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28、九十年代的渣男(11-14)
    “不好意思这位同学,我要去上课了。”

    她一如既往的拒绝之后离开, 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没有叫, 这位同学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 眼中闪过不甘,握紧了手中的自行车把。

    同学叫柳文, 家境非常不错, 要不然也不能有钱买这辆自行车,作为一个学生,他在进这所大学以前, 都是一门心思读书,想要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大学生。

    可等他真的进入了这座大学, 在一次偶然中,看到了身穿长裙, 皮肤白皙,坐在湖边拿着手机笑着与那边人对话后, 就深深地迷恋上了这位名叫易芷兰的同学。

    芷兰,多么好听的名字。

    在看到那张清丽面容后, 柳文觉得自己恋爱了。

    他快速的展开了追求,得到的答案却是已经有了恋人。

    柳文不甘心,他都听说了, 易芷兰的恋人根本就不是大学生, 他有什么资格得到她!

    可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接受自己呢。

    他阴着脸走在学校小路上,想着, 一辆自行车还是不够的,也许那个男人也有自行车呢!

    听说最近有家公司推出了手表,如果他能买上一块……

    ***

    “兰兰,下午要跟我们一起出去逛逛吗?”安勤脾气好,人也开朗,现在每天晚上都喜欢和一堆同学一起出去玩。

    现在大家都喜欢在黄昏下,一起骑着自行车或者一起漫步,安勤喜欢上了这个‘活动’,几乎每次出去玩之前,都要邀请易芷兰。

    “我不去了,下午要去明言那一趟。”

    易芷兰笑着说着开始收拾东西,安勤无奈耸肩,“好吧,那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

    宿舍里现在都知道易芷兰有个男友,还是订了婚一到年龄就要领证的那种,平日里时不时的更是要去外面见他。

    她又开始吆喝其他人,“今儿谁要和我一起出去啊?”

    其中一个舍友捶捶肩,“我还是不去了,走路也怪累得慌。”

    “我听说柳文买了自行车,带着他们寝室那几个也来了,不想走路可以坐车啊。”

    另外几个舍友都没什么兴趣,只有黄苗突然应道,“我也去。”

    安勤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可刚刚是她自己问的,当然也不好反口,只好道,“那你下午跟我一起去吧。”

    黄苗在宿舍里的人缘不怎么样,大概是因为她总有一种奇怪的心理,对待家境明显很好的易芷兰与安勤,说话总是阴阳怪气,而对于另外几个家境一般或者有些差的舍友,又友好极了。

    易芷兰现在白天忙着上课,晚上又忙着监督卫明言好好吃饭,还顺带着要帮他看公司账本,还真的没空去思考自己这位舍友的想法。

    倒是安勤,她是被宠着长大的,对于黄苗当然不惯着她这个臭毛病,这都一个月了,两人关系还是不冷不热,每天打声招呼也就算了。

    等黄苗出去了,安勤一脸不高兴的凑在易芷兰身边吐槽,“她不是一直看不上我么,怎么还要跟我一起出去了,肯定有猫腻。”

    “谁让你要在寝室吆喝的,来来来,让一让,我走啦!”

    易芷兰性格本来就平和,现在生活幸福,又有卫明言宠着,更加是懒得与人计较,她拎着自己的小背包,笑着冲安勤挥手,“晚上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赶紧走吧!知道你和你家明言好,一刻钟都等不了!”

    安勤一看见她这个幸福小女人的样子心里就遗憾,这么好的姑娘,又好看,学习成绩还好,怎么就早早地找了男友了呢!

    要不然,配她哥哥该有多好啊!

    易芷兰刚刚走到校门口,就见男人站在车边,一双修长的长腿斜斜的,嘴里叼着根牙签,虽然相貌英俊,表情却颇有些痞子样。

    她突然有一瞬间的心慌,那时候在村里,明言也总是这个样子。

    “明言……”

    卫明言听到女孩清脆的声音在喊自己,拿出口中牙签,脸上立刻露出笑来,“兰兰!”

