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21.第二十一章
    下了早读课, 宁耳收拾东西, 和王平换了位子。

    王平长得粗壮,却非常好心,还帮他搬了书。搬书的时候,王平说:“宁耳, 听说你和邵哥以前就认识?你和我换位子也好, 我坐他身边都有点方。咱们上学期期末的那个篮球赛, 我是后卫, 和六班比赛的时候, 我被他打得心态差点就崩了。邵哥太猛了,惹不起惹不起。”

    六班和十三班比赛的时候, 宁耳也在比赛,没看到现场。但看着王平至今都心有余悸的表情, 恐怕真的是对邵柏翰产生了什么心理阴影。

    王平好奇地问了一句:“对了,高一时候我们二胖向来说一不二的,怎么这次还真让你和邵哥坐一起了?”

    二胖是班主任的外号。

    宁耳哪里知道答案, 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可能是想让我帮邵柏翰融入新班级?”

    王平哈哈一笑:“你自己不也是新加入我们十三班的么。”

    宁耳也笑了起来。

    宁耳把所有东西都搬到座位上后, 发现邵柏翰已经从办公室回来了。他单手撑着下巴, 目光悠长地看了眼远处的王平,又转过来看他:“小耳, 你刚才和老王聊什么呢?”

    宁耳老老实实地说:“王平说他也不大想和你坐一起, 他看到你就方。”

    邵柏翰眸光一闪:“就这些?”

    就这些为什么那个傻大个笑得这么开心, 你还和他一起笑了, 我都看到了!

    宁耳想起来:“诶对,还有。”宁耳转过身,认认真真地盯着自己这个竹马:“邵柏翰,你是怎么说服周老师,让他给我调位子的?”

    宁耳问是问了,其实邵柏翰不回答,他心里也大约有个答案了。

    小时候宁耳曾经听爸妈说过,邵家很有钱,他们很奇怪为什么邵柏翰不回海城上学,反而被留在燕城这个三线小城市。后来宁耳长大了,渐渐也察觉出来,邵柏翰和其他很多学生是不一样的。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们班和隔壁班闹矛盾,原本是一个男生被隔壁班人欺负了,结果闹到最后,演变成两个班打群架。

    一年级的小朋友根本打不出什么架,却也搞得头破血流,有人受伤。

    邵柏翰没受伤,宁耳却受伤了。

    当时的邵柏翰脾气还比较不好,有点冷,不爱搭理人。两个班打架,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别人却要来惹他,挑衅他,改编那种顺口溜一样的儿歌骂他们班的男生都没种。邵柏翰没忍住冲进去也要打架,宁耳为了拉住他,被人打了一拳,打在下巴上,红了一大片。

    邵柏翰看见了,直接从地上拿了一块大点的石头,在打到宁耳的那个学生头上砸出了一个洞。

    两个班级打架的后果,就是涉事学生全部被请了家长。

    全场只有一个学生流血了,就是被邵柏翰打的。

    宁耳永远记得,他和邵柏翰被留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等家长的时候,邵柏翰就冷冷地站在那里,不说话。他那张脸上写满了生气和不屑,见宁耳看着自己,眼睛往宁耳的下巴上瞅了一眼:“还疼不疼?”

    宁耳乖乖摇头。

    邵柏翰抿了抿嘴唇:“我没错,你也没错。知道么?”

    宁耳什么都不懂地继续点头。

    受伤孩子父母先到了学校,硬是要邵柏翰给个说话,赔钱道歉,还要休学,否则他们要让学校开不了门。但第二天,邵柏翰就正常来上学,也没有任何处分,一切好像没有发生过。

    这件事以后,宁耳和邵柏翰的关系越来越好,邵柏翰也渐渐地会和其他人说话。

    这次换座位,邵柏翰也肯定是动用关系,才让班主任松口。

    宁耳这样想到。

    邵柏翰撑着下巴,轻轻地“哦”了一声:“你这么好奇?”

    宁耳点头。

    邵柏翰一脸正经:“因为老师来让你来帮我熟悉校园啊。我是转校生,你是老学生,你要帮助我,关爱同学,知道不?”

    宁耳:“……”

    你都转校一个多月了,哪里还需要熟悉校园,这种话谁会信啊!!!

