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29.第二十九章
    小耳朵不给你看~  细长的水笔还在指尖旋转, 宁耳稍稍坐正, 仔细想了一会儿,摇摇头:“没听说过。那个人叫什么?”

    大家一起摇头。

    燕中是燕城地区最好的高中, 每年都能考出数十个清北学子。燕中很少有转校生, 尤其是在这种高一快结束、高二快开始的时候, 突然冒出一个转校生,谁都会觉得很新奇。

    坐在前排的女生带了一盒自己制作的牛轧糖,分给宁耳两块。他将两块糖放进口袋, 这时候学生的话题已经从转校生聊到下个月的期末考去了。

    宁耳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 梦里的东西也忘得差不多了。他笑着加入话题。

    刚聊了一会儿, 就上课了, 大家都各归各位。同桌偷偷用笔帽戳了戳他的手,宁耳转首看向对方,用口型无声地问道:怎么了?

    江晨朝他挤了挤眼睛, 拿出一张便利贴, 写了几行字, 递过去。

    【我听说转校生是从海城的海中来的, 成绩特别好的海中】

    这节课是地理课, 在场的大多数学生到高二分班的时候, 都不会选择地理当副科。宁耳地理成绩不错, 老师看了他一眼, 他拿出笔在便利贴底下回复道:【那他干什么来我们燕中?】

    江晨接了便利贴, 埋头写了半天, 宁耳拿过来一看。

    【我不知道啊】

    燕中成绩虽好, 但是和海中比,还是有点差距的。海中不仅成绩好,而且学费高,一学期光学费就要好几十万,普通人家根本承担不了。海中的学生十有**是不参加高考的,高三毕业就出国留学,镀一身金回来。

    在宁耳从小认识的人里,只有那个人有可能进海中。

    这么好的学校和条件,为什么要跑到他们燕中,来小小的燕城?

    宁耳百思不得其解。

    干脆不去想了,反正只是个陌生人而已。

    第二节课下,宁耳去数学老师办公室搬作业。数学作业一向又多又重,每个班有两个数学课代表,但刚下课,宁耳抬头看向远处的另一个课代表,那个文文静静的女生脸色苍白,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

    见宁耳看她,她羞红了脸,挣扎地想要起来。

    宁耳忽然明白了什么,对她摇摇头。那女生感激地朝他笑了笑,他拉着江晨走出教室。

    路过六班的时候,江晨悄悄伸长了脖子往六班窗户里看。里头吵吵闹闹,宁耳随便看了一眼,没看出什么特别的东西。

    离开六班范围,江晨非常失望:“没看见转校生,他是不是不在?”

    宁耳想了想:“六班上节课好像是游泳课,可能转校生还没从游泳馆回来。”

    江晨闷哼了一声。

    从数学老师的办公室出来,两个人各抱了几十本作业本。厚厚的作业本堆成小山,宁耳1米76的个子,一半的作业本居然挡住了他的上半身,一直遮到他的鼻子,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

    江晨也好不到哪里去。也就是两个男生来搬书了,这要换成两个女生,早就累趴下了。

    他们走过楼梯,江晨一路上都在抱怨数学老师布置作业太多,这才高一就这么多作业,幸好这个老师只教他们高一,要换成高三,非得挑灯夜读不可。

    不知怎的,宁耳今天有点心神不宁。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回答江晨的时候也有点敷衍,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去。

    两人抱着数学作业本路过七班的教室,一路向自己的四班教室走去。

    刚刚走到六班门口附近,忽然就听一道带笑的声音响起。

    “邵柏翰,你游泳不错啊,老师都夸你游得快,秒杀校队那群人。你那个气到底是怎么憋的,五十米连头都不用抬,一直在水里游过去,简直帅呆了!”

    宁耳脚步一顿,一座重重的大山朝他压来,压得他心跳加快。

    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名字很像而已,世界上名字像的人那么多,怎么可能……

    “那个叫潜游。”

    清亮好听的男声从六班教室里响起,下一刻,一个挺拔帅气的男生脚下一拐,和另一个男生并肩走出了六班的大门。他有一头黑色的短发,或许是因为刚上完游泳课,湿润的水珠粘在他的发间,发丝凝聚成束,晶莹的水珠顺着柔顺的发向下流淌。啪嗒,滴入他的锁骨里,他用白色的毛巾随意地擦去,穿着一身不知道牌子的黑白运动服,身子笔挺,少年英气。

    他一边走,一边对同伴说:“这个也只能私底下玩玩,上个世纪我们国家有个运动员就很擅长这个,每次都拿五十米游泳的第一名,不停地打破纪录。后来国际泳协就禁止了这个动作,不允许游泳的时候从头潜游到尾。”

    “这么气人?凭什么只针对我们啊!”

    邵柏翰挑了挑一边漂亮的眉毛,狭长漆黑的眼里闪烁着不屑:“技不如人,只能作弊咯。”

    宁耳抱着重重的作业本,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他的眼睛一点点地睁大,看到那个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然后从他的身边微微侧身走过,只是抬起眼睛随意地瞄了他一眼,就继续抬步向前。

    心脏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跳到最快,仿佛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但是,他走过去了,没和他说一句话。

    根本没认出他。

    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又很没出息,宁耳大步向前走去,江晨在后面喊着:“你慢一点,慢一点!宁耳,等等我,走那么快做什么!”

