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史诗级客服[快穿] > 131、独在异乡为异客
    随便拿了几桶泡面塞进篮子, 莫名的心虚促使沈拂将帽檐往低了压, 顾不得选其他东西,直接去收银台结账。

    武帝的陵墓修在天安,也就是古时的柳州。

    柳州曾名黎州, 武帝继位后迁都柳州,同年改名州名为柳, 取自清风拂柳之意。

    沈拂利用空闲查了武帝生平, 有很多充满神话色彩的故事。渊国是历史长河中最繁华的盛世之一,天安本身就是一个旅游景点。

    票是在网上预售, 因为限制人次数量不多,沈拂订的的时候只剩最后两张。他提前几天来到天安市, 一下车就被数人包围。

    “旅游么?酒店旅馆一线包。”

    “这里有专车送。”

    一一婉拒,好不容易突破重围,又被卖地图的缠上,期间沈拂的帽子险些被碰掉,暂时遗忘风度硬挤了出去。

    肩膀被拍了一下,沈拂头也不回:“不参团, 本地人。”

    “你这口音一听就不是本地的。”

    沈拂回过头, 后面的男生长着一张圆脸,看着很减龄。

    “钱包。”

    沈拂摸了摸口袋,里面空空如也。

    男生递给他:“刚被挤掉的。”

    “谢谢。”

    出去只有一条路,难免交流了几句,男生笑呵呵道:“我也是来旅游的,这次就是单纯想看看武帝陵。”

    沈拂:“历史爱好者?”

    男生点头:“我就是教历史的。”

    同拼一辆车, 熟识后男生一脸神秘道:“关于武帝陵的出土,还有一个恐怖的传闻。”

    “哦?”沈拂做出感兴趣的样子。

    司机赶在前头道:“是那件事吧。”

    男生:“您也知道?”

    司机:“天安就这么大,早就传遍了,武帝陵原本很隐蔽,但在一个雨后,周围突然出现深坑,路过的工人看到,叫人修路时才发现的。”

    男生啧啧叹奇:“就像是里面的东西自己按捺不住破土而出。”

    沈拂眯了眯眼:“莫非是武帝复活?”

    司机一口否决:“要是武帝也就罢了,就怕是……”

    “是什么?”

    司机好像挺忌讳,男生接话道:“陶佣。”

    沈拂墨镜下的目光一动:“陶佣有什么好怕的。”

    “你有所不知,武帝仅用十年就灭了和渊国一样强盛的汤,多次御驾亲征,素有战神的美誉,但野史上说每逢出征他都会带着一个木雕。”

    沈拂:“和陶俑的性质差不多。”

    “可不是么,据传武帝少时体虚,是因为和恶魔做了交易才能有后面的骁勇善战。”

    被妖魔化的沈拂‘呵’了一声。

    司机嘿嘿笑道:“我听说的是另一方版本,陶佣的原型是黑山老妖,化成翩翩少年郎诱惑武帝。”

    励精图治的帝王最多是后宫空虚,到武帝这里可就绝了,完全就没有设立。

    沈拂没料到一朝进入个新世界,就会‘青史留名’。

    男生主动付了车钱:“武帝陵后天才迎客,要不要去商业街逛逛?”

    沈拂点头。

    街道上人来人往,高楼大厦耸立,沈拂突然心血来潮回头看了一眼,没有像电影里的片段一般,望见记忆中熟悉的面孔。

    男生叫赵冉,凑巧和沈拂一样,都从邻市而来,他的兴致很足,买了不少纪念品。

    时间光是被用来购物,不禁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你有没有什么要买的?”

    沈拂想了想:“铲子。”

    他不认为指挥官和系统会在历史中化为尘埃,说不定正在哪块地下等着自己挖他们出来。

    赵冉讪笑道:“又不埋东西,带铲子做什么?”

    “挖。”

    赵冉呆愣住。

    沈拂笑道:“玩笑话。”

    赵冉瞥见他在网上查出现深坑的地方,眉心狠狠一跳,开始普及法律常识。

    沈拂突然抛出问题:“我看了资料,并没有提到武帝的棺木。”

    涉及到专业,赵冉回答的很快:“很多帝王都不止一个陵,而且这才开发了不到一半。”

    沈拂低头继续看手机

    赵冉小声道:“你是不是做那活的?”

    沈拂疑惑。

    “掘土的。”

    掘土是一种地方说法,意思和盗墓贼差不多。

    沈拂:“你有见过一个人单独做这份活计?”

    “也对,”赵冉:“不过你特意遮掩面容,心里肯定有事。”

    沈拂面色平静。

    赵冉:“其实对于武帝真正的陵墓,我一直有个推测。”

    他在背包里一通乱翻,抽出一张地图抚平,上面用各种颜色的笔做了标注:“这是发现陶佣的地方,再往前走是蛛山,这里……”

    指尖用力在山窝处戳了戳:“我怀疑这才是武帝长眠之地。”

    说完用力眨眼:“要不要干票大的?”

    沈拂不动声色:“轻信于人,是不是有些不妥?”

