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11.第十一章
    篮球哐当一声,进了篮筐,砸在地上。

    整个篮球场的空气都凝固了。

    四班和六班的球员站在篮球场上,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六班的啦啦队女生全部傻住。甚至就连四班的啦啦队女生都不敢相信地盯着那颗砸在地上的篮球,看了半天,她们才突然欢呼呐喊:“宁耳!宁耳!宁耳!!!”

    宁耳自己也是懵逼的。

    过去的两周特训里,他确实有一两次能从邵柏翰手里运走球,可每一次邵柏翰都坏笑地看他,仿佛在给他放水,没太认真。但是刚才邵柏翰那么认真地抢球,他居然……他居然还是成功地把球运走了,甚至还投了篮?!

    这……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不自觉的,宁耳小声地念出了声音。

    邵柏翰愣愣地看着那颗掉落在地上的球,耳边突然传来这句话,他猛地红了耳朵,恼羞成怒地离开,留给宁耳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宁耳:“……?”

    邵柏翰又生气了?

    四班人全部知道宁耳的水平,因为他是校草,很受女生欢迎,有一些名气,六班人其实也知道他打篮球很差。他居然能从邵柏翰的手里进球,大家起初都不信,只以为是意外。

    六班学生严肃地点头:“肯定是意外,谁都会失误。”

    直到五分钟后,宁耳巧合地抢到了一个球,他有点笨拙地想将球传给队友,却忽视了从后面窜上来的邵柏翰。当他看到邵柏翰的时候,他手里的球早已脱手,他惊得睁大眼,反射性地喊了一声:“邵柏翰?!”

    长时间的运动让这声音略显沙哑,又带着一丝还未完全变声结束的少年奶音。宁耳的声音本就柔柔糯糯的,这么突然急促地喊出那三个字,邵柏翰心中一动,本来就一直在胡思乱想,这下更是忍不住地转过脸去看宁耳,脚下慢了一拍,四班学生赶紧抢到了球。

    砰!

    一球稳稳进洞。

    邵柏翰:“……”

    宁耳:“……”

    场边上的六班啦啦队:“……”

    邵柏翰脸上有些发烫,他故意不去看宁耳,想忘掉自己刚才一直遐想的东西。他板着一张脸,紧抿着嘴唇,一副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宁耳以为他这是在生自己的气,又以为自己比赛时候说话是犯规的。他小声地说:“对不起。”

    邵柏翰惊诧地看他:“你知道你错了?”对,就是你的错,全是你的错!

    宁耳点点头:“我不知道比赛的时候不可以说话……”

    邵柏翰:“……”

    下一刻,邵柏翰怒气冲冲地转身就走。

    宁耳:“……?”

    邵柏翰怎么好像更生气了?

    因为邵柏翰生气了,又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宁耳就更在意他,比赛期间一直忍不住地看他。

    邵柏翰被那道视线盯得后背发烫,根本无法忽视,耳朵上的红渐渐蔓延到脸上。本来还只是惊鸿一瞥只看到宁耳衣服里白皙的皮肤和脆弱的锁骨,到后来被这道视线盯的,邵柏翰莫名其妙地脑补出那衣服底下漂亮的曲线和红色的小点……

    红色的啊,肯定粉粉嫩嫩,肯定……

    邵柏翰:“!!!”

    宁耳怎么这样!!!

    完了,这下更忘不掉了,彻彻底底地想歪了。

    一两次的失误还可以说是意外,但慢慢的,四班学生莫名发现,只要碰到宁耳,邵柏翰十次里有七次会失误,还都是很低级的错误。

    江晨和四班的体委忽视一眼,两人嘿嘿一笑。

    不过多时,六班的四大天王发现,四班学生总是把球传给宁耳。

    “宁耳,快投篮!”

    邵柏翰没拦住,球进了。六班学生:“……”

    “宁耳宁耳,球!”

    邵柏翰又没拦住,这次球没进。可六班学生依旧:“……”

    “接球,宁耳!”

    天啊,邵柏翰居然拦住了!

    六班学生:“!!!”

    上半场即将结束,四班VS六班,28:47。

    碰到其他对手,邵柏翰的水平还算在线,一马当先,杀得对方片甲不留。一旦碰到宁耳,他失误的概率直线飙升,就总是丢球。

    六班学生也不是傻的,啦啦队里突然有人说:“我想起来,邵柏翰和宁耳好像从小一起长大,他们关系很好。四班怎么这样,邵柏翰肯定是不好对宁耳出手太重,怕伤了宁耳的面子,所以才会分心,才会失误。邵柏翰这么顾及好朋友的面子,却被四班利用。我们要打倒四班,打倒卑鄙的四班!”

