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45.第四十五章
    宁耳怎么好意思让他看那种地方。

    这下作业也不做了,宁耳赶忙推开邵柏翰, 拿着自己的书包就跑。邵柏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被宁耳推开房门跑了。宁耳一溜烟跑回了家, 趁邵柏翰还没追过来, 赶紧把门关上。

    宁妈妈听到开门声走出厨房,她奇怪地看着宁耳:“咦, 小耳你怎么回来了, 不是说要和小翰一起做作业吗?”

    宁耳哪能说邵柏翰耍流氓,要……要看他那里, 他支支吾吾地说:“邵柏翰早就做好作业了, 我……我自己回来做, 不打扰他。”

    宁妈妈感慨:“小翰真是个好孩子啊,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做作业的。是不是你们在酒店的时候, 人家小翰一直在做作业啊?你要跟人家多学学。”

    宁耳委屈地没法说。

    “你脸怎么这么红,不是感冒了吧?”

    宁耳用力地摇头,姿势别扭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晚上两家人还坐在一起吃饭。

    宁耳和邵柏翰是小辈,总是坐在四角方桌的同一边。宁妈妈一直和邵奶奶说这两天去海城遇到的事,说到宁耳受伤,邵奶奶关心地问:“小耳,现在怎么样了, 怎么还会摔伤了?伤得不严重吧?”

    宁耳摇摇头:“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宁妈妈却说:“我看你今天下午走路的时候不还有点瘸么?”

    邵奶奶惊讶地说:“这是摔到腿了?”

    宁耳不好意思说,撇开视线, 正巧看到邵柏翰单手撑着桌子, 微笑着看着自己。他嘴角微微勾着, 张开嘴唇无声地说了句话,宁耳仔细辨认了一下,顿时就黑了脸。

    『还肿不肿?』

    他……他怎么可能知道!

    他才没有去看呢。

    宁耳埋头吃饭,不敢去看那个大魔王。

    晚上洗澡的时候,宁耳还是看了一眼。

    自己看自己的……那里,实在太别扭了。宁家只有一个浴室,一家三口共用。宁耳把门锁上,自己偷偷摸摸地对着镜子看了一眼。只看了一眼,他就臊得撇开眼,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亏心事。

    不过虽然只看了一眼,但确实是肿的,宁耳看完后直接穿衣服,不敢再管。

    等他洗完澡回到房间,发现邵柏翰发了条微信过来。

    【邵柏翰:真的没关系?】

    刚刚才偷看了一下的宁耳:“!”

    【宁耳:没关系!!!】

    【邵柏翰:小耳,你看过了?要不然怎么知道没关系?】

    宁耳:“……”

    才没有看过!!!

    宁耳是绝对不可能让邵柏翰看的,更不用说让他给自己涂药。邵柏翰拿他没办法,第二天偷偷给他塞了一瓶药,说是可以消肿的。宁耳红着脸收下了,晚上回家却根本没涂。

    涂……涂那种地方,就是自己动手,也觉得好奇怪。

    宁耳一瘸一拐地上了两天学,接着是真的好了。

    小高考结束后,学生们只剩下五门学科,正式进入高考复习阶段。本来走读生周末不需要上课,周五晚上也不用上晚自习。但复习全面展开后,学校明目张胆地开展了周练制度,周六一整天拿来考试,考语数外和两门副科,排得满满的。

    周日晚上也有晚自习。离高考还有一年多,学生每周只剩下周日上午可以休息。

    高考的氛围是真正来了。

    高二下学期的期中考,宁耳发挥失常,又考了一百多名。

    宁耳难受急了,邵柏翰却依旧很稳定,考了十三名。宁妈妈也很急,燕中的一百多名确实能上很不错的985高校,可去不了顶尖的那一批。如果宁耳高考的时候也发挥失误,那岂不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宁妈妈立刻给宁耳报了英语补习班,补课老师就是宁耳的英语老师,时间是周日上午。

    邵柏翰知道的时候脸都绿了。这下子两人可以单独相处的时间更短了。

    于是第二个星期,宁耳正在乖乖补课,突然就看见英语老师把邵柏翰领了进来,笑着说:“咱们班勤奋的孩子真多,这下邵柏翰也来了。邵柏翰,我记得你和宁耳是同桌,要不这次你们还坐在一起?”