    等到女孩走近了,他才有点委屈的抱怨,“中午吃肉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弄的塞牙了,我一下午都没把它弄出来,难受死了。”

    易芷兰听着他的话,彻底忘了刚才那种奇怪思绪,她踮起脚,“你张开嘴,我给你看看。”

    “你看看,就是这里,可难受了……”

    男人顺从的张开嘴,女孩努力的踮着脚,用牙签轻轻挑着,不一会,就将肉弄了出来。

    她松了一口气,脚跟落地,正要对恋人说些什么,看着他张大嘴望着自己的傻样子,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卫明言不明白她在笑什么,还保持着张嘴的姿势,含糊问道,“好了吗?”

    “好了好了……”易芷兰清丽的面容上满是忍不住的笑意,“我一下就弄出来了,你居然弄了一下午!”

    “诶,这牙签太小,不好捏。”

    男人有点郁闷的揉了揉腮帮子,“走吧,小公主,今天带你去玩。”

    易芷兰笑着看他,提起裙子,从卫明言拉开的车门那里上了车。

    车窗打开,微风吹了进来,她笑着偏头去看身边男人,“今天打算去哪里买东西?”

    女孩早就习惯了卫明言所谓的出去玩就是买买买,一开始她还会惶恐不安,可随着每天帮恋人对账,知道他打下了多大的一份基业后,这些不安便消失了。

    因为身边这人不止一次的跟她说过,他赚钱,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给心爱的人买最好的东西。

    这句话对于任何一个女人都是最好的情话,易芷兰也不例外。

    她看向英俊男人,目光里充满了爱恋与崇拜。

    卫明言感受到了女孩的视线,唇勾起,颇有些洋洋得意道,“这次咱们不买,直接拿!不付钱!”

    12

    黄苗是第一次出来,她以前听安勤说过,他们会沿着江边漫步,会带着书籍,一起探讨书籍,但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会演变成去商场买东西。

    起因是柳文说起要买块手表,有个同学就说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商场,他去过一次,里面的东西好看实用,除了贵一点,没有别的缺点。

    如果他不加最后一句话也就算了,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柳文好面子的心又起了来,他故作轻松的道,“没事,我正好要买,就顺便去看看吧。”

    大家本来就是漫无目的的闲逛,听到他这番话,几乎都纷纷应和起来,也都说着要不要再给自己买点东西。

    这些人中,只有黄苗一言不发,脸上带了些阴沉。

    她家里穷,怎么可能有钱去商场买东西,到时候别人都买了就她没买,那些人该怎么看她!

    心里想着,可大家都兴致勃勃的,黄苗也只能迈着缓慢的脚步,跟在了大部队后面。

    等到了商场,看着这个漂亮的建筑,在场的人几乎都愣了愣,就连柳文都没想到,这个传说中新建的商场,居然这么现代化。

    虽然心中都被震惊了一下,但大家都自持身份,面上还是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只是脚下发了些虚。

    唯有那个来过一次的同学一边走一边介绍,“柳文你要买手表的话就去左边柜台,那边的东西都是高档的。”

    安勤好奇的看向这个光是用眼睛看都觉得四处都很高档的商城,“那右边呢?我看那边好像是卖衣服的?”

    “这个商场的东西价格好像是按照左右来分的,越往左边东西越贵,越往右边越便宜,最右边的东西都是一些打折促销的便宜货,咱们一会要不要去逛逛?”

    几人听了,都望了过去,果然见到最右边基本上都是一些年纪大的老人,在挑挑拣拣着什么,而左边这边大半部分都是年轻人。

    倒不是年轻人比较有钱,而是大家都只有右边的东西便宜,年轻人都好面子,宁愿在左边闲逛不买东西,也不想到右边去,让别人知道自己穷。

    因此,在场的几人脸色顿时讪讪起来,他们还真不好意思去右边买东西。

    最后还是柳文拍板,“我先去那边看看手表,大家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他们连忙附和,一时间,所有人,包括黄苗,都跟着一起去了手表那边的柜台。

    看着被装在精致小盒子里,灯光下仿佛闪耀着光芒的一块块漂亮手表,几乎所有人眼中都带上了向往。

    相对而言,现在已经有了便宜的手表,柳文手上原本戴着的那个就是,但此刻看着柜台里的手表,他只觉得自己原来的那块满满的都是土气!

