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夜半哭声
    最终,还是让白芷跟白芨,拿了毛巾给她冷敷。

    等到她终于收拾得可以见人后,林梦雅呼唤了小药。

    “小药,我昨晚哭了?”

    小药的声音有些犹豫。

    “嗯。主人,你是不是怕黑呀?”

    “哈?”

    后者迟疑了片刻,才继续小心翼翼的说道:“按照我所了解的人类情绪而言,昨晚你没有受伤,也没有任何感情上的重大挫折。除了怕黑,我实在是想不到您为什么而哭了。”

    她有点无语,怕黑这样娇弱的设定,完全不符合她好吧?

    但小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甚至于这货还没完全掌握好“谎言”这一人类的基本技能。

    于是,她不由得再多问了一句。

    “我昨晚,哭得很惨么?”

    “嗯,超惨!”

    听着小药丝毫没有犹豫的回答,林梦雅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

    她虽不至于是个流血不流泪的铁血真汉子,但是哭得这么惨,本人还毫无记忆,简直不可思议。

    “那系统检测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没有。但是昨晚您哭得时候,切断了跟我的联系。所以您为什么哭,我也不是很清楚。”

    林梦雅一听更觉得无语。

    很好,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为啥哭了一夜,但不想丢人这一项,还是十分的符合她本人的一贯作风。

    “要不要,我给您做一个详细的检查评估报告?”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就像是小药曾经告诉过她的那样,人,是一个神秘的个体。

    即便是神农系统这样的先进技术,也只能是“研究”,而不能完全的“掌握”。

    如果当时系统没有检测过什么,那么再详细的检查,也只是徒劳。

    反正发生在她身上的神秘事件,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债多了不愁,反正早晚会有水落石出的这一天。

    她这样开导着自己,并且严令禁止白芨她们,把此事给宣扬出去。

    不行,要脸。

    好在这俩个姑娘特别听她的话,在稍稍的化了个妆,掩盖了原本略有些憔悴的容貌后,白芍也来回禀事情了。

    “昨天那些家主们送来的寿礼,还等您的示下。”

    白芍如今也算是她院子里的管事媳妇,经过上一次的事情后,再也没人敢小瞧她院子里的人。

    而曾祖为了给她出气,已经把那几个听了宫斌话的婆子跟丫头都发卖了出去。

    她知道曾祖的苦心。

    既不想影响他们兄妹几个的关系,又得维持她作为家主,独一无二的权威。

    也是难为了他老人家,终究,他们还是没能让曾祖,有一个闲淡舒适的晚年。

    “把好的都挑出来交给廉伯,让曾祖随意处置。剩下的,就扔到库房里去吧。”

    那些家主送来的东西自然都是好的,但比起她平常送给曾祖的,还是差着好几个档次。

    在他们家,几个哥哥跟她可以用差一点的,但曾祖必须处处精致。

    用林梦雅的原话便是,曾祖院子里的蚂蚁,都必

    须是双眼皮的!

    当然蚂蚁有没有双眼皮先放一边,但整个府内上下都知道,宫家老祖那可是贵中之贵,重中之重。

    但不得不说,如此一来,宫家的权力重心,反而平安的过度到了她的手上。

    这让那些暗戳戳想要看宫家夺权笑话的人,大大的失望了一下。

    可眼前,宫斌之前做出的糊涂事,反而让她有些头疼了。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大商会,之前都是由宫斌谈妥的。

    现在他被禁足,一切重担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若是宫斌一直不出现,她反倒成了卸磨杀驴的坏人。

    如此一来,大商会的信誉度也会大打折扣。

    毕竟,谁会真心信服一个这样人呢?

    冯家兄妹,可真会给她添乱!

    “小姐,可是在烦恼大少爷的事情?”

    白芍看到小姐沉默不语,稍稍想了一下,就猜测了出来。

    林梦雅点点头,慵懒的瘫坐在榻上。

    “嗯。他们都是奔着大商会来的,可之前一直都是他在谈。我倒不是不知道他们的内容,而是这突然就换了人,总会让人觉得有些不太好。”

    原本,她也是要把大商会交给宫斌的。

    现在看来,她好像把事情给想简单了。

    宫斌虽然能干,但性格弱点也太过明显了些。

    这样的他,真的能跟一帮子奸商斗智斗勇?

