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19.第十九章
    白色的灯光从桌子上方照射下来,被桌板挡得严严实实。邵柏翰的脸藏在暗影里,宁耳弯腰的时候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很明显地发现:“……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感觉哪里怪怪的……

    宁耳不自觉地把腿往后面缩了缩。

    邵柏翰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里拿着水笔,整个人越过大半个桌子,凑到了宁耳这边。

    他的眼睛几乎快要黏上去了,这捡个笔还能越过这么大桌子,宁耳百思不得其解。邵柏翰实在靠他靠得太近,他不由自主地将椅子拉后,让灯光照下来,勉强看清邵柏翰的脸。

    邵柏翰整个人僵住,宁耳见他不回答,小声地又问了一遍:“你是怎么了?”

    他说话的时候,还在挪椅子动腿,这一动,恰好让短裤再往上挪了几厘米,宽松的裤管里简直就快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了。

    邵柏翰瞪直了眼,用尽全身力气才把自己的目光从那里移开去。他站起身的时候,神色还有点舍不得,坐回凳子上后,他忍不住朝下看了两眼,仿佛他的眼睛是透视眼,能看到藏在桌子下的旖旎。

    片刻后,邵柏翰一脸正经:“我捡笔啊,怎么了?”

    宁耳被他这么理直气壮的语气搞得有点懵,他愣愣地说:“你捡笔怎么捡到我这里来了?”

    邵柏翰面不改色:“它掉到你那里了。”

    听水笔落地的声音,宁耳听压根没觉得它掉得有这么远,他说:“你可以让我帮你捡啊,如果靠我近。”不要还单膝跪下来,把脸凑到他的腿上,这样实在……实在很不好意思啊!

    宁耳感觉脸上有点热。

    刚才他并没有想到,自己弯腰下去看一眼,看到的竟然是邵柏翰凑在自己腿边的样子。今天他这条裤子穿得并不长,邵柏翰再往前十厘米就能亲到……就能碰到他的腿了!

    宁耳:“你该告诉我,让我帮你捡,你那样……姿势多不方便。”

    毕竟年龄还小,哪怕邵柏翰的脸皮和同龄人比已经足够厚,遇到这种当面被当事人差点拆穿猥|琐行为的事,他还是感到了一丝羞赧和一丝……后悔。

    要是小耳再晚发现那么一点点,他说不定可以看到更多……

    “邵柏翰?”

    邵柏翰瞬间从绮丽的想象中回过神,他藏住自己龌龊的心思,认真说:“小耳,我是不想麻烦你啊。”

    宁耳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不想麻烦我?”

    邵柏翰点头:“你学习多辛苦,我捡个笔都麻烦你,这多不好意思?”

    宁耳完全说不出话来。

    邵柏翰麻烦他的事情还少吗?

    明明说好了只抄他的英语作业,结果呢?语数外物化政史地生!邵柏翰全部都抄了一遍!

    但宁耳抬起头看着邵柏翰一脸大义凛然的模样,又有点犹豫。

    难道真是他想太多了?

    邵柏翰刚才凑过来只是单纯地想捡笔,没有其他……其他奇怪的意图?

    宁耳为自己不健康的想法感到羞耻。他低头不再说话,专心玩消消乐。

    邵柏翰猛然放松,眼神再往下方瞄了一眼。过了几分钟,他悄悄地开始继续转笔。

    又过了十分钟。

    啪嗒!

    宁耳错愕地抬头,邵柏翰一脸正色:“今天转笔的手感不好,又掉了。”说着,弯腰又去捡笔。

    这一次邵柏翰直捣黄龙,拿着笔就往宁耳那边凑,然而他刚刚凑近几厘米,一个抬眼,就对上宁耳俯身看他的视线。

    宁耳:“……”

    邵柏翰:“……”

    宁耳看看邵柏翰已经捡在手里的笔:“……笔又掉我这儿了?”

    邵柏翰差点被口水呛着,他用力地咳嗽了两声,蜷缩在桌子下,语气正直:“这次是不小心没掌握好平衡。”

    宁耳:“……”

    邵柏翰为什么老是要往他这里凑啊!

    这个答案宁耳再也得不到解答。

    第二天,所有学生去学校报道交学费,顺便看分班名单、交暑假作业。邵柏翰从此再没有理由来他家做作业。

    一大早,宁爸爸送宁耳去学校,给他交了学费。宁耳和宁爸爸一起去学校公示栏看分班名单,两个人忐忑地直接略过普通班从十二班开始往后看。

    十二班的四十六个学生里,没有宁耳的名字。

    他们再往后看,看到十三班……

    第二个名字,就是宁耳!

