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12、渣爹不渣(12)
    齐雅平时在楼下晒太阳至少也要晒个二十分钟以上,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点心神不宁,在花园里面待了十分钟就拜托张护士长将自己推了回来。

    虽然女儿现在工资很高,但是到底只是兼职,她还是得抓紧时间绣一些东西用来家用。

    两人走的是另一边的电梯,因此根本没有注意到走廊那边的几人,张护士长推着齐雅一走进病房就见到一个实习护士正在将她桌上的东西都扫到垃圾桶里,包括一个装满着水的杯子。

    张护士长一看到她这充满怨气的动作就皱起了眉,“说过多少次了,杯子要倒了水才能丢。”

    实习护士动作一顿,脸色不怎么好看的嗯了一声,手落在了桌子上剪下来的报纸图片上。

    齐雅连忙喊住她,“那个别丢……”

    可她却像是没听到一般,手一挥,这个被齐雅看了很多天的房子照片,就那么进了满是水渍的垃圾桶里。

    齐雅怔住,明明只是一张照片,心中却仿佛完全的空了下来。

    那是,成青说要买给她的房子啊……

    实习护士丢完,抬起脸敷衍的撇嘴,“不好意思啊,丢了你的废纸。”

    “你这是怎么说话的!”

    就在张护士长忍无可忍出声训斥的同时,走廊尽头,卫明言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女人被推进去的病房门口,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冲了过去。

    他腿伤了,走路不能太快,平时自己也惦记着这一点,不急不缓的走着道,可偏偏此刻却像是忘记了腿伤这一回事一般,拄着拐杖瘸着腿走的飞快。

    “卫总,卫总……”

    乔盼盼几人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只好跟在他身后,试图将眼中满是执拗的男人拦下,“卫总您先停下,腿上有伤不能走那么快……”

    “老婆,老婆,是我老婆!”

    哪知道平时总是稳重自持的男人此刻却像是疯魔了一般,他被拦下了,嘴中还念念叨叨的要往前走。

    乔盼盼之前忙着低头搬东西没看到母亲身影,此刻却看到了卫明言裹着纱布的小腿上已经沁出了丝丝红意,当即便慌了神。

    “卫总,您要去哪我们扶着您去,别再挣动了伤口。”

    然而她的话男人已经听不到了,他双目无神,只是一味地说着同样的话,腿也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拼命挪动着。

    “是我老婆,我看见她了,是她……”

    几人抬眼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走廊,心中疑惑却也只能尽量安抚:“卫总,卫总,您冷静点……”

    不远处,电梯门再次打开,手中提着一袋子药的办公室张姐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愣了。

    “卫总?盼盼?”

    “你们这是……”

    话还没说完,男人已经大力挣动了拦住他的手,几人不敢伤到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卫明言带着被鲜血染红的纱布,一瘸一拐的跑进了一间病房,连忙追了上去。

    “卫总……”

    他们顾不上多想,连忙追了上去,张姐也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也跟了过去,走廊上只剩下乔盼盼疑惑的站着,双手还保持着之前拦住卫明言的姿势。

    卫总冲进去的那个病房,是妈妈的。

    再结合他刚刚说的话……

    女孩的脸上,满是迷茫。

    卫明言一瘸一拐冲进病房的前几秒,被护士长训斥之后正不忿的实习护士恰好嘲讽道,“每天抱着张破报纸看,一个男人跑了的老女人,也不看自己买不买得起,还不准我扔了!”

    “你!”

    齐雅被气的脸色发白,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怼回去,气的手都在抖。

    张护士长却比她还要气愤,“你胡说什么,你……”

    她话还未说完,卫明言就冲了进来。

    刚一进门,目光就锁定在了坐在轮椅上,气质优雅的温婉女人上。

    英俊男人瞳孔猛地缩小,不可置信的看向她,他颤抖着手,慢慢向着齐雅的方向伸了过去,“老婆……”

    他眼眶发红,泪水在里面盛的满满当当,就连声音都在颤抖,“是你,真的是你……”

    齐雅同样也不敢相信,她震惊的看着眼前男人,眼泪顺着白净脸颊滑落,滴在盖在腿上的毛毯上,“成青……?”

    “是我,是我,我是成青啊老婆!”被叫了名字,男人又哭又笑,大颗大颗的眼泪不要钱的滑落出来,他像是小孩子一样的,猛地扑了过去,抱住了女人。

    他的声音是哽咽的,因为过于激动断断续续,语不成调,“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成青,真的是你。”被男人抱着,齐雅这才反应了过来,她哭的泣不成声,死死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哭的太大声,一双因为绣花过多而粗糙了很多的手捶着男人的背。

    “你这些年去哪了啊,你到哪里去了啊,你有没有想过我,有没有想过女儿……”

    被她捶着,卫明言却抱紧了抱住女人的手,他声音嘶哑,混乱的回应,“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我以后不会了,你不要走,别离开我,求求你,求求你老婆……”

    他哀求着,像是一只被拉下的孤狼一般,哑着嗓子拼命求道,“别丢下我一个人,老婆……”

    说着说着,男人哭了出来,像是一个孩童一般的哭声,却又充满了苦闷与崩溃。

    齐雅比他好一点,此刻终于是察觉到了不对,她这才发现自己的丈夫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抱住她的手像是在抱着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

    她顿时慌了,“成青,你怎么了?我不走,我就在这,我一直在等你,女儿也在等你,我们都不走……”

    “女儿,女儿……”

    男人一直处于混乱的大脑听到这两个字后,终于清醒了一些,“我们的女儿,我们的囡囡,囡囡……”

    “对,她长大了,很乖,眼睛像我,鼻子像你……”

    他的样子太不对劲了,齐雅下意识的用着柔和声调,试图安抚住男人,“我给她取名叫盼盼,乔盼盼,就是盼你归来的意思。”

    “盼盼,盼盼……”

    男人喃喃重复着,手终于舍得从齐雅身上离开,慢慢转过了满是泪痕的脸,红着的眼,与站在门口,一脸震惊的女孩对视。

    他脸上露出了一个含泪的笑,哽咽着沙哑声音道:

    “我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