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7.第七章
    燕中高一一共二十六个班级,按成绩分为一部和二部。前十三个班属于一部,七班在其中篮球水平不算高,但也没有明显的短板,和四班水平相当。

    十三个篮球场同时开放,十三场赛事同时开始。

    四班秉持着“大家都上场,重在参与”的原则,宁耳被分在第一拨出场队伍里。他穿着简单的T恤,第一次参加这么正式的比赛场合,微凉的清风轻轻一吹,他有些紧张地站在四班队伍的最后,默默地进场。

    江晨突然从旁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龇牙一笑:“有我在,跟在我后面。”

    宁耳点点头。

    一整个篮球场,两方旗鼓相当,势均力敌,你拿两分,我拿一分,赛事胶着。

    宁耳下场的时候,四班拿了二十九分,七班拿了二十七分,根本拉不开差距。他和其他男生紧张地盯着球场,看到一个意外的丢球,大家心痛不已;看到有队友得球上篮,大家欢呼雀跃。

    或许是因为心态好,四班这次发挥超常,起初七班还能招架,到后来他们的气势完全被四班压制。下半场的时候,四班最强阵容上场,更是连连得球,一下子将比分差拉到二十分以上。对于非专业的高中生来说,这个差距几乎不可能超过,四班获胜板上钉钉。

    宁耳给江晨快速地递了瓶水,比赛继续。

    正在此时,不远处的篮球场传来一阵阵震天的欢呼声,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过去。

    “六班第一,无与伦比;王者再临,昂扬无敌!”

    “邵柏翰!加油!邵柏翰!加油!”

    “邵柏翰!!!”

    四班这里的赛果已经确定,很多学生听到六班和二班那个篮球场如此热闹,都心痒地伸长脖子,想看看具体情况。宁耳心里微动,还没反应过来,江晨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抓住他的手臂拉着他就往六班的方向走。

    宁耳一愣:“你怎么不打了?”

    江晨摆摆手:“咱们班赢定了,我还打什么,让其他人也上上场啊。走走走,二班的篮球水平也很不错的,可比我们班强。上学期就是他们和六班争冠军,这次他们在初赛就碰到六班,我们去看看他们赛况怎么样。”

    宁耳早就想去看比赛,被江晨这么一拉,他主动地往前走。

    两人穿过四班的啦啦队,再走了两个篮球场,远远地就看到乌泱泱的一群人围在一个篮球场边上,将这个篮球场堵得水泄不通。

    江晨个子高,长得又壮,他凭借体型优势带着宁耳挤进人群。

    宁耳其实个子也不矮,只是围观六班比赛的人群大多数是男生,女生压根挤不进去,他在其中算不得高。好不容易跟着江晨挤进去了,宁耳还没抬头,耳边就传来一道激动到近乎凄厉的声音:“啊啊啊邵柏翰!!!”

    宁耳抬头一看。

    一道白色的身影仿若闪电,手里快速地拍着黑色篮球,左右开弓,一个假动作,修长的腿往地上一瞪,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避开了三个拦截球员。他飞跃上空,单手扣篮,只听一道砰的巨响,篮球稳稳地砸在了篮筐里。

    宁耳的心脏猛烈地颤动了一瞬。

    六班的女生疯狂地喊着“邵柏翰”三个字,穿着白色篮球服的邵柏翰淡定地走篮筐下走到队友身边,和四大天王中的老大击了个拳。他额头上的黑色运动头带将满是汗水的头发牢牢固定住,衬得那张脸更加帅气非凡。

    宁耳定定地看着。

    江晨感慨地说道:“卧槽,这特么谁打得过六班。这还有十五分钟,他们班就比二班多了快五十分了,这还是人吗!可怕可怕,小耳,你老同学也太特么厉害了吧,刚才那个扣篮我可做不到,我服了服了。”

    宁耳倏地回过神来,他再看向球场,发现邵柏翰早已再带着六班的四大天王,一个刚猛的三分球投篮,将比分正式拉到了五十二分。

    上学期篮球联赛的决赛,六班也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赢了二班,可到最后他们也就赢了二十多分啊。哪像现在,突然赢了五十多分,这对于高中生来说简直反人类了。

    这两场比赛,两班都将自己最好的球员派上场,唯一的变数就是邵柏翰。

    所以说,是他一个人将比分拉到了这么恐怖的差距。

    六班的女生大多数都在喊邵柏翰的名字,而她们口中的人也没有令他们失望。甚至二班的啦啦队到后来也都认命了,宁耳听到身后有两个二班的女生在小声议论。

    “六班的邵柏翰也太帅了吧,比我们班那群男生帅多了。”

    “下学期分班我会不会和他分到一个班啊。他应该选物化吧,我也肯定选物化。往年一部的物化班大概有九个,九分之一的概率……啊啊啊啊!”

