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综]艺术宅总是在战场,好绝望 > 201.刺客信条现代
    订阅不足60%会发生36小时延迟惨案  “你……要不要吃点熟的?”

    狼先生啃完雄鹿最后一丝血肉, 正准备拎起母鹿继续时, 听见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他扭头看向发出邀请的弱小青年,眉头皱了皱, 不说话。

    “人类都是吃熟的东西, 烤鹿肉会很美味的。”阿什利紧张地吞咽一口吐沫,开始努力卖安利,“高温将鹿肉内的油脂逼出来, 肉从内到外都会覆盖上热乎乎的脂肪。鹿本身就鲜嫩, 再抹上蜂蜜会有种特殊的甜味,可以连着弹性的表皮和饱满的肉一起咬下,独特的肉汁能瞬间淹没舌头。”

    “……”狼先生可疑地沉吟半秒后, 用醇厚的低音炮说,“你带了蜂蜜?”

    阿什利愣了下,貌似他真没带蜂蜜,不过这点小事怎么能难倒他?

    “我们可以找找附近的蜂巢, 或者甜味的水果都可以。”青年一本正经, 仿佛烤肉没调料的窘迫完全不存在, “不然光洒点盐也可以, 我还带了辣椒, 那是墨西哥的特产。你能吃辣吗?”

    狼先生拒绝承认自己从来没吃过辣, 他童年时就脱离家庭开始流浪又长年和狼群生活在一起,不吃熟食很多年的男人自然也不吃辣椒。但好面子的狼先生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他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同意尝试下这种新奇的调料。

    阿什利不知道对方怎么愣是用一张糟汉脸摆出高贵冷艳的表情, 但他小心地切下一块鹿腿肉,洒上盐和辣椒粉再用刚才乘三明治的牛皮纸包住,递到狼先生面前。

    巨狼也好奇地凑过去,耸动着鼻子嗅嗅,然后……

    阿嚏!

    谢天谢地,狼先生反应迅速,一巴掌拍开巨狼的头,可怜的鹿肉与被糟蹋的命运擦身而过。

    被拍开的巨狼利落起身,再次凑过去。这回它伸出红艳的舌头,想要舔一口,姿势活像一只大狗。

    可惜它注定无法如愿。狼先生没有给任何狼插嘴的空间,迅速将整块肉塞入口中。

    “等等……”阿什利眼看着男人的眼睛瞪圆,高挺的鼻子耸动,脸上露出无法形容的诡异表情。“它可能有点辣。”

    狼先生怒瞪。

    巨狼再次打喷嚏。

    “其实,你慢点吃还是不错的。”明明是实话,阿什利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心虚。

    吃饱喝足(误),阿什利去捡回自己的行李,搭起帐篷与狼为邻准备睡觉。他没有问狼先生要不要跟他挤帐篷,先不说他对这个陌生的男人心存戒备,光是对方流浪汉的心头就足以让他退缩。

    见青年进入帐篷,巨狼一屁股坐到帐篷门口,蓝褐色的眼角瞪得老大,一对尖耳朵来回动,威武地警戒着。胖狼崽舔干净身上的血迹,也学着首领的样子在帐篷的另一边蹲好,胖乎乎的屁股溅起薄薄的灰尘,小家伙狠狠打了两个喷嚏。但很快,它找回状态抬头挺胸,蓝眼睛瞪大,尖耳朵四面晃,小身板显出大能量。就是同样的动作巨狼做出来是威慑,它做出来就是十足的看门幼犬。

    狼先生瞥了眼蹲好的两只,自己找棵树爬上去睡了。

    第二天晨光熹微时狼群就开始活动,阿什利这个两脚兽自然跑不过一群狼。但他不是轻易放弃的人,很快就收拾好自己跟随狼群启程。

    要说在正常人类中他的速度绝对不慢,狼群中还有不少只幼崽,他怎么说也是能支持些时候。但这群狼绝对与众不同,连胖滚滚都迈着小短腿跑得像是能飞起来,完全不符合它圆溜溜的身材。

    两相对比下阿什利就非常慢了。为了追上狼群他不得不花费更多的力气,这样一来体力也很快跟不上。看着跑在自己前面完全没淌一滴汗的狼先生,阿什利心中郁闷简直没法去想。

    狼先生自然也发现身后青年的窘迫,听听那粗重的呼吸!男人放慢速度,在青年差点腿软的时候一把拎起!

    阿什利眼睁睁看着自己像个孩子似的被男人单手拎起,还来不及崩溃,就发现自己被扔到突然变大一圈的巨狼身上!天知道哪怕身材削瘦,他也是个身高超过六英尺的汉子!

    满心绝望的阿什利正要抗议自己能跟上部队不需要骑狼,却发现狼群的速度骤然提升,风呼呼刮地青年眼睛都睁不开,终于阿什利更绝望地意识到他刚才就是一直在拖后腿。

    风太大,阿什利不得不压低身体将脑袋埋进巨狼的脖子里,长长的毛发分开气流,减少青年承担的风压。阿什利双腿紧紧夹住狼的腹部,可以清晰感受到巨兽紧实的肌肉。他努力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景物在飞速落后,再场唯二的人类却比他要给力的多——狼先生双手后伸,大腿肌肉鼓劲,长满毛发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青年可以想到那一定是轻松的。他轻盈地跃过土坡和树根,敏捷地完全对不起这么大的块头。

    阿什利觉得自己从来没坐过这么快的交通工具,别说马了,就是火车也没有这样快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什利只感觉自己四肢发麻,脸部肌肉僵硬时,狼群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然后停在一片完全不熟悉的森林里。青年下狼的时候双腿抖地像得了癫痫,人还没站直就无可救药地软了下去,幸好巨狼及时接住,才使他避免狗吃屎的命运。阿什利双手撑着狼背,上半·身趴在狼身上,下·半·身瘫在地上,可以排上他人生最狼狈时刻前五名。

    不过很快就成第六名了,因为阿什利震惊(并不)地发现他的行礼全掉了!!!

    “我们现在在哪里?”青年操·着被风灌地抽痛的嗓子艰难开口。

    “育空区。”狼先生脸不红气不喘,一点不像刚刚徒步穿越行省的人。

    阿什利觉得自己应该震惊的,他刚刚跟一群狼从美洲大陆内陆穿越到西海岸,但该死他一点都不惊讶,一点都不!

    “你可以画了。”狼先生招呼巨狼过去,没想到它扭过身体专注地用舌头舔阿什利的手,压根不睬他。胖狼崽看看头狼,又看看首领,蓝色的眼睛里闪过纠结的光,但最后还是艰难地决定——

    圆滚滚噗通扑倒在青年两天没换的皮鞋上,柔软的腹毛来回移动,将沾满灰尘的皮鞋蹭地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