    宁耳绝对不信这话,但邵柏翰不说,他也没去多问。

    上课时间到了,他乖乖地坐下来,认真听课。

    高二的课程安排还算轻松,但是强化班每个学生的桌子上全都堆满了教科书。

    燕中没有美术课,只有音乐课,且到高二就停课不上,只有高一有。对于高二学生来说,唯二可以算做副课的就是计算机和体育。计算机的课本又厚又重,其余九门课每门课的书也很重,除此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资料、习题本、练习本。

    每个学生的桌肚里塞得满满的,桌子上还摆放了一大堆。

    宁耳的私人资料不多,也在桌子上摆出了一座小山,其他资料多的学生面前都是两座小山。

    透过小山堆,宁耳认真听课,时不时地低头做笔记。他做了一会儿笔记,隐隐约约察觉到一道奇怪的视线,转头看去。

    宁耳耳朵有点烫。

    “邵柏翰……你看我干什么。”

    邵柏翰一只手拿着笔,在指尖轻轻地转着,双眼却直勾勾地盯着宁耳。

    片刻后,他低沉的声音响起:“你上课一直这么认真,要记笔记?”

    宁耳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实话:“现在不比高一了。咱们下个月就结束高中课程,进入高考复习阶段,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便。你也要好好听课,别抄作业了。强化班的学生都很厉害,我在燕中一年只考过两次年级前十,很多时候都是五十名开外。”

    邵柏翰:“我一直不记笔记。”

    宁耳想了想:“那也可以……”

    “我从来不知道笔记要怎么记,你借我看看?”说着,邵柏翰突然把身体凑了过来。

    宁耳和邵柏翰坐在教室最后面的角落,邵柏翰突然这么凑过来,吓了宁耳一跳。他凑得好近,半个身体越过来,整张脸都靠到了宁耳这边。宁耳低头的时候,能清楚地看到邵柏翰脸上细小的绒毛。

    他看见邵柏翰低眸看了看他的笔记,然后也不坐回去,直接转过头,对他笑了一下:“字写得不错嘛,小耳。”

    这距离太近,温热的呼吸喷在宁耳的下巴上,刺得他心头发痒,脸上发烫,说不出话来。

    邵柏翰趁热打铁,很不要脸地伸出手,搭在了宁耳的肩膀上。

    宁耳身体一颤。

    邵柏翰勾着他的脖子,半个人赖在了他的身上,朝他轻轻地笑着。

    “小耳,你的字这么好看,笔记借我抄抄……好不好?”

    宁耳被他这么搂着,几乎要搂到了怀里。他红着脸,完全开不了口。

    “邵柏翰,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一道严厉的女声响起,邵柏翰脸上的笑容突然一僵,慢慢站了起来。他看着黑板上的电磁场曲线图,淡定地开口:“电子从第一象限进入磁场……”

    回答完问题,邵柏翰坐下来。他转首又想去看宁耳的笔记,却见宁耳的桌子上干净一片,笔记本居然不见了。他惊讶地看向宁耳,宁耳不看他,说:“我……我物理课一般也不怎么记笔记,你要记笔记的话,可以自己记。”

    邵柏翰:“……”

    下课铃响,物理老师高声说:“邵柏翰跟我过来一趟。”

    邵柏翰正想着怎么再去接近小耳,闻言愣了一会儿,跟着物理老师走出教室。

    物理老师是个五十多岁的女教师,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盯着邵柏翰看了一会儿:“上课的时候不要做一些奇怪的小动作。我不知道你和宁耳关系有多好,但在我的课上,你们要好好听课。”

    这居然是看见邵柏翰那臭不要脸的行为了。

    邵柏翰点点头,先糊弄过去。

    这老师说得简单,但确实有道理。

    高二以后不比高一,宁耳上课的时候都不再走神,一直很专心地听课。邵柏翰第一堂课调戏了宁耳一下,到第二堂课,宁耳将椅子搬到了桌子最边缘,邵柏翰别说凑过去了,手都要伸直了才能碰到宁耳。

    邵柏翰:“……”

    邵柏翰自我检讨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记录下第一条注意点。

    『上课时间不动手动脚』

    邵色狼很委屈地开始给自己定规矩。

    宁耳本来就是燕中校草,现在邵柏翰转学过来,也被许多女生关注。他们两个坐在一起的事,很快传到了隔壁十二班,又传到了一部其他普通班。

    开学第二天的第三堂课,宁耳正低头做上节课老师布置的作业。邵柏翰转头看他,视线炙热专注,宁耳怎样也忽视不了,写作业的速度慢慢下降。

    他死死握着笔,努力地又写了几个字母,终于还是忍不住:“邵柏翰,你不做作业?”