    已经控制不住开始心猿意马的邵柏翰,此刻凑不要脸地在想:要是没穿衣服,会是什么样啊……

    六班的四大天王也以为邵柏翰是单纯地因为碰到老朋友,不好下手,这才失误。他们对视一眼,围攻上宁耳。经验老辣的四大天王连续制造了几次容易犯规的机会,宁耳水平太差,根本没察觉出来,不小心犯规五次。

    等到第六次一到,宁耳一脸懵逼地被罚下场。

    邵柏翰突然感觉一阵轻松,他恼怒地看了宁耳一眼。

    宁耳更加:“???”

    可是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有宁耳在,四班能得几球,邵柏翰几乎被废,局面稍微好看点。

    没宁耳在,四班还是继续输,很快比分就拉大到了37:68。

    宁耳默默地坐在场边,呆呆地看着那个在篮球场上飞驰的白色身影。邵柏翰仿佛翱翔的海鸥,闪电般的在场内四处得球,很快恢复了自己的气势和实力。

    六班的欢呼声一阵接一阵。

    宁耳非常认真地思考起来:比赛时候好像是可以说话的,他又没有骂人,只是下意识地喊了一下邵柏翰的名字……

    那邵柏翰到底在气什么啊!

    这一场比赛,四班狂输,几乎被打得没有反手的余地。

    可比赛一结束,四班选手哈哈狂笑,反倒是胜利的六班好像很不在状态内,全场MVP邵柏翰更是快速地离开球场,仿佛在躲着什么。

    江晨拍拍宁耳的肩膀:“爽,太爽了!宁耳,你没看到那个邵柏翰束手束脚的样子,笑死我了。”

    宁耳早就听其他学生说,六班猜测邵柏翰是顾及自己的面子才没有对他下手太狠。但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可也只有这个解释。

    江晨高兴得手舞足蹈,宁耳不禁想到:邵柏翰这下要很生气了吧……

    果然,邵柏翰真的很气了,宁耳放学的时候居然没看到他,他自己一个人先走了。

    从小到大宁耳就没摸清楚邵柏翰在想什么。小时候他就是邵柏翰的小跟班,邵柏翰可坏了,老是不理他、欺负他。现在邵柏翰变好了,不再总欺负人了,可他还是好会生气,宁耳懵懵地不知道该怎么做。

    周一放学的时候,宁耳鼓起勇气,快速地冲到六班门口。

    邵柏翰拎着单肩包走出教室门,抬头就看见宁耳。

    邵柏翰:“……”想起周末的球赛,他脸上一臊,转身就走。

    宁耳:“……”

    他都这样了,邵柏翰到底想怎么样啊!

    小男生的别扭期就像床头吵架床尾和,第二天,宁耳没带钥匙,邵奶奶买菜回来看到他站在门口,就请他到自己家吃饭。

    吃了一顿饭,宁耳和邵柏翰的关系又回到了从前。

    邵柏翰喝着可乐,故意一副很冷淡的样子:“你没带钥匙干什么不敲我的门,我又不是不在家。”

    宁耳乖乖地低头吃饭,心里默默想:我明明是担心你还在生气,气我害你发挥不好,在篮球赛上不够帅,没面子。

    这一顿饭后,宁耳和邵柏翰又一起上下学。

    篮球赛早已结束,六班果不其然地获得了冠军,学生们讨论了几天篮球赛的事情,渐渐就把目光放在了两周后的期末考上。

    宁耳上次月考没考好,这次想考好一点,让宁爸爸宁妈妈高兴。邵柏翰倒还是一如既往地悠闲,宁耳去办公室搬作业的时候看到他和高年级的学生在篮球场上打篮球,从来不好好复习。

    期末考的前一天,宁耳走在放学路上,随口说了一句:“明天考试了,你要记得复习。”

    邵柏翰居然问:“明天考什么?”

    学霸宁耳:“……”

    邵柏翰满不在意地说:“我要复习干什么,明天去考不就好了。咦,小耳你该不会要复习吧?”英俊的眉毛挑了挑,邵柏翰目光一闪,张口便是:“那我今天晚上去你家复习好了。”

    宁耳吓得睁大眼:“不行,我爸爸妈妈今天回来得很早,会很不方便的。”

    晚上七点,邵柏翰拿了一本数学书、一枝水笔,敲开了宁家的大门。

    宁妈妈笑着说:“小翰,听说你回燕城了,真的是好久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怎么不来我们家玩玩?”

    邵柏翰竟然像一个爱学习的好学生,微笑着说:“阿姨,我来找小耳一起复习。”

    站在宁妈妈身后的宁耳:“我不……”

    宁妈妈:“好呀。”

    邵柏翰微微一笑,抬脚进屋:“谢谢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