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0829 寒江雪的态度
    阎贝见他这么憋屈,也觉得不好意思,待沐子兮一走,又看了眼女主之后,邀着龚作也离开了酒店。

    刚出门,系统提示音便响了起来。

    【叮!扭转值+20,当前扭转值为80/100】

    听着系统提示音,阎贝面上笑容更盛。

    长安公园是一座开放式公园,有三面临海,里面设施齐全,只要你能够想到的东西,这里都有。

    为了表示感谢,阎贝把龚作带到这里最大的海鲜餐馆,让他吃了个够。

    一顿饭吃完,已经是下午四点,阎贝想撤了。

    之前在饭桌上,两人互换了点信息,阎贝知道龚作就是本地人,所以并不担心自己离开后他一个人怎么办。

    龚作今天也算是见识到了一个母亲疯狂起来是什么样子,并没有拦着不让阎贝走。

    再说了,他之所以非要和阎贝面基,其实不过是和好友风挽舟打了个赌,赌阎贝到底的软萌妹子还是抠脚大汉而已。

    现在事实证明,他们两个都错了,这既不是软萌妹子也不是抠脚大汉,而是个中年大妈!

    师徒俩互相恭维着,假惺惺的一起从海鲜馆里走出来,分开之后,龚作立马拿起手机通知风挽舟,赌局平局,谁也没赢。

    幻想着风挽舟得知真相时的震惊表情,龚作憋屈了一天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些。

    阎贝站在一旁,默默看着他傻乐离开,这才无奈笑着往客栈里赶。

    一进门,父女俩正在看电视,气氛居然还挺和谐的。

    窗外,红色的夕阳映在金色的沙滩上,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

    不想错过这大时光,阎贝把父女俩叫起来,换上泳衣泳裤,拿上救生圈就往沙滩奔了过去。

    沐霆和阎贝默契的没有问沐子兮为什么会突然回来,见女儿好像放开了许多心结的惬意模样,两人只觉得心里压着的大石轻了不少。

    沐子兮小时候其实特别喜欢大海,以前的每一个周末,只要天气不错,沐霆就会开车带母女两个到海边玩玩,天不黑不回家。

    只是后来生意越来越忙,夫妻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女儿也步入青春期,昔日美满的家庭已经走到悬崖边上,来海边的事再也没出现过。

    在沐子兮的记忆中,上一次全家人到海边来已经是十年前的事儿了。

    她穿着比较保守的沙滩裙,坐在软和的沙子上,看着前方正在玩水、动作亲密的父母,十多年来,第一次觉得生命是如此美好。

    如果可以,她希望时间就停在这一刻,夕阳、沙滩、家人、还有自己。

    接下来几天,沐子兮一直都和父母待在一起,一家人一起待在一间屋子里,一起做饭,一起打扫卫生,或者一起打闹。

    偶尔出门去沙滩上玩一会儿,觉得累了,就瘫在客栈阳台上晒太阳,又或者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突发奇想的开车在环城高速上享受速度与激情。

    一家三口感情突飞猛进,特别是母女俩的感情,一天一个甜度,酸得沐霆都觉得不舒服。

    这期间,也有不愉快的时刻,但回想起来时,仍觉得很美好。

    假期最后那个晚上,看着对自己这么好的父母,沐子兮开始反思自己曾经的行为。

    最后,在离开客栈,即将往城市出发的那一刻,她很认真的对沐霆和阎贝两人说:

    “爸,妈,以后我尽量把精力放在学习上,至于游戏,我知道的可能一时半会戒不掉,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监督我,让我玩游戏的时间把握在合理的时间内。”

    女儿会有这般觉悟,夫妻两个都没想到,欣慰的同时,自然是答应了。

    于是,回到家后,阎贝这个家庭主妇就担当起了人形报时器,每天晚上十一点就会把网线拔掉,从根本上解决沐子兮的难题。

    一开始沐子兮肯定不适应,但渐渐坚持下来,她发现自己的生活越来越好,每天也多出更多时间学习,慢慢的就习惯了。

    只是,她在变得正常的同时,寒江雪却变得不正常了。

    阎贝一直潜伏在寒江雪等人身边,对他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自从国庆回来后,寒江雪对沐子兮的关注变多了,并且奇怪的是,他和繁华落尽之间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紧紧黏在一起,两人之间居然出现了距离。

    不过这一切好像都是寒江雪自己主动拉开距离,繁华落尽依旧往上黏。

    可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繁华落尽不可能感觉不到寒江雪态度上的突然变化。

    女主为什么是女主?

    那就是她身边从来不缺优质男人追求。

    发现寒江雪刻意要与自己拉开距离之后,繁华落尽渐渐也疏远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与恶人某指挥情缘了。

    具体是线下男女朋友还是只是线上的情缘,没人知道。

    但阎贝知道,女主这次情缘八成是一次试探,对寒江雪的试探。

    她在试探寒江雪到底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如果有,他一定会有所反应,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反应。

    结果是令人不喜的,对于徒弟繁华落尽突然情缘的事情,寒江雪居然只是按照规矩恭喜她,并没有其他特别的举动发生。

    如此一来,不但女主自己觉得不对劲,就连阎贝都开始方了。

    因为,在繁华落尽情缘之后没过两天,寒江雪居然给她家闺女炸了一个真诚之心。

    那一刻,阎贝左手拿着网线接头,右手拿着鼠标,看着显示屏上表达爱意的心形烟花,以及右下角的时间提示,一时间竟不知自己是不是要按时拔掉网线。

    “你愣着干嘛?都十一点零一分了!”

    沐霆从身后走了过来,弯腰、拔线,拍拍手,一气呵成!

    “做人要讲信用,不能说你自己在玩游戏就能够给自己开后门,记住了吗?”沐霆乘机教训道。

    听着耳边传来的教训声,看着眼前这个游戏登陆界面,阎贝僵硬的点了点头,应道:“知道了。”

    闺女儿啊,真别怪妈,这都是你爸干的好事儿!

    沐霆莫名其妙的扫了眼身前这个不停摇头的女人,不解问道:

    “你摇头做什么?别是因为我拔了你的网线你就想报复我吧?”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