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33.第三十三章
    小耳朵不给你看~

    太阳西斜, 两个小小的身影一起往家走。

    邵柏翰要高了一些,小男孩提着一大桶沙子, 艰难地在他身后走着。他摇摇晃晃地走, 沙子掉了一地。两人进入一个单元楼, 还没进门,就见一个穿着干净的老奶奶在门口笑着等着。看到两人, 她赶紧上前,摸了摸邵柏翰的头,看向一旁的小男孩:“小耳, 今天小翰有和你好好玩吗?他有没有不听话,欺负你?”

    小男孩提着沙桶,抬头看向老奶奶, 天真的脸庞仰起:“邵柏翰今天……”

    站在老奶奶身旁的男孩冷冷地看了小男孩一眼,小男孩呆了呆, 有些畏缩地往后退了退, 小声地说道:“邵柏翰今天……今天没有欺负我。”

    老奶奶笑了笑, 从口袋里掏出两块巧克力,塞到小男孩手中。

    老奶奶拉着邵柏翰进了一扇门, 宁耳从口袋里掏出有他手掌大的钥匙, 将对面的那扇门打开。他奶声奶气地说了一句“邵奶奶再见, 邵柏翰再见”,邵柏翰声音淡淡地回答他:“再见。”

    进了家门后, 宁耳随手把沙桶放到一边, 迫不及待地拿出那两块巧克力, 拆开放入口中。

    丝滑细腻的巧克力在进入口腔的一瞬间,化为浓郁的巧克力酱。

    这个巧克力牌子宁耳从来没听说过,爸妈很少给他买零食,要买巧克力,最多也是市面上常见的牌子。妈妈说邵家很有钱,这个巧克力是进口货,买都买不到,要专门去国外定制。宁耳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每次他陪邵柏翰玩,邵奶奶都会给他很多巧克力,还有很多其他好吃的。

    如果以后邵柏翰不在这里了,他是不是再也不能吃到这么好吃的巧克力了?

    邵柏翰一直都在这里。

    三岁的时候突然出现在邵奶奶家,再和宁耳一起,上了附近的小学。

    要上小学了,爸爸妈妈难得给他买了特别好看的书包,宁耳偷偷把书包藏进被子里,高兴得一晚上没睡。迷迷糊糊间,他听到爸妈在客厅里谈论着:“对面那个小朋友,真的就在我们这里上学了?他们家不是很有钱么,怎么不送他去上国际小学?”

    “我怎么知道,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我不就是好奇么。也没见过他爸妈,你说……他们是不是不要这孩子了?”

    宁耳抱着小书包突然惊醒。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邵奶奶送邵柏翰到小区门口乘校车,宁妈妈也送宁耳一起。上了校车,宁耳不知道该怎么做,一车都是自己不认识的脸,全都好奇地看着自己。他轰的一下就忘了妈妈说过的话,呆呆地站着,脸上越来越红。

    “走啊。”

    一只温暖的手突然拉住了他的手,带着他往车后方走。

    宁耳抬起头,愣愣地看着这个人。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邵柏翰漂亮的侧脸,他依旧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头也不回,拉着他就走。走到两个空位后,自己坐了进去,再也不管宁耳。

    这时候宁耳已经回过神了,他把小书包拿下放在腿上,乖乖地坐了过去。

    车子稳稳地开了起来。宁耳透着窗户往回看,宁妈妈朝他随便地挥挥手,就转身进了小区。看着妈妈的背影,压抑了很久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小男孩轻轻地抽泣着,旁边的邵柏翰一脸平静地看着窗外快速飞过的树木。

    过了很久,这抽泣的声音似乎让他感到有些烦躁,他的手指在窗沿上哒哒地敲着,和他打游戏时候的声音一模一样。

    终于,邵柏翰转过头,冷声道:“不要哭了。”

    宁耳已经哭成了一个包子,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从哪儿鼓起来的勇气,居然伸出手,拉住了邵柏翰的手。邵柏翰第一次在他面前表现出了惊讶,他握着那只温暖的手,一边哽咽,一边轻轻地说:“邵柏翰,我要你,你不要哭了,不要……呜呜……不要哭了……”

    “我没哭。”邵柏翰抿了抿嘴,很不满。

    宁耳哭得更大声了:“你不要哭了呜呜……我……我要你,我要你……”

    他哭得满眼是泪,或许是被他的哭声感染了,不过多时,校车里响起了一声比一声洪亮的哭泣声。孩子们喊着爸爸妈妈,老师焦急地抚慰他们。

    邵柏翰冷着一张小脸,看着坐在自己身旁、哭得惊天动地的小男孩。

    良久,宁耳感觉自己被人轻轻地抱住,那个人的声音温柔安静,和他记忆里其他时候完全不同,仿佛一团软软的棉花糖,又甜又柔,让他一下子就忘了哭,呆呆地傻了眼。

    『小耳,我永远都在这里,不要哭。』

    “宁耳,宁耳!老师来了,快醒醒!”