    宁耳突然意识到还有一个月就期末考了,下学期是高二,他们要文理科分班。

    他文科很差肯定会选物化,那邵柏翰呢?

    江晨死死地盯着球场,努力地想看清邵柏翰和四大天王的每一个动作。忽然有人穿越人群,找到了江晨和宁耳,两人回头一看,对方急得都快哭了:“江晨,快回去,七班要反超了,赶紧上场啊!”

    两人大惊,江晨二话不说赶紧跑回了赛场,直接加入比赛。

    大概是因为有二十分的差距,四班放松警惕,一时大意,七班却接连进了两个球,士气回归。他们一路高歌猛进,气势汹汹地追平了比分差。宁耳站在场边远远一看,惊讶地发现分差居然只剩下三分了!

    比赛还有五分钟,这三分实在太好追平。

    四班的啦啦队大声地喊着口号,江晨带领学生不断抢球。

    当终场哨声吹响的那一刻,七班学生绝望地瘫坐在地上,江晨等人也疲惫地坐在了地上,双方分差仅仅两分,四班险胜七班。

    比赛结束,就到了温香软玉的时候了。

    啦啦队的女生们赶紧给男生们送水,宁耳本想再回过头去看看六班的成绩,还没转身,就听到一道甜甜的女声从自己身旁响起:“宁耳?”

    宁耳转首一看。

    今天是篮球联赛,每个班的女生为了统一服装,大多穿上校服,作为啦啦队给本班男生加油鼓劲。

    这个女生穿着燕中独有的红格子裙、白衬衣,扎了一个高高的马尾,抬头看着宁耳。她长得很甜,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一个甜甜的小梨涡,眼睛亮闪闪的,轻声说:“我是刘晓萌,你还记得我么,我们小学是同学。”

    宁耳想起前天晚上放学时候,自己和邵柏翰说过的事。

    他点点头:“记得,小学时候我们一起演过舞台剧,你演公主。”邵柏翰还抱你了。

    刘晓萌道:“对,你演那个帮我的小兔子。今天……今天我们班和你们班比赛,你打球挺好的,我还偷偷给你加油了。”

    宁耳心中顿时愣住。

    这个小学同学是什么意思?他打球有多烂,自己知道。他上场的那十五分钟一个球都没进,什么事都没做,纯粹在场上干跑了十五分钟,为什么刘晓萌要说他打球挺好的?

    很久没听到宁耳的回复,刘晓萌紧张地捏紧手指,绞尽脑汁地想话题。突然,她想到:“对了,听说邵柏翰回燕城了,还转到六班了。我记得你小时候和邵柏翰关系很好啊,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

    宁耳一下子明白过来:找他是假,这是要和邵柏翰套近乎啊!

    六班的球场上,邵柏翰随便接过啦啦队队长送过来的水,大口喝了一半,再将水全部浇到头上,甩了甩头发。

    他四处看了看,没发现宁耳的身影,不开心地抿抿嘴唇。

    邵柏翰低头对六班啦啦队队长问道:“四班和七班谁赢了?”

    那女生有点害羞地红了脸:“是……是四班赢了。”

    邵柏翰了然地点点头,下一刻,他抬步就往四班的方向走去。

    邵柏翰本就因为转校生的身份在燕中出了名,这一场篮球赛更让他被全年级认识。再加上他长得帅、个子高,走过其他班级的时候,不时有人偷偷地看向他,轻声讨论。

    他仿佛没听到这些叽叽喳喳的声音,径直地走到四班的球场,仗着高个子四处扫视。

    这一看,邵柏翰突然僵住,脸上的笑容完全散去。

    他死死地瞪着那个站在宁耳面前的女生,看到那女生娇羞的神情,邵柏翰嘎吱嘎吱地将手中的空塑料瓶捏到扭曲,然后随手一投,便进了三米远的垃圾桶里。

    宁耳正在想该怎么和刘晓萌说邵柏翰的事,如果对方和他要邵柏翰的联系方式,他该怎么回答。还没想清楚,忽然,他的手臂被人往后一拉,整个人踉跄着撞到来人结实的胸膛上。

    宁耳抬起头。

    邵柏翰挑了挑英俊的眉:“小耳,该回家了,你今晚吃什么?”

    似乎压根没看到站在对面的漂亮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