    邵柏翰在玩指尖陀螺,眼神却直勾勾地盯在他的身上:“小耳,我们现在算是同桌了吧?”

    宁耳没明白他想说什么:“是啊。”

    邵柏翰突然凑过来:“那算我赢了?”

    宁耳吓得赶紧往后一缩,却差点掉下椅子,邵柏翰一把抱住他的腰,将他拉了回来,笑眯眯地说:“之前咱们那个赌,算是谁赢了?”

    宁耳终于明白邵柏翰想说什么了。

    明明就是邵柏翰动用关系才让他们俩坐在一起,凭什么说是邵柏翰赢了!

    宁耳很不服气:“是我赢了。开学第一天的时候我没和你坐在一起。”

    邵柏翰厚着脸皮:“但我们现在坐在一起。”

    宁耳:“你……你不可以这样。”怎么可以作弊走后门!

    邵柏翰看到宁耳气呼呼的样子,被可爱到不行,但欺负过一阵后,还得安慰一下,好好顺顺毛,他说:“那这样,我委屈一点,就算我们俩都赢了?你以后借我抄作业,我也答应你三个条件?怎么样,够贴心了吧。”

    宁耳:“……”

    你根本不委屈!

    宁耳将自己的英语作业交给邵柏翰后,邵柏翰朝他眨了眨眼,低头开始抄作业。宁耳心里很气不过,正想着该怎么反驳邵柏翰,一个学生走过来:“宁耳,门外有人叫你。”

    宁耳和邵柏翰一起抬头。

    那学生嘿嘿笑了一下:“咱们年级的级花来找你,有艳|福啊。”

    邵柏翰立刻黑了脸,宁耳也惊讶地看向教室外。

    宁耳走出教室,见到了刘晓萌。

    刘晓萌在燕中的成绩一般,不可能进强化班。自从暑假画展一别后,宁耳再没见过她。如今的刘晓萌剪了短发,很有清纯的学生气,她站在十三班的门口等宁耳,看到他后,将自己的头发挽到了耳后,轻轻低下头:“宁耳,下节课是自由活动课……你能陪我去小超市走一趟吗?”

    教学楼走到小超市有点距离,走慢点,来回一趟需要十分钟。

    宁耳不知道刘晓萌来找自己想做什么,他奇怪地站在刘晓萌身后,没和她并排走,以免引起误会。

    刘晓萌一次次地放慢脚步等他,他一次次地刻意走在她身后。

    两人走到宿舍区的时候,刘晓萌突然停住脚步,转身看向了宁耳。

    这是一个很偏僻的位置,高大的梧桐树将天空遮蔽。穿着白裙的女生站在树荫下,仰头看着宁耳,她定定地看了好一会儿,嘴角翘起来一笑,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宁耳,你不喜欢我。”

    宁耳猛地呆住。

    这……这到底是想干什么?该不会……

    刘晓萌直接告白:“我喜欢你。”

    宁耳:“!”

    躲在树后跟了两人一路的邵柏翰:“!!!”

    刘晓萌看着宁耳惊呆的表情,眼睛里写满了失落,但很快她就笑了起来:“没关系,我只是想和你说一声。画展以后我想了很多,我大概已经知道,你一点都不喜欢我。我现在也打算不再喜欢你了,所以只想告诉你一声,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剧情变得太快,宁耳还没从级花向自己表白的状态中走出来,就收到了刘晓萌的“不再喜欢”宣言。

    他懵懵地说:“对……对不起。”

    刘晓萌笑着摇摇头:“没什么,你不喜欢我我又不能强求。”

    两人继续往小超市走,路上的树越来越少,根本挡不住人。

    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跟在他们身后,很想听清楚他们的话,但实在隔得太远,听不到一点声音。

    邵柏翰眼角轻轻抽搐,目送着宁耳和刘晓萌离自己越来越远。

    刘晓萌显得落落大方,宁耳也不再那么扭捏。

    他确实没想到刘晓萌会对自己表白,但人家女生都不在意了,他自己却在意,那就太小气了。为了缓解气氛,宁耳开了个玩笑:“我以为你喜欢的是邵柏翰。”

    刘晓萌十分诧异:“你怎么会这么以为,我和邵柏翰小时候就不熟,他转学还转得那么早。”

    宁耳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你们两一起演过那个舞台剧?”