    “我看人很准,”赵冉折起图:“你来这里的目的不纯,好东西对半分,当然如果你有其他的念头我也有办法应对。”

    会这么说,必定是有所依仗。

    沈拂重新打量,赵冉的衣服配色很鲜艳,左手腕有一个刺青,像是图腾。

    赵冉:“我天生阴气重,下墓容易招惹脏东西。”

    沈拂:“我们坐的不是同一节车厢,但前后三次见你来回走动,想必是在找一个阳气旺盛之人。”

    赵冉笑道:“观察力很敏锐,看来从各方面来说,你都是最适合的人。”

    沈拂没有拒绝邀请,原本他都要准备去找个风水先生看看哪里最适合下葬。

    山川连绵起伏,嶙峋的怪石高低起伏,远看就像是汹涌的波浪。

    进山后越走越冷,赵冉冻得直吸鼻子,“动静别太大,山里头可能有狼。”

    打了个喷嚏后不停往沈拂身上靠,有一瞬间沈拂怀疑他真的招来了鬼魂,小路上空气湿冷的十分不正常。

    “帝王选址讲究天人合一,背山面水为佳,”赵然咳嗽几声后道:“但你看这里,坐南朝北,阳光稀少,能诞生出千年老尸都不奇怪。”

    语毕打着哆嗦,走了一会儿,声音忽然多出几分希冀:“快到了!”

    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前方是一片较为平坦的低地,四方载柳,土质呈现红褐色。

    沈拂:“直接挖?”

    赵冉被他的话吓了一跳:“这是对亡灵的不敬。”

    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大袋子,一面走一面撒出香灰,口中念念有词:“天公佑我。”

    灰烬的路径连起来看像是一个‘卍’字。

    真正掘土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天色一点点黑下来,一个洞口逐渐在月光下显形。

    “这么浅?”赵冉皱眉:“正常的陵墓,合我们之力,最少也要两日才能开口。”

    沈拂:“继续挖。”

    到了这一步,放弃肯定不甘心,赵冉一咬牙,即便意识到不对劲,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看差不多能通过一人,带着点燃的蜡烛向下,沈拂跟在他身后。

    没有机关和瘴气,入眼所见皆是陶佣,从整体上看,这座陵墓丝毫没有帝王该有的格局和规模。

    赵冉心里越来越没底:“莫非只是一个王公贵族的墓?”

    沈拂的眼睛在烛火下格外黑,叫人捉摸不透:“用陶佣作陪葬是武帝的作风。”

    赵然的心稍稍安了一些。

    他的那些纪念品并不是根据眼缘选的,其中的香和烛台现在都派上了用场。与之相比,沈拂的铲子根本不起眼。

    地面铺着一些干枯的花朵,走了一段距离墙上有挂几件玉器做装饰,赵冉让沈拂先选,半晌见他没有反应,一抬头看到正前方有个高出一尺的台子,其上停着一尊玉制的棺木。

    咽了下口水:“最值钱的物件肯定是佩戴在帝王身上。”

    沈拂没有犹豫:“开棺。”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赵冉心一狠,攥着胸口的护身符,和他一起撬棺材板子,期间一刻不停地诵读经文。

    沈拂听得心烦,无奈道:“你还不如背诵古诗词。”

    一句话让赵然醍醐灌顶:“有道理,武帝一生都在悼念一位叫沈拂的人士,念诗说不定能让亡魂得到平静。”

    幽静的地底,诗句在石壁间回荡,听得人毛骨悚然。

    “十年如一日,白骨惨悲鸣,问君何日来……”

    来来回回重复,沈拂从最初的不适应,到渐渐麻木。

    棺开的一刹那,极尽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吸了一口只觉五脏六腑都要冰冻成渣。

    赵然的声音也在此刻戛然而止。

    尸身历经千年不腐,里面人的肌肤似玉一样透滑。

    “好年轻。”沈拂不可思议。

    看着还不到二十。

    赵冉也是感叹:“史书记载武帝生有不老容颜,他和恶魔做交易的传说一半由此得来。”

    可惜武帝真实的面容没有流传下来,无法确定这人真正的身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方才的阴风,棺材里少年的睫毛似乎颤动了一下。

    赵冉以为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凑近去看,猝不及防和一双乌沉沉的双目对上,当场吓昏了过去。

    沈拂没有急着跑路,细细端详面前人的容貌,试探问道:“指挥官?”

    少年看见他,眼中有着细微的喜悦,微微颔首。

    沈拂环顾一圈,没有看到其他棺木:“系统呢?”

    少年蹙眉:“夫妻才能死同椁,我和他非亲非故,如何能同入一墓?”

    “所以系统在哪里?”

    “我把他埋在几万里外的迁安。”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这个章节起名为独在异乡为异客,不但因为沈拂穿错了世界,而且蠢作者十分中意这首诗名: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沈拂:大兄弟!

    指挥官:……不想说话。

    感谢投喂和灌溉的小天使,爱你们!

    扶椋火箭炮x1;17810808手榴弹x1;sonic地雷x3;芒果绵绵冰、yuri、墨西哥复活草、阿殷在路上、demeter、系统这个小可爱、冰皮雪糕、幽径独行迷扔了1个地雷;谢谢大家,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