    这才叫手表!

    要是买了它,兰兰肯定能对他刮目相看。

    一切的雄心壮志,都在看到上面标着的价码后,被打击成了粉碎。

    这手表是真漂亮,也是真贵,他这才带的钱是往常所有的积攒,还有跟母亲要的生活费,也才堪堪好够这块手表的钱,如果买了,这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他吃喝就麻烦了。

    但如果不买,身后这么多同学看着呢。

    柳文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说来商场了,要是平常他一个人过来,就算看了不买也没什么,但现在……骑虎难下啊!

    “真的好漂亮啊……”

    几人都围在柜台前,看着这些漂亮的手表互相说着话,黄苗也克制不住的去看那块手表,可她又清楚地知道,自己买不起的。

    一旁的女士手表柜台是侧着的,那里没有站着人,从她这个角度,完全可以拿出一块来。

    手表漂亮,可是又不能用来吃喝,只是给那些有钱没处花的人衬身份的,她拿上一块,带回去给弟弟,让他不至于被人看不起……

    黄苗的手,渐渐伸了过去……

    只要悄悄地拿起来,放在口袋里,没有人会知道是她干的……

    “这位女士,切勿触摸。”

    女士柜台去拿外套的营业员一回来就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前拦下了她的手,“抱歉,我们这里不让触碰的,您喜欢哪一款,这里有详细的图文介绍,您要看我拿过来给您。”

    正都各自看向四周的学生们被营业员的声音吸引,纷纷都看了过来。

    黄苗僵住,浑身血液仿佛冻住了一般。

    她脸猛地涨红,慌乱下,下意识的为自己开脱,“我就是想看看,哪有买东西不让看的道理!”

    营业员是受过专业培训的,虽然听到她的语气皱了皱眉,却还是耐心的解释道,“不好意思,手表之类的贵重物品,都是放在柜台内禁止触摸的,希望您谅解。”

    要是黄苗真的是想看一看也就算了,可偏偏她刚才是想要偷走,此刻听到贵重物品四个字,顿时就觉得像是被羞辱了一般。

    “你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会偷走这块表吗?”

    营业员的态度一直很好,也没有怪罪的意思,黄苗就这么突然发飙,让周围的学生们都懵了懵。

    安勤尤其咬牙,黄苗是她带出来的,她这么不讲理,还不是丢自己的脸。

    她上前扯出黄苗胳膊,“好了黄苗,没什么大事,我们继续看吧。”

    黄苗却不领情,她甩开了安勤的手,一脸的愤愤,却也没再继续开口说话了。

    都是开开心心出来玩的,又闹成这样,几个同学面面相觑,虽然不好意思说她点什么,但都不自觉的离黄苗远了点。

    虽然他们自诩自己是大学生,天之骄子,但是人家营业员又没有做错事,黄苗闹成这样,就非常让人看不起了。

    黄苗本来就是个心思敏感的人,刚才差点被发现偷东西已经让她心绪不宁了,此刻有察觉到周围同学看向自己的怪异目光,这心里就更加难受了。

    她家里穷,自尊心却也很强。

    这时就开始忍不住胡思乱想,刚才,会不会有人已经猜到她是想偷偷拿走那块手表,等到回了学校,他们会不会将这件事当成是笑料一般告诉别人。

    越是想,她就越是慌,眼神在商场中无意识的游移时,两个说说笑笑的身影却撞进了她的眼中。

    她想也没想,直接开口,“那不是易芷兰吗?身边那个是她男朋友?”

    看了眼两人站的方向,黄苗努力抑制住自己心灾乐祸的语气,怪声怪气的道,“易芷兰平时不是很有钱吗?怎么还和男朋友逛最便宜的地方?”

