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快穿:龙套好愉快 > 998、修仙的来一个(13)
    得知宁黛的修炼进度是所有新入门弟子中最迟缓的那一个,整个三清宗上下最为幸灾乐祸的,大约就是金虚门的宗长韦洁怡。

    幸灾乐祸到什么程度呢?

    明明三试那天发誓短期内再不与清虚门有任何往来,清虚门也别想从金虚门取走任何丹药。

    但韦洁怡为了去埋汰凤勘,特地唤弟子备了一些丹药,然后亲自带着人和丹药跑去了清虚门。

    美其名曰:慰问!

    韦洁怡带给凤勘的丹药,是她特地炼制的洗髓丹。

    这是一种在修真界常见的丹药,其功效主要是洗髓伐脉,将修仙者体内的杂质剔除出去,让其身心清澈,继而帮助修仙者尽快储纳灵气,早入修仙一途。

    这种丹药谁都能吃,效果如何,端看吃的人体内杂质多少,多的自然有帮助,少的也就没什么效用,反而就是浪费。

    不过一般能被收为亲传弟子的,那一定是有上好的资质,根本无需吃什么洗髓丹。

    所以韦洁怡拿着丹药过来是抱着什么心态,不用说,凤勘也心知肚明。

    但凤勘也不同她客气,欣然地将药收下了。

    其实凤勘手中还有更为上品的觉融丹,那丹药的效果比洗髓丹还好上许多。

    不过,不要白不要嘛!

    韦洁怡送完了药,接下来当然是要干正事,借机嘲讽凤勘贪心太过,这下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

    虽说师父领进门,修行看个人。但她被抢走徒弟的那口气至今还没消下去呢,所以她昧着良心认为是凤勘不会教徒弟,才浪费了这么一株好苗子。

    不过这嘲讽也不敢太明目张胆的来,毕竟对方是师兄,也是这三清宗的坐镇仙人,太明目张胆了,她怕收不了场,只能绕着弯子隐晦的来。

    可绕弯子绕得多了,结果累的还是自己。再加上对面人始终无波无澜的样子,韦洁怡干脆也不说下去了。

    顿了一会儿,她忽而不死心的旧事重提:“凤师兄,既然这新徒弟在清虚门内固步不前,不如由我带去金虚门培养培养,如何?”

    “兴许她只是不习惯清虚门里的日子,我那金虚门下女弟子众多,能与她作伴的也多,指不定换了个地方那个就好了呢。”

    凤勘薄唇微一勾,对着韦洁怡露出一抹淡然飘尘的笑容来。

    韦洁怡看着师兄的盛世美颜,当即芳心一动。

    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哪怕两人做师兄妹已经好几百年,她也早就认清他的心思,但还是会控制不住蓦然的悸动。

    凤勘的笑容来的快,也去的快,等他开口说话时,又是让人气恨的对象。

    “我清虚门下的事务,无需韦师妹分忧,若有闲暇,韦师妹还是回去料理金虚门的事务吧。”

    韦洁怡:“……”

    不答应放人就算了,这么说话,未免太不客气了吧!

    韦洁怡当即一哼,站起了身,瞪看着凤勘。

    凤勘回望着她,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根本不知道自己说话难听,伤了一颗老姑娘的心。

    韦洁怡最后再咬牙切齿的瞪了他眼,恶狠狠地道:“以后清虚门别来找我拿丹药,你来也没用!”说完,拂袖便走。

    凤勘也没挽留。

    这个韦师妹,从还没有接掌金虚门时,便总喜欢用不给丹药来吓唬人,旁人习没习惯暂且不论,反正凤勘是一点不怕。

    他想韦师妹是忘记了,他也是会炼丹的,而且炼的丹也不差,只是他并非金虚门人,所以并不需要频繁的炼丹罢了。

    但送走韦洁怡后,凤勘也陷入了沉思里。

    他沉思的就只有一件事,确实不该再让宁黛继续拖后腿下去了。

    另一边,爱国也在劝宁黛:“带鱼姐,你还不打算跨入炼气阶段吗?现在新弟子中,就属你最慢啦!”

    别人或许以为宁黛是摸不着门槛,比一般新弟子都不如,但只有爱国这个最亲密的小伙伴才知道,带鱼姐这是故意露拙,明明已能跨入炼气,偏偏故意止步不动。

    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飞机。

    早在扶芳菲进入炼气阶段后,爱国也问过她相同的问题。

    当时,宁黛回答爱国的是,修炼好累的,她不想太累,所以要慢慢来。

    爱国听完后只能表示无语。

    后来,他又问过两次,但宁黛也总不说什么有用的内容,如今,爱国见宁黛又在那里磨洋工,于是没忍住再次问起这问题。

    宁黛嫌弃的不成:“你烦不烦啊?老是问问问,我都回答过好几遍了!”

    爱国比她的嫌弃更加嫌弃她:“我为什么要问这么多遍,还不是因为你每次答案都不一样!”

    然后又说:“你再这样下去,小心就要被贬去当杂役弟子了!”

    宁黛则胸有成竹的说:“那你放心,在被贬去当杂役弟子前,我一定会升入炼气阶段的。”

    爱国:“……”所以你到底在作死些什么?

    宁黛其实也没作死,之所以不想这么快到达炼气阶段,确实有她之前跟爱国说的一个理由在内。

    修炼一途,越往上,难度越大,是真的好累的。

    再者,凤勘有扶芳菲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徒弟也就够了,多她一个抢风头的,何必呢!

    扶芳菲小妹妹这么可爱,宁黛愿意当小妹妹背后的女人!

    至于还有没有别的什么杂七杂八的小心思,嘿嘿嘿,佛曰不可说。

    送走了韦洁怡,又出了会儿神后,等凤勘再来关注宁黛的进展时,果不其然就见她又在偷懒了。

    他走近宁黛,轻轻地咳嗽了两声,引起宁黛的注意。

    宁黛见他归来,也不慌忙,慢慢悠悠地端正好坐姿,随后对他说:“师父,您这么快就回来啦?”

    怕是他再晚点回来,就逮不到她的人了。

    “临走前让你记的功课,都记好了吗?”

    “哦,记好了记好了。师父要抽查吗?”

    凤勘没有要抽查的意思,他将刚才韦洁怡送来的洗髓丹递到宁黛面前。

    宁黛看着装丹药的小匣子,不知道里头是什么,所以也不接过来。

    “师父,这是什么?”

    凤勘说:“你韦师叔赠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