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因为他跟龙韵儿的事情分散了他大部分的时间,他的主要精力都转移到了工作上。这几年氏的经济危机状况改善不少,不然他也不会理直气壮地挺直了腰杆故意冷淡龙韵儿。

    “那倒也是,石头那小子天生就是个工作狂。没关系,等我忙过这几天,一定打电话把他从南美那边给拽回来,到时咱们再好好收拾他!”比利今天在这里遇到了封不禁也有些兴奋了,拍拍封的肩膀,“看看你小子,现在也还是以前那样,人模狗样的。对了,你老婆呢,怎么没看见?”

    “哼,这是她家的聚会,她能不来吗。可能在花园里跟她妈说话吧,谁知道呢。”封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他就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每次一听到别人问起龙韵儿的事,他的心里就很别扭,说不出来的滋味儿。这会儿听比利这么说更是难受,也就不想再提了。

    “来,过来说话。”比利把封给拉到了一边,这才问道。“怎么,你们还在冷战?”

    封和龙韵儿还有洛言之间的事,也知道个大概齐,这会儿见了封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奇怪。“这么几年都过去了,世界大战也打完了,怎么你们还是在原地踏步啊?还是你想一辈子都这样,都结婚了不是吗?”

    比利这么说也是为了封着想,他知道封的心里一直放不下洛言,可也不能这么跟龙韵儿僵持下去吧。

    “我遇到洛言了。”封看了看四周,突然说了一句。

    “什么?开玩笑!”比利笑着拍拍封的胳膊,“怎么可能呢,当初不是一点音信都没有吗?还找了那么多家的征信社,结果不还是没有找到吗?”

    比利的脸上突然失去了笑容,认真地看着封。“在哪里遇到的,国外还是国内?”

    “她毕业后就在马氏集团工作,跟马俊是同学,这世界小吧?”这些也是封后来才知道的,这会儿说起来自己也觉得好笑。

    “马俊?马氏集团的马俊?马一山的儿子马俊?”比利的眼睛都快瞪得掉下来了。

    “对啊,你怎么了?”封觉得奇怪。

    “哎,那夏洛言跟马俊是不是?”比利小声地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什么意思啊你?”封听了这话,心里顿时觉得酸酸的,有点吃醋的味道。

    “还能有什么,傻小子!马俊那人我是知道的,从小两家就有来往,一起长大的能不知道他的个性吗?像夏洛言那样的女人,正是他所喜欢的类型,要是他们真是同学,马俊不追求夏洛言才怪呢!除非。”比利犹豫了一下,没有把话往下说。

    “除非什么?”封却听得来劲儿了,很想知道比利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除非马俊已经有女朋友了啊,不然他肯定会追的,我敢肯定,一定会的!”比利拍着胸脯说话,“对了,你干嘛这么紧张,不会是你对夏洛言还有那个想法吧?”

    比利知道封的变化多半都是因为夏洛言,“你不是一直都恨她恨得牙痒痒吗,怎么这会儿跟她和好了?”

    “唉,说来话长。”封看了看四周,给比利一个眼神,“还是改天一起喝酒再聊吧,反正你小子也回来了。怎么样,这次会待多久,还是不走了?”

    “嗯,不走了!”比利跟封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相视而笑。

    比利叹息一声,不停地搓着手,“还是回来好,唉,你都不知道,那些洋妞儿有多难缠,我都快举手投降了!曾经有一次,我最高纪录是三个同时找上门,天哪,当时我都快要郁闷死了!”

    “看样子,你这家伙在那边也不是省油的灯嘛,我还以为你们都学好了,戒了那口呢。”封开了一个玩笑,他知道比利从来都是招女人喜欢的,要不是比利这人的要求比较高,不是那种随便跟女人交往的人,恐怕女人是一拨又一拨的换,跟走马观灯似的了,一点也不稀奇!

