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25.第二十五章
    软软柔柔的触感, 和想象中一模一样的香味。

    嘴唇相碰的时候, 想了八年,等待了八年,又蛰伏了四个月的感情,在这一刻忽然宁静了。

    邵柏翰的心忽然静下来了, 世界平和安宁, 只剩下他和他喜欢的人。

    金色的阳光照耀在两人的身上, 邵柏翰闭上双眼安静地吻着,数秒后站直了身体。他伸出手, 将宁耳脸上散落的头发全部拂开去。

    宁耳醒来的时候, 抬起头就看见邵柏翰单手撑着下巴,对自己挑了挑眉。

    “小耳,你又偷懒,睡了半个小时。”

    宁耳刚睡醒还有点懵懵的,他迷迷糊糊地点头, 根本不会反驳。

    邵柏翰的目光牢牢锁在宁耳呆呆的表情上, 完全无法移开。

    宁耳傻乎乎地在找自己的笔,又拿着笔目光呆滞地看着面前的习题册, 仿佛还没睡醒, 愣愣地不知道干什么。

    他这样让邵柏翰被可爱到不行, 邵柏翰也不急着提醒他,就这么贪婪地看着。

    过了一会儿, 宁耳有点清醒了。

    邵柏翰发现他的视线渐渐有了焦距, 手指哒哒地在桌子上敲击, 很坏地说:“口水流下来了。”

    宁耳瞬间清醒。他赶紧伸手摸上自己的嘴唇,居然还真有点湿润的感觉。可是他擦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对劲:“我从来不流口水。我要是流口水,为什么就嘴唇有点湿,嘴角一点都不湿?”流口水肯定会从嘴角往下流,怎么可能嘴角不湿嘴唇湿。

    邵柏翰看着那张柔软的唇,一闭上眼还能想起那个触感,他脸上有点红,却很强硬地指着桌子:“你看,桌子上那个水迹就是证据。”

    宁耳低头一看,直接呆了。

    桌子上还真有一小片水渍!

    宁耳红着脸,把桌子上的水渍擦干净。他哪里知道,这一点水是刚才邵柏翰亲他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水杯,滴落下来的水。

    就在三分钟前,邵柏翰不小心碰到被子,水落下来,大部分溅到了桌子上,一滴甚至溅到了宁耳的嘴唇上。

    邵柏翰痴痴地看着宁耳嘴唇上的那滴水,没忍住……轻轻地吻掉。可是宁耳醒得太快,邵柏翰刚亲完他就有点转醒的迹象。邵柏翰只能快速地坐回去,接着先发制人:“小耳,你睡觉还流口水。”

    宁耳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慌乱间他抬起头,惊讶地发现:“邵柏翰,你脸怎么这么红?”

    邵柏翰背脊笔直,强势反问:“我脸红?你看错了吧。”

    宁耳不解地说:“真的有点红……”顿了顿,他突然想到:“你该不会趁我睡觉的时候,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吧?”

    邵柏翰一吓:“我能做什么事?”

    宁耳狐疑的目光在他的脸上转圈。

    邵柏翰有些紧张,紧张得汗都快滴下来了。

    正巧这时,窗外响起一道响亮的枪声和欢呼声,马拉松大赛的第一名似乎已经跑到了终点。宁耳紧紧地凝视着邵柏翰的眼睛,邵柏翰心虚地不大敢看他。

    宁耳突然伸手,邵柏翰吓得往后一缩。

    宁耳指着他面前的试卷:“我就知道!你看,我睡觉的时候你不也偷懒,一个字没写?咦,你这道题的答案怎么和我一样?解题步骤都一模一样……啊,还有这个,这个也一样。”宁耳怒其不争地抬起头:“邵柏翰,你居然趁我睡觉,偷偷摸摸抄我的作业?!”

    邵柏翰:“……”其实是在你睡觉前偷偷摸摸瞄到抄的。

    既然宁耳没发现自己偷亲了他,邵柏翰放宽心,淡定地承认了自己抄作业的无耻行为。

    宁耳是真的为他着急:“这次竞赛还是很重要的,关系到我们明年拿到的高校自招名额。燕中每一届有两个校长联名推荐的名额,高考加六十分上清北,这个名额会参考这次竞赛的成绩。我之前以为你不会在国内读大学,就随便你。可是既然你要在国内读大学,那一定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邵柏翰直接抓住重点:“你以为我不会在国内读大学?”

    宁耳愣了一下,耳朵有点烫:“我……我以为你会出国。”

    邵柏翰终于明白:“难怪中午我和你说咱们上大学的事情,你那么惊讶。”

    宁耳低下头,不再说话。

    他是真的很惊讶,也真的……很开心。

    宁耳乖乖地埋头做习题。

    邵柏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松了口气。

    傍晚时,宁妈妈的快递到了,她还在打麻将,让宁耳帮她去物业拿。

    邵柏翰本就不是个想学习的人,他主动请缨,陪宁耳去物业拿快递。

    两人拿着快递走在小区里,走到小孩的玩乐区时,邵柏翰微微停住脚步,宁耳奇怪地转头看他。

    现在是周末,很多小孩在沙坑里玩沙子,玩滑滑梯、跷跷板。

    家长守在他们身边,生怕他们哪里受伤。

    宁耳看了一会儿,想起小时候自己和邵柏翰玩的事情。一想起这个他就有点来气,最近他和邵柏翰关系比较好,经历了一些事,双方坦诚了许多。他鼓起勇气,说出这些年从来不敢说出口的话:“小时候你都不理我,邵奶奶希望我们能一起玩,但你每次都自己在旁边玩游戏机,还不许我说。”

    邵柏翰似乎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他错愕地转身看着宁耳。过了片刻,他居然没有毒舌,而是很认真地反问:“你小时候讨厌我?”