    到时候,别再把家底都赔干净了才好。

    白芍细细的想了想,之后才慎重的开口。

    “这个大商会,我也有所耳闻。小姐的意思,本来就是希望大家能同气连枝,从长远上来看,这是一件好事。而且我觉得,大少爷未必就不适合这个位置。”

    林梦雅却是有些惊讶的看向了白芍。

    若是她没记错的话,这个小辣椒可最是记仇的。

    哪怕是现在在府里头,短短几日就叫人见识了她的泼辣之名。

    当日宫斌可是犯了她的忌讳,按说白芍可是最不会饶了他的那个,怎么这次,居然主动给他求情了?

    白芍被她看得有些微微脸热,忙说道:“我不是给大少爷求情,而是当日的情况后来白芨姐她们都跟我说了。刚开始其实大少爷并没对白芨跟白芷有什么不满,而且对她们说话也是十分的客气。主要是那个冯小姐,字字句句都是在挑拨离间,可又让人挑不出什么错处来。而且,她都是打着为了您好的旗号。如此,大少爷才会那么冲动。”

    “何况。”白芍笑着说道:“您之所以生气,是因为在乎大少爷跟我们。若是您不在乎的人,您可不会费那个时间跟心思的跟他生气呢。”

    这话,倒是说到了她的心坎里。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最了解她的人,还是这几个姑娘。

    白芨跟白芷也凑了过来,一人拉着她的一只手。

    “小姐,我没觉得委屈。”

    白芨善解人意的劝道,而白芷也点头如小鸡啄米。

    林梦雅看着她们两个眼中的真诚,心里头却有些愧疚。

    “你们明明都是我的家人,可我却让你们又受了委屈。”

    这一点,才是让她无法原谅宫斌的

    原因。

    她们四个,在她的心里,是谁都无法取代的存在。

    这世上最难得的便是真心,何况她们之前曾经患难与共,相濡以沫。

    她敢打包票,若有一日,她落了难,众叛亲离至极,唯独她们会义无反顾的跟随着自己,永远不离不弃。

    所以,她更不能辜负她们的真心,哪怕是宫斌决裂,她也在所不惜。

    但宫斌同样是她的哥哥,是她的亲人。

    这样的事情,其实最受难过的,是她。

    “哪里就受委屈了?不过是那一日,她们夸大了一些而已。”

    白芨柔声道,而白芷也仰着小脸蛋,认真的说道:“其实大少爷真的没把我们怎么样,他也没对我们喊打喊杀,甚至连句重话都没有。倒是那几个婆子更可恶些,明明大少爷也没说要赶我们走,偏偏她们跳的欢。”

    其实林梦雅真的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当时的情况。

    一来她是担心白芨她们的安全,二来当时的情况,当真是触到了她的逆鳞。

    皱起眉头,林梦雅不由得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既然冯文媛已经换好了衣服,大哥哥也把人送走了,为何他们没走,反而跟婆子丫头们聊起天来了?

    要知道,大哥哥可是一个守礼古板的人。

    平常几个哥哥一门心思的往她院子里闯,都被他揪住挨个的训斥过。

    这样的人,怎么会在自己妹妹的院子里头,跟几个不怎么熟悉的丫环婆子谈笑?

    “白芍,当日那几个人,后来是怎么处置的?”

    白芍立刻回禀道:“老太爷说,这样背主的人咱们家可不要,交代了宁亮把人卖出去了事。后来宁亮觉得是咱们院子里的事,就把她们的卖身契交给了我。我昨天才告诉牙行,这会子,还没人来问呢。”

    点点头,林梦雅吩咐白苏,去询问一下当日的状况。

    最好是事无巨细的问出来,然后再来回禀。

    到了下午,白芍才把事情告诉了她。

    原来当时大哥哥之所以跟那些人说话,是因为冯文媛说起,她曾经在皇宫内见识过一种可以变色的布料。

    至于她们为什么敢对白芨跟白芷下手,则是因为冯文媛明里暗里的几句话,挑起了她们不甘而嫉妒的心思。

    还是多亏了冯文媛的那张巧嘴,才激怒了一向心直口快的白芷。

    而大哥哥在见识过白芷的脾气之后,才让人把她们都给赶了出去。

    前因后果这么一联系,林梦雅终于看清楚了这其中的深意。

    不管是大哥哥,还是白芷,亦或是那些个婆子,本意上都是在意她。

    也因此,她成为了他们所有人的弱点。

    而冯文媛,就恰好利用了这一点。

    白芷受不得旁人说她一点不好,所以,冯文媛用话激怒了白芷。

    站在大哥哥的角度来看,白芷尚且对待一个外客都如此的不客气,何况是对待她?

    这里面,当然也少不得冯文媛的挑唆,来加重这种担心。

    那些婆子跟丫头,则是出于私心。

    毕竟,越是受到她的重视,就越能有出人头地的可能。

    也因此,才受了冯文媛的蛊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