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23.第二十三章
    冷浸浸的月光透过窗户,将教室照耀洒亮。

    邵柏翰双手捧着宁耳的脚, 半跪在地上, 仰首看着他。

    宁耳的眼睛湿漉漉的, 像一只受惊的小鹿,安安静静地望着邵柏翰。他有点不知所措,脚踝上的刺痛一点点地戳进皮肤深处, 可是邵柏翰握着他的手却温暖炙热,那温度烫得他有点发麻, 疼痛好像渐渐消散,只剩下一阵阵奇异的酥麻感。

    邵柏翰今天已经是很舍弃面子了。他感觉自己像遇到了这一生最大的敌人。

    在宁耳的面前,他的面子全成了空气, 当他推开教室门,看到宁耳一个人可怜巴巴地揉腿、又努力想站起来的时候,真的是要气炸了。可是只要宁耳朝他看一眼, 念着他的名字,所有的生气全成了自责,也成了心疼和担忧。

    宁耳不回答他,他也提不起一点气。

    邵柏翰低着头帮他按摩着红肿的脚踝,自顾自地说:“我以前也扭伤过很多次,你这个还好,没有真的扭到,只是有点肿起来了。我家里有红花油, 回去以后我帮你按一下。我还是挺会处理这种问题的, 打篮球的时候经常会受点伤……”

    他说了很多, 宁耳也慢慢平静下来。

    等到邵柏翰问“还疼不疼”以后,宁耳摇摇头:“不那么疼了,感觉可以走了。”

    邵柏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接着转过身,将宽广的后背留给宁耳。他扭过头,英俊的眉坏坏地挑起来,嘴角一勾:“上来,小耳,我们回家。”

    明亮的月光下,帅气的男生故意很痞地笑着,眼睛里却是纯真干净的颜色。

    宁耳的心脏剧烈抽动了一下。

    邵柏翰朝他招招手:“再不走,你可就要很晚回家了。叔叔阿姨不会担心你?”

    宁耳回过神来,脸上有点发烫,他将双手扶到了邵柏翰的脖子上,整个人趴在邵柏翰的背上。在他凑过去的一瞬间,邵柏翰双手扶住他的腿,牢牢地固定住。

    邵柏翰站起身,将宁耳背了起来,他将宁耳的书包拿在一只手上,抬步走出教室。

    九点多的校园黑暗一片,连住宿生都结束晚自习回宿舍休息。走在空荡无人的校园里,晚风迎面吹来,将梧桐树叶吹拂得沙沙作响。高大的男生背着一个清瘦的少年,他们安静地走在梧桐树下,画面定格。

    宁耳的双手环着邵柏翰的脖子,他的胸口紧贴着邵柏翰的后背。

    当他将下巴搁在邵柏翰的肩膀上时,一声声轻微的呼吸声在他的耳边响起。

    他从没和邵柏翰这么亲近过。

    暑假那次在电玩城里的亲近,让他脸红害羞。这次的亲近,却没有了那么多的旖旎,他只感觉无比的心安。

    晚自习的时候宁耳就发现了,自己的脚有点疼。他起初没当回事,但这疼痛却越加剧烈。他不想让邵柏翰知道,就趴在桌子上,假装在睡觉。可是他始终睁着眼睛,清晰地感受到那些钻心的疼痛。

    他听到邵柏翰和前面的学生说话。

    他在想,邵柏翰会不会发现自己受了伤。

    可是到最后,邵柏翰也没有发现。

    就是一种很幼稚很别扭的心理,我故意不想让你发现,可是心底的深处,却真的希望你能发现。宁耳不希望自己变成这样,但当他一个人被留在漆黑的教室里,连教学楼的电都被按断后,他真的很难过。

    他忍住疼痛,倔强地想一个人回家。

    直到教室门被推开的那一刹那,他抬起头看到了这个人。那一幕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会记上一生一世,等以后邵柏翰有了喜欢的人,邵柏翰结婚生子,他也不会忘记,会铭记着,从记忆深处拿出来回味。

    宁耳将脸庞埋在邵柏翰的肩膀里,嘴唇翕动。

    『哪怕你不会喜欢我,我也真的好喜欢你。』

    宁耳心里想的东西邵柏翰当然不知道,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心猿意马起来。

    现在还是九月,天气燥热。邵柏翰今天穿的是一件薄薄的T恤,宁耳的衣服也很薄。本来邵柏翰是为了不让宁耳的脚伤加剧才要背他回家,但真的背了以后,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直白地摆在他的面前——

    宁耳好像蹭到了他。

    邵柏翰面红耳赤地吞了口口水。

    他的后背上能感觉到小耳的胸口在不停地蹭着,他每走一步,都会蹭一下。两个小小的凸起蹭着他的后背,偏偏因为重力作用,小耳还贴他贴得很紧,不断地摩擦。

    除此以外,最要命的还是他的后腰。

    他的双手勾住了小耳的两条腿,将他背在身后,这也就造成了小耳下面的那个……那个东西,不停地蹭着他的后腰!

