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22.第二十二章
    学生吵闹的声音就在头顶, 但是在这被黑暗笼罩的楼梯间里, 只有他,和这个温暖的拥抱。

    宁耳的世界一下子安静了。

    他感受到那双抱在自己腰间的手臂的力度,感受到这个怀抱的滚热,感受到邵柏翰剧烈的心跳声, 在自己的耳边一下下咚咚地响起。

    邵柏翰温热的呼气喷洒在他的脖子上, 敏感的皮肤被激得颤栗, 宁耳好想抬头去看看邵柏翰现在的表情, 可是邵柏翰将脸死死埋在他的肩膀里, 让他根本不可能看清。

    “邵柏翰……”宁耳低低地说着。

    邵柏翰沙哑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你别答应她……”

    宁耳心中一颤,没再说话。

    两具滚烫的身体, 用力地抱在一起。

    宁耳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和邵柏翰的融为一体。

    他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声音,一个奇怪的声音。

    刘晓萌说:“邵柏翰一点都不喜欢我。”

    邵柏翰说:“我要去看这个画展。”

    这个人不喜欢刘晓萌, 也不喜欢画展,可他偏偏要去看,偏偏……偏偏……

    邵柏翰,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

    良久, 宁耳轻轻抱住了邵柏翰的腰。在他的双手覆上去的那一刻, 邵柏翰身体一僵, 将他抱得更紧了,仿佛这样才不会失去自己怀里的少年。

    宁耳脸上通红, 喉咙干涩, 说不出话。他只能这样抱着邵柏翰, 用这样的行动来告诉他自己的心意。

    仿佛能够抱到地老天荒, 越来越多的学生从楼梯口走了上去,因为自由活动课快结束了。

    宁耳抱着邵柏翰的腰,过了许久,他鼓起勇气,小声地说:“我们是不是该上去了?”

    邵柏翰轻轻松开了他,漆黑的眼睛定神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看得宁耳脸上发烫。

    “我们回去吧。”

    宁耳和邵柏翰从楼梯间里出来的时候,两个人都红着脸,一声不吭地往楼上走。

    回到教室后,宁耳拿出一套套的试卷开始做作业。邵柏翰和之前一样,拿着宁耳的英语卷子开始抄。

    教室里的学生都不知道他们发生的事,宁耳满脸通红,心中思绪万千,他很想转头去看邵柏翰,可根本不敢,想问的话也一个字也问不出口。

    晚上放学的时候,两人走路回家。

    邵柏翰低沉的声音响起:“你答应她了吗?”

    宁耳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没……没有。”

    邵柏翰不再说话。

    宁耳心中忐忑,低着头看着地面,不知道该说什么。下一秒,一个手臂从他的肩膀上环了过来,邵柏翰用力地将他搂过来,拉近自己的怀里。

    撞进这个人的怀抱里,宁耳心脏一颤,缓缓地抬起头。

    邵柏翰低首看着他,两人离得好近,近得似乎能听到两个人同样很快的心跳。

    看着这样的邵柏翰,宁耳一直想问的那句话几乎快到了嘴边。

    他好想问出来,问一问这个人是不是喜欢自己。哪怕只有一点点,是不是真的也喜欢自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邵柏翰挑了挑英俊的眉,笑道:“那还差不多。我都没开始谈恋爱,你怎么可以谈恋爱?我要比你早,不会输给你,知道不?”

    一盆冷水从宁耳的头上浇下来,淋得他透心凉。

    邵柏翰揽着宁耳的手在轻轻颤抖,如果宁耳仔细地看,会发现他的笑容其实十分僵硬。

    邵柏翰不敢打这个赌。

    宁家家规森严,宁妈妈从小对宁耳严格教育。如果宁耳不是个同性恋,他知道了自己龌龊的心思,恐怕会和他绝交。

    他不敢先说出这句话,至少等到两个人再大一些,他能承担那些后果,他付得出那些代价,他才可以去说。

    邵柏翰揽着宁耳的肩膀,和以前一样,大大方方地吃豆腐,一起回到家。

    一路上他说了一些好玩的趣事,宁耳随便地嗯了几声。这一切和过去没什么不同,邵柏翰也没有发生,宁耳从始至终都低着头,没有看他一眼,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因为他过份亲密的举动而害羞脸红。

