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萌狐悍妻 > 第二十一章 商人本质
    如果用顶级的金银打造,又镶以稀世宝石,那绝对是一件惊世骇俗的宝物啊!

    枉他是富甲一方的珠宝商,他的宝库珍藏多年的宝物跟这戒指比起来,都显得低俗了。

    如果能将这位设计师收归麾下,凭着自己所拥有的矿脉、冶炼技术和市场,一旦批量生产出这种精美的饰物,那利益将会翻十倍、百倍甚至千倍!

    杜博明从一个小小的设计图里,看到无限的商机。

    云河就像一棵摇钱树,杜博明前所未有地觉得,如此有必要将一个人收归麾下。

    他正在惊叹,凤来谷这个小小的地方,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种鬼才,正想让梅伯尽快引见,没想到码头那边就突然闹了起来。

    “杜老板,这事该怎么处理?”看到杜博明的表情阴晴不定,两个侍卫不安地问。

    杜博明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着急地说:“当然是赶紧救人!你们差点就毁了我的计划!如果因为你们耽误了救人的时间,而让那个人有什么损失,我唯你们是问!”

    两个侍卫吓得脸都青了!

    他们怎么想到,连杜老板都如此在意这个人呢?

    “杜老板,对不起!我们不知道那位大夫是如此重要的人物!我们这就去救人!”侍卫们战战兢兢地说着。

    有了杜老板的一句话,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两位姑娘,刚才得罪了。”两个侍卫赶紧向唐紫希和姜莉莉答歉。

    开什么玩笑?眼前这两位姑娘,一个是那个云河的妻子,另一个不是云河的女人恐怕也是红颜知己了。

    刚才姜莉莉不是说了吗?正是因为她心仪于云河,才让追求她的王力产生生妒忌心理,向云河下手的。

    这两个侍卫刚才是把她们得罪透了,还极恶劣地推了姜莉莉一下。

    要是这两个女人怀恨在心,在杜老板面前打小报告,那么他们这份工作就凉了。

    于是,两人只好一个劲地道歉。

    “刚才你们也只是尽忠职守,我不怪你们。好了,别废话了,救人要紧。”唐紫希现在心里只想着云河,哪里还有功夫想着报复这两个侍卫的事?

    唐紫希感激地望着杜博明,向杜博明深深作一揖,道:“杜老板,谢谢您仗义相助,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唐紫希虽然很焦急悲伤,但是她表现得极冷静。

    跟杜博明对视,眼神是坚定而清澈的。

    一般来说,像杜博明这种身份的人,身上有着强大的气场,寻常弱质女人哪敢跟他对视,即使被他望着,也会不好意地低下头。

    而唐紫希明明只有圣境,却有着女王般临危不惧,镇定自若的气质,站在唐紫希身边的姜莉莉明显就黯然失色。

    没错,姜莉莉长得挺清纯亮丽的。

    但是她没有唐紫希那种成熟大气的气质,两人站在一起,就像女王与丫鬟了。

    唐紫希尽管一身粗布衣,依然是美得闪闪发光,这让杜博更加刮目相看。

    杜博明阅女无数,他也拥有无数女人,但是他从来没见过像唐紫希这种类型。

    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背后的故事并不简单。而且这种女人极难驾驭。

    正所谓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默默地支持他。云河则选择了这个女人作为自己的伴侣,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云河的眼光和能力。

    不止是唐紫希,就连跟着唐紫希一块的那个少年看起来也极不简单,纤瘦的外表之下,透着一种神秘莫测的气质。

    而且这个少年,美得空灵,就像画中仙一样。

    在人群之中,唐紫希和幻夜这种出众的气质令他们显得格格不入。

    杜博明觉得,这两人一定会有与众不同的能力。即使他们没有其他能力,光是这气质和长相,就有很多可以为自己所用的地方。

    现在杜博明对云河和唐紫希他们越来越感兴趣了。

    或许现在才赶过去,救云河已经迟了,捞上来极有可能只是一具被食人鱼咬得千疮百孔的遗体。

    杜博明也不点破事实,既然这些怀着希望,就让他们多做一会梦好了……

    不过,在河里捞一个人,对杜博明来说真的没什么损失。

    看唐紫希和幻夜的衣着简朴,应该十分贫寒,否则就不会呆在凤来谷这种地方,云河也会靠卖画为生了。

    如果能卖一个顺手人情给唐紫希和幻夜,不但帮他们捞人,还帮他们料理后事,甚至给他们一笔安抚金,他们事情一了,无处可去之时,自己便可以顺其自然地将两人收归麾下了。

    想到这里,杜博明便望着唐紫希,友善地说:“唐姑娘,你不必言谢,人命关大,我不能见死不救。你别担心,我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抢救你的丈夫,我向你保证!”

