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末世主播不好当 > 第121章 不介意你看光!(加更!)
    望着潘微良消失在门后的背影,郑原还想上前找潘微良表达一下追随的忠心,被游兴拦住。

    “郑原,如果你真心想追随少小姐的话,现在就乖乖听少小姐的话。”

    低头停顿了一下,游兴抬头露出坚定的神色。

    “我们不能成为少小姐左膀右臂,但至少,不要成为少小姐的累赘!”

    游兴说完,不管郑原是否听进去他说的话,转身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跟紧大部队,不给少小姐惹祸,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了。

    郑原看着游兴毫不迟疑的背影,被游兴那突然之间的成熟所触动。

    游兴说得没错,少小姐之所以不需要他,是因为对于少小姐来说,他根本就毫无用处。

    既然如此,那么他现在就努力不扯少小姐的后腿,然后努力变强大,成为值得少小姐信赖的人!

    “少小姐,我郑原发誓,我一定会变强,让你刮目相看,让你愿意将我留在你的身边。”郑原对着紧闭的房门,喃喃自语一般立下誓言。

    随后,他脚步不停地朝着自己家里跑去。

    潘微良进入房间后,映入眼帘的是阎江一脚踹在魏齐安的胸前,愤怒地低吼:“你再嘴硬,我就让你试试,是你的嘴更硬还是我的脚更硬!”

    骂完,阎江听见响动,回头看见潘微良进来了,忙收起脚,过去迎接潘微良,换了温和的语调,道:“少小姐,你这么快就过来了。”

    潘微良瞅了一眼原本没什么伤痕的魏齐安如今姹紫嫣红的脸,淡淡地“嗯”了一声,随后问:“问出什么来了吗?”

    阎江一脸怒色,恶狠狠瞪着魏齐安,道:“他一直在耍我们!问他的问题,刚开始还以为他是在认真回答,结果才发现,他根本就是在耍我们玩!”

    小呆将他的记录递给潘微良看,补充道:“特别是在刚才的震动之后,魏齐安更加嚣张,说他的伙伴来救他们的来了,还说,我们就乖乖等死吧。”

    被一个俘虏这么威胁,任谁的脸色都不会好。

    潘微良大致瞟了一下小呆的记录,跟之前她盘问魏齐安差不多,魏齐安完美地胡扯了一通。

    将手中的笔记本递回给小呆,潘微良轻声道:“你留着吧,好歹是第一次审讯记录。可以留到以后做纪念。”

    推着轮椅到魏齐安的身前,潘微良伸手抬起魏齐安因为剧烈疼痛而低下的头。

    “你们是生活在天上的天使,和我们这些生活在地上的垃圾,怎么能相提并论……是吧?”

    嗫嚅着嘴唇,潘微良轻轻重复刚才在小呆记录本上看到魏齐安回答的话语。

    “呵呵……”魏齐安染血的双唇吐出冷笑,“本来就是,在我们的眼里,你们不过是一个工具,工具,你懂吗?连条狗都不如!”

    轻蔑的话语,唤起了潘微良极力想要忘记的记忆。

    女人对男人来说,只是玩物,就像是工具,需要的时候用一用,不需要的时候,像破烂一样扔掉。

    手指用力,下颌骨咔擦的声响,魏齐安痛得尖叫了一声,随后嘴巴连动都无法动弹。

    “你的嘴留着也没用,我大发慈悲帮你把下巴卸了。”

    不再看魏齐安,潘微良将轮椅往后推了推,问身后的阎江:“钟司怀什么情况?”

    “我一直清醒得很。”钟司怀抢在阎江之前回答了潘微良的问题。

    “我看你不止清醒,还精神得很。”潘微良抬头望着被吊着的钟司怀。

    “托你的福,精神好得很,盐水起了不少的作用。”钟司怀面色从容回复。

    潘微良淡淡望着钟司怀,并没有与他继续斗嘴。

    “小呆,阎江,你们两个先回去吧,跟紧大部队。”

    “少小姐!”

    “听话。”

    潘微良没什么体力大声喝令,温和的声音,反倒让小呆与阎江无法说出不从的话语。

    无声退出,小呆与阎江的心中都五味杂陈,可目前,除了听从少小姐的命令,他们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哦呀,你们是在准备大逃亡吗?”钟司怀调侃似的说。

    “对啊,我们垃圾的求生欲也是相当的强呢。”潘微良轻笑着回。

    之前明明听到用垃圾来形容他们,就特别愤怒的人,现在如此平静地自称垃圾,这倒是让钟司怀愣了一下。

    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少女的求生欲,是挺强。

    钟司怀收敛了戏谑的笑。

    “那个救你的人呢?有他在,你们也不至于这么大动干戈逃跑吧?”

    潘微良没有回答钟司怀的话,而是到床边,从之前她从钟司怀的军装里清出来的东西中,选了一把小巧的匕首拿在手上。

    钟司怀凝眸,紧盯着认真打量手中细小精锐匕首的潘微良。

    她想干什么?

    推着轮椅走到钟司怀的身前,潘微良抬起头,冷峻的目光直直盯着钟司怀的双眼。

    “你们的身上有没有通信器?”

    潘微良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匕首泛光的侧面,冷漠的神色让人不寒而栗。

    “你不是都把我脱光光搜过了?最后剩下的这点,还要再脱吗?我不介意你把我看光了。”钟司怀调笑,他可不会被一个毛丫头给吓到。

    “哦,是吗?”潘微良纤细的手指执起短小锐利的匕首,锋利的匕尖轻轻划过钟司怀的大腿,随后慢慢靠近两股间。

    在重要部位轻轻停留,潘微良淡淡抬眸。

    “通信器是不是藏在这里呢?”

    潘微良歪着头天真无邪般发问。

    “喂!”

    纵使淡定如钟司怀,在某个重要部位遭受威胁时,也不免心中焦急。

    “通信器在哪里?”

    随着潘微良陡然沉下去声音,她的手轻轻用力,匕尖朝着柔软的部位压下去。

    “我身上没有!”

    死不可怕,成为太监,那可绝对不行!

    钟司怀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女,竟然能脸不红心不跳拿这个来威胁他!

    “你身上没有?”

    潘微良淡淡重复,凝眸,潘微良的视线转向被卸了下巴,嘴巴无法动弹的魏齐安身上。

    “那就是说,他身上有咯。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