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48.出柜(上)
    宁耳大学的时候加入了学生会。

    国内的大学基本上都是九月份开学, 每一届大一新生刚入学一般面对的都是军训。军训时间至少两周, 有的学校甚至长达一个月, 找一个专门的营地给学生进行军训。军训以后一般就是国庆假期,回来后则是高校社团招聘。

    宁耳的两个舍友喜欢篮球,都去了篮球社。还有个舍友喜欢动漫, 去了动漫社。他对这些社团毫无兴趣。大学以前就知道好好学习了, 也没培养出什么特殊的兴趣爱好,硬是要说的话, 宁耳挺想加入文学社——他还挺爱读书的。

    国庆假期期间,宁妈妈得知此事,很严肃地说:“去学生会啊。我听你小姨说, 大学的时候不能死学习了,得培养人际关系。小耳,你赶紧去加入学生会, 你表姐就去了学生会, 出来后多好啊, 都拿到保研名额了。”

    保研名额其实不仅仅要和老师打好关系,更重要的是成绩好。这个时候的宁耳还不懂这些事。他本来也没什么想法, 就乖乖应下。

    宁妈妈又想起来:“但你也得好好学习,不能落下功课。”

    就这样, 宁耳申请了学生会,一轮笔试, 两轮面试, 他顺利进入学生会。

    邵柏翰什么社团都没加入, 上个大学就想着谈恋爱了。宁耳刚进入学生会的时候两人还没同居,邵柏翰经常拿着篮球到宁耳宿舍楼底下找他。说是去打篮球,但是从不在学校打,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可是一加入学生会那就不一样了。

    宁耳每周都有固定的值班日,还得经常参加例会,帮着组织学校活动,周末还总是去当志愿者!

    一次两次的约会被放鸽子,邵柏翰脸都黑了,电话那端的宁耳也很无奈:“学姐临时请我来帮忙,真的很对不起。邵柏翰,要不然你先回家,我记得你不是说你们这周作业挺多的吗?你先做作业吧,我明天尽量早点出来。”

    邵柏翰:“……”

    谁想做作业啊!

    本来以为上大学就是谈恋爱了,结果宁耳比高中还忙!

    医学系的学生本来就课程多,一周能有半天休息时间就不错了。作业还特别多,像座巨山压在每个学生肩膀上,宁耳和邵柏翰约会的时候有一半时间两人是在做作业!

    现在再加上一个学生会。

    邵柏翰气得头顶冒烟,恨不得现在就给宁耳辞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学生会。

    那边,宁耳挂了电话后,继续帮学姐整理资料。他的动作很快,又安静不吵闹,不会像很多大一新生遇到什么时候就叽叽喳喳地好奇个不停。

    学姐问:“宁耳,是你朋友打电话过来了?我是不是打扰到你出去玩了?”

    宁耳摇摇头,笑道:“没,学姐。我们明天就要开活动了,现在不整理好活动素材,明天就会出问题。”

    学姐看着宁耳,过了一会儿,问:“是女朋友吗?”

    宁耳手中的动作微微顿住,他抬头:“不是。”

    整理完资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海城十月底的晚风有一丝寒冷,宁耳拉紧了外套往宿舍赶去。刚走到楼下的一个阴影处,他突然被人拉了过去。

    宁耳错愕地睁大眼,一双温暖的手就已经包住了他的手,声音里有点心疼又有点责怪:“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手这么冷,穿太少了。阿姨昨天不是打电话要求你穿秋裤么,你穿了没?”

    宁耳被这个人抱在怀里,双手被他轻轻地搓热。

    心里有一种小小的愉悦在发酵,宁耳声音很轻:“没穿。现在只是早晚有点冷,哪儿有那么冷。我宿舍里的舍友们都没穿,我穿了……多不好啊。”

    邵柏翰搓手的动作停住,他抬起头,漆黑的眼眸在黑暗里好像浓郁的酒。他定定地看着宁耳,看了许久后竟然笑了:“我家小耳居然也知道要面子了?”

    宁耳硬着头皮说:“我什么时候要面子了。”

    “还说没有。”

    “就……就没有!”

    下一刻,邵柏翰倾身吻了上去,堵住了宁耳羞赧的话语。

    没人注意到宿舍楼角落里发生的事,偶尔有晚归的学生经过不小心看到墙角有两个影子,也只当是情侣在分别亲吻。这种事在大学很常见,经常会刺激到单身狗幼小脆弱的心灵。

    宁耳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他害怕被人发现,在这种心情下这个吻显得更加诱惑。他情不自禁地抱住了邵柏翰的腰,小心翼翼地回吻。亲了好几分钟两个人才分开。

    邵柏翰说:“明天到我家去?”

