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14.第十四章
    八年前,邵柏翰突然走了,没留下一句话。

    八年后,邵柏翰又走了,宁耳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宁耳抱着试卷站在楼梯口,很气地捏紧手指。

    邵奶奶哪里知道他的心思,和蔼地笑着:“小耳,小翰过几天就回来了。等他回来后,你们再一起玩,好不好?”

    宁耳笑着点点头:“邵奶奶,那我先回家写作业了。”

    邵奶奶关门时感慨道:“小耳真是个好孩子啊。”

    好孩子宁耳真的很气。

    回到家后,宁耳拿出手机,点开邵柏翰的微信。他打了很多字,又全部删去,最后直接关闭手机,再不联系这个人。

    不抄作业就不抄作业,他还不想给邵柏翰抄。

    当天晚上,宁耳认真地做卷子,又做了两套数学卷子,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他打开手机,又点开邵柏翰的头像。

    邵柏翰的头像是一张很高冷的照片,他很不耐烦地看着镜头,像极了他小时候对宁耳冷冷地说“不要”的模样。

    宁耳点开头像看了半天,打了一行“你什么时候回燕城”,想了一会儿,又把这行字再删去。

    他把手机关闭放在床头,心里暗自想到:他爱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

    刚刚关闭手机,一阵嗡嗡的震动声就响了起来。宁耳心中一惊,以为是邵柏翰,打开手机一看。

    【宁耳:好,我没有忘记,后天下午去看画展,你放心好了。】

    【江晨:我的亲哥啊,你千万不能忘了啊!】

    【宁耳:嗯嗯,记得。】

    【江晨:你说我穿什么好?刘晓萌喜欢的是运动型还是斯文型?我要不要再去做个发型?】

    宁耳原本还在烦邵柏翰的事情,突然被江晨打岔,他无奈地想:你都不知道,我会知道?

    再思考了一会儿,宁耳回复:【她应该喜欢运动型吧,很会打篮球的那种。】就像邵柏翰。

    江晨喜出望外:【那不就是我吗!】

    宁耳:“……”

    凑不要脸!

    烦恼总会过去,邵柏翰消失了八年,宁耳也活得好好的。现在邵柏翰又走了,他的生活才不会有任何改变。

    宁耳出门前随便拿了件白色T恤,穿了件蓝色牛仔裤,连头发都没梳就准备出门。

    还没走出门,宁妈妈大声道:“等等,小耳,你怎么穿这个衣服?”

    宁耳愣住:“我是从阳台上拿的,妈,不能穿吗?”

    宁妈妈赶紧走过去:“昨天洗这个T恤的时候一不小心被勾出了一个洞……喏,就在你胳肢窝底下。你不是要和同学出去看画展么,怎么能穿破衣服。正好前几天给你买了件新衣服,穿那件好了。”

    宁耳从不知道宁妈妈还给自己买了新衣服。他茫然地跟着宁妈妈走到卧室,当宁妈妈得意地将那件T恤拿出来的时候,宁耳瞪直了眼睛,惊恐道:“妈,你……你怎么会买这种?”

    宁妈妈理所当然地说:“你李阿姨说,你都这么大了,也不能总是穿什么校服、运动服了,该给你买件休闲点的外套了。这件不错吧,妈妈的眼光当然很好了。”

    宁妈妈比较保守,宁耳从小学到初中,穿的都是运动服。

    宁妈妈觉得:男孩子当然要穿运动服,又健康又好看,一点都不花里胡哨。

    宁耳换上了新衣服,有些别扭地离开家。临走前宁妈妈还帮他理了理头发:“太邋遢了,你看看人家对门的小翰,每次出门都打扮得很干净,你也要注意一点形象,知道不?”

    宁耳突然觉得,或许是因为邵柏翰回来,自家妈妈有了他做对比,才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出众点,不和同龄人差太多。

    但宁耳终归是第一次穿这样时髦帅气的衣服。

    刘晓萌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走出地铁口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商场底下的年轻男孩。

    宁耳穿着一件浅蓝色的牛仔外套,内搭的白色T恤上是简单的黑色图案,大方干净。他身高177,不算特别高,但腿很长,一条蓝色牛仔裤将长长的腿包裹住。他随便地将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安安静静地站在门口等人,就吸引了无数路人的目光。

    白净清秀的少年,不骄不躁的模样。

    当宁耳转过视线发现刘晓萌时,他微微一笑,青春洋溢,好看得让刘晓萌睁大了眼。

    刘晓萌激动地走了过去,不过多久,江晨也来了。

    江晨一来,刘晓萌不好意思和宁耳说话。

    为了给江晨创造机会,宁耳让刘晓萌站在中间,他和江晨各自站在两边。

    宁耳别扭地拉了拉外套。他觉得这个牛仔外套太短了,都遮不住屁股,怪怪的。

    刘晓萌害羞地低头看地板,时不时地悄悄看宁耳两眼。

    江晨急得直给宁耳使眼色。

    宁耳立即明白,他给江晨也使了个眼色。

    江晨瞬间明白。

    江晨:“刘晓萌,你中午想吃什么?”

    刘晓萌:“啊?”

