人就仿佛共同分享一个秘密,有种“自己人”的独特乐趣。而作为被取笑对象的博伊德?名流聚集的学院舞会,谁会在意一个南方来的乡巴佬?尤其他还是个小矮子!哦,真可怜!

    愤怒烧的博伊德双眼通红,再又一次被蹭过肩膀后,他奋力蹬腿,游出一大截,再对着那个挑衅自己的家伙用力一撞!

    可惜……

    他太轻了。

    瘦小的少年完全无法撼动好事者高大强壮的躯体,他的全力一击在对方眼里无意蜉蝣撼树,不仅没将对方扑倒还被反弹的力道向后震开,更不幸的是因为刚才用力过猛,加上偏凉的海水,他只觉得小腿一痛——抽筋了。

    阿什利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年轻人们嬉闹是正常事,但接下来的发展完全出乎他意料。本着多年经验,他第一反应就是博伊德被欺负了!

    绝对不能忍!

    阿什利像只炮弹似的冲上去,他的身材也算不上强壮,但是他仿佛对战斗有一种天赋,极快的速度击打在目标腰部脆弱的位置,再虚晃一个假动作格挡开对方的手臂,狠狠掐住咽喉!

    原本欺负人的高大少年现在犹如小鸡般被捏住要害,他周围的同伴们也不去帮忙,反而围住他们使劲欢呼起哄,口哨声此起彼伏。

    在乱哄哄的吵闹声中,一个虚弱的呼唤被阿什利清晰地捕捉到。

    “阿什利!救我!”这呼唤很小很虚弱,还断断续续的,很轻易就被淹没在嘈杂中。但神奇的,无比清晰地传入阿什利耳中。

    没有任何犹豫,阿什利猛然踢开纠缠的人,转身奋力向博伊德游去。

    哄笑的少年少女们阻拦他,又被毫不留情地推开,但对方毕竟人多势众,跟他们耗下去绝非明智,更何况博伊德等不起!

    “我的朋友溺水了!”阿什利愤怒地吼道,“我要去救他!等我们上岸像个上等人那样堂堂正正地决斗,我绝不临阵脱逃!”

    哄笑的人群安静下来,似乎被男人的气势所摄,也许是本就不想闹出人命,包围圈裂开一道口子,阿什利像海豚一样矫健地游走。

    博伊德觉得自己要死了,他的腿好痛,肺里呛进苦涩的海水,身体也渐渐发冷。他不后悔刚才冲动地反抗,他只是懊恼自己真是太弱了。

    阿什利,阿什利要怎么办?要是他死在这里,阿什利会难过的!

    有力的手臂穿过腋下锁住胸口,背后传来的力道拖着身体冲破水面,透过朦胧的水光他看见好友淡金的头发和焦灼的眼睛。

    博伊德努力呼吸,像初生的幼崽渴求奶水一样渴求空气,但他明显是个先天不足的小可怜,喝奶都会呛的那种。博伊德的口鼻里被灌入海水,猛然呼吸,极速的空气就呛入器官,小豆芽剧烈地咳嗽,还没等阿什利腾出手来拍他,就自己咳晕了过去。

    阿什利心中焦灼难以言表,拖着小家伙上沙滩就将他躺平放好,接着双手交叠按压胸口,标准地急救动作。

    “让医生来吧。”正当阿什利奋力营救时,一个冷冽的男音传来,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满身贵气的少年。过于高的身高没有让他看起来粗鲁,他的身材非常匀称,腿极长,腰部劲瘦有力,五官英俊地近乎锋利。

    但阿什利无心欣赏美人,他匆匆一瞥后就将注意力集中在美人身边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上。

    “琼斯医生拥有两个医学博士学位,临床经验丰富,是我的私人医生。”美人慢条斯理地说。

    阿什利定定注视了气度从容的医生两秒,又看看面色惨白的好友,默默让开位置。但二人的双手始终紧握,不曾松开。

    琼斯医生没有辜负小少爷一番称得上炫耀的夸奖,他动作利落地展开急救,手法不知道比阿什利这个半吊子专业多少倍。

    博伊德也非常给面子地咳出两口海水,呼吸恢复平稳。

    “好了,病人已经脱离危险。”医生要比他的主人冷淡多了,他迅速收拾好急救包,对阿什利示意道,“带他下去睡一觉,明天就什么事都没了。”

    “多谢。”阿什利把豆芽菜公主抱起,他对着医生和带来医生的美人感激道谢。

    “不用客气,我是乔纳德·洛克菲勒,你可以带你的朋友去我的住所休息一下。”美人指着不远处宏伟美观的白色建筑说道。

    “太感谢你了,我是阿什利·威尔克斯。”阿什利没有拒绝,博伊德泡了水一不小心就会着凉,他们的住处离海滩太远了。“在这之前你能帮我看顾一下他吗?”

    乔纳德没有拒绝。

    阿什利将好友抱到躺椅上,给他盖上毯子,再转身直面刚才挑起争端的几人,扫了一眼后挑出对方的头领,“你和你的朋友羞辱了我的朋友,身为一名绅士,我要向你提出决斗!”

    不用阿什利说,博伊德都不会游远,他就像一条灵活的鱼追随在好友身后。因为游泳是少数几个他的身体可以负担的运动项目之一,塔尔顿太太就在种植园里开辟了室内游泳池,当他想要游泳时就有十几个黑奴不间断地提供热水。

    但是在海里却是第一次,这是和再人工雕琢的泳池中完全不同的体验。海风轻轻拂过面颊,流动的水带来一股奇妙的阻力,空气湿润,带来特有的腥气。一切都是活的,灵动的,变化的,和他一潭死水的生命完全不同。

    他喜欢大海,更喜欢在海中畅游的好友。

    小鱼苗游地很开心,渐渐不满足浅滩,想要去水深一点的地方。

    “阿什利,我们再往前游一段吧。”

    阿什利有些犹豫,他不忍心拒绝博伊德,但是再往前游水就冷了,而且海洋里永远不缺乏危险的。

    “我们就在这里吧,游一会儿就上去。”阿什利摆动身躯,躯体流畅的线条令人十分迷醉。

    博伊德很想往远处看看,游泳是他擅长的,比管理种植园和数学推演更适合展现他的男子气概,他想让阿什利看看他的能力。所以哪怕已经被拒绝,还是有些蠢蠢欲动。

    这时十来个二十岁不到的少男少女嬉笑着从旁边游来,他们看起来只是不经意路过,阿什利没太在意,公共海滩不比家里。

    博伊德也当这伙人不存在,只是出于礼貌稍微往边上游了游,但是当他感觉到身体上的撞击时情况不一样了。

    碰撞的力道并不大,哪怕是豆芽菜也不会受伤,但挑衅的意味传达地十足。如果再加上时不时的嗤笑,就是对尊严的蔑视!

    “噗嗤!”腿上一阵轻蹬。

    “矮子。”肩膀挨上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