    窗明几净的教室里,一脸严肃的老师快速走到讲台,教室里的哄闹声慢慢停住。不过多时,老师开始讲起上周月考时候的试卷。坐在窗边的男生早已醒来,他揉了揉疲惫的眼睛,走神地转头看向窗外,浅色的眼眸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漂亮的琥珀。

    刚才又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这让他有点不舒服,从笔袋里拿出一枝黑色水笔,盘在指尖,刷刷地转动起来。

    一节课很快结束,宁耳趴在桌子上,用手臂枕着头,无聊地看着手指,轻轻地转笔。他们如今才是高一,学业算不上多繁重,随便上上课就可以了,大家也都跟得上进度。

    到了下课时间,所有人都在叽叽喳喳地聊天休息。

    因为做了一场不喜欢的梦,宁耳精神不振,没加入他们的话题,只是自顾自地转笔。然后忽然有人这么说——

    “你们听说了么,六班转来了一个学生。”

    在宁耳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

    一个是邵柏翰,一个是邵柏翰以外的人。

    从小到大宁耳不知道在邵柏翰身上吃了多少亏,邵柏翰早熟,宁耳还蹲在地上玩泥巴呢,邵柏翰玩游戏就玩得飞起。

    在宁耳小时候,玩游戏在父母心中还是个不学好的事情。那时候电竞是小众,游戏几乎赚不到钱,电玩城还叫游戏厅,很多社会上的小年轻把里面搞得乌烟瘴气。

    宁耳就是被邵柏翰带了去游戏厅“学坏”的。

    小时候邵柏翰喜欢玩街头霸王,宁耳却喜欢玩一些比较轻松的游戏。宁耳只有邵柏翰一个朋友,邵柏翰也是如此,无奈之下邵柏翰也陪宁耳玩了不少次太鼓达人、跳舞机。

    宁耳输得让人不忍直视。

    这么多年过去,家长的观念在慢慢改变,宁耳也会偶尔去电玩城玩玩游戏。

    宁耳默默地跟着邵柏翰进了金鹰商场三楼的这家电玩城。他静静地待在邵柏翰的身后,看着邵柏翰去买游戏币,对着那个朝自己打招呼的收银员小姐姐悄悄摆了摆手,做了个“嘘”的动作。

    小姐姐没明白什么情况,宁耳表面平静,心里却激动坏了。

    邵柏翰朝他侧了侧头:“我记得你小时候爱玩太鼓达人,来一盘?”

    宁耳轻轻点头,模样乖巧:“好。”

    邵柏翰不知道,宁耳已经激动得快笑出来了。

    这家电玩城太鼓达人每首歌的最高记录,都是他打出来的!

    邵柏翰拿起两根鼓棒,稍稍掂量了一下手感,又看了一会儿规则,回忆清楚这个游戏是怎么玩的。

    宁耳在旁边的机器上站着,邵柏翰开始挑歌。

    “好久不玩了,先选个难度低一点的吧。小耳,你想选哪首?”

    宁耳摇头:“你随便选吧。”

    邵柏翰随手选了个普通级别的歌,不过多时,音乐前奏响了起来。第一个节奏点抵达,两人同时打下,再是第二个节奏点、第三个节奏点……

    一直到音乐中途,邵柏翰都没丢过一个节奏点。他目光专注地看着屏幕,听到音乐越来越**。突然,一连串密集到连眼睛都看不清的节奏点到来,邵柏翰手上一松,节奏点掉了一大半,耳边却传来一阵悦耳的鼓声。

    邵柏翰转首一看。

    宁耳穿着蓝色牛仔服,手指握着鼓棒非常轻松地一阵连击,嘴角藏不住喜悦,目光里闪烁出漂亮的颜色。

    邵柏翰心中一颤,定定地看着他。

    这一盘当然是宁耳赢了。

    邵柏翰输得也不是很惨,时隔多年,他的技术居然算得过去。他仿佛没看见自己被宁耳碾压的情况,说:“感觉我稍微掌握一点了,小耳,要不我们再选个难度高一点的?”

    宁耳看着自己屏幕上的“WIN”,当然同意:“好!”

    邵柏翰选的歌一首比一首难。起初他还能勉强招架,到后来他根本连鼓点都看不清了,他不动声色地停止了敲击动作,缓缓转首,看向旁边的宁耳。

    魔鬼级别的歌曲在这个年轻人的手中,变成了再简单不过的舞蹈。他手持着细长的鼓棒,目光专注,嘴角翘起,将每一个鼓点全部拦住,仿佛有音符在他的手中飞扬。

    那双眼睛漂亮得不可思议。

    这么轻松,这么开心,没有学业的束缚,高高兴兴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邵柏翰看着这样的宁耳,根本转不开眼睛。从小到大宁耳很少会有这么开心自由的表情,但每一次出现,都让他觉得无比好看。所以他才会拖着好学生宁耳去游戏厅玩游戏,那时候不懂为什么想这样做,现在却懂了:因为他想看到这样的小耳。

