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对方已经重伤[综武侠] > 89.第 89 章
    【本文独家发表于晋//江//文//学//城(12h后见) 】

    虽然明知道花满楼这是故意的, 但陆小凤就是拿他没办法嘛。

    可就算是没办法,难不成他真的要把看到的场面说给花满楼听?

    得了吧,在他说完之前西门吹雪铁定先一件戳死他!

    陆小凤最后只好把求救的眼神投给柯阮, 柯阮眨巴了一下眼睛, 然后果断扭头对花满楼说道:“是我和西门吹雪比试轻功回来啦, 赢的人是我, 不过我路上觉得西门吹雪自己跑太慢啦,就顺路把他带回来了。”

    花满楼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来:“这么说阿阮的轻功果真十分厉害了?”

    “她何止是厉害, ”陆小凤道:“简直是叫我害怕!”

    他这么说的时候, 柯阮露着笑, 西门吹雪却是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 然后用他那比剑锋更冷的目光扫向陆小凤。

    难得见到西门吹雪这样,陆小凤顿时来了精神:“怎么啦,你自己都被带回来了,还不许我说?”

    说到这里,他朝着西门吹雪挤挤眼睛:“说真的,我以前觉得你这辈子除了剑大约永远也不会接触什么姑娘,却是没想到, 西门吹雪你这回算是开窍了?”

    陆小凤本以为说了这话他还得挨西门吹雪的眼刀, 哪知道头一个对他不高兴的人却是花满楼:“陆小凤!阿阮是女孩子,你怎么当着她的面乱说?”

    陆小凤挠挠脸:“你又不是头一回听我说这话……”

    “好啦, ”柯阮上前扯着花满楼的袖子:“花满楼你不要担心我, 没事的, 这事真要算起来也不是我吃亏呀。”

    七秀的双人轻功中有一段是一起一手举着扇子, 然后其中一人搂住另一个人的腰转圈圈的,关于这一点原本柯阮应该是被搂腰的那一个,但自己把轻功练好的好处就是,她可以在某些时候把角色稍微颠倒一下。

    花满楼听着柯阮的话只觉得这孩子真是让人操心极了:“阿阮,外头和你在师门是不同的。”

    “嗯嗯,我知道啦!”

    柯阮道:“不过不用在意那个啦,我赢了西门吹雪,明日我就可以去找独孤一鹤挑战啦,他不会跟我抢的。”

    然而说起这个花满楼更加担心了:“独孤一鹤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便是西门吹雪对上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阿阮你明日务必小心。”

    此时事情已经定下,花满楼知道他就算反对也改变不了什么。

    等花满楼回去了,陆小凤做贼似的悄咪咪的跑到柯阮的身边,然后给她竖了个拇指:“女英雄!”

    然后陆小凤的脸上露出了在柯阮看来不知道该算是八卦还是猥琐的表情:“感觉怎么样?”

    柯阮疑惑的看着他:“你问这个做什么呀?”

    陆小凤嘿嘿两声:“看见我这儿了没?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原本这里还有两条眉毛呢,不过却叫西门吹雪剃了去,他看了我的笑话,我总要也看他一个才舒心,我跟你现在是朋友了,你得帮我。”

    于是柯阮说道:“他看起来冷冰冰的像个大冰块,但实际上也是人,也是暖暖软软的。”

    陆小凤当然不满足于此:“还有呢还有呢?”

    “嗯,这个嘛……”柯阮想了想:“还有的话,大概是……腰挺细的?”

    说完这话柯阮停顿了一下,有些疑惑的看向陆小凤:“我怎么觉得有点冷?”

    陆小凤:“……”

    能不冷吗!你看一眼你身后的西门吹雪啊!脸上都快要掉冰渣子了!

    然而柯阮只是紧了紧身上那看起来轻薄飘逸的粉色衣衫,嘟囔道:“难不成是我内力修为还不够么,算啦,回房间睡觉去,明天还要挑战独孤一鹤,生病了就不好了。”

    等柯阮挥挥手走掉了,陆小凤一个人面对西门吹雪顿时就觉得压力好大,他连忙道:“冤有头债有主,你就算不高兴那话也不是我说的!”

    西门吹雪没有回答这句话,他只是语气缓慢而深沉的开口:“其实我对一件事情好奇很久了。”

    一般人听了这话肯定心道不好,但陆小凤的作死精神向来是江湖第一的,因此他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事情?”

    西门吹雪道:“我很好奇,你的灵犀一指到底能不能夹住我的剑。”

    陆小凤:“——!!!”

    求放过!!!

