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21、九零年代的渣男(1)
    卫明言再出去的时候,地上躺了一地哀哀惨嚎的人。

    他们都只有一个特点,脸上一点伤都没有,却痛的浑身无力,龙哥是被打的最惨的那个,见男人冲自己走过来,顿时惊悚的瞪大了眼,“干什么,你干什么!”

    疼痛让他不由得怂了起来,就算心中想着要撑起自己作为老大的面子,面上的恐惧还是掩饰不住。

    他实在想不通混子怎么会变得这么能打,虽然他们之前称兄道弟,但因为混子没跟他们一起出去过,他还真的没见过混子的身手。

    “龙哥,今天真是对不住,喝多了,也没看到你这摔了一跤。”卫明言痞痞笑着,脸上毫无愧疚,掏出一块钱来,塞进了龙哥无力的手里。

    “这是医药费,带兄弟们好好搓一顿。”

    “你,你……”

    见地上躺着的人用怨毒神色看着自己,卫明言笑容加大,蹲下身,轻声吩咐,“您下次可小心着点,别再来我们村了,我们村路不平,可不像是隔壁村的路,都被牛走平了。”

    “你威胁我!”

    龙哥先是一愣,接着更加愤怒起来,可看着面前人似笑非笑,好像还像是以前那样尊敬他的样子,心头一阵发凉,又不敢出声了。

    他带人偷了隔壁村牛的事,明明瞒得好好的,除了自家兄弟谁也不知道,像是混子这种,根本不可能知道。

    如果要是被举报了,三年最起码的。

    他怂了,平时就是出去吓唬吓唬人,靠着武力震慑别人,现在自己这么一堆兄弟都打不过混子一个人,那还提什么……

    龙哥心里有了计较,脸上便露出了个笑,“都是兄弟,不计较,不计较。”

    “你们村也没什么好玩,下次我不来就是了。”

    “那就好。”卫明言笑了,站起身,见门外头几个人正探头探脑的看,见他望过来又都像是看见什么洪水猛兽一般惊慌的往后缩,知道是邻居听见动静出来看,抬起脚就往外走去。

    在他家外面看的几个人都吓得转头就跑,只剩下左边邻居一个跛腿的老汉跑不动,惊慌的挪动着脚步往后退,看向卫明言的眼中充满了恐惧。

    要说平时卫明言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这人虽然不着调但平时见了面也会打个招呼叫声叔叔婶婶,他也不至于这么害怕,可架不住地上躺了一地的人啊。

    他那眼看的可是真真的,那可是镇上的混混们,连他们都敢打,混子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陈叔,吓着您了吧?”

    见这老大爷吓得腿肚子都在哆嗦的可怜样子,卫明言先露了个笑出来,解释道,“刚才我们练身手呢,您要是害怕,下次我们去镇子上面练。”

    “练,练武啊?”

    老陈头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哪有练武练趴下的。

    “真的,我新学的招数,不过陈叔,我记得您会做木工对吧,我小时候,您还做了个木哨子给我玩呢。”

    不知道他为什么提出这一茬,老陈头颤颤巍巍的回答,“你还记得呢。”

    以前混子总被他爹打,小小的孩子打的身上青一阵紫一阵的,他们邻居看不过眼上去劝没用,还险些被打,后来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孩子挨打。

    小小的孩子,吃不饱饭,还总是挨打,别的小孩怕他爸爸,都不跟他玩,老陈头那时候小孙孙和卫明言差不多大,看他可怜,就做了个木哨子给他,也不至于只能刨土玩。

    要说起来,这个年代的人大多淳朴,卫明言死了爹后,几乎是百家饭喂大的,没想到喂出个混子来,平时大家也就叹息几句,都不怎么敢和这人打岔。

    今天老陈头正在院子里看自家养的鸡下没下蛋,就听到隔壁传来的龙哥声音,还有越来越响的拍门声,之后那边又打起来了,他生怕闹出事,拄着拐杖就赶忙来看。

    本来想着是如果卫明言被龙哥他们打了,他也能帮忙叫叫警/察,却没想到过来了,看到的却是别人躺了一地。

    往日的混子哪里知道老陈头的好心,肯定还以为他是来看热闹,此刻的卫明言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知道混子在村中人的形象,那么想要改变这种形象,就要从身边人下手了。

    “陈叔,我家想打个板凳,您看能不能帮我打一个?”