    邵柏翰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几分。

    宁耳却红了耳朵。

    “你……你怎么也来补课?”邵柏翰坐下后,宁耳小声地问。

    邵柏翰把英语习题册拿出来,笑着反问:“就许你来,不许我来啊,小耳?”

    宁耳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你英语成绩那么好,几乎每次都是全班前三……”

    邵柏翰之所以每次考试成绩都很稳定,就是因为他一点都不偏科,数学和英语尤其的好。数学就算了,宁耳也非常好,就是英语,宁耳羡慕都羡慕不来。很多时候邵柏翰自己也不懂某个短语的意思,却能选对答案。

    宁耳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出来的话特别气人:“语感。读起来很顺。”

    真的好气人!

    宁妈妈知道邵柏翰也去补课后,十分惊讶,但想都没想便认为:“小翰真是好学,小耳,你多和人家学学。”

    宁耳委屈极了。

    邵柏翰做什么宁妈妈都觉得好,要是宁妈妈知道自己的儿子被那个好学生邵柏翰给拐走了,不知道她还会不会觉得那个大魔王是大好人。

    然而补课的效果一点都不好。

    宁耳期末考成绩有所回升,考了七十多名,但是英语仍旧很差,低于班级平均线。

    宁妈妈急坏了。

    暑假的第一天邵柏翰就来敲门,他说:“阿姨,我来找小耳一起做暑假作业。这次小耳的英语不大好,我觉得英语这个东西不能死记硬背,要说,要培养语感。所以我打算和小耳一起复习复习英语,我们可以用英语交流。”

    宁妈妈惊喜道:“小翰,你英语那么好,这样是不是太麻烦你了?”

    好学生邵柏翰微微一笑:“不麻烦的,阿姨,我也可以复习巩固。”

    宁妈妈连连点头:“小耳,还不快谢谢人家邵柏翰。”

    宁耳:“……”

    邵柏翰的形象在宁妈妈心里更加高大了几分。

    邵柏翰并没有说谎,他一旦进了宁家的门,确实只和宁耳用英语交流。起初宁耳还不大习惯,很多话说不出来,经常支支吾吾。但到了后来,他说得越来越顺畅,哪怕有些微的语法问题,日常对话已经不成问题。

    宁妈妈端着水果盘敲门,听到儿子和邵柏翰一直说自己听不懂的英语,露出欣慰的笑容。

    看到宁妈妈,邵柏翰朝她笑着点头,说道:“Thank you.”

    宁妈妈当然能听懂谢谢,她摆摆手:“不用客气,你们继续。阿姨就给你们送个水果,底下不打扰你们了,等后来喊你们来吃晚饭。”

    邵柏翰看向宁耳,用英语说了一句话。宁妈妈听在耳中别提多钦佩了,她只觉得邵柏翰的英语听起来特别舒服,跟电影里外国人说得一模一样,又好听又流畅。她却没注意到,宁耳听到这句话后,脸上刷的一下就红了。

    宁耳下意识地说:“你别胡……”说。

    “Speak English.”

    宁妈妈也说:“小耳,你不是要说英语么?”

    宁耳羞红了脸,憋了好一会儿,才用英语说:“你再胡说,我就告诉我妈,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邵柏翰反而笑了:“小耳,你真的要说?”他挑起眉毛,坏坏地笑着:“你说啊,我不介意告诉阿姨,我刚才说的是‘阿姨这么喜欢我,她要是知道我是她女婿会不会很开心’。”

    宁耳:“不是女婿!”

    邵柏翰点点头:“嗯,那就是儿子的老公。”

    宁耳:“……”

    儿媳妇是怎么说的!儿媳妇用英语是怎么说的?

