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4.第四章
    从小区到学校的这条路,宁耳走了一年,从没觉得它如此漫长。

    正值五月,道路两边的梧桐树茂绿葱茏。清晨的阳光刺眼湿热,一阵阵清风从前方迅速吹过,让梧桐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这条路实在太过熟悉,宁耳走过第一个街口,卖杂粮饼的大叔笑着问了一句“小耳,今天不吃饼吗”。宁耳赶紧摇头。包子早餐店的女店主也和他打了个招呼,宁耳轻轻地回答:“早上好。”

    “你和他们很熟?”

    宁耳刷的转过头,只见邵柏翰好奇地凑过来,目光在那忙碌的女店主身上转了转,最后又回到他身上。邵柏翰两手插在口袋里,目光悠长地多看了几眼,点点头,眼中带着一丝很淡的笑意:“小耳,你很受欢迎啊。”

    宁耳支支吾吾地点头:“……嗯。”

    邵柏翰很意味深长:“哦。”

    宁耳小时候其实很孤僻。

    他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生病,到上初中才有所改善。而且小区里他的同龄人只有邵柏翰一个,邵柏翰又是个特立独行的,每次他明明不和宁耳玩,自己一个人在旁边打游戏,却还不允许宁耳对邵奶奶说他坏话,特别特别坏。

    大概是缺少和别人交流的经验,宁耳小时候很怕生。每次宁爸爸宁妈妈带他出门碰见熟人,他都躲在爸爸妈妈身后,不敢喊人,比小姑娘还容易害羞。

    邵柏翰之所以那么问,正是因为他知道宁耳不是个外向的人,现在如此受欢迎,这和他想象中的有点不大一样。

    又走过一个正在开门的鲜花店,宁耳轻轻地笑着,说着:“早上好。”

    店主抬起头:“小耳,早上好。”

    邵柏翰的视线静静地凝视在身旁少年的身上,看到他笑弯了眼睛,那双特别漂亮的眼睛里全是亮晶晶的东西,非常好看。

    这双眼睛里不再只有他一个人了。

    但是却更加漂亮了。

    邵柏翰轻轻地勾了勾嘴角,继续往前走。

    快到学校的时候,邵柏翰停住脚步,宁耳奇怪地转身看他。他站在一个流动早餐摊的前面,旁边有好几个同校的学生也在买东西。毕竟是燕中校草,他们显然认识宁耳,他们偷偷地看了宁耳几眼,又看向邵柏翰,表情惊讶好奇。

    邵柏翰对摊主熟练地说:“一杯豆浆,一杯黑米粥。”

    摊主从保温盒里拿出东西递过去:“一共四块五。”

    邵柏翰拿出最新的苹果手机,对着二维码扫了一下。

    宁耳在旁边茫然地看着。

    他不知道,邵柏翰原来没吃早饭。

    是邵奶奶没有烧早饭吗?可是早上宁耳去厨房拿面包的时候,明明看到邵奶奶在厨房做东西,那个不是在做早饭?

    “拿着。”

    邵柏翰将黑米粥直接塞到了宁耳的怀里,大步往前走。走了几步,他转过头看到宁耳还呆站在原地,挑了挑眉:“小耳,你是真的不怕迟到了?”

    宁耳的脸上红了红,他赶紧跟上去。

    走了一会儿,他小声地问:“你这个……是给我买的?”

    邵柏翰反问:“你不是喜欢喝这个么。”

    宁耳愣了愣,轻轻地“嗯”了一声。他将吸管对准封口用力地戳了下去,谁料力度不够,吸管的尖头瞬间歪了。他再用力地戳了几下,吸管头却越来越歪。

    宁耳不敢出声让邵柏翰发现自己的窘态,他自顾自地轻轻戳着,又戳了几下,一只修长的手突然将他的黑米粥接过去。宁耳惊讶地抬头,邵柏翰直接将自己的吸管从豆浆杯里抽了出来,对准黑米粥的封口稳稳一戳。

    啪。

    封口被戳出了一个洞,邵柏翰再拿过宁耳手里的吸管对着洞口戳进去。做完这一切,他将黑米粥塞回宁耳的手心,勾着嘴唇:“怎么和小时候一样,还是戳不好这个?”

