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20.第二十章
    邵柏翰凑过来的那张脸上,全是恶劣的笑容。他邪邪地勾着嘴角,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语气轻佻,又说了一遍:“原来小耳想和我坐在一起啊……”

    宁耳顿时羞红了脸。

    他确实偷偷地有点想和邵柏翰坐在一起,但只是有一点而已,只有一点。这个人一看就是个不认真学习的,坐在一起肯定要天天抄他的作业,还会欺负他。

    就像现在这样,又欺负人。

    宁耳:“我不想和你坐在一起,跟你坐在一起你肯定又要抄我的作业。”

    邵柏翰意味深长地说:“哦,这样啊?那我们要不要打个赌,我今天出门的时候掐指一算,我们还真的要坐在一起。要是真的坐一起……小耳,以后天天给我抄作业?”

    宁耳在邵柏翰身上吃足了亏,才不上当:“我不打赌。”

    邵柏翰似乎有所目的,不依不饶起来:“不敢和我打赌?”

    宁耳不吃激将法:“不赌。”

    邵柏翰加了筹码:“你要是赢了,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

    宁耳迟疑了片刻,还是摇头。

    邵柏翰笑着说:“两个条件。”

    宁耳:“你……”

    邵柏翰淡定地伸出三根手指,轻轻摇了摇:“三个条件。”

    宁耳承受不住诱惑:“赌!”

    小孩子总是喜欢玩一些很幼稚的游戏。宁耳四岁认识邵柏翰,两人一起长大,九岁的时候邵柏翰离开燕城,两人断了联系。

    在相处的这五年里,宁耳和邵柏翰赌了很多次。大多数时候是赌谁的考试成绩好,还会赌今天班主任穿的什么颜色衣服,数学老师地中海有没有梳他那惨兮兮的刘海,遮挡光头。

    宁耳输了无数次,十赌九输,赢过的次数两只手可以数完。

    可这一次,邵柏翰赢了他只需要给邵柏翰抄作业,他赢了却能得到邵柏翰三个条件。

    这样不平等的赌约。

    三个条件。

    宁耳不能不心动。

    宁耳不知道邵柏翰是从哪儿来的自信,但他也得严阵以待。因为邵柏翰从小运气就很好,连赌女老师今天有没有扎头发,他都能赌嬴。

    在等待班主任来开班会的时候,宁耳小心翼翼地看着邵柏翰,只见他偷偷地玩着手机,一点都不担心。

    他犹豫了一会儿,问道:“邵柏翰,你就不怕输了?”

    邵柏翰抬了眼睛看他,嘴角微勾:“小耳,准备好天天给我抄作业了?”

    宁耳:“……”

    你最好输得一塌糊涂才好!!!

    上课铃响,班主任进了教室。

    宁耳心中紧张,坐直了身体。他认真地看着班主任的脸,忽然感觉腿上一阵痒,他低头一看。

    邵柏翰的手莫名其妙地放在他的腿上,隔着裤子,手掌触碰,曲起手指,轻轻地戳着。

    炙热的温度从那温暖的掌心传递过来,激得宁耳一阵酥麻,那手指又似有似无地敲着,让宁耳浑身一颤,他赶紧掰开了邵柏翰的手,耳朵早已红透了。

    “你干什么?!”宁耳压低声音,急促地问。

    邵柏翰的脸上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羞红,他趴在了桌子上,将脸朝向宁耳那一侧,很厚脸皮地说:“是不是很紧张?”

    宁耳没被他扯开话题:“你干什么……干什么……”害羞了半天,宁耳才憋出来:“你干什么摸我?”

    邵柏翰听到这个词也有点羞涩,可他脸皮多厚啊,居然硬着头皮地说:“我是在给你缓解紧张。”

    “啊?”

    邵柏翰强词夺理:“你看你是不是忘了排座位的那个赌了?不紧张了吧?”

    宁耳根本反驳不了。

    他现在是不紧张了,可是他羞赧得都快抬不起头了!

    邵柏翰从暑假在桌子底下看到那双漂亮的腿时,就开始谋划什么时候能摸一摸。今天他看到宁耳紧张得身体坐直,突然觉得机会来了,才鼓足勇气,直接上吃豆腐。

    虽然只摸了一下,就被推开。

    但是……越摸,心头就越热,越想得到更多。

    邵柏翰喝了口冰可乐,压住涌上来的邪火。

    两个人各自在想乱七八糟的事,班主任点了一遍名,开口:“班会前先排个座位。现在所有人都出去,按高矮个子站好了,我来一个个地安排座位。”

    宁耳正在想刚才的事,邵柏翰也在想下次找什么机会再摸一把。

    两人都没听到班主任的话。

    身旁的一个同学推了推宁耳的胳膊:“宁耳,我们要出去排座位了。”

    宁耳一下子回过神来:“排座位?”