    打板凳啊!

    老陈头顿时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混子拽住自己要干什么呢,弄了半天是打板凳。

    板凳这东西简单,他随便出去捡点木头,不到一会就能做出一个来。

    “行,那我就给你打一个。”

    “诶!谢谢陈叔。”卫明言一边道谢,一边往老陈头手里塞了一块钱。

    老陈头一看,顿时急了,“你这孩子,怎么还给钱呢,不就是一个板凳吗?”

    这要是桌子,不给钱他还要嘀咕两句,毕竟费的时间多,但那种小板凳,哪里还值当要钱呢。

    他性格淳朴,当时就要退回去,硬是被卫明言给塞到了手里,这个带着痞里痞气的英俊男人还是那么没心没肺的笑,“拿着吧陈叔,您这些年也没少照应我,去市集买板凳不也是要给钱的吗?”

    “市集买也要不了一块钱啊!”

    两人你推过来我推过去,最终还是卫明言说了句,“您看着我长大,还总是让陈婶给我送吃送喝,我心里早就把您当成长辈一样了,这钱您不收,我就要去找别人买,还不是要花一块钱,实在不行,您就当是我这个晚辈孝敬您的。”

    老陈头被他说的又是感动又是酸涩,只好收了钱,“你放心,陈叔肯定给你打好。”

    “诶,那我先进去洗把脸去了,这醒了还没洗脸呢。”

    见卫明言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老陈头心中的畏惧不知不觉得消失了。

    到底是他看大的孩子,怎么会伤害他呢。

    卫明言回屋了,老陈头感慨的拄着拐杖往回走,一边躲得远远的几个邻居见卫明言走了,这才敢围了上去。

    “老陈头,混子跟你说什么了?我怎么看见他拉着你不让走啊?”

    “是啊,他是不是吓唬你了?”

    他们七嘴八舌的问着,老陈头笑着摇头,道,“这孩子让我给他打板凳呢。”

    “板凳?”

    几人面面相觑,一时都有点疑惑。

    “是啊,你看,还给了我一块钱,我不收,还非要给我,说被我看着长大,心里早就把我当长辈了,诶,这孩子就是记恩,这么长时间了,还记得小时候我送了他哨子的事呢。”

    混子记恩?

    想到那个总在村里溜达来溜达去偷鸡蛋吃的混子,几个邻居脸色都有些古怪的看向老陈头。

    这家伙不是被吓傻了吧。

    老陈头见他们不信,抬起自己的拐杖在地上打了打,哼哼着辩解,“要是不记恩,怎么这么长时间,镇上的那些小混混在隔壁村闹事,从来没来过咱们这呢?”

    这倒也是啊……

    他们村子里,的确没有别的小混混来过。

    见邻居们都若有所思起来,老陈头摸了摸自己长长胡子,总结道,“要不是混子和那些人走得近,他们怎么可能放过咱们村,平日里叔叔婶婶的叫着咱们,我说的对吧?”

    “好像是这样……”

    “这倒是真的,我听说隔壁村总在丢鸡,咱们村就没丢过。”

    卫明言要是听到外面的话,一定能暗暗笑上几下。

    对,混子没偷鸡,他可持续发展,偷鸡蛋。

    至于不让龙哥他们来村里,第一村里破龙哥看不上,第二要是把人得罪狠了,他一个人,其他认识的都是些酒肉兄弟没什么真心,真要被赶出村,还不是自己受罪。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问题了。

    卫明言打开了后门,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后才悄声道,“兰兰,你先回去,我马上去你家提亲,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易芷兰心中那些酒后**的怨怼在看到男人脸上为保护他被打出来的伤痕后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她看着恋人,张张嘴,想说什么,又闭上了。

    算了,明言对她好就行,吃点苦没什么的,等她能工作了,以后也就好起来了。

    “兰兰,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买好多金项链给你带!”

    在村里,最让人羡慕的,就是各种金饰。

    易芷兰站在门外,红着眼睛点了头,转身走了。

    虽然,她是不相信的。

    明言他,怎么可能有钱买金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