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情歌 > 正文 49.出柜(下)
    小耳朵不给你看~  宁耳昨天给邵柏翰发消息, 约了两个人周末来练球, 邵柏翰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可真的只有两个人的时候, 宁耳却又点紧张。他抱着篮球,心中忐忑。

    邵柏翰淡定地将黑色篮球旋在指间把玩,走到一个篮球场后他停下脚步, 转首看宁耳:“要不先试试运球, 练练手感?”

    宁耳:“嗯。”

    一整个周末,宁耳都在努力地练球。

    周五结束初赛后, 所有班级的体委又去抽签,四班和十班分到了一组。也不知道该说四班是幸运还是倒霉,至少没和六班对上, 可十班实力也很强,如果四班还想继续走下去,以现在的水平获胜的可能性很小。

    宁耳不想给班级拖后腿。

    虽然当初是邵柏翰给他报名参赛, 可宁耳心里也很想参加班级的最后一场活动。他们四班这过去的一年相处得很好, 同学和睦, 最后一场活动了,所有人都参加就他不参加, 这样他也很难过。

    左右为难间邵柏翰帮他做出了选择,他就没再拒绝, 或许他不会像江晨、邵柏翰那么厉害,但他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邵柏翰坐在篮球场边上的塑料凳子上, 穿着一件白色运动服, 安静地观察宁耳的每一个动作。他将篮球放在膝盖上, 右手撑着脸,目光专注地看着宁耳,嘴角微微地翘着。

    宁耳练习了几个上篮和投球后,转过头一看,正好见到邵柏翰淡笑着看着自己。

    刷的一下,他的脸有点发烫。

    宁耳硬着头皮,问道:“你干什么看我?”

    邵柏翰抱着球,一副理所当然的大少爷模样:“我不看你,那谁帮你调整动作,做针对性训练啊?”

    宁耳说不过他,只能说:“你明明是在偷懒,你都坐在那里快十分钟了。”

    邵柏翰面不改色,唇边笑意更深:“这个位置好啊,看你看得可仔细了。干什么,这么想我快点给你做一对一特训?”说着,邵柏翰将篮球扔到一边,大步走到宁耳身后,动作娴熟地拉住了他的手,从身后抱住他,声音低低的:“那好啊,我们开始一对一特训吧,反正该看的我都看过了……对了,我说的是篮球。”

    宁耳的耳朵红到滴血。

    再也不想管邵柏翰了!!!

    邵柏翰虽然嘴上很爱开玩笑,总是欺负宁耳,但他的篮球水平是真的高。被他手把手地教导过后,宁耳对篮球的掌控能力稍稍强了一点。在两人好几天的1V1战里,邵柏翰有两次居然没能从他手里抢走球。

    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

    周一上学的时候,宁耳正在想今天可能要去帮数学老师批改卷子,或许不能和邵柏翰放学练球。他正想着,江晨幽怨的声音就从他的身后响起:“宁……耳……啊……”

    宁耳吓了一大跳,看清楚来人后,问道:“你怎么了,精神好像很不好的样子?”

    江晨将书包摔到桌子上,一脸悲愤地看着宁耳,憋了半天,说:“周五那天放学我在后面喊了你好几声,你怎么都没理我。”

    宁耳一愣,回想了一下:“那天……那天邵柏翰拉我走的,有点急,我可能没注意到你。”

    江晨其实关心的压根不是这件事,他又憋了一会儿,声音闷闷地问:“那天吧,我看到你和邵柏翰……还有七班的刘晓萌走在一起啊。宁耳,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还认识刘晓萌?”

    宁耳惊讶地反问:“我没说过?”

    江晨悲愤欲绝地不断点头,像被负心汉抛弃的怨妇:“你没!”

    宁耳解释起自己和邵柏翰、刘晓萌的小学同学关系。听到最后,江晨状若无意地说:“那刘晓萌周五找你干什么的?”

    宁耳没有回答,而是静静地看了江晨一会儿:“你喜欢她?”

    江晨脸上一红,没说话。

    宁耳忍不住笑了笑。

    江晨恼羞成怒:“我们班肯定不止我一个人喜欢刘晓萌!”

    宁耳点点头,心里想:可人家好像喜欢邵柏翰。

    他认真地说:“你一定会追到刘晓萌的,你一定要去追她,加油。”

    江晨:“你……不喜欢她?”

