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言紧盯着封,她就是为了得到一个真实的答案,才来封的办公室的。却没有想到,听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令她震惊的真相,天大的秘密……

    她懵了,完全没有一点思考能力,更没有一丝判断能力……

    她的心已经麻木到没有感觉了,整整一天,她的心真的没有感觉!

    不饿,不渴,也不累……

    “你怎么来的,保安不知道的吗?”封没有回答,话锋一转,心里却在琢磨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洛言的心里又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奇怪吗?人真要想做成一件事,还就真不是什么难事。我只不过是一直在天台上吹吹风,等他们都走人,没人了,我才慢慢的,安安静静地下来等你。我知道你会来!”洛言转眼看了看办公桌上封的手机。

    原来是这样!

    “这么说,你一直天台,一直等到下班了,人都走光了才下来的?”封侧目。

    那就是说,他接到电话说洛言出走的时候洛言说不定已经在天台上了!

    他们近在咫尺!

    一整天他找遍了她所有可能去的地方,家,夏妈妈的墓地,他们曾经一起度过假的地方,……

    洛言的沉默在封看来无疑就是肯定的回答。

    “为什么要离开医院,明天就要做手术了,你辛苦了这么久,难道连这个也想要放弃吗?”封是在生气,虽然他很清楚洛言之所以会在关键时刻离开肯定有她自己的原因,也肯定跟自己这段时间的态度有关,但他还是生气了!

    她可以跟他发脾气,跟他抱怨,甚至来公司无理取闹一番他都可以接受!

    这些都在他的接受范围之类。可是他不允许洛言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眼看着洛言明天就可以手术了,这会儿出了这样的岔子,他心里怎么能不急,不气呢!

    现在也好了,总算没出什么事,保是洛言能跟他顺利地回医院去手术吗?!

    封强忍住上前想要抱住洛言的冲动,他担心这样的举动会引来洛言的反感,得到反效果。“跟我回医院吧,不管你现在心里有多少的疑问,一切等明天手术过后,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行吗,老婆?”封的话哽在喉咙,嗓子竟是哑哑的。

    “老婆?我是你的老婆吗?哈,封我现在还能相信你吗?为什么不直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不要想我回医院做了手术,孩子的事我就可以不计较,这是两码事!我到底要看看你为什么可以这么狠心,狠心到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随便、轻轻松松地说放弃就放弃?!”洛言冷冷地瞪视着封,心里一阵抽痛,定定地看着痛苦万分的封。

    这还是她心心念念都忘不掉的那个男人吗?还是她风风雨雨不离不弃的那个男人吗?他们真的是夫妻吗?他就是这么想她,这么爱护她的吗?……

    “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有一些看法,可是,老……洛言……”封艰难地顿了一下,原本想叫‘老婆’却只说了一个字就改成了‘洛言’,他不能在这种时候惹恼了洛言,更不能让洛言在手术前知道真相,绝不能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洛言即使带着埋怨,恨意去做完手术,他也认了!

    只要她能平平安安的,也就都值了!

    “等明天过后,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行吗?现在跟我回医院,好不好?”封心痛地看着洛言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即便听到一声刺耳的笑声。

    “哈,不要再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你让我觉得虚伪,恶心!有什么为什么不能摊开来说,为什么要这么一直遮遮掩掩?正如你所说的我们是夫妻,那么你真的是我的丈夫吗?你就是这么算计我的孩子,算计我的吗?就算是你为了我好,也是为了孩子好了,为什么不能直接地跟我摊开来说?为什么不光明正大,为什么要让我觉得是你骗我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能骗我,算计我,以后还有什么事你是不能做的!算了,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在等着我!没有必要,真的没有必要了……”

    洛言绝望地摇头,几度哽咽,泪流满腮。

    “你放心吧,手术我一定会去做,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就这么白白的没了,就算是为了我,也不能!我会好好的看着你下半辈子怎么在后悔和愧疚中过活!”最后一句话说得撕心裂肺,几乎快要晕厥过去。

    封上前一把抱住了洛言,心痛得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老婆,老婆……”

    洛言深吸一口气,扭头不看封,毅然绝然地甩开了封的手,站直了,慢慢地,慢慢地往外走去……

    “既然今天你选择不解释,那我也没话好说。即使你真的是为了我能好好的活下去,从这一刻起我也不会感激你,更不会再相信你,但我会活下去,为了我的孩子好好的活下去!这是我欠他的!”

    痛,一阵一阵地来袭,洛言无力再多说什么,一切已成定局。她无法再相信封,裂缝再难修复,一切皆随风而散……

    “洛言,洛言,你就听我一次,不行吗!明天过后,真的,明天过后,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一切!”封急了,洛言的话让他发疯,这是什么意思?他都不敢想!

    明明可以开口解释,明明有好几次机会的,可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了!他就是担心她会再次情绪失控,既然现在她虽然在生气,在怨恨,但她只要愿意明天手术,晚一点解释又能怎样呢!

    他只希望一切能平安度过!

    可是,洛言刚才的话,让他真的感到怀疑了,一切真的能平安度过吗!

    洛言那么痛苦的样子,不是开玩笑的!