    还在看着柜台手表犹豫着要不要买的柳文连忙抬起头来,果然见到那道让他魂牵梦萦的身影正笑吟吟的站在一个男人身边。

    她居然还伸手去触碰那些廉价的衣服。

    看来那个男人没什么钱,要不然兰兰也不会为了迁就他去买便宜货。

    一股豪气涌上心头,柳文转身,将怀中的钱都拿了出来,对着营业员道,“就要这块了,我直接戴上。”

    说完,他转身道,“等我买了这块表,一起去和兰兰打声招呼吧。”

    他要戴着这块昂贵的手表,走到那个不配拥有兰兰的穷鬼面前,告诉他,谁才能给兰兰最好的生活。

    13

    “这里的衣服卖的基本也是个成本价了,为的就是回馈客户,牌子已经在订做了,到时候就在右边区域挂上每日回馈客户大酬宾,然后时不时把左边区域的一些物品低价来这边卖,一定能吸引大批顾客,怎么样,要不要猜猜这个点子谁想出来的?”

    易芷兰看着面前故意做出讨赏表情的恋人,忍不住笑着去挽他的胳膊,“还能是谁啊,不就是你这个大老板喽!一肚子鬼点子!”

    男人权当是得到了夸奖,笑的一脸得意,揽着女孩的腰,指着楼上道,“二楼的儿童区正在改造,到时候你就抱着宝宝来,看上什么拿什么,开心不!”

    女孩笑盈盈的靠近了他,“你怎么这么厉害呢!之前学校还有人说这家商场呢,没想到居然是你开的,还瞒着我!”

    “这家商店是南京一个大老板买下来打算做成商店的,资金断流急着出手,我可是一开张就带你来了。”

    他自信道,“哪次我开分公司不带你这个老板娘去视察的?”

    “这倒也是。”

    “要不要去手表区那边看看?你不是说你们宿舍的一个姑娘马上过生日吗?送她个手表,我保证她立刻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

    易芷兰娇嗔着推开想凑上来抱住自己的男人,“我本来就是安勤最好的朋友。”

    她早就习惯自家恋人这副土大款的语言模式了,他喜欢人的方式好像就是买买买,作为卫明言最喜欢的人,易芷兰的东西都快要放不下了。

    在她提出放不下不要再买后,男人想都没想……

    ——“那我再给你买套房!这样不就放的下了吗?”

    易芷兰:“……”

    从那以后,她就知道卫明言这个怪毛病了。

    两人正甜甜蜜蜜的商量着,柳文带着一堆学生也来了。

    “兰兰,好巧啊。”

    他走在最前面,冲着女孩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一双眼定定落在易芷兰身上,仿佛完全没有看到她旁边的男人一般。

    卫明言却没有他那么幼稚,他嘴角笑容不变,依旧勾着唇,温声问女孩道,“兰兰,他们是?”

    “是我学校的同学。”

    易芷兰也没想到这么巧居然碰上他们,看见柳文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就淡了下来。

    她对追求自己的人没有什么恶感,但是明明都已经说了自己有即将结婚的男友,他还是坚持各种追求,就很让她反感了。

    尤其是每次柳文找她说话,碰上其他同学路过,这人都要故意做出一些亲密的样子来,好像他俩有什么似的,跟从前她与明言恋爱时完全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几次之后,易芷兰对着柳文就是能躲就躲了。

    “兰兰!这是你男朋友吗!”安勤从后面走过来,努力掩饰下脸上的怒意。

    刚才她极力的劝阻他们不要过来,虽然她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一向是不缺钱花的易芷兰会在便宜区域,但她知道,如果他们就这么贸贸然过去,假设真的像是黄苗说的那样,易芷兰的男友很穷,那岂不是让兰兰被人嘲笑吗?

    可她拦着,柳文和黄苗却执意要来看,尤其是黄苗,平时在宿舍里阴阳怪气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添油加醋。

    “一直听说易芷兰有男朋友,但是她从来不介绍给我们,宿舍里没人见过她男朋友长什么样,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她每天下午还要去帮男朋友做饭呢,这人不会是吃住都要易芷兰掏钱吧?”

    安勤气的简直想要撕了她那张嘴,可她替好友说话,又被黄苗堵了回去。

    “你见过她男朋友吗?要不是她男朋友穷,易芷兰怎么可能买这些便宜货?”