    宁耳好气,却怎么都找不出儿媳妇这个英语单词。

    宁妈妈看着他们用英语说话,说得特别和谐,脸上全是欣慰的笑容,悄悄地关上门离开了房间。宁耳这时候已经用手机APP查到了儿媳妇的英语单词,可他一抬头发现自家妈妈已经不在了,顿时就更难受了。

    宁妈妈都不在了,他回呛邵柏翰也没人知道。就像吵架的时候一时间没了词,好不容易想出来特别好的回击方式,却已经吵完架了。这种心塞的感觉让宁耳难过坏了,憋在心里,只能低下头去乖乖做作业。

    客厅里响起了电视的声音。

    两个人做了一会儿作业,宁耳起身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他刚刚走进门,一只手突然从门后面伸出来,拉住他的手腕,将他反按在了墙上。

    顺便把门关上,再锁上。

    宁耳瞪大了眼睛,被这个人压在墙上。

    邵柏翰扬起唇角,身体往前倾,嘴唇几乎贴在宁耳的耳朵上,轻声地念着:“小耳……”

    宁耳手指颤抖,那温热的呼气喷在他的耳边,令他快要无法呼吸。

    他小声地说:“妈妈……妈妈在外面,你不要乱来。”

    邵柏翰的声音里带着笑意:“阿姨说过她不来打扰我们了……”说话间,他一只手往下滑落,轻轻地勾住了宁耳的腰身,猛地用力,将他拉入了怀里。

    宁耳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门外传来电视机的声音,偶尔还能听到一点宁妈妈嗑瓜子的声音。

    宁耳的心跳得快极了,他眼也不眨地看着这个人,他听到这个人说:“你要不要摸摸我的口袋,小耳,我带了一个东西。”

    宁耳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摸向了邵柏翰的裤袋。他几乎能摸到那样炙热的东西,他抖着手指,被烫得想要收回手,可是下一刻,指尖摸到了一个橡胶一样的东西。

    几乎是一瞬间,宁耳就瞪直了眼,明白了那是什么。

    邵柏翰低笑着俯下腰,凑在宁耳的身边:“带了五个。小耳,那次以后,一直没找到机会……”

    宁耳紧张急促地呼吸都变快了:“可是妈妈在外面。”

    正在这个时候,宁妈妈高声说:“小耳,妈妈去超市买点米,你爸爸刚才发微信说今晚加班,没办法去超市买米回来了。你好好招待小翰,妈妈去买个米就回来。”

    宁耳错愕地张开嘴,邵柏翰眼神一沉,直接吻了上去。

    门外,宁妈妈换衣服、收拾着东西要去超市,她永远也想不到,仅仅隔着一扇门,她的儿子抱着一个男生的腰,抬头吻着对方。

    邵柏翰的手早就伸进了宁耳的睡衣里。夏天的睡衣又薄又少,宁耳将T恤脱掉,他还没看清楚眼前的情况,就被邵柏翰用力地压回了墙上。

    “嗯……”

    宁妈妈正在穿鞋,忽然听到这声音,她奇怪地问:“小耳?”

    邵柏翰低首吻在了宁耳的脖子上,细细碎碎的吻让他浑身发烫,触电似的感觉使他几乎快要站不住。宁耳红着脸,一边抱住邵柏翰的腰,一边高声说:“没……没什么,妈。”

    说出这句话已经快要了宁耳的命,谁料宁妈妈居然说:“不是说在家里要用英语说话么?”

    宁耳快被煮熟了,邵柏翰已经吻到了他的胸口,他捏紧手指,大声说:“Nothing.”