    宁耳:“……”

    江晨又要急哭了。

    宁耳以为自己已经是够迟钝,不知道该怎么和女生相处,没想到江晨比他更傻。

    他替江晨强行解释:“江晨的意思是,我们等会儿先去吃饭,然后再看画展吧。”

    刘晓萌圆圆的眼睛里全是喜悦,她说:“那我们中午吃什么?”

    江晨这次靠谱了一点:“附近有家不错的西餐厅,我们去吃牛排好了。”

    三人一起进了西餐厅。

    这家西餐厅价格不贵,氛围却很好。

    优雅的小提琴声在餐厅里缓缓流淌,每个座位都隔了一段距离,装修素雅,环境安静。

    宁耳费尽心思地找到了角落的一个位置,自己很不客气地坐到了最里面。

    刘晓萌自然而然地坐到对面。

    江晨走到宁耳身边打算坐下,宁耳突然拦住他:“江晨,这个座位正好晒太阳。太阳太大了,我记得你之前是不是打篮球的时候晒伤了一点。”说谎的时候宁耳微微红了耳朵,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要不你坐到对面,那边没太阳?”

    江晨这才明白宁耳的良苦用心,他又看向刘晓萌:“可……可以吗?”

    刘晓萌惊讶了一下,点点头:“好,我往里面坐坐。”

    江晨美滋滋地坐了过去,偷偷地给宁耳比了个大恩不言谢的口型。

    在这种小事上江晨没有花心思,但在大事上,他显然做了不少功课。

    服务员来了后,他很流畅地把这家店的推荐菜式说给刘晓萌听,两人渐渐聊了起来,不再那么生疏。

    宁耳随便点了一份小牛排,自个儿低头安安静静地吃着。江晨和刘晓萌说话的时候,他偶尔应上两句,但更多的是走神和发呆。

    江晨还是紧张,不知不觉中就喝了满满一杯咖啡。他小声说:“我去洗手间一趟。”

    江晨走后,刘晓萌先低头看着自己盘子里的沙拉,过了一会儿,又偷偷抬头看向宁耳。

    少女的脸颊犯着害羞地粉红,宁耳却心不在焉地切着牛排。

    刘晓萌:“宁……宁耳,你很喜欢吃牛排吗?”

    宁耳闻言,抬起头:“你不喜欢吗?”他眼睛停留在刘晓萌面前的沙拉上:“你喜欢吃沙拉?”

    “我在减肥。”

    宁耳惊讶不已。

    刘晓萌很瘦了,而且还挺高,她完全不需要减肥啊。

    刘晓萌仿佛察觉到了宁耳的心思。减肥是每个女孩最痛心的事,提起这件事,她都忘了害羞,搭拢着一张苦瓜脸,抱怨道:“你不知道吗,你们男生皮下脂肪很低的,一般只有10%左右。我们女生有20%。我们特别容易胖,而且比你们显胖多了。”

    宁耳真不知道这件事,他不由来了几分兴趣,和刘晓萌聊起来。

    刘晓萌不懂运动,却懂健身塑体,还懂怎么帮助发育,再长点个。

    这件事令宁耳兴趣大涨。

    他比邵柏翰矮了好多,如果他可以再长高一点……长到180就好!就可以不那么仰视邵柏翰了。

    寂静素雅的西餐厅里,俊秀的少年和美丽的少女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这家西餐厅位于商场的第三层,周围全是吃食饮品,很多人走来走去。宁耳选的位置靠近窗户,商场里的行人都可以看见他们。路过西餐厅的窗户时,他们都情不自禁地往里头多看一眼。

    甜甜的少女笑出了两个好看的小酒窝,清秀的少年穿着蓝色牛仔外套,衬得青春年少。

    邵柏翰买完咖啡从星巴克出来时,看到的就是宁耳对刘晓萌忍不住笑出来的场景。

    他的目光紧紧地凝视在宁耳身上,当他看到那一身简单清爽的牛仔外套,邵柏翰的眼中藏不住惊艳,连咖啡烫手都没察觉到。

    然而他再看到旁边的刘晓萌,眼中的惊艳瞬间变成了嫉妒。

    有多惊艳,就有多嫉妒。

    正好,刘晓萌不知道说了什么,宁耳惊讶地张了嘴巴,接着连连点头,唇边笑意更盛。

    邵柏翰:“!!!”

    下一秒,还没打开过的咖啡被邵柏翰用力地扔进了垃圾桶里。他大步流星地走进这家西餐厅,毫不犹豫地走向窗边。

    宁耳正在听刘晓萌说如何用锻炼的方式长高个子、二次发育,突然,他看见刘晓萌睁大眼睛,惊讶地看向他的身后。

    宁耳顺着她的目光往后看去,还没看清楚,就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非常熟练地顺势坐在了他身旁的空位上。

    这人伸长手,理直气壮地将手搭在了他的椅背上。

    宁耳看清楚时,邵柏翰穿着一件黑色外套,似笑非笑地坐在沙发上看他。英俊帅气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怎么愉悦的笑容,深邃的眼睛死死盯在宁耳身上。他手腕上戴了一个宝格丽经典手镯,金色的长钉环绕着他修长的手腕,垂落在高高隆起的圆骨上。

    邵柏翰勾起唇角,目光幽深:“嗨,小耳,出来吃饭?”顿了顿,他转头看向对面的刘晓萌:“我记得你是……刘晓萌?这么巧,都是同学,也带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