    明明自己也穿着她口中所谓的便宜货,语气中却充满了鄙夷,仿佛只要证明了易芷兰男友没钱,那么她就得到了胜利一般。

    再加上柳文在学生中人气一向很高,安勤到底还是没拦住,只好跟着过来,想着要是万一真的场面不好看了,她还可以帮着说话。

    易芷兰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见安勤脸上余怒未消,黄苗更是一反常态的站在了最前面一脸得意,心中多少也猜到了点。

    “对,这是我男朋友,卫明言,明言,这是我朋友,安勤。”

    她也不是泥人脾气,当下就直接无视了其他人,只给安勤做了介绍。

    卫明言含着笑,微微点头,“你好。”

    安勤本来还在发火,看到男人的笑,不知不觉得火气就消了,愣愣的回答,“你好。”

    她爸爸是个商人,也算得上是成功,家里还开过几次聚会,安勤作为她的女儿,当然也是见过那些人的。

    其中一个被所有人,包括她父亲都要巴结着的大佬,他的脸上就总是带着笑,笑眯眯的仿佛一点脾气也没有。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卫明言身上居然仿佛看到了那个大佬的影子,不,应该是比大佬还要厉害。

    安勤直觉一向很准,她怒意不再,站在好友身边,看向眼中还带着得意的黄苗和柳文,突然觉得他们会像是蚂蚁一样,不是被无视就是被踩死。

    安勤有直觉,柳文可没有,他刚才那招示威自觉很打脸了,没想到这男人完全不接招,脸上的神情顿时不好看起来。

    直接进入主题问易芷兰,“兰兰,你怎么来这边看衣裳?”

    这一副理直气壮地询问模样,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和易芷兰有什么关系呢。

    易芷兰却是往男人身边站了站,抱住恋人的胳膊,“就是随便逛逛。”

    她对这个总是缠着自己的同学耐心已经完全用完了,轻轻摇了摇卫明言的胳膊,见男人温柔看向自己,给他使了个眼色。

    卫明言会意,依旧笑着看向了对面的一堆人,磁性声音礼貌道,“你们慢慢逛,我先带兰兰去那边看看。”

    说着,他挽着女孩的手,往另一边走去。

    明明他没说什么重话,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不知不觉得就让开了路。

    柳文也没想到是这个发展,他看着两人背影,男人修长的手,居然还放在易芷兰纤细的腰上,那可是腰啊!

    他大脑一热,猛地喊道,“站住!”

    易芷兰脚步一顿,小声抱怨道,“他总在学校烦我,烦死了。”

    本来不打算和这些学生计较的卫明言顿时改了主意,他转过身,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有事吗?”

    柳文喊出来后就有点后悔,虽然他自觉美人有德者得之,但光明正大的去抢一个有男友的女人,在这么多同学面前,还是会觉得羞耻。

    但火也已经发了,就不得不继续下去。

    他仰着头,努力让自己站在道德的最高点,“听说你不是学生对吧?现在还在打工?你知道兰兰这一身就要多少钱吗?你打工半年都买不起她一身的衣裳,你忍心让她跟着你吃苦受罪?”

    易芷兰:……她身上哪件衣服不是明言给买的,还打工半年……

    她很想笑,又要为了自己端庄的形象忍着,卫明言多了解她啊,抱着女孩转了个身,让她头埋在自己身上放肆的躲起来笑。

    柳文说完,见易芷兰仿佛很伤心的转过头趴在男人肩上,心中多了些底气,继续道,“兰兰家里条件好,每天的花销就不是你想象的到的,你再看看现在,跟着你来这里!买这些廉价的衣裳,你就不觉得羞愧吗!”

    见他嘚啵嘚啵说完了一大堆,卫明言微微抬眼,抱着躲在自己怀中笑个不停的女孩,淡淡道,“还真没有。”

    柳文噎住,他终于想到了自己刚才为了展示财力买的手表,抬起手腕,给男人看自己手上的手表。

    “知道这块表多少钱吗?这块表,只要兰兰一句话,我马上就能送给她,你呢?”

    卫明言:“我也能。”

    “你能??”

    柳文差点被眼前这人的态度气笑了,“好,你现在就去给我买一块瞧瞧!”

