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5.第五章
    宁耳甩开邵柏翰的动作有点突然,幅度也不小,他这么突如其来的一下,不仅仅是邵柏翰,周围起哄的学生也都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邵柏翰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我说我帮你训练篮球。”

    宁耳抿着嘴唇不说话。

    邵柏翰站在窗外,站直了身体。他比宁耳高出半个头,当他不笑起来的时候,看起来有一点冷漠。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宁耳,看了好一会儿,嘴角抽动两下,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几分。他软下声音,伸手去拉宁耳的手臂:“好了,晚上放学我去教你打球。”

    “我不要!”

    邵柏翰的表情瞬间僵住。

    叮铃铃。

    上课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邵柏翰依旧看着宁耳,直到他身旁同行的六班同学把他拉走。

    四班要上课的老师还没到,体育委员也没有离开。他看着刚才宁耳和邵柏翰的对峙,不免有点尴尬。趁着老师还没来,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宁耳,那你要不要参加?实在不行,我把你的名字划掉也行。”

    宁耳看到体委已经在名册上写了自己的名字,他犹豫了一会儿,摇摇头:“不用了,我参加。这是咱们这个班最后一次集体活动,我会努力的。”

    体委高兴道:“那行,你也参加的话,咱们班就全部参加了。”

    宁耳笑了笑:“我尽量不给咱们班拖后腿。”

    “就这么说定了!”

    这节课是语文老师的课。四班的语文老师是个上了年龄的老教师,上课很水,学生在底下有什么小动作他也不会多说,只是老老实实地在讲台上念自己的课本。

    江晨轻轻地戳了戳宁耳的胳膊:“你真的……生气了?”

    宁耳转首看他,只见江晨朝自己挤眉弄眼。他很快明白江晨的意思,眼睛垂下,淡淡道:“我没生气。”

    江晨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代表,听宁耳这么说,他压根不怀疑,笑哈哈道:“你和那个转校生真的很熟啊。宁耳,他什么来头,打篮球真的很厉害?总不可能有我厉害吧。咱们上学期的篮球赛,我可是全场最佳MVP!”

    江晨的体育是真的好,可惜除了他,四班整体水平比人家六班差远了,所以不可能拿到冠军。

    江晨根本没想从宁耳那儿得到答案,他一个劲地吹嘘自己的篮球打的有多好,要是1V1,绝对干趴六班的四大天王,还能把邵柏翰干成小白菜。

    “高手就是像我一样寂寞如雪啊!这周我看我又要carry全场了。放心吧,咱们四班有我在,就算打不过六班,要是真抽签和他们班对上了,我绝对缩小差距,争取只输个十分!”

    宁耳拿着水笔轻轻地转了起来,他脑中回想着刚才邵柏翰的表情,并没有听江晨说话。

    “不是我吹,他们六班的人,我一个都不放在眼里。”

    耳边突然钻进这句话,啪嗒一下,宁耳手中的水笔掉在了桌子上。他想也不想,转头就说:“你打球比邵柏翰差远了!”

    江晨:“啊?!”

    就说了这么一句,宁耳又拿起掉在桌子上的水笔,目光游离地看着前方,静静地转笔。

    江晨在旁边百般询问,他都不说话,只是自顾自地发呆。过了半天,江晨不满地哼了一声,嘀咕道:“不是和转校生关系不好么,还夸他打球好。只见新人笑,哪见旧人哭。有了转校生就不要我了,水性杨花!”

    不知怎的,这句话也被宁耳听进了耳中,他臊得满脸通红。他很想告诉江晨,水性杨花才不是这么用的,而且按照时间来算,邵柏翰才是旧人,江晨明明是新人。

    正在此时,江晨一拍手:“哦对,你和转校生早就认识了,我才是新人,他是你的老相好!”

    刷。

    这下子宁耳的脸彻底红了。

    邵柏翰才是不他的老相好!

    这些话宁耳只能在肚子里说说,让他反驳江晨,他根本做不到。

    到快放学的时候,他从江晨那儿借了篮球。江晨问:“你这是要干嘛?”

    宁耳理所当然:“我要去练球。”

    江晨顿时来了兴趣:“嘿,真去练球?来来来,我也去,有我这个燕中最强在,保证把你训练成高手!”

    半个小时后,江晨一脸绝望地坐在篮球场上,眼巴巴地看着宁耳。

    “宁大校草,我服了服了,我真的服了,我给你跪了行不行。我教不了啊!要不我去和体育委员商量商量,让你最后出场,这样也影响不到咱们班成绩?”