    他看到姜达他们喊唐紫希为“唐姑娘”,那个美少年又喊唐紫希为“唐姐姐”,便是断定唐紫希应该是姓“唐”,便跟着大家称呼唐紫希为“唐姑娘”。

    “杜老板,谢谢……”唐紫希被杜博明感动了,不好意思地说:“刚才我救夫心切,说话的语气有些重,万望杜老板不要跟小女子一般见识。”

    杜博明笑道:“姑娘,其实你刚才说得没错,我从凤来谷得到这么多好处,如果连举手之劳就能救一个人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愿意去帮忙,那我实在是太不仁不义了。连我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唐紫希还以为杜博明是出于好心,出于对云河的重视,毕竟听杜博明的语气,应该是看了云河那幅设计图之后,对云河相当的认可。

    她哪曾想到,商人永远是追逐利益的,看到的商机,远远不只是眼前的利益,这杜博明已经断定云河已死,打的是她和幻夜的主意呢?

    唐紫希、幻夜和姜莉莉他们都顺利地搭上了杜博明的飞鱼号。

    飞鱼号立即全速前进。

    唐紫希扶着甲板的围栏,望着波涛汹涌,深不见底的河水,焦急万分。

    而幻夜则站在唐紫希身边,他的眼睛同样注视着河水,但是他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姜莉莉着急地跑到杜博明面前道:“杜老板,云哥在距离码头五里,河岸南边落水,请你让人把船开往那里。”

    杜博明为了在唐紫希和幻夜面前献殷勤,便立即答应:“好,把船开到这位姑娘所说的地方。”

    “好的,老板。”船长应了一声。

    一直沉默的幻夜突然开声道:“云哥应该不在那片水域了,在那里搜救,只会徒劳无功,至少也得把船开到距离码头十里的地方。”

    杜博明问:“为什么?”

    幻夜回答:“灵河水流极急,云哥跌落河中定会被湍急的河水顺流冲走。这十里的范围,是我根据河水的流速以及他落水的地点和时间,以及船速推算出来的。”

    幻夜这么一解释,杜博明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少年刚才一声不哼地盯着河水看,并不是在哀伤,而是在观察水速推演救人的正确河段。

    这份沉着,这份智慧,真的是非同凡响!

    “少年,看说得很有道理,你的分析很准确细心,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船长,就按照这少年所说的,全速向着十里外的灵河南岸出发。”杜博明再次下令。

    杜博明很少公开称赞一个人,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幻夜吸引了,有些人的目光带着敬佩之意,有些人的目光则充满了妒忌。毕竟幻夜只是一个圣境的下民,要是换作从前,像幻夜这样的人,连跟杜博明说话的资格也没有的,就更别说指挥杜博明的船去救人了。

    幻夜似乎对这些目光毫不在意,他的眼眸又凝望着滔滔的河水,甚至不愿意跟杜博明或是其他人发生眼神的交集。他关心的,仅仅是这艘船能不能及时赶到救回他云哥的命而已,而孤独而单薄的背影看起来有几分淡漠的清高。

    杜博明走到幻夜旁边,跟他并肩站在围栏边,主动找他谈话:“年轻人,你跟云河是什么关系?”

    幻夜沉着声音回答:“云哥他是我的兄长。”

    本来他们都拥有蓝魂皇族之魂,同同一族的后裔,可以说是族人,亲人。而幻夜的吸血鬼体质令到他对血统的反应十分灵敏。他不会被云河狐血同化,狐血也不能同化他的吸血鬼之血。

    在大量地接受了云河的血后,两种血在幻夜躯壳里混合成一种充满新力量的血,两人之间的血源便产生了微妙的连接,有种血浓于水的感觉。即使说他们是有着血源关系的亲兄弟也不为过。

    正是因为这样,幻夜对云河的感情才会自发内心地日益加深。

    “呵呵,原来你们是两兄弟,难怪你这么优秀。”杜博明又问:“年轻人,请问你怎么称呼?”

    “我叫做幻夜。”幻夜老实地回答了。

    杜博明真的很想询问,少年幻夜呀!你家除了云河之外,还有其他兄弟吗?他们是不是都像云河和你这样优秀?能不能都介绍给我呢?

    只不过当下,幻夜和唐紫希正在为云河的事着急,他又怎会不识时务才提这种事情呢?以后再说吧!

    船约莫行驶了十里,船员突然有发现!

    “大家快来看看,前面的河面浮着一个人!他是云大夫吗?”一个船员大叫。

    幻夜和唐紫希连忙望过去!

    但见一抹青色的人影凄凄清清地浮在河面上,如同一根随水漂荡的枯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