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31.第三十一章
    小耳朵不给你看~

    宁耳气呼呼的, 一点都不想和邵柏翰成为同学。

    期末考成绩出来后就快放假了。

    教室里的电风扇呜呜地吹着, 宁耳心不在焉地在想自己会不会真的和邵柏翰成为同学,数学老师则在讲台上讲解这次的期末考试卷。

    毕竟快放假了,老师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讲试卷。语数外三位老师讲完后, 就是散学典礼。那天正好下雨, 全校学生坐在教室里,听校长、老师在广播里发言讲话。

    散学典礼结束, 班长离开座位, 向全班学生收取高二的文理分科意向表。

    “宁耳,你果然选物化啊。”班长拿着他的意向表, 笑着说,“我也选物化。不过你成绩这么好, 肯定会去强化班,我们可能分不到一个班了。”

    说完, 班长又去收其他学生的表格。

    宁耳交上表格后, 转首看向窗外。

    有些班级已经放假了,四班班主任让他们留在教室里, 等会儿来开一个散学班会。

    教室里闹哄哄的一片, 不断传来“你是理科我是文科, 我们以后肯定不是一个班了”类似的话。伤感的氛围难以消散, 但因为要放假了, 大家更多的是喜悦。

    宁耳一个人静静地看着窗外操场上正在跑步锻炼的学生, 脑海里回想起之前邵柏翰的话, 他不由自主地抿起嘴唇, 想起了邵柏翰以前最吃瘪的事情。

    从小到大,宁耳的性格就特别软,很好说话。

    邵柏翰小时候脾气古怪,不爱理人,到小学时,他渐渐正常了点。那时候宁耳和他已经认识三年了,邵柏翰会主动和他说话,和他一起走路上下学。但他还是被邵柏翰吃得死死的,总是跟在他屁股后头。

    宁耳唯一一次让邵柏翰不知所措,是在小学一年级的最后。

    那一次,宁耳不知道为什么,数学只考了96分。

    一年级的考试难度很低,每个学生成绩都很不错。光是双百分,宁耳班上就有三十多个,他考了一个96分,直接成了全班倒数第五。

    宁妈妈很生气,雷霆大怒。

    宁耳被训斥的时候死死咬着嘴唇,一句话不说。

    那天晚上,邵奶奶出去有事,拜托他们照顾邵柏翰。邵柏翰在他家吃了晚饭,两个小孩子一起去房间里玩。房门刚关上,宁耳的眼泪就止不住了。小男孩无声地大哭着,一半是被妈妈训斥的,一半是觉得委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失误。

    邵柏翰顿时就慌了。

    他不断地安慰宁耳,宁耳还是捂着嘴巴大哭,又不肯让爸爸妈妈听见声音。

    “我把我的游戏机给你玩,你不是最喜欢玩里面的对战游戏了么,给你,我给你玩!”

    宁耳红着眼睛,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

    邵柏翰急得团团转:“我的机器人也给你玩,它特别特别好玩,它还会和你说话,不要哭了,好不好?”

    宁耳哭得更凶了。

    邵柏翰脸色一板,故意说:“你再哭,再哭我就去找阿姨!”

    宁耳倏地止了哭声,他睁着那双红红的、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邵柏翰。邵柏翰松了口气,还没缓过神来,就听到小可怜委屈地说:“你为什么老是欺负我……”下一刻,又大哭起来。

    宁耳是真的难受极了。他也不想考那么差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考那么差。

    邵柏翰自己考了双百,不安慰他就算了,为什么那么凶,还要告诉妈妈。

    他一点都不想让妈妈看到自己在哭,他才不会哭,绝对不会。

    委屈和难受加在一起,宁耳捂着嘴巴,不停地哭。他哭了很久,不知道有多久,但是真的很久很久,已经渐渐哭累了,心里不再堵着了,忽然,一个温暖炙热的怀抱将他紧紧拥住。

    宁耳惊讶地睁开眼睛,邵柏翰将他用力地抱在怀里。

    小男孩的身体非常矮小,但这怀抱却十分可靠。淡淡的柠檬味传入宁耳的鼻中,那是他这一生永远忘不掉的、最安心的味道。

    邵柏翰的声音紧张得都在颤抖,抱着他的双手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不……不要哭了,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我去帮你去揍他。”

    宁耳呆呆地被抱着,没有回答。

    邵柏翰抱得更紧了:“有我在,谁都欺负不了你。小耳,不要哭了,好不好?”