    “柳文,你别说了……”

    随着柳文声音加大,周围来逛商场的人目光都似有似无的落在了他们身上,好像就连商场的工作人员都往这边走过来了,其他学生也渐渐不安起来。

    虽然说他们也承认柳文有钱,但是人家易芷兰男朋友有钱没钱也不关他事啊,这件事要是传到学校去,他们还不是要跟着一起丢脸。

    一直不出声的黄苗却满脸嘲讽,扬声道,“柳文也是为了易芷兰好啊,她一个千金小姐,干什么要跟一个穷的只能买便宜货的男人呢?”

    易芷兰这下笑不出来了。

    她可以忍受黄苗对着自己各种内涵,但却受不了这人用这种鄙夷的目光去看明言。

    “你……”

    “兰兰。”卫明言却依旧笑着,拉住了她。

    “这位同学,你读大学,学习知识,就是为了在公共场合无理取闹的吗?”

    他目光落在了柳文身上,“不管我有钱没钱,买不买得起手表,都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柳文被卫明言看着,心中突然升起惧意,却还是坚强的挺住了。

    眼前这人一定是在虚张声势,他如果就真的这么走了,才真的会变成笑话。

    他努力的牵出一抹嘲讽的笑,“你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

    柳文说完,眼尖的看到刚才那个手表营业员在一看就是商场负责人的耳边说了几句,那个中年胖子便一路小跑着过来了。

    一定是听营业员说他买了一块手表,这才这么殷勤吧。

    他早就习惯了这种特殊待遇,眼中便带上了得意来,不屑的看向了男人。

    商场经理果然一脸殷勤的跑了过来,这份殷勤,却不是对着他的。

    “卫总,您来了。”

    “嗯。”

    卫明言揽着女孩,磁性声音淡淡,“我带我未婚妻来看看,顺便给她拿张免单卡。”

    “诶,好,我这就让小冯去给您拿。”

    柳文一脸的恍惚,不可置信的震惊看着面前的一幕。

    等商场负责人恭恭敬敬离开去继续工作了,卫明言这才看向了对面统一震惊脸的学生们,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声音也还是清清淡淡的,语气却欠扁极了。

    “不好意思,我除了有这张脸,还有一个商场。”

    14

    这家商场,居然是易芷兰男朋友的。

    在场的人,都陷入到了恍惚之中。

    如果说他们之前只是对这家漂亮干净的大商场充满着向往好奇的话,那么现在就纯粹的是震惊了。

    “这位同学现在还要我证明一下自己可以买手表送给兰兰吗?”

    男人声音温和的问了一句,当然是没有得到回答的。

    于是他自己回答了,“看来是不用的。”

    柳文呆愣愣的看着那个男人揽着女孩要离开,眼中满是迷茫。

    黄苗不是跟他说,兰兰男朋友从来没有露过面,而且还不是大学生,根据她的推测只是一个没钱的打工仔吗?

    “对了,安勤。”

    易芷兰却是转头,冲着好友招手道,“你马上就要生日了,我和明言打算送你一块手表,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安勤也是一脸恍惚。

    她猜到了卫明言有钱,却没有想到居然这么有钱。

    这么大的商场,那得要多少钱啊……

    但是接着一听,送她一块手表?

    那么漂亮的手表要送给她?

    安勤一张娃娃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颠颠的就跑了过去,站在了好友身边,“真的呀兰兰,你要送我手表呀!”

    “对呀,咱们是一个寝室的好朋友嘛,明言刚才还跟我说要好好谢谢你在寝室照顾我呢,走吧,你随便挑,明言付账。”

    英俊男人宠溺的看着女孩放下大话,顺着她点头,“没错,谢谢你照顾我家兰兰。”

    三个人愉快的走远了,原地,只剩下脸色青白的柳文,和都没反应过来的学生们。

    其中,黄苗的脸色最难看。

    易芷兰,她男朋友居然拥有着这么大的一个商场。

    而且刚才她听到了什么,那个男人要给易芷兰免单卡,那岂不是这整个商场的东西,易芷兰都可以随便拿不用付钱。

    她本来就嫉妒易芷兰,每次只能安慰自己没关系,她眼光不好,放着家里有钱又有学问的柳文不要,非要去跟着外面的野男人。

    今天,本来她以为可以让易芷兰丢脸的,哪怕一次脸也行啊。

    可为什么,最终是她变成了笑话……

    还有那块要送给安勤的手表,凭什么一个宿舍的,安勤就有手表,她就什么都没有!

