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化中 > 第五百五十五章、总裁最爱傻白甜9
    锦初想了想,放下电话,保守起见赶紧自作主张给言初的爷爷和小表妹订了两个海外疗养度假胜地的房间,转头就给石蕊拨了过去。

    石蕊接到表哥的电话表示很惊讶,“天天不是说你很忙吗?”

    “我最近觉得你外公的身体不太好,给你们订了两张机票去鄂国,那里有全球知名的心脑血管专家,还有什么温泉疗养,你带着你外公待几个月。”

    石蕊娇俏的小脸顿时苦了下来,她刚回国半个多月好么!可是对于家里独断专行的冷酷大魔王,她连说不的能力都丧失了,委委屈屈的抱怨,“我回国是疗情伤的!”

    “去鄂国也能疗!”

    简直是简单粗暴到让人想咆哮!

    “况且你三百六十五天谈三百六十五次恋爱,情伤是什么?对你来说能吃吗?”

    “表哥!”石蕊不服气的尖叫,许久没见,怎么表哥除了移动冰山还多了嘴毒这不讨喜的一点。

    “就是因为外国男人靠不住,所以我才……”

    “你说错了,所有男人都靠不住!”锦初想想觉得很不好,这是连委托者都一起骂进去了,淡定的额外加了句,“除了你爸、你表哥和外公以外。”

    石蕊还想争取一把,“怎么说也让我见一见国内的朋友吧?”

    “你国内有朋友吗?”锦初一脸耿直boy的问,“你不是国外出生国外长大的么?你国内认识的是鬼吗?”

    mmp呀!骂了言家现任当家人,她会被外公残忍的断绝关系吗?

    考虑了下恶势力的恐怖性,石蕊撇着嘴妥协了,最后不甘的小声抱怨了句,“有了情人忘了妹子,我鄙视你!”赶紧挂断电话,收拾行李去了。

    至于外公的想法?呵呵,有一副象棋傍身对于外公而言,那就没有想法!

    一想到未来要陪外公磨炼棋艺,石蕊嗷叫着痛苦的跌在一堆凌乱的衣服里。

    老爷子离犯病还有一个月,那时候权子珊为了抢在石蕊之前讨好对她一直比较冷淡的爷爷,才会陪着老人家下象棋。老爷子性格保守,认为同居不是正途,但同时他其实已经认定了权子珊做孙媳妇,毕竟人家黄花大姑娘跟了他孙子不能凭白的糟蹋了人家,但是让老爷子短时间面对权子珊跟面对自己的外孙女一样慈爱,还真不太可能。

    而权子珊一番好意,言初挺开心的,至少她愿意为了他们的未来迎合他的家里人。但是言初没想到,不过是一盘棋的功夫,老爷子就毫无征兆的犯了病。

    那会儿门外有管家有厨娘还有表妹,只要权子珊喊一嗓子,稍微有些医理知识的管家绝对会知道怎么做急救前的处理,但是权子珊没有,她性子毛躁,慌慌张张的把秦瑞天从日本带回来的痔疮栓当做硝酸甘油滴液喂给了老爷子……

    老爷子辉煌了一生,最后死却死的如此憋屈,每每家人一想起就忍不住伤心欲绝。

    就是如此,言初都没有责怪权子珊一分一毫,反倒是权子珊哭哭啼啼,自此留了心结,认为言初父母看她跟看仇人似的,很是委屈。

    她哪知道爷爷有痔疮,又哪里知道平时身体健硕的老人会突发疾病。那一刻她都快吓死了好么!

    锦初不敢小瞧为了亲闺女能扫平一切不平之路的世界意识,所以才急急忙忙把两个有可能成为受害者的亲人赶紧送出国。

    俗话说的好,忍一时风平浪静!

    性命攸关之际,谁还在乎这一点点得失。

    在锦初开车回老宅时,秦瑞天的电话也打了进来,一开口就是少年变声器难听嘶哑的鸭子叫,“表哥,哈哈,干的漂亮,我听说石蕊被你弄出去啦?哈哈,那个大花痴,连我同学都不放过,上我学校专门去撩小男生,让我丢死人了!哼哼,这下好了!鄂国这种战斗民族全是那种她欣赏不来的人高马大的汉子,最好直接在鄂国找个厉害的表姐夫,把她克制的死死的!哈哈!”那女人仗着自己有混血血统,漂亮好看的像个洋娃娃,就到处明目张胆的撩小男生,闹得他同校的男同学有好几个都把他当做了情敌。

    锦初含蓄一笑,轻声说:“天天,我跟你妈妈提了一件事。”

    “什么事?”情绪非常高涨的秦瑞天,兴致勃勃的问。

    “关于瘦弱病娇网瘾少年秦瑞天去军校附中深造的可行性探讨方案。”

    “什么鬼?”少年发出刺耳的鸭子吼,半响回了神哀嚎着,“表哥,好表哥,大好人表哥,千万不要呀!”他念叨半天,其实心理已经对表哥和他母上的霸道风格有了点心理准备,就算如此,他仍是抱有希望的问了句,“我家娘……怎么说?”

    “你说呢!”锦初冷傲的反问一句。

    言家老爷子出身军队,言初的姑妈在军队里素来有铁娘子之称,一直熬过三十多岁才结了婚,对于生了秦瑞天这么个柔弱男儿很是痛心疾首,所以在秦瑞天年幼时她一度执拗的把孩子当做女孩养,以慰她不甘之心。

    后来是老爷子看不下去,拯救了秦瑞天。只是这位铁娘子把孩子长得太漂亮柔弱的责任,全部推给了从政的姑父。

    所以当锦初提出这个提议,言溪毫不犹豫的就拍桌子喊了声妙。

    秦瑞天知道事情无法逆转,迁怒的恨恨说了句,“女人,就是麻烦!”

    锦初一笑,这是迁怒上了权子珊了!

    不过挺好,言初这个小表弟可能是年少时被当女儿宠惯了,性格扭曲,除了对家里人,否则讨厌的人一辈子都会讨厌、喜欢的人一辈子都会表现出不喜欢。

    比当初对权子珊各种傲娇,实际是个备胎小忠犬,要让锦初踏实了很多。

    军校附中是专门为有军队出生家庭的孩子们开办的封闭式学校,秦家最近有长辈调到学校里当政委教官,委屈不了秦瑞天,只是他想动一动电子产品跟人联系或者外出逍遥就难上加难了。

    锦初一下子解决了家里三个亲人的问题,顿时心情大好。

    至于言初的父母感情不和这事还有几年,她不急,收拾妥当,直接来到权子珊的楼底下接她去举办年会的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