    谁都欺负不了他?

    宁耳看着操场上的几棵树,抿起了嘴唇。

    明明最欺负他的就是邵柏翰!

    宁耳胡思乱想着。

    手臂忽然一凉,宁耳转头一看,江晨拿着一瓶冰可乐,嘿嘿笑着坐在了他的身边,把可乐推到了他的手边。

    宁耳没想太多,拿起好友买的可乐,打开喝了一口。

    冰凉入心,顿时把那个讨人厌的邵柏翰忘得一干二净。

    江晨惊喜的声音响起:“宁耳,你喝了我的可乐,帮我一个忙吧!兄弟的终身幸福就看你了,你一定要帮我啊!”

    拿着可乐正准备喝第二口的宁耳:“……”

    江晨这个心机狗,请宁耳喝可乐是假,真实目的是想泡女生。

    江晨喜欢刘晓萌,宁耳早就知道,但燕中喜欢刘晓萌的人多了去了。不说高一,据说高二高三都有很多学长喜欢这个甜甜的高一级花。

    宁耳想了想:“刘晓萌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江晨瞪直了眼:“谁?!”

    宁耳:“不告诉你。”

    江晨把那个男生骂了一百遍,说到最后,他随口问了一句:“他们谈了多久的恋爱了?”

    宁耳摇摇头:“他们好像没有在一起。”

    江晨顿时又亮了双眼:“宁耳,求帮忙,你一定要帮帮我啊呜呜呜呜!”

    江晨还是有心的,他是真的喜欢刘晓萌,即使人家刘晓萌都不知道他是谁,他却知道刘晓萌最喜欢的东西。

    “她最喜欢油画了。你看不出来吧,她画画特别好,以后可能要走艺术生的路子。所以……咳咳,那个……宁耳,暑假第五天咱们燕城有一个私人画展,我有几张票。你能不能帮我约一下刘晓萌,我……我想请她去看这个私人油画展。”

    宁耳点点头,但又觉得:“你怎么不自己去?我去帮你邀请她,有点不大对劲吧,又不是我和她约会。”

    江晨:“但你和她认识啊。她根本不认识我,说不定……会觉得我是个神经病。”

    这话说的也有道理,宁耳:“行,那你把票给我,我去找她说说,但她答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江晨惊喜地直点头,从书包里掏出两张准备已久的门票。

    宁耳:“只要一张就够了。刘晓萌一张,你自己的这张你留着就好。”

    江晨摇头:“没啊,还有一张是给你的。”

    宁耳:“啊?”

    “我和刘晓萌以前根本不认识,她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和我出来看展。所以……所以宁耳,你就帮帮我嘛,我们三个人一起去看画展,她才有可能答应……诶宁耳你别走啊,你帮帮我啊,我的终身幸福啊,呜呜呜呜……”

    趁着放假前,宁耳走到七班,将那张门票送给了刘晓萌。

    刘晓萌似乎是真的很喜欢画展,她快速地答应了宁耳,转头就跑进教室。跑进去后还悄悄地回头看了宁耳一眼,眼里藏不住娇羞。

    宁耳压根没注意,他拿着属于自己的那张门票,突然想到:……其实他一点都不喜欢油画啊。

    高一结束了。

    六班放假比较早,宁耳离开教室时,邵柏翰从篮球场打球回来,拿了包和他一起走。

    宁耳背着书包,低头看着地面上的纹路。

    梧桐树垂落下浓浓的树荫,宁耳轻声地说:“你暑假准备干什么?”

    邵柏翰看向他,反问:“你想干什么?”

    宁耳迟疑了一会儿:“……我没想干什么,我要在家好好预习高二的课程。”

    邵柏翰低笑了一声:“好好准备,然后打败我?”

    “邵柏翰!”

