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75、好老师(3)
    63

    祁佳瑜喝了药,昏昏沉沉的居然也睡了快两个小时, 等到醒来的时候,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还有些迷茫, 等反应过来这里是卫老师的房间后,这才支起身子坐了起来。

    她上午哭的厉害, 下午又哭了一场, 虽然说小孩子就是眼泪做的,此刻眼睛也涨涨的疼,揉了揉就要起身。

    门打开, 祁静姝走了进来,见侄女醒了, 脸上露出了一个笑来,在祁佳瑜愣愣的视线下坐到床边, 伸出手探她额头的温度。

    “摸着不烧了,佳瑜, 现在还难受吗?”

    小女孩迷茫的摇头,“姑姑……”

    之前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见到最疼爱自己的姑姑,眼泪就又像是泉水一样的冒了出来。

    “乖了,乖了, 不哭……”

    见着侄女哭, 祁静姝心里更加难受,她将瘦弱的女孩抱在怀里,轻声问道, “同学欺负你,怎么不告诉姑姑?”

    要不是这一次明言跟她说,她还一无所知。

    祁静姝之前受过校园暴力,因此也更加清楚这其中到底是什么滋味,虽然祁佳瑜的同学年纪还小,但她的年纪也不大啊。

    “姑姑,姑姑忙……”祁佳瑜抽泣着道,“我不想让你担心……”

    孩子还带有稚嫩的哭音落在耳中时,祁静姝的泪水一瞬间掉落了下来。

    她猜测是之前一家人一起吃饭时哥哥嫂嫂说她本来就忙,现在照顾佳瑜更没有时间的事让侄女记下了。

    手温柔的拍着祁佳瑜的背,祁静姝又是感动又是心疼,“姑姑就是再怎么忙,佳瑜也是最重要的,下次有这种事,要第一时间告诉姑姑,知道吗?”

    怀中的小女孩抽泣着答应了。

    等到她不哭了,红着眼睛坐起身,小声的问道,“是卫老师叫你来的吗?”

    祁静姝点了点头,听见自己的侄女道,“卫老师说要让刘沫沫给我道歉,可是她好坏,不会道歉的。”

    她摸了摸侄女的小脑袋,“她就是再坏,那也是你卫老师的学生 ,做错了事,就要道歉的。”

    祁佳瑜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心里还是觉得刘沫沫不会道歉。

    她总在说自己的爸爸妈妈多么厉害,还说如果她敢反抗的话,就要让她爸爸妈妈告她。

    祁佳瑜虽然懂事,但是年龄限定了她的眼界,被同学这么一吓原本就不大的胆子更是小了几分。

    她总觉得,刘沫沫不会道歉的。

    ***

    刘沫沫的确不肯道歉,她虽然年纪小,但可能因为生长环境的关系,完全不像是其他孩子那样惧怕老师,面对着温声细语跟她说要像同学道歉的卫明言,小小的女孩趾高气扬的扬起了头。

    “不要!是祁佳瑜自己笨,为什么要让我道歉。”

    “老师今天不是也在课堂上批评她了吗?老师不是也讨厌她吗?我才不要跟这个爱哭鬼道歉!”

    女孩清脆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办公室,卫明言无视了周围同事看过来的视线,声音依旧温和,“沫沫,老师批评佳瑜,是因为她答错了题目,是想要让她改正,变得更好,可是你欺负佳瑜,在她的床上倒水,这是在做坏事,是不对的。”

    “反正我才不要道歉,要是祁佳瑜不高兴的话,就让我妈妈赔钱好了,我妈妈说了,我家有的是钱。”

    见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就能说出这种话来,周围老师听了这话都是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

    他们学校说是打着贵族旗号,实际上收容的孩子大部分都是有钱就能进,人多了,当然也会有害群之马。

    现在的家长宠着孩子没问题,可是教出来的三观有一些简直不能深思。

    比如说现在这个刘沫沫,不用看就知道,她家里一定是暴发户了。

    像是这一类的学生,是最难管教的,因为他们根本就意识不到自己错了,就算是老师教导,父母也会不依不饶。

    往常卫明言对待家长的态度一直都是温和的,也是出了名的脾气好,教导孩子从来都只是说几句,现在看着刘沫沫顶撞他,视线就忍不住落了过去,打算看看这个年轻的老师要怎么处理。

    要是一般学校肯定是叫家长,可看刘沫沫这个样,她的家长……

    “沫沫,你能不能告诉老师,如果是你,床上被泼了这么多的水,你会多伤心?”