    宁耳愣住。

    刚认识邵柏翰的时候,他确实有点讨厌这个人。

    但是慢慢的,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居然对邵柏翰有了点奇怪的感觉。

    他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跟在这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总是孤伶伶地在教室角落里玩自己的游戏机,他就很想过去陪他,告诉他:“邵柏翰,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玩。”

    宁耳这些年一直有在想,他可能是个天生的同性恋。

    以前江晨曾经和宁耳说过,他幼儿园的时候就暗恋两个女生,还曾经和两个小女生说以后要和她们结婚。

    江晨说得特别认真:“我都记不清其中一个人的名字了,但我记得我是真的喜欢她们。就觉得特别可爱,特别好看,反正每天早上去幼儿园都特别想看到她们。”

    宁耳才不像江晨这么多情,他就喜欢邵柏翰一个。

    每天都忍不住偷偷看他。

    这份感情被他埋藏在心底深处很多年,甚至都以为忘了,直到邵柏翰又出现在他的眼前。

    幻象瞬间崩碎。

    他还是喜欢这个人,喜欢得又难过又开心。

    邵柏翰见宁耳不回答自己的问题,以为他是真的生气了。他解释道:“我小时候家里出了点事,才会被送来燕城。那个时候脾气不大好。”

    宁耳:“是有点不大好。”

    邵柏翰:“……”

    咳嗽了两声,邵柏翰反问:“也没那么坏吧?”

    宁耳想起来还生气呢:“你天天用眼睛瞪我,看我一个人玩也不理我,回去还不许我说你坏话,这还不叫坏?”

    邵柏翰勾起唇角:“没把你欺负到床……没把你欺负到哭出来,就不算坏。”没把你欺负到床上,哪里算坏。

    宁耳拿着快递走了,不理这个人。

    邵柏翰笑了笑,跟上他的脚步。离开游乐区的时候他用余光看到三个孩子,个子最高的男孩指着一个女孩说:“我是爸爸,你是妈妈。”他再指向最矮的小孩:“那你就是我们的宝宝了。”

    邵柏翰突然有点扎心。

    他开始后悔,自己小时候怎么就那么高冷,从来不玩什么过家家的游戏?

    进强化班有好处,也有坏处。

    这一周整个十三班都沉浸在为数学竞赛奋斗准备的氛围中,邵柏翰被宁耳影响得也开始做卷子,但更多时候他都趴在桌子上,大大方方地偷看宁耳。

    要是换做以往,宁耳肯定会红着脸问他在看什么。但为了竞赛,宁耳根本分不开心,压根就没理过邵柏翰一句话。

    邵柏翰十分焦躁。

    这种日子简直是煎熬。

    好不容易到了周四,两个强化班的学生全部到学校某栋实验楼里参加竞赛。

    宁耳有点紧张。他拿着自己的笔袋,站在十三班队伍的后面,等着进考场。

    忽然,他的手腕被人拉住,宁耳转身看去。

    邵柏翰拉着他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块巧克力,塞到了他的掌心。宁耳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邵柏翰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又帅又酷,双手插在口袋里,低眸笑着看他:“脑子够不上的时候就吃巧克力,小耳,能补充糖分。”

    宁耳:“……”

    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

    邵柏翰讨厌极了,可宁耳也因此分心,不再紧张。

    三个小时后,数学竞赛结束。燕中是燕城最大的学校,数学竞赛的考点就在燕中。其他学校的参赛学生考完试就回家了,但十二班和十三班的学生却收拾了东西,又回到教室上课。

    宁耳回到座位上,直接把两块巧克力扔到邵柏翰的桌子上。如果条件允许,他其实很想把这两块巧克力砸在邵柏翰的脸上。

    邵柏翰很惊讶:“小耳,你没吃?”

    宁耳憋了三个小时,早就准备好了回答。他扬起唇角,露出一抹灿烂自信的笑容:“我知道你需要补补脑子,特意留给你了,不用谢。”

    邵柏翰一时怔住,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小耳,你怎么这么可爱。”

    宁耳:“……”

    邵柏翰真的是太讨厌了!!!

    数学竞赛的结果要等两个月才能知道,但燕中每学期的第一场月考却已经开始了。

    数学竞赛的第二天就是月考。一连三天都在考试,到周日最后一场生物考结束,燕中难得放了一个假,配合着国庆七天,一共有八天假期。

    宁爸爸要去出差,巧的是宁耳远在金陵的小姨突然发生了车祸,宁妈妈要去探望。

    本来宁妈妈想把宁耳也带过去,留他一个人在家不放心。正好邵柏翰也在,他微笑道:“阿姨,我们刚考完试,要不然我带小耳出去散散心吧。我正好要回海城一趟,之前听你说过想让小耳考复旦交大,我国庆的时候陪他一起去复旦校园看看好了。”

    宁妈妈最放心的就是邵柏翰了,在她心中,邵柏翰家世好、长得好、脾气好,最重要的是学习特别好。她推辞了一下:“小翰,这样是不是太麻烦你了。”

    邵柏翰:“阿姨,不麻烦。”

    宁耳在旁边呆住了:“妈,我不想去海城,我……”

    宁妈妈:“那小耳就拜托你了,小翰。”

    邵柏翰勾唇一笑:“您放心吧,阿姨。”

    被亲生母亲卖了的宁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