    大脑里面纷纷杂杂,什么都有,黄苗本来心眼就小,之前又因为偷手表的事情受了惊吓,现在越想心里越难受,竟然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等到再醒来,学校里面到处流传她黄苗因为易芷兰男朋友是大老板而气晕的流言时,估计还要再晕上一遍。

    几个学生对着晕倒的黄苗面面相觑,因为没人愿意负担医药费,包括钱都花完了的柳文,于是决定抬着她去医务室看看。

    柳文他们一共骑了五辆车出来,全部都停在了路边,可等过去的时候,脸上的神情都僵硬了。

    崭新漂亮的自行车倒在了一辆更加漂亮昂贵的轿车后视镜上,车把恰好戳在上面,镜子破了一地。

    几个人都是一脸的呆愣。

    尤其是柳文。

    因为这辆自行车就是他的。

    他们是有素质的人,把人家的车后视镜给弄坏了,肯定是不能走的,但是现在黄苗又晕着,柳文咬牙,“你们几个先走吧,我在这等着,我写一个家里电话,帮我跟他们说一声拿钱过来。”

    要是刚才,他还能硬起的说他直接赔钱,可现在不是手上的钱都被拿去买手表了吗?

    现在身无分文,身边几个同学又都没钱,等车主来了,让他赔钱他赔不出,丢人死了。

    “那也只能这样了,诶,要不是黄苗,我们还能在这陪着你。”

    说着,几人都对着昏迷的黄苗有了不满。

    本来大家逛的好好地,非要说看见易芷兰了,还一个劲的说她男朋友穷,结果现在好了,闹成这样。

    柳文却是看着这辆干净漂亮的轿车,心里发虚。

    他知道这个牌子的车有多么贵重,因为他爸爸的合作伙伴就有一辆,每次他爸见完那个合作伙伴,都要叹气好一阵,说要是有一天也能买得起这种车就好了。

    本来骑自行车是为了出出风头,没想到居然撞到轿车!

    几人正告别着,商场里面,三人走了出来。

    “哈哈哈哈你是没看到刚才那个黄苗的表情啊!笑死我了!!”

    安勤笑的乐不可支,挽着好友的手,一脸的开心。

    卫明言贴心的跟在她们身后不远处,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好让她们两个小女生可以说说话。

    “诶?那不是柳文他们吗?站在那干什么呢?”

    安勤好热闹,此刻就忍不住仔细看了过去,“他们手里抬着的是黄苗吧?她出事了?”

    虽然对于黄苗偷鸡不成蚀把米幸灾乐祸,但她到底是个小女生,看到黄苗生死不知的样子,心里立刻担心起来。

    易芷兰也有点疑惑,“走,我们过去看看吧。”

    卫明言本来在他们身后,见到前面的几个学生围着那辆轿车的表情,唇微微勾起,脚步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

    “柳文,黄苗怎么了?”

    听到安勤清脆的声音,柳文抬头,看到易芷兰,表情不自然的抽动几下,低下头道,“不知道为什么晕了,我们打算带她回学校。”

    “那赶紧走啊!”

    “柳文的自行车把旁边轿车的后视镜弄坏了,他要等着车主过来,我们几个打算先走。”旁边有同学就回答了。

    英俊男人迈着修长双腿,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声音还是温和的,“没关系,一个后视镜而已,不用你们赔,先送这位同学回去吧。”

    柳文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瞳孔极具缩小,愣愣看向了面前男人。

    “这辆车,是你的?”

    卫明言他并不想和一个学生计较,但谁让他记仇呢。

    男人打开了车门,声音还是和和气气的,“不好意思,我除了脸,还有一辆车。”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更新时间就稳定九点半啦!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会在文案说哒,亲亲我的小天使们(づ ̄3 ̄)づ╭

    万这个小妖精,真的很难日啊,都虚了,明天还想继续挑战一下,要是没日成我就发五十个红包好不好呀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