    刘沫沫却依旧是那副欠揍的表情,“要是我,我就把泼水的人打一顿,谁让祁佳瑜打不过我。”

    卫明言原本温和的视线一凛:“你打她了?”

    被他突然变幻的神情吓了一跳,看着老师难看的脸色,刘沫沫难得心里开始发虚,可依旧撑着点头承认了。

    “当然打了,她还嫌弃我放在她床上的东西,所以我就叫了人把她打了一顿。”

    这个年级的女孩应该是纯真可爱的,她们往往有着一双无辜的眼,脑子里总是充满着奇思妙想,可现在,卫明言在面前学生眼中,看到的只有凌虐后的畅快。

    她说起这件事,眼中甚至还有兴奋。

    刘沫沫的确不觉得这有什么,她妈妈都跟她说了,她是未成年,就算杀了人也不会判刑的,他们家有的是钱,大不了换个学校就行。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换学校了。

    刘沫沫亲眼见过不少妈妈把教导自己的老师骂的狗血淋头,因此对待卫明言的态度一直都很随便。

    “反正我是不会道歉的,应该是祁佳瑜给我道歉才对,我打了她,手还疼了好长一段时间呢。”

    她胖胖的脸上满是骄横,在场的老师彻底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面容可憎。

    这态度,真的太嚣张了。

    显然,年轻的,还没有遇见过多少嚣张学生的卫老师气的也不轻,他站了起来,声音都在气的发抖。

    “叫你家长过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是怎么教你的!”

    等到刘沫沫走了,几个老师来安慰脸上还带着怒意的卫明言。

    “卫老师,你也别太生气了,他们现在不听老师的话,以后吃苦也是自己吃。”

    不好好的学习,性格还这么骄横,就算是家里有再大的家业又怎么样。

    “是啊,而且你看这孩子的态度这样,就该知道她爸妈是什么态度了,有其母必有其子,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我们校长又一直是谁有钱听谁的,到时候把她家里人叫来了,说不定最后还变成你道歉了。”

    卫明言沉默的听着前辈们的教诲,清冽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们做老师,不就是要赏罚分明吗?”

    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孩子白白受欺负,还算什么老师。

    周围的老师们沉默了,最终还是一个年龄在他们中最大的女老师叹了一口气。

    “是啊,就是要赏罚分明。”

    他们当老师的,可以帮着穷苦的学生,可以努力让那些学习不好的提高成绩,也可以为学生们排解心理问题,可是如果遇上那种霸王学生,招惹他们除了惹上一身腥,别的什么都得不到。

    现在这世道,不是学生怕老师,改成老师怕学生了。

    “等到那孩子家长来了,你做好准备吧,孩子不学好,多半都是家长教的,能教出那样的孩子来,家长也好不到哪里去。”

    长相俊美的年轻老师感激的道了谢,看那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得进去。

    一个小时后,刘沫沫的家长就到了。

    是一个浓妆艳抹的漂亮女人,出场方式非常的犀利。

    “卫老师,我听说我家沫沫被人欺负了?”

    她进了门,直接就以兴师问罪的态度直冲冲的问向了卫明言。

    一旁带着祁佳瑜也来了的祁静姝眼中露出怒意,将自己的侄女搂的更紧。

    卫明言的态度却依旧是淡淡的,“可能是刘沫沫的转述方式有些错误,是她欺负了别的同学,所以才叫您过来一下。”

    “开玩笑,我家沫沫乖得很,怎么会欺负别人呢,我看是那个小孩撒谎吧,卫老师,你说是吧?”

    她坐下,将自己手指上的钻石戒指露了出来,表情得意。

    “刘沫沫欺负同学是已经证实的了,我叫您来是因为她拒不认错,所以麻烦您让刘沫沫同学跟那位同学道个歉。”

    卫明言说着,看向了在女人身边站着的女孩。

    “我才不要道歉,不就是泼了点水吗!我泼的又不是开水,怕什么!”