    “唉,逃呗,我实在是有些受不了那样的事。”比利苦恼地看着封,“又不能像你那样说些让她们伤心的话,心软才是我的软肋,每次都会被那些洋妞骗回家才知道她们的目的!唉!别提了,提起来就觉得丢人!”

    “你小子,可真是艳福不浅,怪不得你小子老是不结婚,还是单身生活精彩!”封笑笑,由衷地替老友感到高兴,“左拥右抱的幸福不是每个男人都能享受得到的!”

    “唉,你就别损我了,要说到女人的素质,追我的那些跟追你的那些比起来,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我这里是量多,你那里是质好,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嘛!”比利兴奋地叫了一声,眼睛闪了闪亮光,“对了,你跟那个夏洛言是不是又来电了?”

    “怎么这么问?”封心里一惊,脸上却很镇定。

    “还能有什么,既然她回来了,你们分开又不是因为感情的原因,明眼人都知道是为了什么。现在不是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地在一起吗,只是你那个老婆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娘家又是这样的背影!怎么样,头痛吧?”比利十分了解封跟夏洛言分开的原因,但当时的封却未必就能听得进去老友的劝说。比利也曾劝过封,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或许过一段时间夏洛言就会主动联系他,跟他解释一切,事情或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复杂,可封当时只顾着气愤,憎恨夏洛言,丝毫就没有把比利的话放在心上。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还有挽回的余地吗!”封苦笑,知道比利说得有道理,这件事的确很棘手。

    “那你真和夏洛言和好如初了?”比利惊讶不已。

    “和好如初谈不上,还不就是那么回事,我也说不清楚我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过要真想让我跟龙韵儿生活一辈子,好像是不太现实的事。”封认真地回答道。

    “看样子还真让我猜着了,我就知道你小子从来就不喜欢你老婆,唉,不过你跟夏洛言之间的感情波折也太曲折离奇了吧!要是换了我,早没有那份耐性了!龙韵儿这朵鲜花还真是被你糟蹋了!”比利替龙韵儿感到惋惜。从小他就看着龙韵儿围在封身边转,也清清楚楚地知道龙韵儿对封的感情,他又知道封对龙韵儿的态度,也就不由地替两人感到遗憾!

    “算了,还是别说这些事了,今天这样的场合不太适合。”封已经看见龙文在看向自己这边了,脑中不由地警铃大作。“改天我们再约,好好地聊聊。”

    “好啊,我来做东。”比利向来大方,跟封更是没得讲。

    “谁做东都无所谓,反正你小子又不会再走了。对了,你家里的公司方面对你有什么安排,还是原来的职位还是会升职?”封知道比利家的情况,比利的位置的确是不是惹人喜爱的角色,也就只能靠自己打拼努力了!

    “唉,说起来也怪,这次我那个二妈,总是极力全力地拉拢我,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还是在我老爸面前帮我说好话,暂时做个副总吧,我想也是代职吧。这种话我是不会问我老爸的。”比利在家族企业里面从来没有做到副总的位置,更何况这次又是二妈在老爸面前说的好话,他就更不觉得自己会在副总的位置做很久。“可能我达不到二妈她们的要求,办不到她们要求我做的事,我想我很快就会回到我原来的位置上去的。”

    比利倒是不在乎坐什么位置,只要是能帮到家里,又能展现自己的才华,他是不会计较这些的。有的时候比起家里的家族式企业,他更喜欢去别的大公司工作,那样他或许会活过更好,过得更充实吧!只可惜这样简单的愿望在他来说都是一种奢侈的想法,他无法直接跟家里坦白,与其说是没有那个勇气,不如说是不愿意去趟混水,家里复杂的家庭关系已经把他的棱角都磨光了。

    或许这也是他一直单身的直接原因之一吧。

    “唉,算了,慢慢来吧。总之,一切小心为妙!”封当然清楚比利话里的意思,也不想在这种场合戳比利的伤心事。“不然,待会儿我们单独再聊。刚才我已经看见我老丈人在跟我使眼色了,得过去打个招呼才行。”