    邵柏翰坏坏地笑着,他打了个响指:“我突然想起来我要你帮我做什么了。”

    宁耳紧张地竖起耳朵。

    “暑假我们一起做暑假作业吧。嗯……对,你借我抄作业。你们燕中的暑假作业也未免太多了,哪有这么多作业的。英语居然有三十套卷子。”

    宁耳犹豫了半晌,声音有些轻:“邵柏翰,抄作业不好。”而且不是“你们燕中”,是“我们燕中”。

    一只结实的手臂稳稳地搭在了宁耳的肩膀上,英俊的大男孩微微弯腰,将脸凑到了宁耳的耳朵旁:“好好好。那我不抄了,小耳,你那么好,你帮我做作业好不好……”

    宁耳羞红了耳朵:“随……随便你好了!反正成绩差的又不是我!”

    说完,宁耳挣扎着想逃离这只结实的胳膊,邵柏翰却哈哈大笑,牢牢地将他禁锢在怀里。

    宁耳气鼓鼓地往前走,邵柏翰慢慢地止住了笑容,目光幽深地看着那张清秀的脸。他无声地凝视了许久,揽着宁耳的右手渐渐缩紧,嘴角情不自禁地翘起,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容。

    三天后,宁耳抱着自己写完的五套英语卷子,敲开了邵家的大门。

    宁耳抬起头轻轻一笑:“邵奶奶,我来找邵柏翰抄……我来找他一起写作业。”

    邵奶奶愣了愣,无奈地摇头:“小耳,昨天下午小翰家里突然出了点事,他临时回海城了。你要不要等几天再来找他?”

    宁耳抱着试卷,脸上的笑容僵住。

    邵柏翰就是个大骗子!!!

    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推了推宁耳的胳膊,小声对他说道:“咱们学校还是很难进的,宁耳,你是本地人,有听说过咱们学校出过转校生吗?”

    所有人朝宁耳看来。

    细长的水笔还在指尖旋转,宁耳稍稍坐正,仔细想了一会儿,摇摇头:“没听说过。那个人叫什么?”

    大家一起摇头。

    燕中是燕城地区最好的高中,每年都能考出数十个清北学子。燕中很少有转校生,尤其是在这种高一快结束、高二快开始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转校生,谁都会觉得很新奇。

    坐在前排的女生带了一盒自己制作的牛轧糖,分给宁耳两块。他将两块糖放进口袋,这时候学生的话题已经从转校生聊到下个月的期末考去了。

    宁耳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梦里的东西也忘得差不多了。他笑着加入话题。

    刚聊了一会儿,就上课了,大家都各归各位。同桌偷偷用笔帽戳了戳他的手,宁耳转首看向对方,用口型无声地问道:怎么了?

    江晨朝他挤了挤眼睛,拿出一张便利贴,写了几行字,递过去。

    【我听说转校生是从海城的海中来的,成绩特别好的海中】

    这节课是地理课,在场的大多数学生到高二分班的时候,都不会选择地理当副科。宁耳地理成绩不错,老师看了他一眼,他拿出笔在便利贴底下回复道:【那他干什么来我们燕中?】

    江晨接了便利贴,埋头写了半天,宁耳拿过来一看。

    【我不知道啊】

    燕中成绩虽好,但是和海中比,还是有点差距的。海中不仅成绩好,而且学费高,一学期光学费就要好几十万,普通人家根本承担不了。海中的学生十有**是不参加高考的,高三毕业就出国留学,镀一身金回来。

    在宁耳从小认识的人里,只有那个人有可能进海中。

    这么好的学校和条件,为什么要跑到他们燕中,来小小的燕城?

    宁耳百思不得其解。

    干脆不去想了,反正只是个陌生人而已。

    第二节课下,宁耳去数学老师办公室搬作业。数学作业一向又多又重,每个班有两个数学课代表,但刚下课,宁耳抬头看向远处的另一个课代表,那个文文静静的女生脸色苍白,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

    见宁耳看她,她羞红了脸,挣扎地想要起来。

    宁耳忽然明白了什么,对她摇摇头。那女生感激地朝他笑了笑,他拉着江晨走出教室。

    路过六班的时候,江晨悄悄伸长了脖子往六班窗户里看。里头吵吵闹闹,宁耳随便看了一眼,没看出什么特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