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渣男洗白手册[快穿] > 76、好老师(4)
    直到下意识的跟着卫明言走到了学校外,祁静姝才反应过来。

    她握紧了侄女的手, 表情愧疚, “明言, 对不起……”

    如果不是为了替佳瑜出气,面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不会丢掉工作。

    之前谈恋爱时, 她可是很清楚卫明言有多么自豪能够在这所学校担任老师……

    卫明言脸上露出一个笑来, 他长相俊美,这么浅浅笑着的样子十分吸引眼球,“为什么要道歉, 我本来就想辞职了。”

    “不过静姝,你还是早点给佳瑜办理转学吧。”他伸出手, 摸了摸正抬眼用大眼睛望过来女孩的头,沉声道, “这个学校实在不适合佳瑜。”

    “嗯,我知道。”祁静姝点头答应着, 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们两人会认识就是因为卫明言的老师身份,现在卫明言为了她的侄女辞职, 昨天他们又刚刚分了手。

    她现在心里乱糟糟的,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带佳瑜回去吧,我办理一下辞职的事。”

    看祁静姝脸上的不安, 卫明言的笑容还是照常温和。

    祁佳瑜坐在车内, 扒着车窗看向外面,见那个上身白色衬衣,修长身姿站在校外的男人正目送着她们离开, 眼中露出一丝丝的疑惑。

    “姑姑,卫老师为什么突然对我们这么好?”

    小孩子的记忆说好也不好,可祁佳瑜还没有忘记偶尔卫老师看向自己的眼神,冷冷的,能把她吓得不轻。

    “因为他是一个好老师啊。”祁静姝也不太想跟侄女解释她与卫明言复杂的关系,温声道,“他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吗?”

    彬彬有礼,待人和善,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完美的标杆。

    今天在办公室,看见那个仿佛永远都端着温和笑容的男人犀利的怼着家长时,祁静姝能清晰地感觉到心在激烈跳动。

    她真的从未想过温文尔雅的卫明言还有这样的一面,虽然卫明言说原本就想辞职,祁静姝心中还是觉得他就是为了给佳瑜出气。

    这个男人能够闹到连工作都不要,真的大大超出了祁静姝的想象。

    卫明言之前追求她的时候,态度还是很好的,但等到两人开始谈起恋爱之后,祁静姝渐渐发现了他骨子里好像有一些傲气,这些傲气在对着外人时时隐藏起来的,却在自己的恋人面前展示的淋漓尽致。

    他们原本闹分手,也是因为卫明言想要跟进一步,祁静姝觉得太快。

    原本这也没什么,理念不同而已,可偏偏卫明言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冷着脸说了分手便走,丢下了委屈的祁静姝。

    那个时候她觉得,她真的应该重新衡量一下两人的关系了。

    趁着感情还不深,早点脱身也好。

    但在今天,那个男人又露出了不一样的模样。

    虽然心里烦躁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祁静姝回了家还是要一通忙碌。

    祁家的房子在城北,可以说是很破旧的了,这些年周围邻居陆陆续续要么搬家要么翻新房子,只剩下祁家还是当年那个模样。

    祁静姝的父母当初作为刑警殉职,国家发了抚恤金,在当时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可家里的两个孩子,一个刚刚从警校毕业,一个还在上学,尤其是祁静姝,要花销的地方太多了。

    她的哥哥祁静叶做主,将这笔钱存了起来,作为以后养活祁静姝的资金,这么多年下来,祁家的两个孩子都长大了,那笔钱也所剩无几。

    祁静叶原本准备攒够了钱就翻修新房,为了女儿,还是咬牙供她上了这所贵族学校。

    当初祁静姝在学校被校园暴力,他们兄妹两个无依无靠,上诉无门这件事造成的影响太大,他宁愿和妻子一起省吃俭用,也不要自己的女儿也遭遇那样的磨难。

    因此这么多年下来,祁家还是没什么积蓄。

    祁静姝知道自己的哥哥为她付出了多少,从小就懂事听话,努力学习,就是为了能够在工作后让哥哥松一口气,她是重点大学毕业,按理说工作不难找,可不知道为什么,找了这么多家公司,就是没有人愿意接受她。

    她开始着急起来,哥哥嫂嫂反倒劝她慢慢找,第一份工作,的确是要费一点时间的。

    祁静姝拉着侄女的手站在门口开门,一个拎着菜篮子的老太太路过,斜着眼睛看了她们一眼,阴阳怪气的道,“还是什么名牌大学出来的学生,连份工作都找不到,我都替你臊得慌。”

    “读书有什么用,还不是要家里人养着。”