    王子和公主似乎天生就该在一起。

    宁耳总是这样认为。

    刘晓萌扑哧笑了出来:“没,我一点都不喜欢邵柏翰。”

    虽然这样不大好,但宁耳心里轻松了许多,他想起来一件事:“其实邵柏翰也喜欢你的。可惜你不喜欢他。”

    刘晓萌:“……”

    过了片刻,刘晓萌问:“你刚才说谁喜欢我?”

    宁耳:“邵柏翰喜欢你啊。”

    刘晓萌很囧的表情:“江晨喜欢我还差不多,邵柏翰一点都不喜欢我,一点一点都不喜欢我。我还觉得他有点讨厌我呢。”

    宁耳:“啊?”

    女孩子的心思缜密如丝,刘晓萌开始给宁耳分析起来:“其实宁耳,上学期你去邀请我看画展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我们两有可能。但那天江晨来了以后,我就发现了,你只是想撮合我们。我们女生对这种事情还是挺敏锐的,我想了一个暑假,这次找你……”

    顿了顿,她继续说:“这次找你也是想结束。我和江晨上周一起去看周杰伦的演唱会了,他挺好的。”

    宁耳瞬间明白:“你和江晨?”

    刘晓萌抬起头笑着:“没,我们没在一起。我现在不算喜欢他,但和他在一起挺开心的,我有点想试试。”小姑娘眨眨眼,“你别告诉江晨。”

    宁耳点头不说话。

    宁耳本来以为刘晓萌是个单纯简单的女生,没想到她这么厉害,在感情方面如此敏锐。

    刘晓萌直接点出,当初宁耳所谓的胃痛其实是在骗她,想给她和江晨制造机会。又怀疑画展的票根本不是宁耳买的,是江晨买的。

    都说女生在恋爱方面简直是福尔摩斯,宁耳十分认同,但又想到:“……邵柏翰真的不喜欢你?”

    刘晓萌用力摇头:“他肯定不喜欢我。”

    宁耳茫然地想着:那为什么那天他一定要去看画展?

    两个人走到小超市,买了瓶水,就再回教学楼。

    走到教学楼下,一个人要去西边,一个人要去东边,不需要走同一个楼梯。

    刘晓萌的教室靠得近,她笑着朝宁耳招招手,自己转身走向东边的楼梯。宁耳没想太多,径直地走向西边的楼梯,却不知道在他转身以后,刘晓萌刚走到楼梯口,她的两个闺蜜就走过来,轻轻地安慰因为失恋已经哭出来的级花。

    宁耳拿着一瓶脉动,走到了西边楼梯。他还没踏上台阶,手腕被人猛地一拉,整个人被拉到了楼梯下方的阴影里。

    宁耳惊愕地睁大眼,抬起头,只见邵柏翰俯首看着自己,嘴唇抿成直线。

    “她跟你表白了?”

    宁耳瞬间回神:“你怎么知道?你偷听我们说话?”

    邵柏翰故作镇定:“就不许我也去小超市买东西了?”

    宁耳才不信。

    邵柏翰居然偷偷摸摸地听别人说话,这种行为太过分了。他抬步就要离开,不打算理会这个人,谁料邵柏翰居然直接抱着他的腰将他又拉了回来,按在墙上,被阴影覆盖。

    自由活动课的时候,来来回回上下楼梯的学生非常多,热闹的声音从两人的头顶传过。狭小|逼仄的楼梯间里,邵柏翰的身体覆了上来,宁耳被他挤得无处逃脱,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越跳越快。

    黑暗中,他只能看清楚邵柏翰那双明亮的眼睛。

    这人恶劣的笑的时候,眼睛会亮晶晶的。可如今,他眼睛里阴沉沉的,非常严肃。

    良久,他低沉地问道:“你和她……怎么说的?”

    宁耳这才明白,邵柏翰并没有听全他们的话。

    但他并不想告诉邵柏翰。

    宁耳抿着嘴唇挣开了邵柏翰又要离开,但邵柏翰死死地拉着他的手腕。

    宁耳挣扎了好一会儿,怒道:“邵柏翰!”

    下一刻,一个宽广温暖的怀抱迎了上来,有力的手臂一把勾住宁耳的腰身,将他搂到了自己怀里。邵柏翰死死地抱着他,将脸庞埋在他的肩窝里,声音微颤,轻轻地说:“小耳,不要和她在一起……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