    听着这话,宁耳沉默地咬紧牙齿,紧紧地抱着怀里的篮球。

    他的右手食指擦破了皮,有些往外渗血,这是他刚刚摔倒在地上的时候不小心蹭到的。流血的地方在手指内侧,江晨没注意,宁耳也不想和他说。

    他抱着篮球静静地待了一会儿,抬头道:“那我自己练练投篮,江晨你回去吧。”

    江晨有些犹豫:“你自己一个人行不行啊……”

    宁耳点头:“我当然行了,练一下投篮而已,又不是打架。”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现在天色也已经晚了,江晨得回家了。他拍拍屁股从地上爬起来,想起一件事:“欸对了,六班那个转校生不是说要帮你特训的么?人呢,怎么一放学就不见人影了,也不来找你。”

    宁耳愣了愣,脸上没有表情:“我和他也不是很熟,不要他来教我。”

    江晨并不知道宁耳和邵柏翰的关系,只当他说的是真的。于是他朝宁耳挥挥手,笑哈哈地说:“那我就先走了。宁耳,天都快暗了,你也早点回家啊,别练太久了。本来就是个集体活动,咱们班不要求第一,你别放在心上。”

    宁耳:“我知道。”

    江晨走后,宁耳抱着球走到三分线位置,两手举起球,专注地看着篮筐,视线瞄准。

    砰。

    球没进筐,他跑过去将球捡起来,又投起篮来。

    燕中提倡阳光教育,除了住宿生,走读生里只有高三强制要求上自习,高一高二都没有自习。

    已经放学一个小时,篮球场上的学生也越来越少。到晚上七点半了,空荡荡的操场上就一个高瘦单薄的少年一次次地投篮,一次次地再去捡球。

    邵柏翰坐在飘窗上,后仰着倚着柔软的靠枕,低头玩最新的PSP游戏机。他的手指在游戏机上啪啪啪地按着,不断地将系统角色打趴。等到游戏机画面上出现一个“WIN”图案后,他无聊地把游戏机扔到沙发上,抬步走到厨房倒了杯水喝。

    邵奶奶正好出门倒垃圾回来,见到邵柏翰在喝水,她说道:“刚才我下楼碰到小耳。小翰,你没和小耳一起回来吗?昨天不是和小耳一起回家的,怎么今天不一起了?”

    邵柏翰闻言一愣,过了会儿,无所谓道:“他肯定又是给什么数学老师、语文老师批改试卷去了。我干嘛每天都要等他一起回家,我很忙的好么。”

    邵奶奶诧异地看着自家孙子,她本想再说些什么,邵柏翰已经转身回了房间,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第二天早上,宁耳磨蹭了半天,已经快要迟到了,才出门上学。

    打开门后,他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地看向对面,只见对面空荡荡的一片,那个人没有靠着门,对他说一句“你要迟到了”。宁耳的目光里闪烁一丝失望,但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他赶紧往学校跑去。

    邵柏翰这个人是真的小气,特别特别小气。宁耳早就知道。

    小时候有一次宁耳和邵柏翰一起做暑期作业,里面要做一个手工报纸。两家人靠得近,于是他们便找了一天坐在一起做报纸。到上学的时候,宁耳的那份报纸得到了老师的表扬,还送去学校参加小报大赛得到了一等奖,邵柏翰的报纸做得马马虎虎,老师随口点评了两句就没多看。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不是什么大事。

    谁料过了半年,那年寒假,宁耳本来还想和邵柏翰一起做手工小报,邵柏翰却冷冷地看他:“我早就做好了。”

    后来开学一看,邵柏翰那份报纸做得实在太过精美,老师说好像还用了什么PS软件和一大堆宁耳没听过的软件进行设计,把邵柏翰好好夸了一通。

    放学一起回家的时候,邵柏翰得意地看着宁耳,扬起下巴:“我的报纸好看吧?”

    宁耳眨着眼睛看他。

    邵柏翰有些生气,又问了一遍:“好看不好看?”

    宁耳天真地用力点头:“好看!邵柏翰你真厉害!”

    邵柏翰没再说话,但那天回家的时候他心情特别好,还听老师的话,小盆友回家要手牵手过马路,他第一次牵起宁耳的手,一起走过了好几条马路。

    邵柏翰突然消失后,宁耳每天都有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邵柏翰生气了,他才会走。等到后来他长大一点,已经从爸爸妈妈那里知道,邵柏翰是被父母突然接回去的,他也知道邵柏翰的走和自己无关。

    可是那个时候他已经把自己和邵柏翰之间发生的所有事都牢牢地记在了脑海里,一闭眼就是当年邵柏翰牵着他的手的感觉。邵柏翰就像个骄傲的小王子,耀眼聪明,他跟在邵柏翰后面,就觉得很高兴。

    上课的时候,宁耳想起小时候的事,有点走神。

    化学老师在讲台上咳嗽了好几声,江晨赶紧戳了戳宁耳,他回过神来。

    江晨小声地问:“你昨天晚上没练太久吧?”