    那同学点头道:“对啊,老师让我们按高矮个子排队,他要给我们排座位了。”

    宁耳的脑海里还是刚才邵柏翰放在自己腿上的那只手,听了这话,他懵懵的,一时没反应过来。五秒钟后,他慢慢睁大眼睛,快速地转过头,惊喜地看着邵柏翰:“你输了!我赢了!”

    邵柏翰一脸懵逼:“……?”

    这次真的是邵柏翰输了。

    站在队伍的倒数第三位,邵柏翰脸色铁青,气得不想说话。

    他身高185,宁耳177,他们两个绝对不可能坐在一起,绝对绝对不可能。

    邵柏翰心烦气躁,他眼睁睁地看着宁耳被排在了倒数第二排。等轮到自己的时候,他直截了当地问老师:“老师,我们不是按成绩排座位么?隔壁十二班就是按成绩排座位的。”

    他声音不低,宁耳在教室里也听到了,惊讶地转头看他。

    班主任皱了皱眉,看到这是年级第一的学生,才脾气好点地说:“隔壁十二班是十二班,和我们十三班有什么关系。邵柏翰,你坐靠窗的那个位置。”

    邵柏翰气得不想说话。

    班会课一下,邵柏翰就找上了宁耳。

    宁耳很少有这么占上风的时候,他学着邵柏翰刚才的表情,白净的脸上是灿烂的笑容:“邵柏翰,你准备好答应我三个条件了吗?”

    来找宁耳寻求安慰的邵柏翰气得差点嗝屁。

    这件事怎么能这么解决?

    开学第一天,邵柏翰就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老师,我近视,看不清,想往前面坐坐。”

    班主任盯着邵柏翰没有眼镜的脸看了半天,一脸“你逗我”的表情。

    邵柏翰:“我戴隐形眼镜了。”

    这年头的高中生几乎没有戴隐形眼镜的,班主任还有点不相信。可隐形眼镜不是美瞳,外行人几乎看不出来。班主任凭借多年的教师经验,判断道:“邵柏翰,你是想和谁坐在一起?我告诉你,你现在是学生,首要任务是学习。哪怕你成绩好,也不可以早恋。我们班是不可能男女同桌的,你现在回去上课吧。”

    邵柏翰理直气壮:“我不想和女生坐同桌。”

    班主任一看他这副样子就知道肯定是要和女生做同桌,根本不理他:“好了,要上课了,你回去吧。”

    开学第一天,邵柏翰阴着脸坐在十三班的最后。他的同桌是比他个子还要高的大高个。

    宁耳其实并不矮,十三班的整体身高有点低,男生普遍170,所以宁耳也坐在倒数第二排。可是……

    邵柏翰抬起头看过去。

    他坐在倒数第一排的最左边,宁耳坐在倒数第二排的最右边。

    这他妈就是个楚河汉界啊,靠!

    晚上回家的时候,宁耳心情很好,邵柏翰却委屈死了。

    宁耳也想和邵柏翰坐在一起,但他根本没有那种龌龊的心思,和邵柏翰一个班就挺好了,不那么近也没关系。他高兴的是能有那三个条件,他要好好想想,需要邵柏翰做什么。

    他转过头看到邵柏翰闷声不说话,又有点心软。

    宁耳问道:“邵柏翰,今天晚上你是不是要到我们家吃饭?”

    昨天晚上邵奶奶专门来了宁家,说今天她要回老家一趟,不能照顾邵柏翰,希望邵柏翰能在宁家吃晚饭。

    邵柏翰声音很闷:“嗯。”片刻后,他问:“你想不想和我坐在一起?”

    宁耳一愣,没想到他回问这个:“你说这个干什么。”现在都定好了不坐在一起,说这种话还有什么意义吗。

    对于宁耳来说,强化班是一个很陌生的地方。这个班里大多数学生都是一年的老同学,哪怕他不暗恋邵柏翰,如果能和邵柏翰坐在一起,也特别好。

    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定了啊。

    邵柏翰定定地看着宁耳:“你就说,想不想?”

    宁耳迟疑了片刻,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想……”

    “好。”

    第二天刚上早读课,班主任走到宁耳的身边,敲了敲他的桌子:“宁耳,你和王平换个位子。我听说你以前就和邵柏翰认识,他是个转校生,对咱们燕中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你好好帮一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