    封来不及细想,急急地追了出去……

    洛言回到了医院,这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姐,你跑到哪里去了,都快急死我们了!”洛雨接到电话,紧赶慢赶地赶来了医院,马俊也来了,站在洛雨的身后,郝英也在。

    “都来齐了,行了,明天的手术不会有问题了,你们也放心了。都回去吧!”洛言默默地点头,面无表情地说着。

    众人皆是一愣。

    封只是僵硬地站在窗前,一动也不动,像是在赌气一样。

    洛言也不理会其他人的反应,径直躺回了床上,盖好了被子,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说了。

    马俊和洛雨你看我,我看你,再转头看看封,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也就识趣地准备离去了。

    “姐,我明天再来看你。”洛雨跟马俊交换了一个眼色,转身走了。

    马俊想要说些什么,却忍住了,看了一眼封,眼里满是怒意,转身也走了。

    “你怎么还不走?”洛言虽然闭上了眼睛耳朵却仍仔细地听着,知道封没走,不禁有些烦了,睁开眼睛瞪着封。

    “我陪你!”言简意赅,封没有多余的话,此刻他也想不出来该说什么。

    “哼……”洛言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眉眼间全是不屑。

    “不管你说什么,我今天晚上都不会离开你半步!”封的犟脾气也上来了,他实在是担心一个不小心,洛言想不通钻了牛角尖,又失踪了,那可就真的严重了!

    “是担心我会逃走吗?笑话!”洛言不屑地冷笑道。“我已经说过了,这个手术我没有理由逃开,还有,明天以后你根本就不用跟我解释什么,反而是我有一份大礼会送给你们,希望你们到时不要觉得惊讶才好!”

    “大礼?什么意思?”封不明白洛言说这话的意思,也猜不出来洛言这么做有什么用意。

    “这不是你现在该问的,问了也是白问,我不会回答,更不想用别的话来搪塞你!”洛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杀了封一个回马枪,噎得封愣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见封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洛言也不再勉强什么,只是转过身去,也不管封如何安顿。

    龙太太在家里等了丈夫一整天,都不见人影,她就知道事情已经像她所猜测的那样发生了。

    事到如今,她还能怎样,除了接受,除了表示自己的大度,还能怎样!

    直到天色发白,她这才上楼梳妆打扮,看着镜中的自己,她不禁长叹一声……

    正要出门,电话却响了。还以为是丈夫打来的,一个激动上前去接,没想到电话那头竟是女儿的声音!

    “什么,怎么突然改变主意要回来?不是说好了我忙完了这边的事就过去陪你吗,韵儿,是不是你那边有什么事啊?”龙太太吓了一大跳,电话险些从手里掉了。

    “好了,好了,我现在急着出门,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好,你告诉我航班号,等一下,我找支笔……”

    龙太太挂掉电话,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这是什么事啊,家里的事还没有处理好,韵儿那边又来捣乱了!

    哎,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但是在她的心里此刻却有一种信念越来越明显,那就是——

    她绝不可以在这种时候对丈夫放手,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绝不可以放手!

    也算是为了她下半辈子的幸福,她愿意最后一搏!

    她也不能眼看着丈夫跟夏洛言姐弟俩越走越近而疏离了他们多年的夫妻情分,这些天她早已经感觉到了这点。这才赶紧调整战略,隐忍一切,以期得到最完善的结局。

    事到如今,她也看清了血缘至亲的利害关系,挡也挡不住的千丝万缕的亲情,她又还在挣扎些什么呢?

    倒不如大度一些,轻松一些,让事情简单一些,换来她今后的清静生活,如果可以,幸福还能跟她挨得上边吗!

    也不是她势利,爱钱是真的,只是多年的夫妻情分真要断了,她还能剩下什么?韵儿被教育得如此自私,她不能推脱任何责任。正因为如此,她才更要给自己多留一条退路!

    这些日子,跟丈夫自己的冷战也好,僵持也好,她渐渐明白了,这样下去对自己是绝无半分好处的,唯有顺着丈夫的心意,看看还能不能保全自己的家庭。反正夏洛言姐弟俩也已经结婚了,现在也跟丈夫没有来往,只是现在这情况比较特殊,但也正因为如此,这也是自己唯一的一次机会吧。

    摒除一切过往,跟丈夫重归于好的机会!

    只要还能像以前那样跟丈夫在一起,她是不担心下半辈子的生计了,总归是不会让她跟着他挨饿受冻的吧!

    这些天她也想清楚了,钱嘛,只要够她吃穿用度,她也不会再计较什么了,总比一个家支离破碎,失去丈夫要强吧!

    这也就是她权衡利弊,再三考虑的结果!

    却没有想到女儿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就要回来了,这又给她增加了一个大麻烦!

    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了,龙太太心里自有一番计较!

    龙文住进医院,做完了检查。

    正在等着洛言那边做好手术前的最后准备。

    看见妻子龙文很震惊,他已经打过电话回家,告诉妻子他要出差几天。

    “你怎么来了?”龙文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愣了一下。

    “老公,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跟我说一声,你呀,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人家不知情的人还真当我是小心眼儿的无知女人了!”龙太太一边故作生气地发着牢骚,一边放下手里的东西,体贴地上前替丈夫整理着微微有些皱的衣领。

    “你怎么知道的?”龙文这会儿回过神,冷下脸来,静静地看着妻子。他心里自然有数,如果不是私底下有调查他,怎么会找到了医院!

    “我也是无意中知道这件事的,老公,现在这个不重要。我问你,是不是今天就手术?”龙太太避重就轻地说道,顺势就坐在了丈夫的身旁,轻挽着丈夫的胳膊。

    “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如果你是来劝我改变主意的,还是趁早回去吧。”龙文冷然地说道,扭过头不看妻子。

    “如果我是来劝你改变主意的,就不会给你带这个来了。”龙太太拿过自己带来的行李包,“这里面是你的一些换洗衣服,你都没有从家里拿,在外面买的又没有洗过,不干净。”

    龙文诧异地扭过头看妻子,不明白这又是哪出,却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妻子。

    “不要这么看着我,夫妻这么多年,你是什么脾气难道我还不了解吗?你要真是坐视不管,我今天也就不会来这里了。只是,我的心里都不忍心,你心里想来也就更难过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