    邵柏翰就没赢过一场,宁耳一雪前耻,狠狠地完虐他。

    除了太鼓达人,宁耳在其他游戏上没那么强,却也不弱。街头霸王也能和邵柏翰对打几局,不像小时候被碾压。

    他们玩了一个小时,最后在电玩城的拐角玩捕鱼游戏。

    电玩城毕竟不像前几年那么红火,来玩游戏的人很少,有点冷清。宁耳和邵柏翰的身旁就是一个死角,墙壁内陷进去,形成一个“凹”形空间。这里十分安静,很少有人会走过来。

    宁耳赢了一大堆的彩票:“等我们再玩一局就去服务台把这些彩票兑换积分吧。”

    邵柏翰:“我没这里的积分卡。”

    “我有啊。”

    邵柏翰捉了一条金枪鱼,笑着朝宁耳挑眉:“小耳,原来你经常来这家电玩城啊……”

    暴|露了的宁耳:“……”

    宁耳低着头不说话,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邵柏翰却故意去抢他的鱼,挑衅他。

    宁耳终于忍不住:“你干什么要抢我的鱼!你那里还有很多鱼!”

    邵柏翰理直气壮:“我就喜欢你的东西。”

    宁耳差点就气炸了。

    两人卯足了劲开始互相抢鱼,好好的小渔船被他们搞得东倒西歪。宁耳毕竟是老手,他抢的鱼越来越多,邵柏翰的积分越来越少,就在他快要抢到一条蓝鳍金枪鱼的时候,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小萌,你想不想玩跳舞机?这家电玩城里的太鼓达人很好玩的,很多女孩子喜欢玩。”

    宁耳吓得双眼睁大,还没反应过来,手腕被人一把抓住,一只手臂搂着他的腰,快速地将他带到了旁边,轻轻的一声“砰”响,他被按进了“凹”形墙壁的里侧。

    他抬起头,嘴唇擦着邵柏翰的下巴过去。

    两人全部懵了。

    江晨诧异道:“咦,这个游戏怎么开在这里,还有这么多彩票?”

    刘晓萌问:“这是在捉鱼吗?彩票有什么用?”

    江晨赶紧给女神解释:“彩票可以换积分的。服务台那边的玻璃柜里有很多小礼物,都可以用彩票积分去换。我偷偷告诉你,小萌,宁耳的积分卡里有两万多积分!他打游戏特别厉害,尤其是那个太鼓达人,这家电玩城的所有歌曲的最高记录全是他打出来的。”

    宁耳和邵柏翰躲在“凹”形墙壁里,将江晨的话全部听入耳中。

    宁耳面红耳赤,感觉自己像被人抓包了。他被邵柏翰按在墙上,默默地撇开脸,不敢去看邵柏翰。

    但江晨和刘晓萌居然不走了。

    江晨坐下来,手把手地教刘晓萌怎么捕鱼。

    听着他们那边的欢声笑语,宁耳紧张得心跳加速。他想要挣开邵柏翰的怀抱,但邵柏翰却低下头,目光幽深地看着他:“小耳……别动,这里太小了,你再动……就会被他们发现。”声音沙哑,表情有点奇怪。

    这个“凹”形墙壁确实很小,邵柏翰几乎压在宁耳的身上,才没有被江晨二人发现。

    主要是怕被刘晓萌发现。

    宁耳低下头不再说话,他的胸膛和邵柏翰的紧紧相贴,慢慢地,邵柏翰拉着他手腕的左手垂了下来,也搂在了他的腰间。

    这么小的空间,近到连对方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着邵柏翰也逐渐加快的心跳声,宁耳情不自禁地抬起头,双手缓缓地抱住了他,小声说:“小心点,别……别掉出去了。”

    邵柏翰手指紧了紧,看着眼前纯真青涩的少年,咬紧牙齿压制住那股朝身下涌去的欲|望,轻轻点头:“嗯……”

    他们几乎是要紧紧抱着,才能不被旁边的江晨、刘晓萌发现。

    刘晓萌玩了很久捕鱼游戏,玩了一盘再玩一盘。

    宁耳紧张得连呼吸都快忘了,他硬着头皮抱着邵柏翰的腰。邵柏翰的下巴突然抵在了他的肩膀上,宁耳整个人僵住。

    低沉的声音响起:“……有点累,小耳,让我靠一靠,好不好。”

    宁耳只会点头。

    邵柏翰颤抖着手指,将脸庞埋在宁耳光洁的脖子里,大口地呼吸。他疯狂地嗅着属于宁耳的气息,一股股热气喷洒在宁耳的脖子上,让他浑身汗毛竖起,羞涩得满脸通红。

    “小萌,要不要去玩玩太鼓达人?我没宁耳玩得好,但也很会玩的。”

    “好啊。”

    江晨和刘晓萌离开的脚步声响起。

    邵柏翰依旧将脸埋在宁耳的肩窝,死死地抱着他。宁耳被他抱得浑身瘫软,根本没法将他推开。终于,他用尽力气地喊了一句:“邵柏翰……”

    邵柏翰抬起头,宁耳低下头,一个温暖的嘴唇再次从邵柏翰的下巴上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