    宁妈妈又听不懂,却很满意地开门离开。

    砰的一道关门声响起,下一刻,宁耳再也忍不住地低吟出声。

    邵柏翰搂着宁耳的腰,再次抬首吻上了他的嘴唇。两个年轻气盛的少年完全无法压制身体里叫嚣的欲|望,拥吻着倒在了床上,用最快的速度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

    “小耳……”邵柏翰将裤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宁耳早就被他亲得沉溺其中,根本没法去管宁妈妈什么时候会回来,会不会发现他们的事情。

    当进入的那一刻,两个人都餍足地叹息一声。毕竟好几个月没做过,宁耳紧得让邵柏翰难以前进,不过他倒是没第一次那么疼了。稍稍动了几下后,熟悉了感觉,宁耳死死抱着身上的人,发出好听的声音。

    他忍不住地说:“慢……慢一点……”

    邵柏翰狠狠地顶进去,嘴上却故意说:“不是说好了在家里要说英语么嗯……小耳?”

    宁耳身上发烫,生理性眼泪从眼角溢出,乖乖地喊着:“嗯……y……yes……”

    邵柏翰俯身凑在他的耳边,使坏地停住不再动,用诱惑的语气:“你要说,fu|ck me……”

    宁耳根本喊不出口,干脆一口咬住了大魔王的肩膀。邵柏翰吃痛地闷哼一声,宁耳却死死咬着,直接不开口了。

    低沉的撞击声在房间里响起。

    当开门声从外面响起的一刹那,宁耳紧张到了极致,死死咬住被子,出来了。邵柏翰被他夹得也按捺不住,又动了几下,交了公粮。

    宁妈妈买好米和菜进了屋子,她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进厨房准备烧晚饭。过了十分钟,她听到开门声,走出厨房一看,宁耳和邵柏翰拿着作业本走向大门。

    宁妈妈惊讶道:“诶,小耳,你们这是去哪儿?”

    宁耳的脸有点红,但隔了几米远宁妈妈没发现不对。宁耳声音沙哑地说:“妈……有几个题目比较难,邵柏翰……邵柏翰说他家里有资料,我们去他家做作业。”

    宁妈妈点点头:“嗯,那就去吧,等后来我去喊你们吃晚饭。咦,小耳,你怎么走路姿势有点怪?”

    宁耳紧张地绷直了身体,邵柏翰笑着说:“阿姨,刚才小耳撞到桌脚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行吧,估计一个小时就能烧好晚饭了,你们好好做作业啊。”

    两个人点头应下,一起走出了门。

    当进了对面的房子后,几乎是门关上的同一时间,邵柏翰就吻上了宁耳的嘴唇,宁耳也情不自禁地抬首吻上去。

    邵奶奶下午出去参加社区活动了,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两个年轻人在。

    五个套套当然不可能全部用完,当宁妈妈来敲门的时候,两个人正躲在邵柏翰的房间里做到一半。急匆匆地交代了公粮,宁耳红着脸回家吃饭。宁妈妈体贴地问:“查清楚资料了吗?”

    宁耳懵住:“查资料?”

    邵柏翰点头:“嗯,基本查清楚了。不过……阿姨,晚上可能还要再查查,那道题有点难。”

    宁妈妈讶异地说:“这么难啊,连小翰你都不清楚。”

    邵柏翰很认真地说:“那道题非常难,我可能要研究很久很久。”

    宁耳低着头乖乖吃饭,只有红透了的耳朵暴|露了他害臊到极致的心情。

    一个暑假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度过了。

    高三的时候更是忙碌,邵柏翰主动说想和宁耳一起复习语文和英语。这两项是宁耳的弱项,邵柏翰却很擅长,宁妈妈当然非常欢迎,还十分感激:“小翰真是个好孩子啊。”

    她绝对想不到,每个星期天的下午,所谓的两人复习,有的时候是在宁家,有的时候在邵家。地点不一定,时间很固定,邵柏翰买的套|套越来越贵。晚上去宁家吃饭前他都会先下一趟楼,将套|套扔进垃圾桶里。

    宁耳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变成这样的“坏孩子”。

    可是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好,甚至有一次宁爸爸和宁妈妈都在家,他却和邵柏翰偷偷摸摸地躲在房间里做那种事。

    刺激而又高兴。

    因为他喜欢这个人,这个人也喜欢他。

    宁耳完全控制不住地沉迷其中。

    这样,便到了高考的最后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