    黑米粥明明是温的,可宁耳捧在手心,却觉得这东西在发烫。

    他硬着头皮说:“你都喝过了,不要用你的吸管戳。多……多不卫生。”

    邵柏翰诧异地看着他,两个人又往前走了会儿,宁耳听到他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居然还嫌弃我了。”

    宁耳的脸都红了。

    走到教室的时候,时间正正好,没有迟到。

    宁耳把黑米粥放到桌角,江晨走进教室,看到这杯几乎没喝过几口的黑米粥,惊喜地捧起来:“宁耳,你怎么知道我没吃早饭,饿死我了!”说着拿起黑米粥就要喝。

    宁耳焦急地抢下黑米粥,江晨愣住。

    宁耳:“……我喝过了,你喝了不卫生。”

    江晨放下书包,大大咧咧道:“你什么时候还有洁癖了啊。算了算了,我吃饼干好了。热乎乎的早饭哟,我可一点都吃不上了。手里捧着苏打饼干,饼干里没有一滴油啊!”

    宁耳小时候确实喜欢吃黑米粥,但是他零花钱不多,或者说宁妈妈根本不给一个小学生零花钱。

    宁家就没有给零花钱的传统。

    宁妈妈说:“你饭在家里吃,要买什么文具我们给你买。你要零花钱干什么?”

    宁耳小学是真的没有一分钱零花钱。

    邵柏翰就不一样了,他的零花钱特别多,宁耳不知道有多少,只知道邵柏翰想要什么东西都可以随便买,从来没犹豫过。有一次班上某个学生新买了一个变形金刚,全班同学都轰动了,甚至隔壁班都有人过来看变形金刚。结果第二天,邵柏翰直接买了一个最新型的变形金刚,比那个学生的大两倍。他玩了几天就腻了,扔给宁耳,那是宁耳小学时候最好的玩具。

    邵奶奶年纪大了,有好几次她没给邵柏翰做早饭,邵柏翰便去早餐摊上买东西。他第一次喝黑米粥,就不怎么喜欢,喝了一口就不喝了,要扔掉。宁耳觉得可浪费了,奶声奶气地说:“才喝了一口,好浪费。”

    邵柏翰直接把黑米粥送到他跟前:“那你帮我喝?”

    宁耳有些紧张:“你……你都喝过了。”

    邵柏翰笑了一声,冷冷道:“居然还嫌弃我了。”

    一模一样的话,可那时候的邵柏翰好像真的很生气,宁耳害怕他不高兴,赶紧抢过黑米粥,用力地喝了几口。邵柏翰似乎很惊讶,没想到他会这么突然地抢过去,宁耳一开始也只是不想邵柏翰生气,但喝了以后突然觉得好好喝,他激动地说:“好喝!”

    邵柏翰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点点头。

    之后两个人走路上学的时候,邵柏翰经常会给他买一杯黑米粥。那是宁耳喝过的最好喝的黑米粥,后来他上初中开始有自己的零花钱了,再买黑米粥,却总觉得没有邵柏翰买的好喝,慢慢的也就不再买了。

    今天邵柏翰买的那杯黑米粥,宁耳喝了一个早读课,全部喝光了。

    他在家里已经吃了面包,又喝了一杯黑米粥,不由感觉有点饱。

    下早读课,他和另外一个课代表去办公室送作业,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体育委员站在讲台上,大声地说:“我们高二就要分班了,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集体活动。咱们班一共有二十五个女生,二十八个男生。这样,周五的篮球联赛,所有女生都来当啦啦队,所有男生都打一场。或许只剩下这最后一个月的同学情谊,我们一起打球吧!”

    班级里一阵轰动。

    隔壁的所有高一班级里,也同样发出一阵阵欢呼。

    宁耳不明所以地坐回座位,询问江晨到底出了什么事。

    江晨一脸激动,劲头十足:“你还不知道?刚才体委说,这周五咱们高一要开年级篮球赛,所有班都参加!咱们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了,下学期直接分班,这是班级的最后一场活动了,每个人都参加一下,留个纪念。欸宁耳,你晚上放学后要打球不,咱们一起打球啊!”

