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不足60%会发生36小时延迟惨案  南方人都喜欢决斗吗?太野蛮了!

    洛克菲勒也没想到新看上的美洲豹会直接提出决斗, 还以为最多是揍人一顿,看来他还真是有骑士精神。他很乐意看美洲豹教训敌人, 不过决斗就太超过了。

    没有直接出声,乔纳德向对面的小纨绔缓缓摇头。像是得到某种承诺, 小纨绔长舒一口气, 对上乡巴佬认怂地无比干脆。

    “今天的事情是我们负主要责任,我代表我的朋友向你和那位同学表示歉意。我们开始只是想戏弄他开个玩笑, 并不知道会造成他溺水。”

    小纨绔表情诚恳又真诚,仿佛一切真都是个误会,“我们从未想过会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真的非常抱歉。”

    阿什利满腔怒火被堵在心里,他也并不了解当时的情况, 好友身体虚弱他是清楚的, 如果……

    不,他了解博伊德,那个小个子总是默默忍受,若不是气狠了绝不会反抗。再说他最好的朋友躺在沙滩床上, 若是他因为肇事者三言两语就退缩,他还配的上他的友谊吗?

    “现在的情况是我的好友因为你们的行为遭遇危险, 不管刚才发生了什么,身为他的密友,我都有权在此提出决斗。”阿什利昂着头, 灰色的眼神坚定, 昭示着主人强大的内心。“唯有鲜血能洗刷加诸于绅士身上的羞辱。”

    “你疯了吗?”小纨绔大叫, 也顾不上洛克菲勒家的小少爷了,他瞪大眼睛,看这个南方乡巴佬犹如看外星人,“不过是一点小事,就值得你去决斗?你也是大学的一年级生吧,若是跟我决斗不论输赢你都会被退学的!你不要前途了吗?”

    “若是我枉顾好友名誉在此退缩才是真正葬送未来,我的一生都会因此内心不安。”阿什利很喜欢新泽西学院,也很喜欢精彩的大学生活,但对他而言博伊德比这些都重要,只是恐怕要辜负对他寄予厚望的科尔教授了。

    “洛克菲勒先生,你可以借我一双白手套吗?”

    乔纳森定定看着阿什利,他本就幽深的蓝眸颜色更浓烈了,他就这样对上阿什利仰视的美丽灰眼睛,整整半分钟后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笑。他缓缓摘下自己的手套,露出被丝绸布料遮掩的艺术品一般的双手。少年嘴角撅着一丝笑意,漫不经心地将手套放入阿什利的掌心。

    微凉的手指稍触即离,阿什利没有在意,他转身目光灼灼地锁定敌人,用力将手套掷到对方脸上。

    “我阿什利·威尔克斯,约翰·威尔克斯的长子,十二橡树的继承人,在这里向正式你提出决斗。根据决斗准则,我选择时间是明天上午十点,地点由你决定。”

    “你疯了!”小纨绔完全不想冒这种风险,被退学是小事大不了换个学校,但当着这么多东海岸精英的面被一个南方小子逼到接受决斗,绝对是他一生的污点!若是他不接受,那懦夫的名声就会跟随他一生,他的前途就全完了,家族也会取消他的继承权!该死,明明他开始都道歉了,现在连洛克菲勒的小少爷都站在乡巴佬那一边!

    “我很冷静。先生,告诉我你的名字。”阿什利从头到尾不曾动摇,他冷冽又炙热,像是燃烧在深海寒冰的火焰,散发着危险又迷人的气息。可偏偏他的气质又那么优雅,像是死亡也无法打动他。

    “爱德华·史密斯。”爱德华知道他已经无法逃避,最后关头干脆硬气起来,既然对方不想息事宁人,他也不是好惹的!

    “地点就是这里好了,从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

    “那么明天上午十点见。”阿什利利落地转身,抱起依旧昏迷的好友,走到少年身边。“洛克菲勒先生,谢谢你。”

    乔纳德·洛克菲勒虽然比阿什利还要小两岁,但他比阿什利高了近三英寸可以毫不费力地看清对方卷翘的睫毛,那微微低垂的眼睑配合忽闪的睫毛仿佛能挠地人心中发痒。

    “不客气。”乔纳德大方地说道,“你和你的朋友今晚就住在我的房子里,也方便明天决斗。”

    “感激不尽。”阿什利发自内心地感谢伸出援手的少年,不仅因为对方姓氏带来的附加品,更多源于他的尊重和好意。

    “我会让我的仆从去住所取来我的枪,希望你没有把我当成会随身携带武器的危险人物。”

    “你不用武器就已经很危险了。”你的魅力已经足以征服一切。

    乔纳德露出愉快的笑容,无视某个碍事的豆芽菜,单手搭上阿什利的肩膀,“说到枪,我这里有一些收藏。”