    宁耳点点头:“嗯,到你家做作业,我作业好多。”

    “……好。”

    他们约会就是做作业!

    就是做作业!

    这特么是大学生还是高中生啊!!!

    幸好十一月底宁耳搬进了邵柏翰家,这种“约会等于做作业”的事情才算停止。邵柏翰好好享受了一次来自男朋友的细心照顾,他受伤宁耳可急坏了,直接打电话给宁妈妈,说希望搬过去照顾邵柏翰。

    这样的主动令邵柏翰不能不感动,腿稍微能动的第一个晚上就把自家小耳朵吃了个精光,以表感谢。

    但学生会的事情实在太忙了。

    宁耳本以为期末考会是自己最忙的时候,因为十四门课全部要闭卷考试,他得背很多书。但大一下学期,学生会的内部斗争渐渐摆在了他的面前。

    一个学姐和一个学长在争副会长的位子。大一新生都是干事,大二的则可以担任部门部长,到大三就是分水岭,有人退出,有人再往上升。但如果要当会长,大三的时候必须成为副会长。

    大学就像是一个小社会,学生会是一家公司。

    学姐和学长都是宁耳的朋友,他和其他新生被夹在中间当真有点……

    “瑟瑟发抖。”宁耳一边吃苹果,一边和邵柏翰说。

    邵柏翰被他可爱到直接笑出来了。

    宁耳奇怪地看他:“你笑什么。”

    邵柏翰一脸严肃:“小耳,你有没有发现,你上了大学以后越来越可爱……咳,别打,越来越活泼了?”

    宁耳知道他的意思:“我是和朋友学的。他们会很多特别好玩的词汇,你不知道这些?”

    邵柏翰当然知道。但是这样更加活泼的宁耳,他更加喜欢。

    事情当然是得解决的。

    邵柏翰的方法很简单:“退出呗,难道你大二还准备留下来当部长?”他再提醒道:“医学系大二的时候得开始上解剖大课了吧,还有很多实验课。”

    宁耳提起解剖课十分激动:“嗯,终于能见到真的大体老师了。”志愿者将尸体无私奉献给医学生供他们教学解剖,学生们都会很尊敬地将这些人称作“大体老师”。

    但是宁耳还是不想半途而废,他想等大一结束的时候再顺势退出学生会,不半路离开。

    真正让他放弃的是四月份的一次聚会。

    大一的干事们大多数都会在大二离开学生会,只有少部分会留下来当部长。因为这件事,大一的最后两个月大家开始频繁聚会。

    宁耳不是每次都参加,但他不好老是推辞让别人难做,也参加了几次。

    四月底,大家一起撸了串,十几个学生浩浩荡荡地往学校的方向走。走到一半有人提议:“现在才八点,咱们要不要去唱歌?我正好有一家KTV的优惠券,很便宜的。”

    立刻有几个醉鬼附和起来。

    宁耳想回去,可是看到大多数人都喝了很多酒,他自己是不喝酒的,如果他不去,其他没喝酒的人要照顾人,恐怕会有点麻烦。

    宁耳也跟了过去。

    然而宁耳万万没想到,喝醉了的学姐居然对他唱了一首情歌。

    学姐唱了一首梁静茹的《暖暖》,他唱的时候宁耳正在和邵柏翰发微信,告诉他自己可能要再晚一点才能回去。谁知学姐唱完后,突然用话筒大声说:“宁耳,好听不好听?”

    莫名其妙地被点名,宁耳当然说:“好听。”

    学姐眼睛都红了,不知道是喝酒喝多了还是太激动,她忽然说:“这首歌送给你好不好!”

    宁耳猛地呆住。

    其他学生直接哄闹起来。

    “答应她,答应她!”

    “宁耳,学姐在向你表白!答应她!”

    “哇哦~”

    宁耳被KTV里嘈杂的声音折磨得脑壳发疼,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着学姐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视线,他咬紧牙,笑着打圆场:“学姐,我记得王瑶也很喜欢这首歌,要不你送给她吧。”

    学姐顿时失落起来,其他学生也都没趣地嘘了一声。

    宁耳本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哪知道学姐还不放弃:“你有女朋友了吗?”