    两人道了别,宁耳回到房间里,将书包放在桌上,打开抽屉,拿出了一张贺卡。

    这张贺卡的边缘已经泛皱发黄,只是一张很普通的白色硬纸板,上面用水彩笔画出了一个小房子和两个手牵手的小人。在硬纸板空白的地方,是用铅笔写的、歪歪扭扭的几个字。因为长期被人用手抚摸,铅笔字迹有些浑浊模糊。

    那上面写的是——

    『小耳,永远在一起。生日快乐!』

    小学二年级下学期的四月,邵柏翰突然离开了。那年三月二十号是宁耳的农历生日,那时候他和邵柏翰的关系已经很不错,邵柏翰偶尔还会冷淡别扭,但大多数时候,他们都相处得很好。

    生日前,邵柏翰不大好意思,就故意很凶地问他:“你要什么礼物?你是不是喜欢最新款的那个游戏机,买那个给你好不好?”

    宁耳那时候还比较大胆敢说,直接告诉他:“我想要你亲手做的东西,你自己做的。”

    宁耳本来以为会得到一个小纸鹤、小青蛙,却没想到收到了这样一张丑丑的贺卡。

    邵柏翰将贺卡给他的时候,一脸很生气的样子,冷冷地说:“做这个东西烦死了。”

    宁耳看着贺卡上的两个小人:“这是谁?”

    邵柏翰看了一眼:“你和我啊。”

    宁耳好像吃了糖,甜了太久,一直甜到了现在。

    从一开始他就该知道,邵柏翰不会喜欢他。他是个男人,不是女人。

    哪怕邵柏翰对他做了再多暧昧的举动,那也只是因为他是个男生,邵柏翰不会用对待女生的方式去对待他。从头至尾,他就不该抱有任何奢望,邵柏翰的心思他永远都猜不中,可是他却被邵柏翰玩得团团转。

    “你怎么就这么讨厌呢……”

    宁耳的声音有点沙哑,藏着难过。

    第二天早上邵柏翰一如既往地敲开了宁家的门,没看见宁耳,宁妈妈说:“小耳今天提前去上学了。小翰,他没和你说吗?好像是老师找他有什么事情,要他帮忙干什么,所以他就先走了。”

    邵柏翰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住,点点头,说了几句,就自己去上学。

    他走到教室里,抬头一看,发现宁耳居然在出黑板报。

    原来还真的是有事情要做。

    邵柏翰没想太多,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早读课的时候心不在焉地拿着书,目光却悄悄地伸向了宁耳,赤果果地看着,仿佛要将他吞吃入腹。

    早读课一下,邵柏翰走到后面,靠着黑板的边缘看着宁耳:“早上要提前出门怎么不和我说一声?我和你一起走。”

    宁耳的视线没有挪动一下,仍旧看着黑板,声音平静:“太早了不麻烦你了。我自己来就好。”

    邵柏翰皱起眉头,感觉到一丝不对,可他还没说什么,就被以前六班的学生喊出去了。

    他走的时候,宁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依旧安静地画自己的黑板报。

    这一天,邵柏翰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大对了。

    他上课的时候从不去招惹宁耳,到了下课,他厚着脸皮凑到宁耳的身边,摸上了宁耳的大腿。宁耳没有向以前一样小声地问他“你干什么”,而是直接将他的手拿开,很认真地看着他:“你要不要抄作业?我英语做好了。”

    邵柏翰只能说:“好……我抄。”

    宁耳认认真真地听课,经常也会和他说说话,可就是哪里不对了。

    他抱着宁耳的时候,揽着宁耳的肩膀的时候,宁耳并不会特别反抗,也不会紧张地让他快松开,而是很淡定地继续做自己的事。只不过有时候他摸得过了一点,比如摸到了大腿内侧,宁耳才会皱眉看他。

    那目光冷静平和,没有一丝暧昧的波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邵柏翰被他看得拿开了手。

    放学回家的时候,两人走到小区楼底,邵柏翰再也忍不住,一把拉住宁耳的手腕:“小耳,你今天是怎么了?”

