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涵冷冷地抛出一句话,“不要再跟我提起这种问题,我不想再回答第二遍!”

    “那就是了,你都不愿意了,难道还要我牺牲吗?”封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不说什么了。

    “可是你这样做,家里会很被动,你就没有想过这些吗?”涵叹了一口气,“算了,我跟你说不通,我问你,这是夏洛言的意思吗?她同意你这么做?”

    “这跟洛言没有关系!”封下意识地回了一句。

    “瞧你那样儿,现在就护着了,真是!”涵也明白了,跟封是说不通的,索性就不说了。转身要走,被封给叫住了。

    “你干嘛啊?”

    “该说的说完了,我带赖在这里等你撵我啊?”涵白了封一眼,“我最后再劝你一句,订不订婚还是等你们旅行回来再考虑吧!”

    “我跟你说的话,别回家告诉他们啊!”封虽然知道涵不是这种人,但也是习惯性地叮嘱一句。

    涵瞪了封一眼,“我看哪,那夏洛言不知道给你灌了什么迷药,把你弄成这副德性,什么样子啊!原来那股子傲劲儿哪去了?什么女人都不放在眼里,现在倒好了,眼里除了夏洛言还是夏洛言!你这辈子没救了你!”

    “我乐意!”封脖子一梗。

    洛言接到封电话的时候,很开心地就出门了。

    她要去准备出门旅行的东西。

    没想到半途上却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龙韵儿打来的。

    洛言的心里有些发怵,不知道龙韵儿打电话给自己是什么意思,可又觉得不能不去赴约,这样会没来由地让龙韵儿看低了自己。虽然在电话里并没有明确地说出自己是否赴约,考虑再三,洛言还是去了。

    龙韵儿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了,看着洛言,柔柔地笑了,仿佛在等一个好姐妹一般的笑着。“来了,坐吧,点东西喝。”

    “给我一杯绿茶!”洛言淡淡地点了饮料。“不好意思,龙小姐,来的路上有些塞车,晚了一点。”

    “我明白的,不管多晚我都会等你的,我相信你会来。”龙韵儿的自信与沉着是洛言在家没有见过的一面。算起来这应该是她与龙韵儿第三次见面,可她却始终觉得这个龙韵儿每一次跟自己见面的时候都跟前一次见时不一样,很难捉摸!

    “不知道龙小姐今天约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洛言不想跟龙韵儿就这么客套下去,她也不喜欢跟别人这么假客气。

    从洛言的内心来讲,还是有些别扭的,虽然龙韵儿并没有跟她说过关于封的任何话题,可她却清楚不说不代表龙韵儿的心里没有想法。而且看龙韵儿跟太太相处的情形,双方应该有了一致的看法和意见,这又怎么能让洛言的心里没有一点想法呢!

    “夏小姐还真是快人快语,我喜欢这样的性格!那,我就有话直说了?”龙韵儿用商量的口气跟洛言说着。

    洛言默不作声。

    “这个给你!是伯母让我一定要转交给夏小姐的,我也不好拒绝,所以就答应了伯母!希望,夏小姐不要怪我,才是。”龙韵儿拿出的盒子让洛言惊愕不已。

    “这个怎么会在你的手里?你?”

    “我也知道夏小姐会是这样的反应,伯母也猜到了,所以她才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把这个退还给夏小姐!”龙韵儿浅浅地笑着,好像在说一件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

    洛言讨厌这样的微笑,她觉得虚伪!“其实伯母会退还给我,我倒并不惊讶!令我真正感到惊讶的却是龙小姐!”

    “哦?怎么讲?”龙韵儿没有料到洛言会这样的反应。

    “没有怎么讲!这只是一种感觉,这个我收回,还要麻烦龙小姐转告伯母,我和封已经明白她的心意了!”洛言没有退缩,她不能退缩!

    龙韵儿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洛言便拿起那个盒子,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了,拜拜!”

