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41.第四十一章
    小耳朵不给你看~  邵柏翰继续说了几句, 宁耳还是不理他。他无奈地笑道:“你今天这身衣服很好看, 以后多穿穿。”

    宁耳脚步微顿, 片刻后, 他声音微弱地回答:“连屁股都遮不住的外套……我不想穿。”

    邵柏翰一开始还没听清楚,想明白以后,他控制不住地笑出声。

    宁耳臊得脸上发烫。

    邵柏翰却觉得他的小耳实在是太可爱了。

    接着邵柏翰又逗了宁耳一会儿, 也不再说了。他小时候太嫩,只觉得欺负宁耳特别好玩,看到宁耳别扭的样子他心里就很高兴。现在长大了, 懂了什么叫循序渐进,不再幼稚地单纯用欺负人的方式吸引宁耳的注意。

    小耳容易害羞,又很腼腆,虽然很好欺负很好捏,但捏得太多, 可是真的会炸。

    宁耳回到家后,收到了刘晓萌的微信。他简单地回复了一下, 表明自己身体不错,请她不用担心。

    不过一会儿, 江晨也发来消息,激动地说:【我已经约了小萌下个月去看周杰伦的演唱会!啊啊啊宁耳, 太谢谢你了, 好哥们一辈子!就算高二分班后你在强化班我在普通班, 咱们不在一个班, 我们也是好兄弟!有时间来找我玩啊!】

    宁耳本来就是为了江晨才去约刘晓萌, 现在事情发展顺利,他自然很高兴。

    【那你好好和刘晓萌保持关系,我和她其实也不熟,没法再帮你更多了。】

    第二天下午宁耳在家做作业,宁妈妈敲门进来:“小耳,小翰来找你一起写暑假作业了。”

    宁耳身体一抖,转首一看。果然,邵柏翰穿着白色衬衫,一脸斯文安静的好学生模样,拿着几套卷子,微笑着对宁妈妈说:“阿姨不用这么客气,我就是一个人写作业有点无聊,想和宁耳一起,要是有什么难题也可以互相解决一下。”

    宁妈妈称赞道:“听说小翰你这次考了燕中第一啊,真是了不起。小耳哪里有不会的地方就麻烦你教教他了,小耳要向你学习啊。”

    邵柏翰微微一笑:“哪有,阿姨。”

    委屈又气的宁耳:“!”

    邵柏翰哪里是来做作业的,根本就是来抄作业的!!!

    邵柏翰带了几套英语卷子和几套数学卷子,宁妈妈一走,他干脆果断地坐在宁耳对面,将卷子扑开,抬起头:“小耳,作业借我抄抄。”

    宁耳很气:“不借!”

    邵柏翰挑起一眉:“不是说好了,这次期末考我赢了你,你答应我一件事,借我作业抄么?”

    宁耳才不上当:“昨天去看画展的时候,你已经用掉了这次机会。你说你不要抄作业了,你只要看画展。”

    细长的水笔在邵柏翰的手中打转,他嘴角勾起,反问:“那画展我看了吗?”

    “你当然看了。”

    邵柏翰:“胡说,我根本没看画展。”

    宁耳懵了。

    邵柏翰有条有理地分析:“你仔细想想,我们刚进展厅,就十分钟,咱们就离开了。我能看到什么东西,我压根什么都没看到。哦对了,还白花了我五百多块钱门票。小耳,你说要陪我看画展的,现在根本没看到,所以我只能退而求其次,继续来抄你的作业了。”

    气哭了的宁耳:“……”

    宁耳从小就比较软,脾气好,不知道该怎么生气。邵柏翰和他很熟,看到他抿紧嘴巴就知道小耳又委屈了,还不会说。

    可怜巴巴的小耳虽然很可爱,但看多了还是很心疼。

    邵柏翰自我检讨了一秒钟,但为了接下来一整个暑假能够天天来看小耳,他还是继续说:“这样吧,我也看了十分钟画展,那就算这个条件完成了一半?小耳,我就抄你的英语作业,数学我不抄了。你要不要抄我的数学作业?我做数学很快的。”

    宁耳:“……”他才不会抄作业!