    宁耳很尴尬:“没有……”

    “那我有哪里不好,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

    宁耳左右为难,他又不像邵柏翰,能那么果断地拒绝别人。他都说到那份上了,对方还是不肯放弃,他僵滞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候,一个男声响起:“我看宁耳不是经常和人发微信么,是有女朋友的吧。林文彤,你放弃好了,人家有女朋友,你别凑热闹了。”

    宁耳看向那个人,是和学姐竞争副会长位子的学长。

    学姐对那个人怒目相视:“你什么意思?”

    两个人这时候都喝醉了,什么往常憋在心底不说的话,此刻全部冒了出来。

    KTV里乱成一团,有人拉架,也有人起哄。

    混乱间,一个男生凑到了宁耳身边,对他嘿嘿一笑,说话时嘴里全是酒气:“林文彤身材那么好,长得也很漂亮,你干什么不要她当女朋友啊?”

    宁耳根本不懂他在说什么。

    这是另一个部门的大三学长,宁耳和他以前几乎没交流。

    那学长低笑了一声:“反正林文彤比你大一届,过两年就毕业了。毕业分手就好了,这几年里还有个女朋友,能给你洗衣服打扫宿舍,还能和你……嘿嘿,你懂。我听说林文彤以前没谈过恋爱,应该还是个处吧。”

    宁耳的大脑一下子被冷水浇下。

    他忽然觉得大学里,有的人真是肮脏极了。

    宁耳过两天就递交了辞职申请。林学姐那天晚上喝醉了,也不知道后面其他人是怎么回宿舍的,但她记得自己确实向宁耳表白了,还被拒绝了。

    这件事一出,她根本不好意思挽留宁耳,同意了他的辞职申请。

    临走前,林学姐笑着对宁耳说:“你是有女朋友的吧?”

    宁耳惊讶地回头看她。

    林学姐指了指他手里的手机,说:“你每次发微信的时候都很开心,应该是在和女朋友聊天吧。就是因为知道你有女朋友,所以我才一直没和你……说那些话。要是之前没喝酒,估计也永远不会说。你别往心里去,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我祝你们幸福。”

    宁耳看着她,过了一会儿,笑着说:“不是女朋友。”

    学姐一脸错愕。

    “是男朋友。”

    学姐惊骇地睁大了眼睛。

    回到家后,宁耳二话不说,直接坐在沙发上,抱住了那个在打游戏的人。

    邵柏翰十分惊讶:今天居然投怀送抱了?有问题啊!

    他琢磨了一下:“怎么了?”

    宁耳有点心虚:“我不小心告诉学姐……我有男朋友了。”

    邵柏翰眉毛一跳:“就这个?”

    宁耳不解地看他:“对啊,我说完就后悔了。难道这还不严重?万一学姐告诉别人,我的舍友还有同班同学应该很容易就猜出来是你吧,他们经常看到你和我在一起的。那怎么办?”

    “先不提她会不会到处说,哪怕她到处说了……”邵柏翰一把将宁耳搂进怀里,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小耳,难道我们不在一起?我们本来就是这个关系,他们爱说说。”实在不行,找赵海城,他爸是新闻学院的系主任,削死那群人。

    后面的话邵柏翰没说出口,自己默默腹黑了一下。

    宁耳却也想通了。

    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关系,就算被说了又怎么样,问心无愧。

    不过学姐并没有说。

    宁耳后来想,可能就是因为知道学姐不是说闲话的人,他才会告诉学姐拒绝对方的真正原因。

    时间缓缓流逝。还记得刚上大学时候的模样,一转眼就到了大四。

    宁耳是临床医学生,要上五年大学,邵柏翰却已经要毕业。他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毕业作品是设计一个游戏软件。他和几个同学一直忙着研发这个游戏,宁耳没什么能帮到他的,只能在每次邵柏翰凌晨回家的时候,给他准备好夜宵。

    六月中旬,邵柏翰成功完成了毕业答辩。

    宁耳和他在家里好好庆祝了一下,本来以为只是庆祝邵柏翰毕业,但是邵柏翰突然变出了一张黑色银 | 行 | 卡,塞到了宁耳的手心。

    宁耳茫然地看他:“这是什么?”

    邵柏翰单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他,很显然心情很好。

    “六万块钱。”

    宁耳:“啊?”给他这个干什么。

    邵柏翰:“我靠自己赚到的第一笔钱。那个游戏一共卖了十万,其他人分了四万……小耳,你男朋友要开始赚钱养你了。”

    宁耳羞红了脸:谁……谁要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