    祁佳瑜眼睛还肿着,听到刘沫沫的话眼更红了几分,往姑姑的怀中缩了缩。

    祁静姝冷下脸,直接对刘沫沫的妈妈道,“你女儿都已经承认了,我们也不要别的,就是要个道歉。”

    “道歉?凭什么道歉。”刘沫沫的妈妈上下扫视了一眼穿着平价衣服的祁静姝,脸上露出几分嘲讽来,“想要钱就直说,别给我搞拐外抹角的那一套。”

    有了妈妈撑腰,刘沫沫的态度更加骄横,那副活灵活现学着母亲的得意样子真的非常欠揍。

    “我才不会道歉呢!你们就是想要钱!”

    “道歉呢,就不用了,这样,不是把水泼在了床上吗?又不是故意的,那我们就赔一个被子不就好了,保证比她原来的那个被子好。”刘沫沫妈妈欣赏的看了眼自己今天刚做的美甲,语气不耐烦起来。

    “我这还有事呢,卫老师你也是,下次要是这种小事,你根本就不用叫我过来,电话里说一声就行了,给个卡号,我直接往里面打钱,一千块总够了吧。”

    祁静姝算是脾气很好的了,可却依旧被面前的女人气的不轻,“谁要你们的钱,你孩子欺负了我们家佳瑜,给点钱就算了吗?”

    “小小年纪就这么恶毒……”

    “呸!”她带着颤抖的话被刘沫沫妈妈打断,女人脸上露出几分不屑来,“那你还想要怎么样?我告诉你,我家沫沫没成年,别说是倒了点水,就算是把这小孩捅死了,除了赔钱我们一点惩罚都不会有,我告诉你,最好现在就见好就收,像你这样为了钱得寸进尺的,我见多了。”

    “再说了,就算沫沫成年了,倒点水而已嘛,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了,有钱拿就不错了,还在这叫什么叫。”

    “你,你……”

    祁静姝虽然小时候失去父母,可她的教养还在,她从来没有见过,像是面前这个,明明是她们的错,却还要倒打一耙的人。

    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也非常震惊。

    不得不说,嚣张的家长多得是,可是像是她这么嚣张的,诸位老师真的还是第一次见。

    不管之前是怎么劝卫明言忍的,现在脸上不免就带了些愤愤出来。

    哪有这样教孩子的,也不怕以后后悔一辈子。

    但同时,他们也好奇卫老师会怎么处理。

    这个卫老师虽然年轻,但处理起事情来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从来没有听说过和哪个家长有矛盾。

    之前有些老师还对他惯常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看不过眼,没想到一转眼,他居然叫了家长。

    一面在心中对着卫明言暗暗改观,几个老师一面将视线似有似无的放在了卫明言脸上。

    卫明言的表情没什么变化,甚至可以说是很平静,当着脸上满是不耐烦神色的家长,居然还能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他在唇边沾了沾,试了试水温,确定了不是热水。

    刘沫沫的妈妈看着他这副不温不火的动作,催促道,“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就……”

    “啊——”

    两声尖叫。

    就连祁静姝都愣住了。

    办公室一时间除了刘沫沫母女的尖叫再也听不见其他,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面色平静的年轻老师身上。

    卫明言收回杯子,看着被泼了一身水的刘沫沫,轻描淡写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这样,我给刘沫沫同学买一身新衣服怎么样?”

    他说完,目光与气急败坏看过来的女人对上,唇角露出了一个浅笑,“一千块钱够吗?卡号给我,我现在就给你转过去。”

    “你这个疯子!!你们校长呢,我要找你们校长!!”

    女人歇斯里地的嘶吼声彻底填满了办公室,一个正在喝水的老师看着这一幕,差点没有呛到。

    虽然他们也觉得这个家长说的话很过分,可是卫老师这么做,就不怕后果吗?

