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挽明 > 第824章 梦想四
    坐在左侧最下手的范云昇,此刻已经全然忘记了越来越**的阳光照射在身上的不适感,一时神采飞扬的听着张溥对着各位董事会成员的说服。

    在他看来,张溥今日表现的越是出色,那么作为引荐他同董事会成员会面的负责人,今后他就能在董事会中获得更大的话语权。

    对于范云昇这样正年富力强的商人来说,正是追逐财富和权力正当时的年纪。而作为一个带着家族从地方上的豪商到占据了四海贸易公司19人董事会一席之地的杰出商人,范云昇并不缺乏**和才能,只不过这个时代对于商人的限制还是太多,让他只能寄希望于从张溥这样的士大夫身上打开缺口。

    从今天的会面来看,张溥的才能不仅比他兄弟和许心素在信中的评价更高,更是突破了他所预估的上限,这当然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

    而对于站在堂屋中间的张溥而言,这些四海贸易公司董事们听了他的分析之后哑然无语的表现,这便让他抓到了说服这些董事们的节奏。果然就如他所设想的那样,在足够的利益面前,商人终究是经不起引诱的。

    虽说掌握四海贸易公司真正的权力者是那些尚未出现在此地的董事们,但即便是那些董事们也不可能把所有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于是一些日常的、不重要的权力自然也就落在了这十三位董事身上。

    这个世界上也许的确有着淡泊名利的人,但是大部分这么标榜自己的,不是沽名卖直,便是没有品尝过真正权力的味道。

    比如张溥自己昔日名满天下,召集南方各地名士组建复社时,各地连他面都没见过的读书人,因其一言或一纸书信,就为之四处奔走,从来不会说个不字。而豪商巨贾捧着金银候于门外,只是唯恐他不收,能够让他问一问名字,就已经欣喜若狂,四处奔走相告了。

    今日为天下读书人敬仰,被皇帝亲口称赞为日后国家之柱石的夏允彝,昔日也不过是他身边的一位士人陪衬罢了。正因为张溥曾经品尝过这样的权力的味道,所以他才格外不能忍受在海外默默枯寂而结束的人生。

    以己度人,他这样的正人君子都不能容忍成为被权力中枢排斥的局外人。这些见利忘义的商贾们,又怎么可能放下他们现在手中握有的权力呢?今日四海贸易公司之所以享有着巨大的权力,乃是在于这间公司名下所控制的庞大产业和海量财富,而这一切又来自于公司股东把自己的财富心甘情愿的投入在这间公司内。

    这些股东这么做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公司能够回报他们超高的股息。一旦公司的回报无法满足股东们的预期,这些股东自然就会抽回自己的本金。而失去了股东们的支持,四海贸易公司还能保持住眼下的大好局面吗?一旦公司的经营状况开始恶化,作为这间公司的董事们自然也就失去了,眼下炙手可热的地位。

    若是这些商人未曾享受过过去的地位,他们也许还会接受再次回到普通商人的地位,那是区区一名小吏都能对他们呼来喝去的生活。但是既然他们已经享受过了,能够同王公贵族们平等对话的地位,那么他们怎么可能再回去过那样的生活。

    因此张溥断定,比起内务府派出的董事会代表们,这些普通董事们更为在意公司的经营状况,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了他们的地位能否继续保持。而一旦抓住了这些董事们的心理,那么接下来就不是他对这些董事们有所请求,而是这些董事们有求于自己了。

    在今日的大明,哪怕已经开展了十余年的改革,商人的地位有所提高,但是这些掌握着巨大财富的商人想要干涉政治的话,依然是要为社会各阶层群起而攻之的,即便有皇帝的支持也是无用。

    因此商人们想要在政治上发出声音,就必须获得皇帝的首肯和士大夫的支持。而张溥今日同这些董事们会面,就是打算给他们一个在自己身上下注的机会。只不过张溥并没有放下身段向他们恳求,而是让这些董事们看清了自己的困境,从而向他请求帮助。

    能够从数千股东中脱颖而出,成为19名董事之一,显然在座的都没有愚蠢之人。因此听完了张溥替四海公司未来做出的分析和前进道路之后,大家在震惊之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对方要和他们谈的正题是什么了。

    将他们手中的资源投资到张溥这样的士大夫精英身上不是不可以,甚至可以说今后成功的话,回报率一定不低。但是对方摆出的姿态实在是过于强硬了一些,这令不少董事感觉今后未必能够控制住对方,这样自己的投资有可能打水漂了。

    董事们互相用眼神交流了一会之后,终于有个颇为老成的董事出面对张溥说道:“咳,咳,张先生,有些事我们想要先统一下认识,能否请先生先去隔壁喝杯茶呢?”