    “好啊,这是我的新电话,call我!”比利把自己的新名片拿了一张出来递给了封,“改天陪我妈一起吃顿饭,她一直很想见你。”

    “好啊,上次我去看伯母的时候,你还没有回来。”封笑笑。

    “去吧,你老丈人在冲你招手呢。”比利看见了龙文的手势,提醒封。

    “先过去了。”封拍拍比利的肩膀,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才走开了。

    “阿风,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林伯父,蒋伯父。”龙文见女婿走了过来,马上就迎上前去,给女婿介绍起好友来了。

    “你先前跑到哪里去了,我爸到处找你。”龙韵儿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跟封单独说话。

    “什么时候的事啊,我不是刚从那边过来吗?”封觉得奇怪,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他一直跟老丈人在一起,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呢。他直觉地认为龙韵儿是在找事!

    心里对龙韵儿是更加的反感,觉得她是在故意挑刺!虽然他也知道龙韵儿有这样的想法是正常的,是为了脸面好看,可他也觉得龙韵儿神经有些过于紧张了,像这样的派对,龙家的花园又那么大,一时半会儿找不着人,也是完全有可能的。而且事实上他却一直跟老丈人在一起应酬,怎么可能不知道老丈人找自己的事呢!

    他就是觉得龙韵儿跟他说这些话,纯属无中生有!

    “哼,不会是你又躲到哪里去了吧?”龙韵儿觉得这样的事封完全有可能干得出来!本来他就不喜欢来参加这个派对的,现在公公婆婆也没来,她又没别的人可以诉苦,也就只能逮着封叨叨几句了。

    只要一想着刚才在母亲面前下不来台,她的火就不停地往上顶,就快要忍不住冒出来了!

    “我妈刚才还说看见你跟一个很像是比利的人有说有笑的,我就奇怪了啊,比利怎么会来呢,他不是人在国外吗?”龙韵儿故意拉长了声音,就是想戳穿封的谎话。

    “比利是来了,我是后来才遇到他的,聊了一会儿,就去你爸那里了。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找比利来问。”封不由自主地就想要解释,却突然停住了,脑子里转出一种意识,脸也拉了下来。

    “我做什么都得跟你汇报吗?这种场合我不想跟你吵,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来管,只要我给你面子你接着就是了,不要再挑刺!”封恢复了往常的本色,遇见比利时的好心情完全被心里的阴影掩盖住了。

    不理会妻子埋怨的眼色,封转身离开了,这种场合不适合他,他也不想在这种地方多待上一秒钟。

    找到比利打了个招呼,封便离开了龙家!

    太太到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儿子,不禁心里一阵犯嘀咕。

    “哎,不是说阿风也跟韵儿一起来吗,怎么没看见人影啊!”太太忍不住小声地问丈夫。

    “可能是有什么事给耽搁了吧,也可能是早就来了,再看看。”铎已经看到亲家龙文了,也不好当着那么多人表现出不满的情绪出来,只得低声跟妻子说话。

    “唉,真是的,还以为阿风会跟着他老丈人多认识几个人,没想到他们竟然比我们晚到。不对啊,我们出门的时候明明就没有看到韵儿,不是吗?怎么可能晚到呢,他们还能到哪里去啊!”太太想不通,觉得事情不可能是这样子的。“是不是他们早就已经到了,在别处我们没有看到而已啊。”

    “那你还抱怨什么!”铎听了差点气得背过气去,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妻子相处了,这样的事情真是太平常了。

    “不就是说说吗,你干嘛这么激动。”太太瞪了丈夫一眼,满脸的不屑之色。

    “唉,我去那边打个招呼。”铎就想自己清静地待会儿,人来人往,也不是家里,拌嘴也不是地方。

    “我跟你一起去,又不是不认识,刚好也去打个招呼。”太太不以为意,丝毫没有察觉到丈夫的脸色有何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