    ————————————————

    凉爽的夜风吹拂阿什利淡金色的半长发,他眼帘微合遮住灰色的漂亮眼睛,脸上带着不明显的温柔。

    “我以为你会在卧室里守着朋友一整晚。”高挑英俊的少年人走进露台,坐到阿什利旁边的编织躺椅上。

    “博伊德已经脱离危险,并不需要我随时看顾。”好友虽然虚弱但绝不是个瓷娃娃,阿什利并不觉得自己应该像护工一样照看对方。

    “有趣的友谊,我还以为你会像鸡妈妈护鸡仔似的把他护在翅膀下面。”乔纳德说话称得上刻薄,不过阿什利并没有生气,很多人都对他们的友谊有所误解,这不是第一次了。

    “我和博伊德是相互扶持的朋友,他并不是我的所有物,我也不需要对他的每一个行为负责。现在他很安全,我也有权来享受私人空间。”海风更大了,浅金色的发丝吹拂过脸颊有种特殊的痒意。

    乔纳德忽然觉得今晚的月色太迷人,沐浴月光的这个男人也太吸引。他不由得屏住呼吸,想象着这个男人在洒满月光的海水里畅游,仿佛生怕呼吸重一点就惊扰了月下的海精灵。

    舒服的沉默在静谧的空间里流淌,直到阿什利起身才打破,“我可以看看你的收藏吗?洛克菲勒先生。”

    乔纳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看得入神了,在意识到这点后少年的心怦怦跳动,速度快得要蹦出胸腔。

    好半天才找回声音,他听见自己说,“你可以叫我乔,跟我来吧。”

    顺着巴洛特风格的长廊一直向前,穿过简约大气的会客厅,来到豪华舒适的书房。

    阿什利看对方触动某个隐秘的开关后,背后的墙缓缓滑动,露出漆黑的内部。疑心自己即将看见什么私人场所,有些犹豫。

    “我这么进去,没问题吗?”

    “当然。”乔纳德有些得意地说道,“一些小玩具。”

    昏暗的收藏室空间却相当大,阿什利举着一盏煤油灯跟在少年身后,如豆的灯火照亮一小圈空间,令他可以看清乔纳德的小玩具们。

    仿佛一场枪·支演变史,猎·枪、步·枪、左轮……各色致命武器按照生产地和年代顺序整齐码好,这里是一个小型军火库!

    “滚开!别靠近我们!”

    “魔鬼,一定是魔鬼!”

    一分钟前还不可一世的匪徒们完全没了嚣张的气焰,他们犹如被人掐住脖子咯咯叫的母鸡,一看就是被吓破胆。

    狼先生也没想到这伙人如此不堪,但他并不关心将死的灵魂。突破皮肤的森森白骨深入人体,血液从破口处或喷溅或奔涌,狼先生表情冷酷而傲慢,带着对生命的漫不经心。

    阿什利觉得自己本该害怕的。这场杀戮如此野蛮、原始,完全没有文明社会应有的文雅,更可怕的是屠戮者还长着奇怪的爪子,可能会突然发狂也给他一爪子。

    但事实是,他完全不害怕。他的心脏剧烈跳动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酥麻蔓延全身每一个细胞,他的灵魂这一刻仿佛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在另一个人身上重生。

    狼先生杀死最后一个匪徒,沐浴鲜血地站在青年面前。冰蓝和浅灰相撞,什么东西不一样了。鲜血的腥味还弥漫在空间中,两个生命间一种更为复杂却同样纯粹的感情诞生了。

    一时间谁都没有言语。相貌雅致却一身狼狈的金发青年半跪在地上,粗狂的野蛮人脚踏进鲜血里巍然站立,一上一下两个身处不同世界的人此刻有了交集,共同构成一副奇幻风格的油画。

    终于,站着的人先动了。狼先生走到半跪的青年旁,蹲下身体,手放在对方流血的伤口上。

    阿什利在男人过来时就莫名涨红了脸,等到对方滚烫的双手放在自己腿上,他连耳朵根都红了。

    狼先生手掌微微用力,换来青年疼痛的抽气。

    “你受伤了。”

    疼痛唤回青年的神智,阿什利从梦幻的情绪中清醒,他蓦地抓住男人手腕,收紧五指,“他们有同伙!”

    “那些人要去袭击镇子,我们得想想办法!我的老师同学还有那些村民,我得救他们!”

    男人一言不发地扒开青年的裤腿,暗色的血液顺着小腿肚子缓缓流下,仔细看看确定没有伤到大血管。擦伤这种事情说严重也不严重,但毕竟是子弹造成的伤口,很容易破伤风。狼先生皱了下眉定定望入青年灰色地眼睛,然后在阿什利震惊的视线中右手背弹出一根骨刃。男人利落地滑破左手臂,他划得很深,血液像溪流一般涌出,滴落在阿什利受伤地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