    祁静姝拿钥匙的手一顿,脸色暗下,只当做没听到,带着侄女进了门。

    大门紧闭,老太太呸了一声,嘴里念叨着不干不净的话,提着菜篮子走了。

    祁家父母早早去了,留下两个懂事的孩子,邻里也会照顾着,因此祁家的人缘算是很不错的,但唯一例外的就是刚才那个老太太。

    这老太太姓金,性子也跟姓一样,抠门到了心里去,一心向着钱看。

    因为城北这边地方还算大,大家基本上都会在门口旁边,围几截转头,种一些菜啊什么的供着自己吃。

    当时哥哥祁静叶刚刚入职,每天忙得到处跑,还要抽空去买菜,还在上初中的祁静姝就买了菜籽,学着邻居种菜自家吃。

    邻居们大多看她一个小姑娘可怜,都好心好意的告诉她要怎么施肥浇水,等到祁静姝小心摸索着将菜养大后,一夜之间,昨天还好好地菜都被偷没了。

    她那时候年纪小,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忍不住大哭起来。

    祁静叶回来了,查到金老太那天推着小车去菜市场卖菜,卖的菜正是祁静姝种的品种,而金老太嫌弃侍弄菜麻烦,从来不会种菜。

    他找上门要说法,老太太却没皮没脸的顺势倒在地上,非要说祁静叶推了她。

    当时祁静叶还是个年轻小伙子,被她这么一闹就不知所措起来,金老太得寸进尺,还说要闹到他当值的地方去。

    祁静姝哭着把哥哥拉回了家。

    父母去世的时候他们年纪还是太小了,根本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那老太太好像就赖上了他们家,今天偷根菜,明天顺个碗,偏偏报警也没用,东西太小,不立案。

    有一次祁静叶忍无可忍直接抓了人去警局,反而被他闹仗着职位抓她一个无辜老太太,金老太的儿子无业游民一个,却也随了母亲,擅长无理取闹。

    嚷嚷着要把警/察殴打七旬老太的事曝光在网上,祁静叶气不过,却还是被领导劝着放了金老太。

    两家的仇怨在祁静姝十八岁时达到了顶点。

    那个时候,她已经在准备上大一,哥哥祁静叶在阻止飞车党时被撞住院,侄女生病入了重症监护室,嫂嫂每天忙得昏天黑地,又要照顾丈夫又要照顾女儿,家里的钱很快入不敷出。

    就在嫂嫂准备向娘家求助的时候,金老太找上门来了。

    摆出一副我做了大好事你们应该感恩戴德的样子来,洋洋得意的宣布他们家可以借给祁家五万,但是要求祁静姝嫁给她那个跟祁静叶一样大的儿子。

    要知道,祁静姝跟哥哥差了九岁,也就是说,她那个二十七的儿子,想要娶才十八岁的祁静姝。

    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是白日做梦,金老太还在呱唧呱唧着宣布,“还有那个大学也别上了,浪费钱,女孩子上什么大学,嫁给我儿子之后就赶紧给他生个大胖小子,好好在家里享福比什么都不好。”

    祁静姝当时正被哥哥昏迷,侄女入院的消息打击的浑浑噩噩,却还是被金老太这一番话给气的白了脸。

    她脾气软,对着表情嚣张的老太太实在不知道该怼些什么,见她这样,金老太更加满意,挺直了腰板就要上前来拉人。

    祁静姝虽然年纪小,但家里没有父母依靠,还长得好看,平时干活又利索,她早就暗暗看上了,本来想着叫儿子给她处个对象,结果这小妞居然看不上,这么大好的机会,肯定得把握住。

    然后她就被祁静姝的嫂嫂打了一顿扔出去了。

    祁静姝嫂嫂是刑警队里面出了名的能打,但除了执行公务从来不会在外面动手,这一次实在忍不住,用着老师教的手法,揍得金老太哭爹娘。

    她吵着闹着要报警,祁嫂嫂冷笑着把她的脸按在墙上,“你去,你敢去报警,老娘就敢把你儿子底下那根废了,我妹妹身份证上还未满十八岁你就敢肖想,告到法官那,判刑的只会是你那个垃圾儿子。”

    她老公顾忌着这一大家子能忍,她可没什么顾忌,真的把她惹火了,大不了辞职不干。

    金老太别的优点没有,就是特别会看人脸色,眼看着那个女魔头阴着脸看过来,再加上没什么法律常识被她的话吓得不轻,她一咬牙,瘸着腿跑了。

    要不怎么说人就是欺软怕硬,从祁嫂嫂发飙之后,她再也不敢对着祁家伸爪子,当然,背后的各种闲言碎语是少不了的。

    这次祁静姝毕业还没找到工作,被金老太知道了就像是握住了一个天大的把柄一样,幸灾乐祸的到处散播。

    祁嫂嫂叮嘱过祁静姝碰见了别管,金老太就是欺负她性格软,她又身子弱,未必能打得赢这老家伙,只当是听见狗狂吠,等她回来就行。

    虽然这样想,可这心里的气,还是下不去。

    “姑姑,我们吃饭吧,不要搭理她,妈妈说她就是嫉妒我们家里人过的好。”

    祁佳瑜也早就习惯了金老太,知道妈妈回来就没事了,乖乖坐在了自己的小椅子上准备帮祁静姝择菜。

    “好,姑姑去拿菜。”

    祁静姝努力的深呼吸,将心中闷气压下,她一定要找到一份好工作,气死那个金老太!

    作者有话要说:  卫明言:气死人这种事,我比较拿手

    今天奢侈的吃了顿外卖,真好吃,跟大家分享一下黄焖鸡米饭的喜悦,随机十五个红包么么哒!