    宁耳奇怪地看他:“我有怎么了吗?”

    邵柏翰看着这张漂亮干净的脸,看着这双沉静的眼睛,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好像什么都没变,好像又什么都变了。

    头两天,邵柏翰还继续高兴地吃豆腐。但过了一周,他也沉着脸,不再多做些什么。

    冷战的氛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邵柏翰不再主动地要抄宁耳的作业,宁耳也从不主动和他说话。

    开学第二周的体育课,邵柏翰换上了运动服,转首看到宁耳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也走了过来。他们是同桌,体育课的时候也站在一起,两个人各自做着准备运动,体育老师在前方大声地说话。

    “今年教育部改革,高中向大学看齐,也分上下学年,男生各自跑1000米和12分钟耐力跑。这学期我们要测试的是12分钟耐力跑,男生是6圈及格,也就是2400米。几个体育差的学生要注意一下,我知道你们成绩很好,都是强化班的,有希望拿到学校的清北自招名额。但从今年开始,体育成绩也纳入自招要求里,你们要及格,知道吗?”

    邵柏翰记得宁耳体育很差,曾经因为体育不及格错过了一次三好学生评选。他有点担心宁耳,可两人现在正在冷战,他主动开口实在太没面子了。

    一方面是面子问题,一方面是小耳。

    邵柏翰心中天人交战。他转动着手腕,看向宁耳,犹豫了片刻才说:“12分钟只是测试项目之一,不及格的话体育也不一定不及格。”

    宁耳没有看他,淡淡地说:“我比你好。”

    邵柏翰气得表情都快崩了:“……”

    宁耳的体育比邵柏翰好?这根本不可能。

    发令枪一响,十三班的二十多个男生全部窜了出去。燕中的体育课一向分男生班和女生班,此时此刻,女生们正在操场里做拉伸运动,她们远远地看到自家班上的男生们像火箭一样,奋力往前冲。

    几个女生好奇地凑到一起。

    “邵柏翰跑得真快啊。他也太厉害了吧,学习那么好,体育又好。”

    “长得还帅!”

    “我觉得宁耳更帅。”

    “我更喜欢邵柏翰。”

    “明明宁耳最帅了!你看,宁耳也跑得那么快,第四名呢!”

    邵柏翰跑在最前面,他跑得实在太快,将身后的第二名甩得很远。

    跑到第三圈的时候,不少男生已经脸色发白,额头冒汗,只有他还轻轻松松地在跑,似乎没有压力。

    然而最让体育老师惊讶的不是邵柏翰,而是跟在他身后,差了整整一圈的宁耳。

    “好,宁耳第二,还有一圈及格,加油,继续跑!”

    这个体育老师上学期也教宁耳,宁耳的体育有多烂他是知道的。看到宁耳一声不吭地跑在队伍的第二位,哪怕比邵柏翰差了一两圈,他也觉得奇怪:“难道是因为十三班学生比普通班学生的体育差太多了?”

    12分钟一到,老师吹响了哨子,所有学生都停了下来。

    邵柏翰跑了八圈半,3000米是满分,他跑出了3400米,是名副其实的第一。他走到体育老师身边开始报成绩,刚刚报完成绩,只听体育老师大声说:“第二名宁耳,你几圈?”

    邵柏翰的脚步突然顿住,错愕地看向走过来的宁耳。

    宁耳低声说:“六圈半,2600米。”

    邵柏翰不敢置信地看着宁耳,底下第三名的学生上去报成绩。宁耳报完成绩就走开,邵柏翰走上前直接拉住他的手:“你怎么跑那么多?”

    宁耳奇怪地看他:“我为什么不能跑这么多?”

    邵柏翰被他冲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宁耳挣开他继续往前走,他走得很慢,似乎刚才跑累了。

    体育课结束就是晚自习。

    邵柏翰自己做完了作业,转首看向宁耳,发现宁耳居然埋头在睡觉!

    宁耳将脸埋在双臂上,趴在桌子上睡觉,这一睡就是一节晚自习课。

    晚自习下了,邵柏翰拎着单肩包准备走。他已经一周没和宁耳一起回家了,一开始是宁耳老是找理由,不和他一起走。邵柏翰好面子,被冷待了好几次后,为了脸皮就不再去找宁耳一起回家。

    可今天,他不知怎的,低声地问了一句:“回家吗?”