    宁耳诧异地问:“谁说我喜欢她了?”

    江晨高兴地欢呼一声,跑进男生群里,哈哈大笑:“你们都说刘晓萌暗恋宁耳,这都是谣言!宁耳根本不喜欢她。我就说吧,宁耳完全不可能喜欢刘晓萌这个类型,他哪里懂怜香惜玉啊,咱们还是有机会的。”

    宁耳:“……”刘晓萌喜欢的明明是邵柏翰!算了,反正他不懂怜香惜玉,就不告诉你们真相了。

    突击训练了一整周,周五的时候,邵柏翰在篮球赛开场前,走到宁耳身边,轻轻地说:“你就按我教你的去做,他们班我看过了,就那个高个子的体委有点水平,但技术也不怎么样。你们班这次赢定了。”

    宁耳哪有这自信,他点点头,心里想的却是:只要不给班级丢分就好了。

    邵柏翰还以为宁耳得了自己真传,他们六班这次碰上的是水平非常差的二十三班,邵柏翰就打了上半场,下半场直接换人,让替补选手上场打球。

    热烈嘈杂的篮球场中,邵柏翰用毛巾擦汗,接过同班啦啦队女生递过来的矿泉水,随意地喝了一大口。他目光淡定地扫视着队友们的动作,看了一会儿,比分已经拉大到四十多分,他就干脆转身走向四班的篮球场。

    四班和十班的水平很相近,很明显赛况激烈,围观的学生特别多。

    邵柏翰在燕中早已是风云人物,他穿着那身白色篮球服大步走向前的时候,不少人都悄悄地看向他。

    邵柏翰对这些视线视若无睹,径直地走向四班和十班的区域。他走到四班隔壁的篮球场时,突然听到一声怒吼:“干什么!我才没有犯规,明明是他自己莫名其妙地跑出来,关我什么事!”

    “明明是你刚才抢球的时候故意挥手的!”

    “胡说,我根本没有,关我什么事!”

    球赛直接停止,充当临时裁判的高年级学生将四班和十班的学生拉开,但两方早已闹得不可开交。

    一个高个子队友将宁耳拉到身后,仔细地看他的情况。江晨人高马大,直接站在四班最前面,与十班的大高个体委怒目相对。江晨气得真想一拳头打在这个体委的脸上,可裁判却一直拉着他,要求他不许打人。

    四班啦啦队的女生看到宁耳脸上的血,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一个小女生哽咽着说:“这有没有伤到眼睛啊。你怎么打球还戴戒指啊,宁耳流了这么多血,怎么办,要不要赶紧送医务室……”

    十班体委故意说:“我就是戴戒指了,要你管,戴的是你家戒指吗……啊!”

    一个粗暴果断的拳头突然从人群中窜出,将十班的大高个体委打得倒跌两步。他还没回过神来,衣领被人一把抓住,直直地往前拽过去,踉跄三步,一低头,只见一个长相帅气的男生双目冰冷地瞪着他:“你再给我说一遍!谁他妈允许你戴戒指了?!”

    十班的体委比邵柏翰还要高一些,有190,但此刻他被邵柏翰拽着衣服,直愣愣地瞪着,竟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过了片刻,十班里有人说了一句“你怎么还打人啊”。

    十班体委挥起拳头砸向邵柏翰,邵柏翰往旁侧了侧头,又是一拳砸过去,将体委打得再跌一步,勉强稳住身形。他冷笑着掰着手指,好像根本不畏惧这个比自己强壮的大高个,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想打架啊?我奉陪!”

    裁判员赶紧将两人拉开。

    邵柏翰的名字十班人可能也听说过,双方没再起冲突。

    十班体委又骂骂咧咧了几句,听裁判员的话,把手指上的一枚银戒指摘了下来。

    邵柏翰拉住宁耳的手,将他拉到跟前。他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冷得让四班人都没想到去问他要干什么。

    宁耳早已疼得闭紧双眼,朦胧间他听到了邵柏翰的声音。他声音颤抖地问:“邵……邵柏翰?”

    邵柏翰抿着唇线,脸色很难看,手指却温柔地抚摸上宁耳的脸。他仔细地将宁耳眼角旁的血擦干净,观察了一会儿:“还好,伤口不是很深,稍微破了点皮,没关系。宁耳,我们去医务室。”说着,他拉着宁耳就准备走。

    一旁的裁判员下意识地说:“等等,十班违规四次,这次三分线外要罚两球的。他要来罚球。”

    邵柏翰转头便说:“随便找个人帮他罚球不行吗?!”

