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34.第三十四章
    小耳朵不给你看~

    宁耳和江晨是四年的老同学了, 两个人初中的时候还不熟,但始终是同一个班。

    宁耳从小就长得秀气, 小学时候大家都是孩子, 男生大多清秀,这就算了。到初中之后大家都渐渐长开了,就他还是白白净净的模样,很快就成了焦点, 被女生们塞情书。他脸小, 性格又比较安静, 因为骨架比较小, 个子不算高, 不擅长体育运动, 男生们懒得帮他,这样就更难成为高大威猛的样子。

    江晨倒一直在男生里混得很开。两人高中分到同一个班后, 正好是同桌,江晨带他打了几场篮球赛,一下子就熟悉起来,成了好哥们。

    宁耳抬起头时发现化学老师也开始瞪自己了。

    今天他实在出神太多次,没好好听讲,于是他渐渐坐正, 目光专注地看向讲台。见他这副专心听课的样子,地中海的化学老师满意地点点头, 却没发现他的目光根本没有焦距, 说是在看实验, 实际上还在走神。

    成绩没考好,回家会被妈妈骂,确实很惨了。但这一次还不如没考好算了……

    宁耳被邵柏翰叫出去后,两个人没说什么话,宁耳始终处于呆呆懵懵的状态。他走回座位后,一群人就围拥上来,好奇地询问他那个是不是转校生,他和转校生是不是认识。

    宁耳傻乎乎地直点头,幸好不过多久就上课了,否则这些八卦的同学说不定会问出邵柏翰的祖宗十八代。

    直到上课十分钟,宁耳才想起,自己刚才答应了邵柏翰什么东西。

    他答应邵柏翰放学一起走了!

    邵柏翰还住在邵奶奶家?

    他们八年没见过了,为什么邵柏翰突然来叫他一起回家?

    他们现在算是朋友吗?

    邵柏翰到底是什么意思……

    宁耳砰砰砰地继续开始拿头砸手臂,讲台上的化学老师又瞪了过来,江晨捂着脸感叹道:“你下个月的期末考到底考得是有多差啊?!”这都哀悼了整整两节课了啊!

    宁耳恨不得自己考了全班倒数第一,总比去见邵柏翰要好。

    一节课一节课地过去,距离放学的时间越来越近。宁耳的心情越来越烦躁,他不断地转笔。最后一堂自习课的时候,他用了三十分钟将老师留下来的自习作业做完,接着砰的一声站了起来。

    江晨抬头看他。

    宁耳快速地说道:“如果有人来找我,你就告诉他,数学老师让我去帮忙批改试卷。上周末的数学太多了,老师批改不过来,要我去帮忙。”刚说完,没给江晨反应的时间,他嗖的一声就消失在教室里。

    十五分钟后,下课铃响起,邵柏翰单手拎着一个黑色书包,大步走到四班门口。他站在大门口朝里面看了一会儿,没找到宁耳的身影。

    英俊的眉头挑了挑,邵柏翰一把拉住一个男生:“宁耳呢?”

    江晨正好从旁边走过,下意识地说:“宁耳被数学老师叫去帮忙改卷子了。”

    邵柏翰脸上微讶,拎着单肩包站在四班门口。

    宁耳的语文成绩特别差,但数学偏偏非常好,相当偏科。

    就像江晨所说,他们这个变态数学老师,给高一学生布置的作业比高三还多。每周末除了固定的作业习题册外,还会发两套他自己出题的卷子。改卷子可不轻松,数学老师还教两个班,所以他经常喊两个课代表到办公室,帮自己改卷子。

    今天另一个课代表身体不舒服,宁耳主动进了办公室,老师大为意外,非常高兴地拍拍他的肩膀:“这次的试卷不算多,本来没打算喊你来的。那你就帮着批改那一堆吧,样卷在这里。”

    刚出了虎口,又入了狼窝。

    宁耳花了一个小时,终于将自己那部分的卷子改完。他揉着酸痛的手腕,婉拒了数学老师要送自己回家的邀请,一步步缓慢地走向教室。

    下课前他就从班长那儿借了钥匙,这个时候教室里空无一人,他将自己的书包收好,走出教室,转身锁门。

    “你批改好试卷了?”

    啪嗒!

    钥匙掉到地上。

    宁耳吓得整个人贴紧教室门,圆圆的眼睛瞪大,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绵羊,惊恐地看着那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邵柏翰穿着一身黑白色的篮球服,他单手抱着篮球,粗暴地抬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嘴角勾起:“等我一会儿,去拿个包。”

    再次吓傻的宁耳:“嗯。”

    邵柏翰大步流星地走回六班,拿了一个黑色的单肩包。宁耳一脸傻乎乎地跟在他身后,走下楼梯,离开了教学楼,一起走向学校的车库。

    茂密的香樟树矗立在道路两侧,夕阳从树叶缝隙间投射下来,在地上照出一个个小小的圆形光斑。

    邵柏翰似乎刚刚才运动过,他的后背被汗水打湿。宁耳安安静静地跟在他身后,路上还碰到了两个从操场走过来的高大男生。其中一人见了邵柏翰,笑着高声说:“怎么不打了?你扣篮很厉害啊,叫什么,以后一起玩?”