    柯阮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精神满满的去了珠光宝气阁,因为如果独孤一鹤与阎铁珊多年前真的都是大金鹏王朝的旧城的话,在阎铁珊败露之后,独孤一鹤一定会去见他,何况现在阎铁珊看起来还快死了。

    ……阎铁珊真的死了。

    柯阮赶到珠光宝气阁的时候就看到珠光宝气阁已经布置好的灵堂,霍天青看起来精神十分不振。

    原来之前虽然有柯阮帮助阎铁珊暂时保住了性命,但阎铁珊毕竟伤的太重,再加上又被当中揭穿了老底,因此昨晚醒来之后情绪激动之下牵动了伤势,最后死掉了。

    “此时峨眉掌门独孤一鹤正在内祭奠。”

    霍天青说完这话便表示还有其他事情要他这个总管忙碌,先告辞离开了。

    柯阮本就是要找独孤一鹤的,但当她见到独孤一鹤的时候才明白,其实西门吹雪会是一个比独孤一鹤更好的对手。

    因为独孤一鹤比西门吹雪更强!

    柯阮既然没有办法对付西门吹雪,也就没有办法对付独孤一鹤。

    独孤一鹤已经是一个老人了,但谁也不能小看这个老人,他身上有战意,更有杀气,甚至这杀气足够让人战栗。

    独孤一鹤背对着柯阮:“你是来杀我的?”

    柯阮道:“我是来向你讨教的。”

    独孤一鹤冷哼了一声:“既然要动手,那就拔剑!”

    最后一个剑字才刚刚落下,独孤一鹤手中的剑也已经出鞘。

    柯阮毫不示弱的抬手迎上。

    七秀的剑传自公孙大娘,多数化用了剑器的套路,但这同样是江湖上顶尖的剑法,能杀人的剑法。

    但对于柯阮来说这样的剑还不够,直到她遇到了令狐伤。

    如果说七秀的剑是瘦西湖畔的一笼轻烟,是湖面荡漾的一道波纹,是积雪高崖上冰晶的反光,令狐伤的剑就是天边的最后一道残阳,是带着血腥味道的风。

    柯阮知道自己的剑还未成,但独孤一鹤却是她的磨刀石。

    因此虽然独孤一鹤的实力强到了在三十六剑之内便叫柯阮陷入了危急,但柯阮不仅没有慌张,她的眼睛甚至亮若星辰。

    话虽如此,实际上柯阮的情况却依旧险象环生,柯阮为的是比试输赢,独孤一鹤却是要分出生死,更让柯阮感受到压力的是,独孤一鹤确实是顶尖的高手,他所使的刀剑双杀虽然看似有破绽,但无论是谁来了都绝抓不到破绽。

    谁都知道他有弱点,在他出手的瞬间柯阮便可以看见,但在柯阮的攻击到来之前,他便已经又将那破绽补上。

    柯阮知道,若不以性命相博她便输了,输了就是死。

    心中做出决断,柯阮面上的表情越发冷静,当独孤一鹤再次忽而将剑招变作刀势的时候,柯阮一剑迎上。

    独孤一鹤的脸上已经露出笑容,他知道,柯阮会死。

    但在下一个瞬间,他脸上的表情却突然僵硬住。

    柯阮的剑已经刺入他的胸膛,而他的刀距离柯阮却还有半寸。

    柯阮轻轻的叹了口气,独孤一鹤高大的身影轰然倒下。

    这意味着江湖上一个旧的传说逝去,却也是一个新的神话诞生。

    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小姑娘,在正面对决当中自己毫发无伤的杀死了当今天下武功最高的六个人之一。

    柯阮回去的时候陆小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是西门吹雪眼中也不由得流露出几分惊讶:“你赢了。”

    “我赢了。”

    但柯阮的面上不见任何高兴,她甚至叹了口气,就在陆小凤疑惑的时候,柯阮对他说道:“你最好去珠光宝气阁一趟,阎铁珊死了,而我刚才杀了独孤一鹤。”

    这下陆小凤是真的瞪大了眼睛:“你杀了独孤一鹤?!”

    他原本以为柯阮仅仅是击败了独孤一鹤而已!

    独孤一鹤那样顶尖的高手,要杀他谈何容易?

    柯阮道:“我杀了他,但阎铁珊不该死,霍天青对我说是昨晚心绪激动牵动伤口而亡,但我原本就已经在他体内打入了内力,那些内力会在一晚上的时间在他体内缓慢释放,只要不是有人在他胸口上再捅一刀,他是万万不会死的。”

    陆小凤听到这里已经顾不上独孤一鹤的事情,拉上花满楼便飞身离开。

    西门吹雪没有走,他看着柯阮:“你原本不该赢。”

    “但我赢了,”柯阮道:“独孤一鹤的刀剑双杀名不虚传,若想破他的招式我必定要死,所以我事先在胸口凝聚了大量治愈性质的内力,就为了在受了他一刀之后保住性命,但在他的刀杀死我之前,我的剑已经杀了他。”

    柯阮垂下眼眸:“他本不该死,我算好了他能躲开那一剑,但在最关键的时候,他的剑却乱了,就连动作都慢了一瞬。”

    所以独孤一鹤死了。

    西门吹雪已然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你不必为此失落,他死了而你赢了,这很好。”

    柯阮抬头盯着西门吹雪看了好半天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这是在……安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