    裁判员没有说话。按照目前情况来说,是可以这样。

    宁耳艰难地睁开眼睛,血液染红了长长的睫毛,他咬着牙一把擦干净眼睛上的血:“我来罚球。”

    邵柏翰转头看向他,嘴唇微张,似乎想要说话。宁耳目光坚定。看了他一会儿,邵柏翰闭上了嘴,沉默地走到篮球场的边上,和四班人站在一起,看着宁耳拿球走到罚球线前。

    第一球,空心进洞。

    第二球,砸到篮筐边缘,滑进洞中。

    十班学生发出一声哀嚎,四班一阵欢呼。

    两球结束,邵柏翰拉着宁耳的手就往医务室走。

    四班有学生好奇地说:“宁耳和那个邵柏翰关系真好啊,他们居然这么熟?”

    江晨摆摆手:“宁耳和邵柏翰是一起长大的。”

    “难怪感情这么好啊。”

    从篮球场到医务室,一路上邵柏翰都抿紧嘴唇,不吭一声。

    宁耳眼睛上的血早已凝固。刚才他被同学传球,正往对方篮筐跑,就被十班体委拦住了。这个体委又高又壮,宁耳只觉眼前出现了一座大山。他临时想起邵柏翰曾经教导过自己的一个假动作,模仿着做了一次,没想到体委居然没察觉出来,被他晃了过去。

    接着,体委伸长手,仗着个子高想把他手里的球抢回来,却一拳打在了他的眼睛上。

    尖锐的银戒指在宁耳的眼睑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看上去触目惊心,流了很多血,其实不怎么深,只划破了表皮。

    宁耳的手腕被邵柏翰紧紧拽着,他很想开口和邵柏翰说话,告诉他自己其实还好,可看着邵柏翰冷冰冰的侧脸,他怎么也张不了口,只能被邵柏翰拉着往前走。

    进了医务室,医生简单地看了一下。又来了一个篮球赛扭伤的学生,医生看向邵柏翰:“同学,他伤口不深,你能用酒精帮他消消毒吗?”

    邵柏翰点点头。

    医生将酒精棉球和镊子拿给了邵柏翰,转身去照顾另一个受伤学生。

    宁耳坐在医务室的床上,邵柏翰也侧身坐在床边。

    他声音僵硬:“闭上眼睛。”

    冷冷的邵柏翰和小时候好像,宁耳怂怂地嗯了一声,乖乖地闭上眼睛。

    下一刻,冰凉的酒精触碰上了伤口,宁耳疼地闷哼一声,邵柏翰动作微顿。

    高大英俊的男生认真仔细地擦拭伤口,每一下都极其轻柔。邵柏翰擦拭到宁耳右眼眼角上的伤口时,动作有些不方便。

    宁耳用余光悄悄看见了这一幕,他想了想,稍稍仰起头,脸庞向上抬起,方便邵柏翰给自己擦药。

    灿烂的阳光穿过窗户照射下来,将少年的头发染成璀璨的金色。长长的睫羽轻轻颤动,因为酒精刺痛,宁耳张着嘴唇,饱满的唇上浮着一层令人遐想的水色,仿佛在诱惑人温柔地吻上去。

    刷的一下,邵柏翰满脸通红,他握着镊子的手不断颤动。

    下一刻,宁耳突然听到:“你……你干什么!我……我擦好了,你自己擦第二遍!我不管你了!”

    宁耳错愕地睁开眼,正好见到邵柏翰单手捂住脸,怒气冲冲地将镊子、棉球扔到金属盘里,大步走开。邵柏翰用力地将医务室的门甩上,宁耳和医生全部愣住。

    医生古怪地嘀咕着:“现在都小男生脾气很大啊。”

    宁耳:“……”

    他到底干什么了?