    洛言没有再逛街,直接回家。

    路上她一直都在隐忍着,回到了家里,刚关上门就眼泪就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洛言在家里嚎啕大哭,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吧,才慢慢地恢复常色,她知道封快要回家了,她得准备准备。

    封回到家里时,洛言刚洗完了脸,还没来得及藏好拿回来的盒子,封就已经看到了。

    “这是什么?”封看着洛言眼肿肿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不妙,那是种直觉。

    “哦,没什么。我正在收拾东西呢。”洛言强颜欢笑,说着就要去收拾,被封给拦住了。

    打开了盒子,封一下子便愤怒了,“我妈找过你了?”

    洛言摇头,眼泪又要掉下来了,连忙忍住了,笑了,“没有。”

    “那这个怎么来的?”封一下子便抱住了洛言,“她都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说了很多难听的?告诉我!”

    洛言还是摇头,她的喉咙像是卡住了,说不出话来。

    “我找她去!”封看着洛言难过的样子,他心疼了。“你的眼为什么这么肿,你哭了吗?洛言,你说话啊?”

    “我找她去,你在家里乖乖等我回来,很快!”封心疼地吻了吻洛言的唇,便要出门去。

    洛言急了,沙哑的声音在封听来是那么的脆弱,“不要,不要去!我没有跟伯母见面,她并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你不要去!”

    “什么意思?你没有跟我妈见面,那这个盒子是怎么送到你手上的?让我们家的佣人送来的还是快递?”封脖子一梗,较上劲了。

    在他的看来,不管是什么样的方式,母亲都不该这样,这是最起码的尊重!

    “说啊,怎么了你?”封以为洛言在生气,在伤心。

    “是,是龙韵儿给我的。”洛言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风,你听我说。不要去找伯母,听我说完,好不好?”

    封被洛言给拉住了。

    “好,你说吧。”封沉声说道,内心的愤怒已经超出了他的情绪所能控制的范围。

    “我已经把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我告诉龙韵儿,伯母的心意我和你都明白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是我和你!”洛言急切又大声地重复着,她希望封能明白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

    “洛言!我不跟我妈说清楚,她下次还会这样的!涵的婚姻就是被她插手,结果闹到了离婚的下场,难道你要我这样忍气吞声地承受下去吗?她是我妈,她怎么对我,我都无所谓,但她不能这样对你,这不公平!你难过我会心疼,你明白吗?而且这件事根本就是她不可理喻啊!错的人是她,不是我们,明白吗?”封看着洛言忍辱负重的样子心疼得不得了。

    “下次再去摊牌也不晚!这一次,你就听我的,好不好?说不定伯母早就已经在等着你去找她了,我们马上就要去旅行了,难道你要我们俩都带着郁闷的心情出去吗?我们不要受到任何影响,这才是最好的回答!最好的证明!不是吗?”洛言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虽然她的心还在痛,还在纠结,但她必须要这么做,她不能输!

    “除非,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了!那我就放你走!”洛言试探性地说了一句。

    “不许说这样的话!”封大吼一声,便把洛言紧紧地抱在怀里,“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傻!龙韵儿来找你的时候,你就不该去,知道吗?”

    “我不去又怎么会知道是伯母的意思呢?你说对吧?”洛言被封紧抱着,勒得都快要不能呼吸了。

    “傻子!下次她们再打电话给你,你就推掉,要嘛给我打电话,我去应付!知道吗?”封放开了洛言,双手轻轻地捧着洛言的脸,轻轻地吻着洛言的唇。

    “快回答我!傻瓜!快回答我啊!”封低声柔柔地说着,一边说一边吻。

    “嗯,风,嗯。”

    “怎么样?”封霸道地揽住了洛言的纤腰。

    “讨厌!”洛言满足地看着封微笑。

    “刚才怎么不说我讨厌呢?我怎么记得某人说。”封把嘴凑在洛言的耳朵边,就要把洛言的话给学了出来。

    “哎,你还真说啊!哪里去找你这么下作的人啊!”洛言坏笑着,伸去去堵封的嘴。

    “我就是这样的人,不是也照样有你喜欢吗?”封得意地哈哈大笑。

    “讨厌!”洛言轻轻一推。

    “相信我,洛言,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封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严肃,看着洛言他的心里很愧疚。“我妈也没有恶意,她也只是想家和龙家能在生意上再多多的合作,这样氏在我的手上也就更加的壮大,她的出发点是好的,只是想错了方法,看错了人!”

