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9.第九章
    宁耳早上出门的时候,邵奶奶正好开门送邵柏翰。

    自从邵柏翰走以后,宁耳就很少去邵奶奶家玩。

    见到宁耳,邵奶奶高兴地说:“你们好好玩。小耳,小翰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奶奶,奶奶帮你教训他。”

    宁耳轻轻点头,但心里想的却是:小时候也没见你教训邵柏翰啊……

    小区离学校很近,两个人走到学校后,出示学生证,进入学校练球。

    宁耳昨天给邵柏翰发消息,约了两个人周末来练球,邵柏翰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可真的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宁耳却又点紧张。他抱着篮球,心中忐忑。

    邵柏翰淡定地将黑色篮球旋在指间把玩,走到一个篮球场后他停下脚步,转首看宁耳:“要不先试试运球,练练手感?”

    宁耳:“嗯。”

    一整个周末,宁耳都在努力地练球。

    周五结束初赛后,所有班级的体委又去抽签,四班和十班分到了一组。也不知道该说四班是幸运还是倒霉,至少没和六班对上,可十班实力也很强,如果四班还想继续走下去,以现在的水平获胜的可能性很小。

    宁耳不想给班级拖后腿。

    虽然当初是邵柏翰给他报名参赛,可宁耳心里也很想参加班级的最后一场活动。他们四班这过去的一年相处得很好,同学和睦,最后一场活动了,所有人都参加就他不参加,这样他也很难过。

    左右为难间邵柏翰帮他做出了选择,他就没再拒绝,或许他不会像江晨、邵柏翰那么厉害,但他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邵柏翰坐在篮球场边上的塑料凳子上,穿着一件白色运动服,安静地观察宁耳的每一个动作。他将篮球放在膝盖上,右手撑着脸,目光专注地看着宁耳,嘴角微微地翘着。

    宁耳练习了几个上篮和投球后,转过头一看,正好见到邵柏翰淡笑着看着自己。

    刷的一下,他的脸有点发烫。

    宁耳硬着头皮,问道:“你干什么看我?”

    邵柏翰抱着球,一副理所当然的大少爷模样:“我不看你,那谁帮你调整动作,做针对性训练啊?”

    宁耳说不过他,只能说:“你明明是在偷懒,你都坐在那里快十分钟了。”

    邵柏翰面不改色,唇边笑意更深:“这个位置好啊,看你看得可仔细了。干什么,这么想我快点给你做一对一特训?”说着,邵柏翰将篮球扔到一边,大步走到宁耳身后,动作娴熟地拉住了他的手,从身后抱住他,声音低低的:“那好啊,我们开始一对一特训吧,反正该看的我都看过了……对了,我说的是篮球。”

    宁耳的耳朵红到滴血。

    再也不想管邵柏翰了!!!

    邵柏翰虽然嘴上很爱开玩笑,总是欺负宁耳,但他的篮球水平是真的高。被他手把手地教导过后,宁耳对篮球的掌控能力稍稍强了一点。在两人好几天的1V1战里,邵柏翰有两次居然没能从他手里抢走球。

    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

    周一上学的时候,宁耳正在想今天可能要去帮数学老师批改卷子,或许不能和邵柏翰放学练球。他正想着,江晨幽怨的声音就从他的身后响起:“宁……耳……啊……”

    宁耳吓了一大跳,看清楚来人后,问道:“你怎么了,精神好像很不好的样子?”

    江晨将书包摔到桌子上,一脸悲愤地看着宁耳,憋了半天,说:“周五那天放学我在后面喊了你好几声,你怎么都没理我。”

    宁耳一愣,回想了一下:“那天……那天邵柏翰拉我走的,有点急,我可能没注意到你。”

    江晨其实关心的压根不是这件事,他又憋了一会儿,声音闷闷地问:“那天吧,我看到你和邵柏翰……还有七班的刘晓萌走在一起啊。宁耳,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还认识刘晓萌?”

    宁耳惊讶地反问:“我没说过?”

    江晨悲愤欲绝地不断点头,像被负心汉抛弃的怨妇:“你没!”

    宁耳解释起自己和邵柏翰、刘晓萌的小学同学关系。听到最后,江晨状若无意地说:“那刘晓萌周五找你干什么的?”

    宁耳没有回答,而是静静地看了江晨一会儿:“你喜欢她?”

    江晨脸上一红,没说话。

    宁耳忍不住笑了笑。

    江晨恼羞成怒:“我们班肯定不止我一个人喜欢刘晓萌!”

    宁耳点点头,心里想:可人家好像喜欢邵柏翰。

    他认真地说:“你一定会追到刘晓萌的,你一定要去追她,加油。”

    江晨:“你……不喜欢她?”

    宁耳诧异地问:“谁说我喜欢她了?”

    江晨高兴地欢呼一声,跑进男生群里,哈哈大笑:“你们都说刘晓萌暗恋宁耳,这都是谣言!宁耳根本不喜欢她。我就说吧,宁耳完全不可能喜欢刘晓萌这个类型,他哪里懂怜香惜玉啊,咱们还是有机会的。”

    宁耳:“……”刘晓萌喜欢的明明是邵柏翰!算了,反正他不懂怜香惜玉,就不告诉你们真相了。

    突击训练了一整周,周五的时候,邵柏翰在篮球赛开场前,走到宁耳身边,轻轻地说:“你就按我教你的去做,他们班我看过了,就那个高个子的体委有点水平,但技术也不怎么样。你们班这次赢定了。”

    宁耳哪有这自信,他点点头,心里想的却是:只要不给班级丢分就好了。

    邵柏翰还以为宁耳得了自己真传,他们六班这次碰上的是水平非常差的二十三班,邵柏翰就打了上半场,下半场直接换人,让替补选手上场打球。

    热烈嘈杂的篮球场中,邵柏翰用毛巾擦汗,接过同班啦啦队女生递过来的矿泉水,随意地喝了一大口。他目光淡定地扫视着队友们的动作,看了一会儿,比分已经拉大到四十多分,他就干脆转身走向四班的篮球场。

    四班和十班的水平很相近,很明显赛况激烈,围观的学生特别多。

    邵柏翰在燕中早已是风云人物,他穿着那身白色篮球服大步走向前的时候,不少人都悄悄地看向他。

    邵柏翰对这些视线视若无睹,径直地走向四班和十班的区域。他走到四班隔壁的篮球场时,突然听到一声怒吼:“干什么!我才没有犯规,明明是他自己莫名其妙地跑出来,关我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