    宁耳看着金属盘里的镊子和棉球,困惑不解。

    这周五的篮球赛,宁耳罚球两次,给四班得了两分。

    两班实力相当,到最后四班险胜十班一分,赢下了这场比赛。

    然而四班还没庆祝上几分钟,四班体委斗志昂扬地走上去,抽出了一个球。他转过球一看,猛地就傻了,哭丧着脸对同学们说:“六……六班,是六班。”

    四班学生:“……”

    还没进半决赛就碰上六班,四班已经注定拿不到任何名次了。

    宁耳刚从医务室回来就听说这个惨痛的消息,他愣了愣,江晨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宁耳,咱们能赢七班和十班就已经很帅了,输给六班,一点都不丢脸。真……真的,不丢脸……呜呜呜呜……”

    四班同学集体抱头痛哭。

    从医务室离开后,宁耳就没见过邵柏翰。本来以为邵柏翰今天很莫名其妙地生气,或许不会和他一起走,等他放学走到校门口,却见一个英俊的大男生双手插在口袋里,耳朵里塞着耳机正在听歌。

    见宁耳出来了,邵柏翰将耳机扯开,一副很凶的样子:“怎么这么慢?”

    宁耳心中一顿,嘴角忍不住地翘了翘,赶快跟了上去。

    原来邵柏翰还是变了,没有小时候那么坏了。

    ……可他今天到底在气什么?

    宁耳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快要期末考了,篮球赛不再是一周举办一次。最后的两天球赛选在了周六周日。

    第二天大早,明明是休息日,四班全体出动,输比赛不输人,雄赳赳地走到了篮球场。

    六班学生十分淡定,邵柏翰站在人群中,面色冷冷地听周围学生说话。

    宁耳看到他很想和他打招呼,可是想起来昨天邵柏翰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今天两人又是对手,他就缩回了手,没打招呼。

    邵柏翰抬头从人群中看到了宁耳,手指紧了紧,故作镇定地转开头。

    六班一向尊重对手,昨天碰到水平很差的二十三班,上半场也让主力球员全部登场。如今碰到水平还可以的四班,邵柏翰和四大天王齐齐走上篮球场。

    江晨哀嚎道:“还给不给人一点活路!”

    宁耳也觉得头皮有点发麻,默默地跟着上了球场。

    比赛一开始,班级与班级之间的水平差距,宁耳感受得淋漓尽致。

    之前和七班、十班打球,宁耳还觉得自己能感受到球场上的节奏,四班能抢一抢球。今天,整个四班都被六班牵着鼻子走,只有江晨可以凶猛地得几球拿分,他还被四大天王中的两个人牢牢守着,很难动弹。

    宁耳一直晕头转向,四大天王各种花式传球,他跟着球一会儿往左跑,一会儿往右跑。

    还没缓过神,便见一道白色的影子从自己眼前一晃而过,矫若游龙,三步上篮,单手扣球。

    砰!

    邵柏翰将篮球稳稳地砸进篮筐。

    四班VS六班

    11:38

    开场十分钟,差距就成了这样。

    宁耳以前就知道邵柏翰打球特别厉害,他经常和邵柏翰1V1做特训,可邵柏翰从没认真和他玩过。直到今天,他真正和邵柏翰站在同一个球场才忽然发现,这个人……真的很帅。

    他的汗水从发间微微落下,目光专注,仿佛自己在做的是一件无比神圣的事。

    这就是邵柏翰。

    宁耳心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就跟着球跑到了六班篮筐底下。

    江晨被四大天王拦住,他艰难地运着球,抬起头四处张望。四班学生居然都在另一半球场,没一个人跟上来。江晨找了半天,只看到了宁耳,他犹豫了一会儿,高声喊:“宁耳!”

    宁耳倏地回过神,抬头看到一个球直直地向自己飞来。他下意识地接住了球,懵逼地看着江晨。

    江晨焦急地说:“快去投篮!”

    宁耳这才彻底清醒,他快速拍球,向六班的篮筐跑去。刚跑了一步,一个白色的身影从他的身旁迅速冒了出来,挡在了他的面前。

    邵柏翰的额头上戴着黑色的运动头带,他似乎也没想到自己会和宁耳对上。

    和过去两周每一次的1V1一样,邵柏翰动作敏捷地做了个假动作,右手从下方一抄,就要抢球。他抬起头,目光从宁耳的衣领里一闪而过,只见那本就宽松的领口因为长时间的激烈运动此刻松松垮垮地拉到了一边,露出半边漂亮脆弱的锁骨。

    精致的锁骨上蒙了一层薄薄的汗,邵柏翰心头一颤,眼睛不自觉地就抬上去,看向了那张饱满的嘴唇。

    医务室,少年微微仰着的脸,好像在等待他的亲吻。

    轰的一下,邵柏翰脸色全红,浑身僵住。

    宁耳简单地运了一下球,随便地往旁边跑了一下,居然……居然给跑过去了!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整个篮球场一片死寂。

    六班的啦啦队呆在原地,还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江晨大吼:“宁耳,投球!快投球!!!”