    张溥打量了一圈周围,看到众人纷纷躲开了他的目光,不由便微笑着说道:“正好余也有些口干了,那余就先去边上休息一下,诸位请慢议。”

    张溥说完就抱拳拱了拱,然后脚步轻快的转身离去了。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庭院内,堂上的董事们终于松了口气,有人便不以为然的说道:“这张天如也太傲慢了吧,这今日到底是他求我们,还是我们求他啊。”

    在董事会中排位倒数,以往一向沉默不语的范云昇却突然出声说道:“天如先生可不是普通士人,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也不是普通之事。如果他在我们面前唯唯诺诺的,我倒要担心把资源投入在他身上,究竟能不能回本了。”

    有着范云昇这一插嘴,顿时有董事赞成的说道:“范董事说的不错,如果真要投资一人,助其登上阁臣之位,从而使朝廷政策偏向于公司,最起码也得找一个能够成事的,须知道我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那个不满张溥的董事态度终于软化了些,不过还是不肯服输的说道:“就算这张天如说的不错,以国家的力量去支持公司在海外的贸易,能够得到最大的回报。可我们这不是有陛下的大腿可抱么,为何还要另外再搞一套?难道诸位以为,这陛下还不及张天如对公司更关心吗?”

    这样的问题,颇有些诛心的意思,一时之间房内倒是安静了下来。不过很快范云昇便再次开口说道:“陛下对于公司的关心自然是超过其他人的,毕竟公司也有着陛下的股份。可陛下毕竟是大明天子,和这大明江山相比,公司的那点利益又有些微不足道了。

    更何况,陛下日理万机,也不可能时时关注着公司的利益。如果朝廷中有那么一个重臣倾向于我们这些商人,起码也可以多一个渠道把我们的声音传达给陛下,而不必再事事通过内务府向陛下申告了。诸位难道不是这么认为的吗?”

    听到这话,各位董事顿时不说话了。是啊,现在内务府之所以能够操控着公司的主导权,不就是因为只有内务府才能同皇帝沟通么,但凡和内务府意见相左的董事意见根本传不到陛下的耳中,这公司大事自然也就是另外六位董事说了算了。

    但凡能够动摇一点内务府权威,增加一些其他董事权力的办法,在座的董事们又怎么会不支持呢。不过再略过了这个问题之后,一位老成的董事担心的说道:“可是陛下不是一直支持自由贸易的么?我们支持张天如以国家力量干涉贸易行为,会不会为陛下所斥责呢?”

    这话一说,顿时一些董事又有些退缩了,范云昇见状不由孤注一掷的说道:“所谓自由贸易,应当是国家保护我们自由的买和自由的卖,不是保护我们的贸易对手自由的买和自由的卖。

    否则的话,我们一年缴纳这么多税金给朝廷,用于修建的那些军舰大炮,难道是摆在港口用来观赏的吗?我坚信,陛下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我看接下来,我们还是直接投票决定吧…”

    在范云昇快刀斩乱麻的投票建议下,最终以2票弃权,11票赞成,通过了给与张溥支持的决定。看到投票结果出来之后,范云昇主动请缨,替董事们去隔壁厢房将张溥请回来。

    在西厢房内,范云昇一脸喜色的对张溥说道:“恭喜天如先生,各位董事希望能够和先生继续洽谈接下来的正题,还请先生移步。”

    看到范云昇的神情,张溥便心中大定,知道事谐矣。不过他还是很沉得住气的向对方回道:“看来各位董事做出了一个极好的选择,咱们一起走吧…”

    当张溥再次回到堂屋内的时候,所谓的正题也就没有了什么悬念,只是大家一起商讨一下该如何满足张溥的要求而已。这一天对于张溥来说,才是回到国内真正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