    他们校长是什么货色,整个办公室谁不清楚。

    果然是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

    虽然这样想着,可心里还是有着一丝丝的羡慕,毕竟如果换成他们,是绝对不敢这样做的。

    卫明言没有管正在嘶吼的女人,转身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水,刘沫沫见了连忙把脸捂住,生怕老师又泼在自己身上。

    这杯水,却是倒在了她妈妈充满怒意的脸上。

    刘沫沫的妈妈本来就被气的浑身发抖,现在被泼了一脸,一双原本还算好看的眼睛差点要瞪出来。

    “你,你怎么敢!”

    卫明言言简意赅,“不好意思,因为您穿的衣服太少太透了,所以只好泼在了脸上,您脸上的化妆品要多少钱,一千够吗?”

    他的语气还是那么温和又礼貌,脸上的笑容也依旧保持着不变,可说出来的话,却差点没有把刘沫沫妈妈气倒过去。

    “您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是眼睛里面进水了吗?啊,对不起,我忘了,何止是眼睛,大脑都没有幸免呢。”

    “你,你这个贱人!!”

    刘沫沫妈妈被气的抓紧了手中包就要上前打在卫明言脸上,却被男人轻而易举的闪过。

    他表情是无辜的,语气也是纯天然的疑惑,“干什么这么生气啊,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泼了点水而已,又不是故意的,我愿意赔钱就不错了,您怎么还怎么激动。”

    原封不动的话被还了回去,刘沫沫妈妈气的恨不得打死面前人,可偏偏她为了好看穿的高跟鞋,完全没有卫明言灵活,关键是这个明明长相不错,心却黑到了骨子里面去的男人却还在不停的刺激她。

    “一千块钱不够那就两千?不好意思啊,我看您的脸好像不值得这些钱,啊,不对,您没有脸,我说的是您脸上那些化妆品。”

    “你,你!!”

    “谁要你的这些臭钱!”

    刘沫沫妈妈被他说的话气的差点踹不上气,“你狂是吧,你们校长呢,今天我不把你弄出这所学校,我就不走了!”

    卫明言见她不追了,停下来倒了杯水,见母女两个都一脸警惕,把水杯放在嘴边,自己喝了几口水,润了润嗓子。

    “校长出差去了,今天估计回不来,您要是愿意带着这么一个大花脸在我们人来人往的办公室待着,我也没意见。”

    说完,他将目光放在了第一次露出怯意的刘沫沫身上,看着她愤怒又害怕的往妈妈身后躲了躲,脸上的笑容还是温温柔柔的。

    就连声音,都跟以前一样温和,“沫沫,你只是身上被泼了水,佳瑜可是在湿了的被子里面睡了一晚上,现在,该道歉了吗?”

    “不道歉,凭什么道歉,沫沫,别听他的,不就是一个破老师吗!”

    刘沫沫的母亲还在愤愤的说着,卫明言笑容加大,将手中杯子摔在地上。

    剧烈的脆响响起,办公室里站着的人心脏都仿佛停跳了一拍。

    母女两个俱是惊恐的往后退,生怕这个疯子要做出什么来。

    卫明言拿起一旁的扫把,十分带有暗示性的在手中打了几下,声音温柔,看向已经被吓得发抖的女孩,“沫沫,快点跟佳瑜同学道歉。”

    刘沫沫浑身寒毛直竖,颤颤巍巍的对着祁佳瑜道,“对,对不起。”

    她的母亲也惊恐的害怕面前这个疯了的老师要打她们,没有阻止女儿。

    卫明言笑了,“好孩子。”

    笑完,用扫把将地上的玻璃碎片都扫了起来。

    刘沫沫的妈妈吓得腿都在发软,她最擅长欺负脾气软的,可是这种笑呵呵的威胁人的,她真的没有那个胆量。

    但就这么逃了,面子上又过不去。

    咬咬牙,她声音发虚,“等,等校长回来,我看你怎么办……”

    说完,带着女儿软着腿逃出了恐怖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明言,你……”

    有位老师担忧的刚开口,就被卫明言打断。

    他将桌子上的名牌扣倒,抬起脸来扬眉笑了,“朱老师,我打算辞职了。”

    “走之前爽一把,也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  现实中谁敢这么做,也只能小说里爽一把了

    每次碰见那种熊家长,都想把她和她的孩子踹到天上去,去火星熊去吧!

    前十位小天使发红包!

    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