    宁耳反射性地停步投球,砰,球进了。

    四班VS六班

    13:38

    “你为什么要突然和我们一起吃饭?我们下午还要去看画展呢,有事,没时间和你一起玩。”

    邵柏翰看着宁耳严肃认真的模样,眸色越加深沉。

    就这么想和那个女生单独吃饭?!

    还下午有事,要看画展?

    你还想那她约会?!!!

    邵柏翰一手撑在西餐厅的吧台桌子上,手指按着吧台边缘,气得手指按紧泛白,脸上还故意一副很淡定无所谓的样子。他快速凑近了宁耳,在他的耳旁倾吐热气:“干嘛……不欢迎我吗?”

    宁耳:“!!!”

    好想一拳把这个人打死!!!

    宁耳眼睛亮亮的,好像一只生气的小绵羊。他抬头定定地看了邵柏翰一眼,丢下一句“我们没有多余的画展票,你想看也看不了,你自己走好了,没必要一起吃饭”,说完转身就走。

    邵柏翰看着他爽快离开的背影,气得咬牙切齿。他没有想到,宁耳为了那个女生居然根本不理他,连一顿饭都不肯和他吃。他脸上笑容全无,右手握拳就要砸向吧台,但快要砸到的时候怕被宁耳听到,又憋屈地把手放回去。

    邵柏翰高声道:“小耳,上次打赌你输了,还欠我一个条件。”

    宁耳脚步突然顿住,错愕地转身看向邵柏翰。

    邵柏翰都快把大理石吧台捏碎了,凑上去说:“小耳,你欠我一个要求。我想好了,我今天也想加入你们。”

    宁耳:“……”

    宁耳气炸了。

    就为了刘晓萌,为了能和她吃饭、看画展,邵柏翰居然用了那个赌约!

    宁耳冷冷地说:“你之前说了,要我给你抄英语试卷。”

    邵柏翰默不作声地收回手,担心自己真的把大理石吧台捏碎,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我现在不是还没抄你的作业么?”

    宁耳:“你……!”

    刘晓萌坐在位子上等了两分钟,看到宁耳和邵柏翰并肩回来。

    宁耳声音闷闷的:“邵柏翰说他也想去看画展,想和我们一起。”

    刘晓萌在他们两人之间看了会儿。宁耳低头吃牛排,很闷闷不乐的样子。邵柏翰却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笑容莫名地就有点渗人,明明是在笑,还被阳光衬托着该是帅气迷人的样子,刘晓萌却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刘晓萌:“可是我们没有多余的票了啊。”

    邵柏翰笑容不变,眼睛直直地盯着刘晓萌:“没事,我到现场买。”

    刘晓萌本来还想说现场买票的话会贵一倍呢,但想了想她又闭上嘴。她知道邵柏翰不差这点钱,但邵柏翰干什么一定要来看画展?这个画家其实不是很出名,挺小众的,像她这样的死忠粉丝一点都不多。

    邵柏翰好奇怪啊。

    宁耳一叉子戳起一块牛肉,放到口中。他听邵柏翰和刘晓萌说完话,心中又酸涩又难受。

    在邵柏翰喊来服务员点餐的时候,他放下叉子,笑着看向刘晓萌:“小萌,你刚才说你经常会看一个主播的视频,是哪个主播,我也想关注他。”

    邵柏翰正在点餐,听到这句刺耳至极的“小萌”,他脸色微变,声音停顿了片刻,眼神不自觉地瞄到宁耳和刘晓萌身上,心思早不在点餐上。

    刘晓萌哪里会想那么多,她和宁耳继续之前的话题:“那个主播叫福娃欢欢,可厉害了。宁耳,你如果很想锻炼的话,真的可以多看看他的视频,他每天晚上都会直播健身,还会教你怎么塑体。好多男观众也会看他,按他说的去做,真的有人长高了呢。”

    宁耳点点头:“好,我回去就关注他。”

    邵柏翰偷听出了一点头绪:“健身?小耳,你想健身干什么不来问我,还要去关注什么主播?”