    “伯母的心思我当然明白,我也没有怪她的意思,也没有生气。”洛言抬头看封,“只是有的时候我想着自己净成了你的累赘,却不能在工作上给予你一定的支持更谈不上有什么帮助了,我心里就觉得有愧!”

    “洛言,怎么连你也这么说!”封沉声喝道。

    “怎么了?”洛言看封有些生气,心里也没底了。

    “以后不要再说这些话!我不喜欢听!如果我需要人帮忙,大可以去请别的人,为什么一定要你去受那个累呢!我只希望你能开开心心地跟我在一起,我就很满足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要赚钱也是男人的事,女人跟着掺和什么!我们家尽是女强人了,我可不希望你也成为女强人!”封的霸道让洛言觉得惊讶。

    “原来,你只是希望我是一个小女人,怪不得呢!”她总算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当初跟封在一起没多久,封就让她离开了公司。

    “怎么了?”封眼一斜。

    “我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当时你要让我从公司辞职回家,而且宁肯每个月给我那么多的家用也不愿我再去别的公司上班!我刚开始还以为你是担心别人知道我们俩的关系,可后来我也琢磨着不像啊,原来是你的大男人主义思想在作怪啊!”洛言点着头,“我今天总算是明白了,我还以为你在多爱我呢,每个月那么疼我,给我那么多的钱,原来是你自己的思想问题啊!”

    “不要抹煞我对你的关心!我给你钱是心甘情愿的,我也并没有抱怨说我给你的钱多了或是少了,我只是不想你也跟我一样,每天要为公司的事烦心,每天都要琢磨着明天去了公司该做什么企划案,又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解决好,你说这些多闹心啊!我就是不愿意你过这样的生活,你明白吗?”封气愤地看着洛言,他不明白为什么洛言是这么想自己的。

    “我!你。”洛言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眼睛瞪得大大的。

    封见洛言这种反应,一下就笑了,“你干嘛呀!这么激动,我又没有什么恶意,还不是为了你好啊!难道你真愿意待在公司听那些三八因为嫉妒你,说你的坏话,成天的惹你生气,这样你就高兴了,开心了,称心如意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行得正做得端,又不是图你的钱,才跟你在一起,为什么我要担心这些啊!”洛言说完了这话,转念一想,“倒也是,如果我现在还在公司上班的话,肯定成天都能应付公司那帮女同事,冷不丁地还要遭遇什么人的暗算也说不定呢!”

    洛言说完便笑了,“我算是明白了,你呀,这是为自己的大男子主义找借口呢!”

    “胡说八道!谁要是敢在公司说你的坏话,我第一个不饶他!我炒他的鱿鱼!”封安抚着洛言。

    “行了吧,你!始作俑者就是你,不然我现在还在公司上班,正大光明地拿着我那份薪水,谁的闲话我也听不着!好了吧,现在倒觉得心愧了,没有上班花你的钱,总归是理不直气不壮的!想给我妈一点家用吧,还得想想到底该不该给!毕竟那是你的钱,又不是你给我妈的!不给吧,我这心里也愧得慌,我妈一个人也不容易,洛雨又。算了,不说那些了!”洛言很少在封的面前提起家里人,要不是两人谈到了钱,洛言也不想跟封说这些闹心的事。

    她不是没想过自己出去上班挣钱贴补家里,可她又担心封不高兴,这不就一直拖着。

    “都怪我不好,以前只考虑到我们自己,没有考虑这些。我还以为你会安排这些事,我也就没有问你。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