    邵柏翰手指一转,篮球在他的指尖高速旋转。他用大拇指轻轻一弹,那篮球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稳稳妥妥地掉进了自行车前专门为篮球准备的筐子里。所有动作如行云流水,帅呆了,看得宁耳眼睛都直了。

    “邵柏翰,六班的,以后一起打球。”

    那两人笑了笑,又说了几句,很快走开。

    邵柏翰的自行车和普通学生的有些不一样,车身全黑,黑色的漆在阳光下反射光芒,金色的英文字母大大地烙印在车前身,很酷炫很帅气。他单手将自行车推了出来,看着车后面的轮胎愣了愣,转头对宁耳说:“没车座,不能带你走了。”

    宁耳心里一紧,刚准备说正好我不要和你一起走,你自己走吧,我走路回去就好。

    却听邵柏翰淡定道:“那就一起走吧,明天我不骑车了。”

    宁耳一下子愣住。

    过了片刻,他快速跟上邵柏翰,不知怎的就说道:“你可以在后面加个车座。”刚说完他就后悔了。

    邵柏翰却一脸正经地停下来,看着他:“加车座?”

    宁耳硬着头皮地点头。

    “不要,车座多丑,一点都不帅。”

    宁耳:“……”

    邵柏翰怎么变成这样了!

    一路上,宁耳低着头,开始回忆小时候的事。

    在他的记忆里,邵柏翰哪有这么爱面子,他明明老是喜欢捧着各种宁耳不认识的电子设备,一个人高冷地在旁边玩游戏。每次他去邵奶奶家找邵柏翰玩,邵柏翰都懒得理他,只把电脑帮他打开,让他随便玩什么红警、CS。

    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些游戏,他只想和邵柏翰一起玩!

    可邵柏翰就是懒得搭理他。

    不过说起来,邵柏翰确实好像有点爱耍帅?记得他们小学,那时候流行的是台湾偶像剧,女生们特别爱那种酷酷的霸道总裁,邵柏翰最受欢迎了。不像现在,女生们喜欢什么日韩美少年,所以宁耳初高中以后收了不少情书。

    宁耳一个人低头思考,也不说话,就乖乖地跟在邵柏翰的身旁。

    邵柏翰单手推着车,眼睛悄悄地往旁边瞧。宁耳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直低低垂着,偏长的睫毛被阳光照出了一片淡淡的阴影,落在眼下,像一把小扇子,轻轻地勾着心。

    邵柏翰快速地移开视线,随口道:“你每天都帮老师改卷子?”

    宁耳愣了一下,还是摇头:“没有,大多数时候不要去的。”

    “哦。”

    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宁耳绞尽脑汁,心里越来越急,脸上越来越臊。

    邵柏翰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你就不好奇,我怎么回来了?”

    宁耳突然抬起头,看着他。

    邵柏翰那张英俊的脸上全是浅浅的笑意,黑色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宁耳,仿佛深邃的漩涡,要将他吸进去。宁耳紧张得赶忙撇开脸,可在他撇过脸的一瞬间,好像看到邵柏翰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他再仔细看过去,这个人还是刚才的模样。

    宁耳用力地摇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回来了。”

    邵柏翰低笑:“你就不好奇?”

    宁耳抬头看他:“你会告诉我吗?”

    “会。”

    “为什么?”

    邵柏翰的眼睛里带着他看不懂的东西:“因为我想你了。”

    轰!

    宁耳整张脸都红了,这一次被邵柏翰全部看在眼里,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宁耳又气又恼,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他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不要胡说。”

    邵柏翰很不满:“谁说我是胡说的?”

    宁耳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邵柏翰摆摆手:“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胡说的。”

    宁耳突然停住脚步,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在温暖的金黄色夕阳里,邵柏翰推着车,越走越远,他也没回头,问道:“对了,你还住在那里不?”

    宁耳小跑着跟上去。

    因为气邵柏翰居然耍自己,宁耳一路上都不再理这个人。

    可他根本不明白,八年不见,邵柏翰怎么变成这样了,会说很多笑话,很多时候都逗得他忍不住笑出来。

    两人走到小区楼下,邵柏翰把车锁上,一起上楼。

    他们住在三楼,走了没几步就到家门口了。

    宁耳爸妈都在上班,他自己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等他拿出钥匙的时候,发现邵柏翰居然没有敲门,而是一直靠着邵家的门,静静地看着他。

    宁耳故意冷冷地问:“你干什么不进去?”

    邵柏翰:“多看你一会儿。”

    宁耳真是气急了,他转头就去开门,不想再理这个莫名其妙的人。

    等他开了门,邵柏翰居然还没有敲门。宁耳将钥匙放入口袋,手指突然碰到了一个东西。他愣了愣,将东西拿出来一看。

    邵柏翰笑了:“你还吃这种甜甜的东西?”

    宁耳拿着白天女同学给的两块牛轧糖,现在觉得邵柏翰说什么都是错的,都是在嘲笑自己。他气鼓鼓地拿出其中一块糖,塞到邵柏翰的手心:“你也吃!”说完,赶紧躲进门,砰的一声把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