    邵柏翰实在脸皮太厚了,臭不要脸,到最后宁耳还是拿出了英语卷子给他抄。

    宁耳从不抄作业,他初中有一次留在教室出黑板报,几个学生留得晚了一些,他没忍住,第一次抄了同学的数学作业。他万万没想到,那天宁妈妈看时间晚了专门来学校找他,从教室后门走进来,正好看到他在抄作业。

    当着同学的面,宁妈妈没说什么,回家后把宁耳训了一顿。

    从那以后,宁耳再也不抄作业,倒是经常被江晨他们借作业抄。

    为了忘记面前坐着的这个人渣大骗子,宁耳低头专心写数学作业。一开始还胡思乱想,后来就一心一意地做题,真的忘了邵柏翰的存在。

    他却不知道,邵柏翰很快地抄着英语作业,视线悄悄地抬了起来,看向他的脸庞。

    柔软的发丝因为低头的动作垂落下来,挡住了额头。从邵柏翰的角度能看见宁耳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轻轻地扇动着,也扇动了他的心。

    邵柏翰的目光再往下移,移到饱满的嘴唇,移到修长的脖子,再移到引人遐想的领……口……

    邵柏翰:“……”

    为什么今天小耳穿了一件这么高领的衣服!

    现在是夏天啊,是暑假啊!为什么小耳要穿这么高领的衣服,根本不引人遐想,连一点点白皙的皮肤都看不到,完全不用想吃豆腐了啊!!!

    邵柏翰绞尽脑汁,悄咪咪地换了各种姿势,从各个角度去看宁耳的领口。然后……

    邵柏翰:“……”

    根本不可能看到好吗!

    一连好几天,宁耳都穿着高领睡衣。终于有一天,邵柏翰忍不住地问:“小耳,要不我们把空调关了吧。”

    宁耳诧异地抬头看他:“你不热吗?”

    邵柏翰直接反问:“你不热吗?”

    “啊?”

    “你穿这么……厚的睡衣,大夏天的,不热吗?”

    宁耳哪里知道这个人龌龊的心思,他很耐心地解释:“我怕冷又怕热。如果不开空调会嫌热,但是开了空调又有点冷,所以我在空调间里一般都穿得挺多。”

    邵柏翰很无能为力:“……”

    其实暑假作业只做了一周多就做完了,到后来,宁耳开始做自己的课外资料。

    他做资料,邵柏翰其实很无聊,但每天只要有时间,他都会来找宁耳。有时会带着宁耳出去玩,有时两个人就在宁耳的房间里,一个人做习题,一个人玩手机。

    快到高二了,宁妈妈比较关注宁耳的成绩。其他人找宁耳出去玩她都会稍微过问两句,邵柏翰找宁耳她什么都不问。因为:“小翰成绩那么好,两个人肯定是去公园什么地方的走走,最多看看电影,能有什么。”

    然后邵柏翰就带宁耳天天去打游戏,上网吧。

    暑假的最后三天,宁耳又做完一套卷子,拿着手机玩了一会儿消消乐。对面传来邵柏翰轻描淡写的声音:“小耳,你选的是文科理科?”

    宁耳心中一紧。一个暑假过去,他也好几次想问邵柏翰到底选了什么,但一次都没开的了口。

    燕中一部十三个班,一班二班是史政文科班,三班四班是物生班,后面九个班是物化班。其中十二班和十三班是强化班。宁耳高一最后一场期末考考了年级第四,以前成绩也不错,只要他选物化,十有**会进强化班。

    明天去报道才知道具体分班,他应该是强化班。

    那邵柏翰呢?

    如果邵柏翰选的是文科或者物生……他们就不可能在一个班了。

    不对,就算邵柏翰也选物化,可能两个人也分不到一个班。强化班有两个。

    酝酿了半天,宁耳小心地抬起头,看向邵柏翰:“我选了物化。”他仔细地看着邵柏翰的表情,很想从他的反应里看出一些什么东西。

    邵柏翰微皱的眉头瞬间舒展,差点忍不住表现出欣喜。他故意很淡定地说:“哦,你也选物化啊?看样子我们有可能一个班。”

    宁耳松了口气:“你肯定是强化班了。你虽然刚转学进来,但第一次就考了年级第一,应该会被选进去。”

    邵柏翰拿起宁耳的一支水笔,转起笔来转移注意力:“那你不也肯定是强化班,和我一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