    进了强化班就更有上过TOP大学的希望,宁爸爸高兴地拍拍儿子的肩膀:“太好了,今天晚上让你妈妈烧几个好菜,给你好好庆祝一下。嗯?小耳,在看什么?”

    宁耳的目光紧紧凝视在十三班名单的最上方,嘴唇抿紧。

    宁爸爸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哎呀,这不是小翰吗?他和你一个班,这可真是太好了。今天晚上问问小翰和他奶奶来不来咱们家吃饭,你们俩上次期末考考得那么好,现在又分到一个班,这可太好了。”

    宁耳脑子晕晕的,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

    等到宁爸爸开电瓶车送他回家后,他才突然意识到:他要和邵柏翰一个班了!

    和邵柏翰一个班……

    宁耳翘起嘴角,藏不住心里的开心。

    与此同时,燕中公示栏前,一个高大英俊的男生穿着白色T嘘,双手插在口袋里,低头看着高二(十三)班的学生名单。他的目光在最上面的两个名字上流连了许久,冷冽的脸上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更加帅气逼人。

    江晨走过来:“邵柏翰,你果然进强化班了啊……呀,小耳和你一个班,真是巧啊,你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邵柏翰对这句“在一起”非常满意,他虽然和江晨不熟,但对方这么热情又这么会说话,他也乐意和江晨说几句。只见他从口袋里抽出一只手,指向了名单的最上方,手指在自己和宁耳的名字上画了个圈。

    “你看,我和宁耳的名字。”语气里藏着一丝小得意。

    江晨点点头:“这次分班名单是按照上学期期末考的成绩排的。你是年级第一,宁耳是第四。第二、第三都在十二班,所以你们俩名字靠在一起。”

    邵柏翰很嫌弃他居然抓不住重点:“我在小耳的上面,我压在他上面。”

    江晨:“对啊,你比他考得高,当然在他上面了。”

    邵柏翰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你看到没,我的名字在宁耳的上面。”

    江晨突然明白了邵柏翰的意图:“……我知道你成绩比宁耳好,行了吧。”不就是想让人夸你成绩好么,有必要么。

    邵柏翰:“……”

    他要的根本不是这个!!!

    晚上邵柏翰和邵奶奶接受邀请,一起去宁耳家吃饭。

    三个大人聊得很欢,邵柏翰和宁耳坐在一边。吃了一口菜,邵柏翰拿出手机,打开相册:“你看。”

    宁耳闻言,低头看去:“你还把这个拍下来了?”

    邵柏翰指了指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的名字,这次学聪明了点,说话的时候暗示性更强:“我们的名字靠在一起。”

    宁耳却直接低下头:“我知道你上学期考得比我好,但这学期我会继续加油的。”

    邵柏翰:“……”

    他这次压根没提一个字的名次,为什么小耳还是想歪了!!!

    这晚过去后,宁耳更加努力,每天都努力做更多的资料,想开学第一次月考超过邵柏翰。

    邵柏翰过了非常煎熬的三天,每每想去对门找宁耳聊聊天,宁妈妈都笑着说:“我家小耳在做习题呢,小翰你也要来做习题么?”

    邵柏翰很难进宁家的门,进了宁耳也不理他,埋头做资料。

    三天后,燕中开学。

    一天八节课,每个班开班会的时间不一样,有的班早读课就开了班会,有的班第一节课才开班会。

    还没分座位,学生们都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宁耳和邵柏翰当然坐在一起,整个十三班,除了他们,还有八个学生是临时加入的,其他学生高一的时候就是同学。

    十三班的学生并没有想到,早读课的时候班主任并没有开班会。

    早读课一下,邵柏翰被以前六班的四大天王叫出去,约好了周末打球。正在此时,他看到隔壁十二班开始调座位了。他随手拉过一个学生:“你们班座位是怎么安排的?”

    高一突然转学进来的转校生,篮球联赛的MVP,期末考年级第一。

    邵柏翰在燕中早就红了,这个十二班的学生一看就认出了他是谁。他回答道:“我们班基本上按成绩排。强化班一向这样,高一的时候也是这么排的。”

    邵柏翰眼睛一亮:“就是说,第一名一般和第二名坐在一起?”

    那学生点点头。

    第一节课,十三班的班主任走进教室。

    邵柏翰十分淡定地低头悄悄玩手机,宁耳却有些紧张。

    宁耳发现邵柏翰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反而非常镇定地玩游戏。他心里有点失落,小声地问:“你不好奇排座位的事?”

    邵柏翰撑着下巴,把脸凑过去:“想和我坐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