    宁耳摇摇头:“没练很久。”就三个小时而已。

    江晨嘿嘿笑了一下,没再问。

    晚上放学的时候,江晨本来还想陪宁耳去练会儿球。但刚放学他就收到了自家老妈的短信,他双手合十,一个劲地对宁耳道歉:“我小姑突然要生了,宁耳,我妈已经到校门口了,她要接我去医院。对不起,我没办法陪你了,等明天,明天我再陪你。”

    宁耳立即道:“没关系,你快去看你小姑。”

    江晨火急火燎地走了,宁耳抱着篮球,又一个人去了篮球场。

    距离高一篮球初选赛只剩下两天了,六班的球队学生留下来开了个短会。四大天王站在讲台上说着自己的研究策略,邵柏翰百无聊赖地坐在窗边,随便地玩手机。

    “我们班已经拿过上学期的第一,这次我们的目标没有其他,只有第一!大家也不用紧张,咱们班的实力有目共睹,而且这学期邵柏翰也来了,他球技非常好,我们肯定能拿到第一。”

    “四班的江晨实力很强,老三,你注意一下,要是我们在初赛的时候抽签碰到他们班,你和老四盯着江晨。”

    “哈哈,他们四班除了江晨和那个李晓通,其他都是草包。而且他们班好像早就知道自己拿不到冠军,说是要全班都参赛呢。连那个宁耳都报名了要上场。”

    邵柏翰玩手机的动作顿了顿,他皱起眉头抬眸看向不远处的同学,嘴唇张了张,还是没说话。

    “你还真别说,那个宁耳虽然一副弱不禁风的小白脸样子,但还挺刻苦的。我昨天晚上来学校拿东西,看到八点多了,他居然一个人在篮球场,你们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在练投篮!”

    砰!

    “你说什么?昨天晚上宁耳不是因为改试卷才那么晚回家,他是在练球?”

    邵柏翰腿长,踩翻了一张椅子,几下就跨到了那个说话的男生面前,一把拉住他的领口。

    那男生压根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邵柏翰怎么突然这么生气。他紧张地抖着身体,吞吞吐吐地说:“对……对。我昨天晚上是看到八点多了他还在学校练球,但……但我不知道他到底练了多久,说不定他七点多才来练球的?”

    邵柏翰一拳打在了墙壁上,吓得那学生浑身一震。他缓慢地抬起头,一双冰冷的眼睛静静地盯着这个学生,一字一句地说:“他从放学就开始练球了,他根本没有回家!”说完,邵柏翰连包都不拿,转身就跑出教室大门。

    在走到大门的时候,他忽然转过头,看向刚才那个男生,冷笑了一声:“宁耳不是小白脸,他很厉害。再让我听到你说他是小白脸……你可以试试。”

    话音刚落,邵柏翰飞奔着离开了六班。

    等到邵柏翰走了几分钟,被他训斥的男生重重地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他不满地怒道:“邵柏翰什么意思!他是不是我们六班的人,为了四班的那个小白脸来骂我,他有毛病吧!”

    四大天王里的老大意味深长地看了这人一眼,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你说的有道理,我支持你去和邵柏翰打一架。”

    “我……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老大耸耸肩:“你打不过邵柏翰,那邵柏翰说宁耳很厉害,你有什么资格还说他是小白脸?这几天全年级的作业那么多,他居然还能一个人在学校里练球练三个小时。那天我看到了,是邵柏翰帮他报名参赛的,他自己本来不想参加。别人做的事,他自己还愿意负责,去努力训练,你能一个人练三个小时的球么?做不到就闭嘴。”

    那男生还想再说话,老大朝他展示了一下胳膊上的肱二头肌,他默默地低下头,小声道:“好嘛,四班的那个小白……四班的那个宁耳,还是挺厉害的。”

    “这就对了嘛,哈哈。来,咱们再来说说,第一场谁上场,谁当替补队员?”

    邵柏翰从教学楼一路狂奔到操场。

    这个时候已经七点多,天色擦黑,操场上的人很少,他还没走近,远远的就听到一阵砰砰砰的声音。透过操场的大铁门,邵柏翰往里面一看,忽然看到一个瘦弱的少年高高跃起,双手向前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度,一只篮球嗖的一声,准准地掉入篮球筐。

    宁耳根本没有休息,球一落地他就跑了上去,将球捡回来,再站到罚球线,开始投篮。

    邵柏翰握紧拳头,安静地看了一会儿。

    又是一个准确无误的投球,这一次篮球不小心撞到栏板,落下的时候滚落得远了一些。宁耳快跑着去捡球,却看见这篮球停在一双漂亮的黑色耐克球鞋前。球鞋的主人脚尖轻轻一碰,篮球便在地上砸了一下,跳跃至空中,他单手接住篮球。

    宁耳的身体突然僵住,他抬起头。

    邵柏翰单手拿着球,看着他不说话。

    心中没由来地一阵委屈和丢脸,他不知道自己在委屈什么,但是让邵柏翰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他觉得丢脸极了。宁耳抿紧嘴唇,走上前,一把从邵柏翰的手中抢过球,转身就走。

    邵柏翰似乎也没想到宁耳会这么果断,他眼看着宁耳走了两米远。

    “小耳。”

    宁耳继续往前走,才不理他。

    “小耳!”

    这一声喊得很大声,连远处几个篮球场上正在打球的学生也转身朝这边看来。

    宁耳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张了张口,打算让这个人离开。但他才刚刚转过头,却见邵柏翰并起两手的食指和中指,像小兔子一样放在自己的头顶,脑袋往旁边歪了歪,一边说话,手指一边往下勾。

    “我是兔子小耳,你要不要和我说话?”

    “噗。”

    宁耳再也忍不住,猛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