    宁耳根本听不到他的话,快速走进了四班的教室门。

    听到“宁耳”两个字,邵柏翰的脚步猛地停住,他快速地转过身,正好只看到宁耳的身影消失在四班教室里的那一幕。

    身旁的男生问道:“邵柏翰?”

    邵柏翰盯着那个方向看了半天,突然问道:“刚才那个人是谁?”

    “什么是谁?你说哪个。”

    “就是那个眼睛很漂亮的,那个男生。”

    男生哈哈一笑:“你说四班的宁耳啊?他是四班的数学课代表,长得白白净净的,咱们学校著名的校草。可多女生喜欢他了,你来之前,咱们班女生至少有一半暗恋他的。现在好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咱们班的女生怎么能被他们四班的人搞过去,我觉得你长得比他帅。咦,邵柏翰,你的脸怎么红了?”

    “胡说!你脸才红了!”说完,邵柏翰转身就走。

    男生摸摸脑袋,赶紧追了上去,小声嘀咕:“明明就是红了啊……”

    回到教室,宁耳面无表情地把作业本分发下去。做完这一切,又上课了。

    他坐在窗边,快速地转笔,可是心不在焉的时候总是把笔转得掉在桌上。啪嗒啪嗒地掉了几次后,老师看了他好几眼,宁耳干脆把笔放回笔袋,生气地趴在桌上,心里又难过又气。

    那是在一个凉爽的秋天,他至今都记得,那两天是学校的秋季运动会,老师让他们带好吃的去学校,因为那天不上课,大家可以坐在操场的看台上,吃吃东西,看看体育比赛。

    邵柏翰的妈妈从没出现过,邵奶奶那段时间身体不大好,运动会的第一天,邵柏翰只带了一个高级酒店制作的便当,里面的菜特别丰富,一看就知道普通人家烧不出来,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的手笔。所有学生都羡慕地说邵柏翰真厉害,可邵柏翰一口都没吃,对那些学生说:“你们喜欢你们吃好了,我不饿。”

    小学生哪里会顾忌其他人,邵柏翰这么说了,他们就把便当全吃光了。

    宁耳坐在他的身边,听到他的肚子在咕噜噜地叫。

    他想了很久,把自己破旧的小饭盒推了过去:“邵……邵柏翰,你要不要吃我的,我妈妈昨天晚上做的。”

    等了半天,都没等到邵柏翰的回答,宁耳有些难过地准备把饭盒拿回来,谁知道邵柏翰忽然接过饭盒,转过头,用那双好看又冷冷的眼睛看他:“你都不给我筷子。”

    宁妈妈做饭的手艺其实很一般,可那天邵柏翰吃得很开心。他自己都觉得食不下咽,邵柏翰却把盒饭里的东西吃个精光,吃完还故意说:“也就这样嘛。嗯……还可以。”

    于是那天晚上他回家,恳求了妈妈很久,妈妈才给他做了两份盒饭。

    第二天他抱着两个盒饭高兴地去敲邵柏翰家的门,敲了很久,邵奶奶才来给他开门。他乖乖地喊邵柏翰一起去上学,邵奶奶却惊讶地看着他:“小翰回海城去了。”

    走就走了,还回来干什么!

    宁耳把头埋在胳膊里,趴在桌上,慢慢地就睡着了。

    突然有人推了推他的手臂,耳边嗡嗡地响起声音:“宁耳,宁耳,外面有人找你。”

    宁耳晕晕乎乎地抬起头,江晨指了指门外。他刚睡醒,根本什么都看不清,下意识地就起了身,走出教室。

    教室外的凉风轻轻一吹,宁耳骤然清醒,看清了眼前的人。

    邵柏翰至少有1米85,他仍旧穿着那一身黑白色的运动服,四肢修长,长长的手臂随意地插在口袋里,一侧头发夹了别在耳后,他扭着头,看都不看宁耳一眼。

    意识清醒的下一刻,宁耳轰的一下,就红了脸。

    邵柏翰的视线向一侧撇开,过了老半天,他才再看向宁耳,可才看他一眼,就又像触电一样,快速地转过视线。

    “我……我是邵柏翰。”

    宁耳现在耳朵里嗡嗡的一片,完全听不清他的话,只是反射性地“嗯”了一声。

    邵柏翰的视线在四处乱瞄,口袋里的手指早已皱在了一起。他等了半天没等到宁耳的回答,低头一看。好家伙,这小盆友一脸淡定(其实是傻了),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看着地面,连余光都懒得送给他一个。

    邵柏翰眼角一抽,嘴唇抿了抿,淡淡道:“我说我是邵柏翰。”

    “嗯。”

    邵柏翰:“……”

    这也太淡定了吧!

    过了片刻,邵柏翰勾起嘴角,语气带笑:“宁耳,晚上放学一起走,怎么样?”

    叮铃铃。

    上课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邵柏翰依旧看着宁耳,直到他身旁同行的六班同学把他拉走。

    四班要上课的老师还没到,体育委员也没有离开。他看着刚才宁耳和邵柏翰的对峙,不免有点尴尬。趁着老师还没来,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宁耳,那你要不要参加?实在不行,我把你的名字划掉也行。”

    宁耳看到体委已经在名册上写了自己的名字,他犹豫了一会儿,摇摇头:“不用了,我参加。这是咱们这个班最后一次集体活动,我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