    宁耳赶紧摇头:“我打球不好,就不参加了。”

    江晨抱住他的脖子,哈哈大笑道:“干嘛不参加,咱们又不想拿冠军。咱们班的实力大家都知道,冠军肯定是他们六班的,对吧,兄弟们?”

    男生大笑起来。

    “江晨你别胡说,咱们班说不定就拿冠军了呢?”

    “别扯淡了,六班那个四大天王,谁打得过?身高都一米八以上,各个五大三粗,我才不和他们打。”

    “四大天王就算了,我听说六班那个新转校生,身高一八五,特别会打篮球,比四大天王还厉害!”

    一个女生补充道:“长得还特别帅!”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大家同学一年,下学期按文理科重新分班,以后肯定大部分人都不是一个班了。到最后了,这场篮球赛对所有人而言要的不是冠军,只是想一起加油鼓劲,共同努力,好好地玩一场。

    一整天,体育委员到处统计名单,确定每个男生的出场顺序。

    女生还好说,全部当拉拉队员,由班长负责排练,编写口号。

    男生的话一共分为两组,有两个比较会打篮球的男生(包括江晨)出场两次,其他每个人出场一次。

    体育委员找上宁耳的时候,他正站在位子上整理下节课要发的数学试卷。听了体委的话,他急忙摇头:“我真的不会打篮球,会给班级拖后腿的。”

    体委道:“咱们又不想拿冠军,宁耳,大家都参加一下嘛,高一最后一次集体活动了。”

    宁耳还是摇头:“我打篮球打得很差的,江晨知道。”

    江晨在旁边嘿嘿一笑:“你投篮不是不错么,三分球十个能进七个。”

    宁耳:“那是站在原地投!”

    江晨不以为意:“那你要是碰到罚球了呢?”

    宁耳根本说不过他,只能不停地劝说体委,别让自己参赛,因为真的会很丢脸。他一次次地解释:“我的球技很差的,特别差,真的。”

    体委很为难:“可是这是最后一次了啊……”

    宁耳心里也有点犹豫,他有些想和大家共同参赛,可他的球技实在太差了,真上场了恐怕会成为笑话。他正犹豫着,想了半天,刚准备抬头跟体委确定自己不参赛,却见体委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的身后。

    刷。

    一只手臂从身后探过来,猛地勾住了宁耳的脖子,将他带了往后倒去。

    宁耳睁大了眼睛,被这人揽入怀里。

    四班的窗户外,邵柏翰穿着黑白运动服,站在教室外,长长的手臂往窗户里一勾,就把站在窗边的小耳朵勾了过来。他个子比宁耳高很多,单手抱着宁耳,还要俯下腰,才能将下巴搭在宁耳的肩膀上,然后抬起眼睛看向呆滞的体委。

    四班教室里响起一阵尖叫。

    “转校生,转校生!”

    “那个特别帅的转校生!”

    邵柏翰仿佛没听到这些尖叫,他看着那个体委,低眸看了眼他手里的名册:“你们在说这周五篮球联赛的事情?”

    体委早已傻住,僵硬地点点头。

    邵柏翰皱着眉:“小耳干什么不参加?”

    体委解释:“宁耳说他打球技术特别烂……”

    邵柏翰抿了抿嘴唇,很认真地说:“那应该是真的。”

    被他反搂在怀里的宁耳又气又恼,好想转过头把这个人打死,谁料就在下一刻,邵柏翰温热的呼气喷洒在他的耳边,那带着笑意的声音低沉地在教室里响起:“没关系,我教他打篮球,给他特训一下。帮小耳报上名吧。”

    宁耳的耳朵瞬间发烫,红得能滴出血。邵柏翰还单手搂着他,低低地笑着。

    四班教室里的尖叫声没有停息。

    连隔壁五班、六班都好奇地走出教室,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情况。

    宁耳的身体轻轻颤抖着,他好想把这个人推开,可手却没有力气,怎么也抬不起来。

    正在这时,邵柏翰还低下头,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小耳,我对你好不好?”

    宁耳眼睛一闭,不知从哪儿鼓起的勇气,用力地把这个人的胳膊甩开。

    “一点都不好!”

    邵柏翰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