    宁耳身体一僵,他将头埋在桌子上,许久后,轻轻摇头:“我有事,晚点走。”

    邵柏翰:“……”

    邵柏翰嘴角一抽,拎着包就走。

    慢慢的,十三班的学生走得差不多了。倒数第二个走的人是王平,他看到宁耳还趴在桌子上,奇怪地说:“宁耳你不走吗?我要走了,你要不要一起?”

    宁耳还是没抬起头,声音闷闷地说:“你走吧,我很快就走。”

    王平摸了摸头,拿着书包离开。

    邵柏翰是真的很气。

    他这个人有多好面子,小耳不是不知道。今天他已经受不了冷战,想和宁耳和好,还主动在体育课上劝慰宁耳。结果呢?宁耳压根不领情,还又冲他!

    邵柏翰脸色低沉,拿着包走向校门口。一辆自行车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自行车渐渐慢了下来,王平缓慢地骑车,转头看向邵柏翰:“咦,邵哥,你今天还是不和宁耳一起走吗?”

    邵柏翰反问:“我和他一起走干什么?”

    王平摸着头:“没什么,就觉得哪里怪怪的。嗯……你不觉得?”

    邵柏翰蹙起眉头:“哪里怪?”

    王平摇头:“我不知道啊。”

    邵柏翰离开学校,一个人走到小区门口。

    越是接近小区,他越是气闷。他不懂宁耳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他没做错什么事啊,两个人上周不还好好的,怎么这一周就变成这样了?

    他真是一点都猜不透小耳的心思。

    邵柏翰抬步走上楼梯,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宁耳这几天莫名其妙的举动。他心里很气,又想起今天自己离开的时候还特意示好,邀请宁耳一起回家。但宁耳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拒绝了他。

    “能有什么事,那么晚了,难道还要在教室里睡觉啊?”

    邵柏翰唇线紧抿,表情不悦。他又往上走了几个台阶,突然停住脚步。

    下一刻,他猛地转身,快速地往回跑,不断地跑着,一直跑回了学校,不停歇地跑到三楼。跑到十三班的门口,邵柏翰用力地推开后门。

    宁耳正弯腰不停地揉着脚踝,一个抬头,就看到了气喘吁吁的邵柏翰。

    月光下,邵柏翰穿着一件白色T恤,手腕上的金色手镯闪烁着泠泠的月光。他跑得太急太快,额头上全是汗,脸上发红,大口地喘着气,目光紧紧地锁在他的身上。

    宁耳的脸白得吓人,脚踝红肿,呆呆地抬头看着邵柏翰。他静静地看着邵柏翰,看到这个人脸色突然很难看,目光沉黑,不发一言地走进了教室,走到了他的身边,半跪下来,扶着他的右脚,仔细地看着。

    看了许久,邵柏翰抬起头,怒道:“你有病啊,扭到了干什么不说。你自己不能跑你不知道?12分钟跑个不及格又怎么了,班上十几个不及格的,差你一个么?”

    宁耳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着。

    邵柏翰气急地用双手捧着宁耳的那只脚,非常小心地查看着,嘴上还在骂:“这是最后一次,我以后再也不管你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啊,我改还不行么?我以后再也不抄你作业了,再也不欺负你了,你还要我改什么,你说啊?!”

    所有的委屈加着脚上的剧痛,让宁耳鼻子一酸,眼睛湿漉漉的。

    他忍不住地喊出了那个名字:“邵柏翰……”

    邵柏翰闻言抬起头,宁耳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全是闪烁的水光,这是他这辈子都忘不掉的场景。他最可爱的小耳委屈极了地看着他,脸上白白的,眼睛亮亮的,嘴里软软糯糯地喊着他的名字,说着那三个字。

    “邵柏翰。”

    这三个字,突然成为了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

    邵柏翰的心软成了一汪水,他慢慢地勾起唇角,仰首看着宁耳,轻轻地说:“我错了,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改。小耳,我们不冷战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