    邵柏翰能够感觉出来,宁耳压根没起一点奇怪的心思,那东西还是软趴趴的。、

    可是小耳不起那种念头,他却已经要被蹭硬了好吗!

    邵柏翰的裤子越来越紧绷,一股股热量往身下聚集。然后在这个时候,宁耳将脸埋在他的肩膀里,嘴唇摩擦着他的皮肤,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柔软的唇瓣暧昧地扫到了他的皮肤。

    正在与邪恶念头做抵抗的邵柏翰:“……”

    这次是彻底硬了。

    邵柏翰忽然觉得,他现在恐怕比受了伤的宁耳还要难熬。他尽量放空心思,抵制自己现在恨不得转身就把宁耳扑倒的欲|望。他扯开话题,声音沙哑地问道:“现在还疼不疼?”

    宁耳已经想通了自己还是舍不得,还是喜欢邵柏翰的现实。他不再那么别扭,凑到邵柏翰的脸边,嘴角翘起,轻声地回答:“不是那么疼了。”

    温热的呼气喷洒在邵柏翰的脸上,带着只属于小耳的味道。

    邵柏翰:“……”

    妈的根本没用,更硬了好吗!!!

    邵柏翰心中天人交战。

    男性本能的那一面对他痛心疾首: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喜欢的人这么蹭你,你还不赶紧把他扑倒在路边小草丛里,直接啪啪啪?!

    理性思维却对他进行劝导:小耳喜欢你吗?小耳愿意和你在一起吗?小耳甚至还没成年,你这个人太猥琐太龌龊了,这都是什么思想!

    无论两方怎样打架,邵柏翰依旧每时每刻都感觉到,宁耳的身体紧贴在他的身上。他的下|身已经硬得要爆炸,理智还死死克制着,就在他快要溃堤的那一刻,宁耳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你记不记得,我小时候身体不大好?”

    邵柏翰忽然愣住:“嗯?”

    宁耳:“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你已经不在了。我身体最不好的时候是三四年级,二年级暑假我有一次高烧41°,从那以后身体就很不好了。”

    邵柏翰想象到那样的场景,心里一紧。

    这是他没参与过的小耳的人生。

    “怎么会那样?”

    “我也很奇怪,也记不大清楚了。听妈妈说,是有一天莫名其妙就开始发烧,就变成那样了。我妈说,幸好只烧了两天就降温了,这要是真的烧上三天,或许会烧傻了。”

    邵柏翰听宁耳不断地说着。晚风嗖嗖而过,耳边是宁耳轻松的声音。一切安宁详和,时光无限漫长,邵柏翰渐渐静下心,翻滚上来的邪念一点点散去。

    宁耳说:“今天你要背我的时候,其实我挺惊讶的。”

    邵柏翰:“怎么?”

    宁耳没有回答,过了片刻,他声音小小地说:“……我很高兴。”

    邵柏翰猛地愣住,转首看向宁耳。只见宁耳微笑着看他,眼神羞涩,又有点雀跃。

    邵柏翰屏住呼吸,他莫名地有种预感,小耳接下来会说很不得了的话。

    果不其然,宁耳笑着说:“谢谢你,邵柏翰。”

    邵柏翰轻轻摇头:“没……”这是我应该做的。后面这句话没说出口。

    宁耳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你背我的时候我感觉很熟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邵柏翰的大脑迅速运转:他小时候也这样背过小耳?

    宁耳:“就像我每次发烧的时候,我爸爸也是这样背我的,他的后背和你给我的感觉一样。”特别安心。

    宁耳羞红了脸,说不出最后那四个字。

    邵柏翰却:“……”

    神特么的宁爸爸!!!

    他才不想当小耳的爸爸!!!

    这句“你像我爸”的话一出,邵柏翰是真的萎了。

    这比“你是个好人”的好人卡还要折磨人。朋友还能成为情人、日久生情的,你说说这父子,这特么都父子了,还能在一起?!

    宁耳羞涩得乖巧趴着,担心自己刚才是不是透露太多不该表露的心思了。

    邵柏翰眼前一黑,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没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