    宁耳和刘晓萌全部看向他。

    宁耳看见刘晓萌也看向了邵柏翰,他反问道:“小萌说,那个主播可以帮二十多岁的人继续长个子,你可以吗?”

    邵柏翰:“!!!”还叫小萌!什么小萌小萌的,叫这么亲近做什么!

    脸上的僵硬只是一瞬,邵柏翰僵硬地笑了起来:“我身高185,这还没有说服力?”

    宁耳转首就去看刘晓萌,再也不看邵柏翰,他对刘晓萌笑道:“我没想长185,太高了。我觉得180就挺好的了,小萌你觉得呢?”

    刘晓萌根本没想到宁耳会突然专注地看向自己,她愣住:“啊?”

    宁耳捏紧了手指。他察觉到邵柏翰炙热的目光正凝视在自己身上,鼓起勇气,又问了一遍:“小萌,你觉得185是不是太高了?我觉得……嗯,180就挺好的。”

    看着宁耳坚持认真的目光,刘晓萌一头雾水。她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宁耳,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等等,这难道是一个偷偷表白的好机会?!

    刘晓萌略羞涩地低下头:“我……我也觉得180就挺好的了。其实再矮一点也没事,我个子矮,男生太高的话我反而觉得不舒服。宁……宁耳,我觉得你这个身高就特别好,我很喜欢你……这个身高的男生。”

    宁耳笑着颔首:“是啊,185太高了。”刘晓萌才不喜欢你这种大高个,你就死心吧!

    邵柏翰:“……”

    邵柏翰气得头上冒烟!

    这个女生居然在给小耳表白!!!

    她居然给小耳表白!!!

    邵柏翰气得很想把宁耳直接打包抱走,但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宁耳就直接忽视了他,又和刘晓萌相谈甚欢地聊了起来。

    他们又聊起了上学期的一次学生社团活动,那时候邵柏翰还没转学过来,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好不容易他勉强地插了一句话:“你们七班的那个体委和我打过球,技术还行。”

    宁耳简单地说了一句:“谁都没你打球好,我们都知道。”接着,他又看向刘晓萌:“小萌,我记得那时候你们班举办了一个包饺子大赛?”

    刘晓萌高兴地又和宁耳聊起来。

    在一旁无人问津的邵柏翰:“……”

    牛排送上来了,邵柏翰拿起刀叉,将盘子切得嘎吱作响,好像下一秒就能把盘子切碎。

    宁耳和刘晓萌还在聊天。

    他们聊了三分钟了……

    五分钟了……

    整整十分钟了!!!

    邵柏翰一次次地加入话题,宁耳一次次地只专注和刘晓萌说话。

    盘子里的牛排被邵柏翰切得快成碎片,他拿起一杯牛奶倒入黑咖啡里,接着仰头喝了一口。

    “咳咳咳咳……”

    宁耳和刘晓萌转头看他。

    刘晓萌惊讶道:“咦,邵柏翰你拿错了。这个才是牛奶,你怎么把醋倒进咖啡里了?”

    宁耳:“噗。”

    邵柏翰:“……”

    鬼知道为什么这家西餐厅要在桌子上放醋,醋杯和牛奶杯还长得这么像!

    在邵柏翰低头切牛排、把盘子即将切碎的时候,其实宁耳一直在偷偷地用余光看他。他早已发现,邵柏翰每一次插话,都是和刘晓萌说话。

    宁耳低头吃了一块水果,心里酸酸的。他其实不是很想和刘晓萌说话,这是一个女生,他总和女生这么热情地说话其实不大好。但是……但是他就是不想让邵柏翰和刘晓萌说话,只能自己上场拉住刘晓萌的注意力,让邵柏翰没法和她说话。

    你就这么喜欢她吗?

    我和她说话你还瞪我!

    你用掉那个赌约的机会就算了,你还这么一直想着她……

    江晨捂着屁股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宁耳和刘晓萌聊得热火朝天,邵柏翰在旁边冷着脸切牛排、还一直用奇怪的目光盯着宁耳,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诶,等等?邵柏翰怎么会在这里?!

    江晨走到位子上坐下,屁股刚接触到凳子,就一阵酸爽。他故作帅气,面不改色地说:“邵柏翰?我就是突然肚子疼在卫生间待得久了一点,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晓萌笑着解释:“邵柏翰正好也在这个商场,他下午想和我们一起去看画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